分享

故事為媒

家裡開宮是一個什麼樣的體驗?
我想在宗教所稱的末法時代,許多的人都去參加很多的宗教團體,不論東方西方或是併合東西教的。然而在一個傳統的道教家庭,或者是「乩童」家裡長大,小時候我身邊扎堆的都是一堆自砍自殺自剖的「神」人。
還記得我交第一任男朋友時,他帶我去參加他高中畢業典禮,那時他們正決定教訓一個在班上一直跟老師抓爬子的人,然後打的一臉鼻血橫飛,他緊張的跑過來問我會不會怕,正要解釋…
我一臉淡漠的看著那個人,再看著他身上滿是血痕的衣服,淡定的說「還行」我的潛台詞:這是小場面,我在家見的那些不是砍頭、砍身、砍肚、砍背,還有一次參加道教的一個盛大祭典,一個老乩身刀還偏了,胸口削下了一片白花花的肉片,然後堅持演武完就送醫了,你這兩管鼻血…連開胃菜都不夠。
男友看著我好像真的不怕,又默默的回到了「隊伍」繼續他們的扁人大事。
我也默默的看著身旁的「女伴們」繼續她們的尖叫大事,還有她們默默退離我身邊的舉動。

#宗教  #乩童  #小男人 
分類:藝文

久違了/一場夢和夢裡的人/久違了一個人和在這裡的人/久違了我和你/只是夢和夢裡的現實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