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上古婚習鶯燕與天之紋理

綢繆束楚、三星在戶。今夕何夕、見此粲者。子兮子兮、如此粲者何。
綢繆束薪、三星在天。今夕何夕、見此良人。子兮子兮、如此良人何。
綢繆束芻、三星在隅。今夕何夕、見此邂逅。子兮子兮、如此邂逅何。
以上出自《詩經》〈唐風‧綢繆〉
  綢繆,緊緊捆縛之意,借指「纏綿」。
  天,指「初升」,即天體現於天空。
  隅,指「屋角」,《集傳》:「昏現之星至此,則夜久矣。」,因此可借代為東南方。
  戶,指「門戶」,《集傳》:「戶必南出,昏現之星至此,則夜分矣。」因此又指「南中」,即天體位居天球子午線上。
  古代築屋,盡量以座北朝南為先。因此,方形屋舍的四個牆角剛好對應東南、西南、西北與東北四個角。而門戶在此形制之下,必朝向正南。所以,指屋角的隅,便被拿來借代為東南方,而門戶之戶,就指向正南方位了。
【白話譯文】
  一把柴火扎得緊,天上三星亮晶晶。今夜究竟啥夜晚?見這好人真歡欣。要問你啊要問你,將這好人怎樣親?
  一捆牧草扎得多,東南三星正閃爍。今夜究竟啥夜晚?遇這良辰真快活。要問你啊要問你,拿這良辰怎麼過?
  一束荊條緊緊捆,天邊三星照在門。今夜究竟啥夜晚?見這美人真興奮。要問你啊要問你,將這美人怎樣疼?
譯文出自
https://www.itsfun.com.tw/%E5%9C%8B%E9%A2%A8%C2%B7%E5%94%90%E9%A2%A8%C2%B7%E7%B6%A2%E7%B9%86/wiki-4945376-3671256
  三星,不為手機製造公司,一般認為有可能是指─
1、參宿三星
2、心宿三星
3、河鼓三星
  目前有兩類說法─
1.三星在天之星為參宿三星、三星在隅之星為心宿三星、三星在戶之星為河鼓三星。
2.三星均為參宿三星,天、隅與戶,則表示三星的位移。
  哪種說法更為貼近事實呢?
  或許找找與《詩經》年代相近的作品來看看,比較能夠參其原意。此文一般指新婚夫妻洞房之夜的纏綿悱惻,所以當時的婚嫁習俗應是如何呢?
  「霜降逆女,冰泮殺止。」(《荀子‧大略》)
  第一點中所提的狀況是參宿初升、心宿位於東南方、河鼓則在南中。但是參宿三星、心宿三星兩者相隔180度,所以當參宿在「天」之時,心宿已要西沉,因此與實際天況有所出入。
  這兩段話的意思是,霜降後到冰融之前是行婚嫁之事的時候。霜降後十五日便是立冬,也就是冬季將要來臨,因此農事在霜降前停止。冰泮為冰融,在此之後可以開始耕作,農事於此時開始。
  因故,霜降後到冰泮之前為農閒之際,在此間時才能有所餘力來舉辦新人的嫁娶之事。
  所以,此一農閒對應季節為冬季。冬季能見的「三星」,除了手機之外,也就只有獵戶座的參宿三星囉。
  三星在天、在隅與在戶,新人卿卿我我之際,獵戶三星從東方地平現身,而至南中。以地球自轉速度而言,這段時間莫約過了六個小時。但,古人洞房花燭之夜何時起呢?或許,這得問問三星了。
  參宿三星全現於天,即是參宿一已東出之際。
  該星之赤經為5時40分45.5秒,意指該星位於春分點以東85度至86度之間,也就是鄰近夏至點。假設新人婚宴之際為冬至前後,即太陽位於冬至點附近。因此,參宿一升起,太陽已然西下。是故,今時黃昏之刻,便是人生四喜之一時。
轉載自本人的 PCHome個人新聞台─

追逐遠方青藍的水色印象

#地球科學  #文學 
分類:藝文

評論
下一篇
  • 夏至、北回歸線與巨蟹座的熱帶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