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分享

古漢語語法入門┃第一講:快速掌握判斷句、語氣詞「也」

【前情提要】
1、文章內容為筆者依據王力《古代漢語 · 第一冊》第三單元的通論部分所整理的筆記。「古漢語語法」是指狹義的「上古漢語語法」,時間跨度為先秦至西漢。
2、適合閱讀的對象:想挑戰自己國文程度的國中生、想讓國文知識更扎實的高中生,或是正在讀中文系、國文系並且將來有志於從事國文教學的學生,以及想了解古漢語語法面貌或對語言感興趣的普羅大眾(?),都歡迎啃食。
3、希望各位讀後不會再像湯婆婆這樣對待做語言學研究的煙酒僧了。嗷。
語法 語言 語言學 古代漢語 漢語語法

圖片取自臉書粉絲專頁《麻瓜的語言學》


(一)判斷句
1、定義:判斷句是以名詞或名詞性的詞組為謂語,表示判斷的句子。
(1)上古漢語早期,判斷句一般不用「是」、「為」等判斷詞(繫詞,copula),而是在謂語後面用語氣詞「也」來表判斷義。
→例①「制, 巖邑。」(《左傳 · 隱公元年》)
→例②「虢, 虞之表。」(《左傳 · 僖公五年》)
(2)有時在主語之後先用語氣詞「者」表示提頓,再於謂語之末加上語氣詞「也」表判斷。這類「A者,B也」的句型是判斷意味最強的判斷句式,也是上古漢語判斷句的典型結構
→例①「彼秦,棄禮義而尚首功之國。」(《戰國策 · 趙策》)
→例②「臣之所好, 道。」(《莊子 · 養生主》)
(3)還有一種判斷句是沒有出現任何判斷詞和語氣詞「也」、「者」的,同樣可表述判斷義,然其判斷意味較有語氣詞「也」或「者」的判斷句稍弱。如: 「臣客屠者朱亥可與俱,此人力士。 」(《史記 · 魏公子列傳》)
  

【補充:判斷意味的強弱比較】

① 夫玉,君子比德焉。(《史記·淮陰侯列傳》)

② 如切如磋,道學;如琢如磨,自修。(《大學》)

③ 赤子匍匐將入於井,非赤子之罪。(《孟子•滕文公上》)

今秦萬乘之國,梁亦萬乘之國,交有稱王之名。(《戰國策·趙策》)

上舉四例雖然都表判斷,但存在著判斷意味的強弱之分。整體而言,② 的判斷意味最強(雙語氣詞),①、③次之(單語氣詞),④最弱。

(4)上古漢語的「是」字尚未發展為繫詞之用(約至魏晉時期才發展成熟),實際上是作判斷句之主語或謂語的「指示代詞」,義近於「此」。
→例①「非我而當者,吾師也。」(《左傳 · 襄公三十一年》)
→例②「夫顓臾,......社稷之臣也。 」(《論語 · 季氏》)
如上二例中,「是」用作主語,「吾師」和「社稷之臣」均為謂語。
(5)判斷句中,有時判斷的對象不是人或物,而是一個事件。當某事件已於前文論及,通常會在後頭以指示代詞「是」或「此」字來「複指」該事件,使意義更為明確。
→例:「吾不能早用子,今急而求子,寡人之過也。」(《左傳 · 僖公三十年》)此處的「是」字複指「吾不能早用子,今急而求子」一事。
(6)古漢語判斷句之謂語前頭常用副詞「乃」字來加強肯定用副詞「非」字來表示否定
→例①「吾乃梁人也。」(《戰國策 · 趙策》)句中「乃」可理解為「是」義。
→例②「管仲非仁者與? 」(《論語 · 憲問》)句中「非」可理解為「不是」之義。
【注意】副詞「非」雖然可以理解為現代漢語的「不是」,但嚴格來說,其語法作用是作為一個否定副詞來否定謂語的,本身並非否定性的判斷詞(繫詞),也不可視之為「不+是」的結合體!

2、談談特殊的「為」字,先看以下幾個語例:
例①「吾乃今日而知先生天下之士也!」(《戰國策 · 趙策》)
例②「知之知之,不知不知,是知也。」(《論語 · 為政》)
例③ 長沮曰:「夫執輿者誰?」子路曰:「孔丘。」(《論語 · 微子》)
例④ 「四體不勤、五穀不分,孰夫子?」(《論語 · 微子》)
【說明】
(1)例①「先生為天下之士」不是獨立的句子,而是全句的謂語中心「知」的賓語。
(2)例②「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句中「為」字前後兩項相同,在句中看似缺乏主要動詞(述謂中心)的情況下,「為」字的動詞意義更為明顯。
(3)例③「夫執輿者為誰」的「為」字後頭是疑問代詞「誰」,但這句話在上古漢語較常見的表達方式是「夫執輿者誰也」,不用「為」字。
→類似之例有《戰國策 · 齊策》「孟嘗君怪之,曰:『此誰也?』」以及《孟子 · 離婁下》「追我者誰也?」可以為證。
→「夫執輿者為誰」和「為孔丘」其實都是以敘述句的形式取代了判斷句式。(按:從語氣的角度來說,「夫執輿者為誰」是疑問句)
(4)例④與例②情況相似,「孰為夫子」一句看似缺乏述謂中心,更加凸顯了「為」字的動詞義。
→這些句子裡的「為」字用法,與現代漢語的判斷詞「是」字相近,但古漢語的「為」實際上是個涵義非常廣泛的動詞,語法學家或稱之為「凖繫詞」
→如上四例中,雖然可以用「是」義來理解「為」字,但不代表「為」在上古漢語就已經發展出成熟的繫詞功能。理由在於,上古漢語的「為」字判斷句並不常見,而且限於一定的語境
上古漢語用「也」字煞尾的判斷句,一般不與「為」字共現。因此,前文之「制, 巖邑也」一例,不可表述成*「制為巖邑也」(* 符號表示不合法的語句),是個值得注意的語法現象。
語法 語言 語言學 古代漢語 漢語語法

Photo by Dmitry Ratushny on Unsplash

(二)關於語氣詞「也」
1、煞尾的「也」字
上文業已提及煞句的「也」字一般用於判斷句的句末來幫助判斷意味的表達,這是該語氣詞的基本用法。此亦引申出以下四種用法:
(1)常見於因果句的句末。如:「媼之送燕后也,持其踵,為之泣,念悲其遠,亦哀之矣。」(《戰國策 · 趙策》)句中「持其踵,為之泣」為果、「念悲其遠」為因。
(2)當發話者對所說事情的真實性表示深信不疑時,也用語氣詞「也」煞尾。如:「無使滋蔓;蔓,難圖。」(《左傳 · 隱公元年》)
(3)表命令的煞尾。如:「(莊公)遂寘姜氏於城潁,而誓之曰:『不及黃泉,無相見。』」(《左傳 · 隱公元年》)
(4)當句中有疑問代詞或疑問副詞時,句末的「也」字似乎也沾染了疑問語氣。如:「孟嘗君怪之,曰:『此誰也?』」(《戰國策 · 齊策》)
  

【注意——王力先生對第(4)點的看法】

雖然「也」字似乎也帶有疑問語氣,但不可將其與上古漢語常見的另一語氣詞「邪」字混淆。它們的不同之處有二:
①「也」字本身不表示疑問,但「邪」字本身表示疑問語氣。如:「子知子之所不知?」(《莊子 · 齊物論》)此句不可將「邪」換用為「也」,否則疑問語氣就被破壞了,與原意不符。
②「也」字雖可見於疑問句中,但因仍帶有些許的確定語氣,故而「也」的後頭容許再添加疑問語氣詞「歟」或「邪」。如:「唯求則非邦也歟?」(《論語 · 先進》)或「我果是也,而果非也邪?」(《莊子 · 齊物論》)。
→問題:就第②點所言,那麼「也歟」、「也邪」這類「語氣詞疊加」的現象應該如何分析?是判斷語氣還是疑問語氣?又,「也」究竟是主要表達判斷語氣,還是可以同時兼表判斷和疑問語氣?
  

【解答——郭錫良先生對古漢語「語氣詞疊加」的看法】

早期的語言學家多半認為古漢語的語氣詞是多功能的,可同時表達不同的語氣,但郭錫良先生(1988、1989)在其發表的《先秦語氣詞新探(一)》《先秦語氣詞新探(二)》兩篇文章中(可點擊連結閱讀論文),提出古漢語的語氣詞實際上是單功能的,每個語氣詞都擔負著自身獨特的語氣功能!
→問題意識:根據《莊子 · 齊物論》「我果是也,而果非也邪」一句,前人有指出「也」、「邪」可通假的觀點。既然「也」、「邪」可通假,亦表相同的判斷語氣,那麼兩者連用為語氣詞「也邪」之目的為何?「也邪」連用豈非一種冗餘的表述?這類語氣詞疊加的現象必須有合理的解釋。
→提出觀點:古漢語語氣詞的連用,每個語氣詞仍保留著各自所表達的特定語氣,經由疊加而組成一種複雜的語氣,且句子的語氣重點通常是落在後一個(較外圍的)語氣詞上!
→語料分析:「我果是也,而果非也邪」句末的「也邪」,應理解為「在探詢語氣中帶有論斷的語氣」
  

【回歸《戰國策 · 齊策》「此誰也」一句的思考】

王力先生認為,此句句末的「也」字似乎也沾染了疑問語氣。
→筆者:這個說法不大正確。所謂「疑問語氣」,其實是透過句中的疑問代詞「誰」所表現的,而不是「也」字也可以表達疑問。語氣詞「也」最主要的功能是表達判斷(論斷)的語氣!

2、句中的「也」字
(1)「也」字有時用在單句或複句中作語氣詞,表示提頓(頓宕,短暫的煞句)語氣;部分語例可見得「也」字出現於單句中的主語之後。如:「子貢問:『師與商也孰賢?』子曰:『師過,商不及。』」(《論語 · 先進》)
(2)「也」字有時用在時間副詞(或詞組)之後,同表提頓語氣。如:「當是時,禹八年於外,三過其門而不入。」(《孟子 · 滕文公上》)
語法 語言 語言學 古代漢語 漢語語法

Photo by Markus Spiske on Unsplash

#語法  #語言  #語言學  #古代漢語  #漢語語法 
分類:學習

評論
上一篇
  • 上海入境:酒店隔離生活隨筆(一)
  • 下一篇
  • 古漢語語法入門┃第二講:快速掌握「敘述句」的幾種類型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