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並不是喜歡你,而是喜歡過去的我們。

一開始的小杜美麗的令人驚艷。烏溜溜柔順的長髮,披在170公分的肩上,像條黑色瀑布。
白皙的皮膚,配上圓潤漆黑的大眼,鼻子高挑,嘴唇粉嫩,長臉。
身材很瘦,像個平胸的骷髏,屁股也扁扁的,但就是個衣架子,穿什麼都俐落好看。
她第一次的出現是在宿舍的茶水間,像個遊民,也像個醉漢般的遊盪,隨處找人搭話。
可惜找到的是個gay,阿輝非常健談,表面上與她談得非常開心,私下回房卻說:「真是個聒噪的女人。」
可能他們那天談的是玄學吧。
「這女人失眠又憂鬱,可能有自殺傾向」阿輝說。她的確活像個精神病患。我安靜的聽,安靜地笑。
夜深了,我跟阿輝用餐完畢急著收拾。我還有班表要改呢。黃瓏瓏的景觀燈照耀下,夜晚的大廳昏暗的很浪漫。
她依然在遊蕩,只是轉移到了閱覽室。一個人。
抱著憂慮的心情,我拖著疲憊的身軀問道:「嘿,還好嗎?要不要聊天?」,此時是凌晨一點鐘。
她坐在椅子上,在光滑的地板上滑來滑去,莞爾一笑:「你怎麼還在呀?」
「我擔心你啊。」
那個晚上她跟我說了一個心理系朋友的故事。第一次見面,她將心理系朋友長年回答的關於人際關係的問題,都跟我說了一遍,眼神中充滿對他的崇拜。我這才發現,她多需要朋友,以及多想念朋友。朋友之於她來說就像是空氣,能當她好朋友的都有兩把刷子,一旦是好朋友了,一輩子就不會改變了。不論多久沒有說話,只要聯繫上了,也不會尷尬,就像喝水一般自然。她撈撈叨叨的發表言論,我雖不置可否,但仍覺得她有趣。可能是她的浪漫加上美麗吸引著我吧。
從那夜起,我們牽起了聯繫。每次相遇,她都會大方開心的與我打招呼。她就像個小孩,情緒總是寫在臉上,從不掩飾。
開心的時候會衝向櫃檯,拍著桌子說:「欸欸佑安你知道嗎!」然後開始撈叨。
難過的時候看到你連理都不理,像陣陰風吹過,眨眼間便不見人影。隨後再傳訊息來跟你道歉。
她是一個非常有格調,有個性,也任性的人。
她說她很節省,但穿的用的吃的都是名牌,但很惜舊。如果有故事,褲子都穿破了也會繼續穿。送人卡片還會特意噴香水,香水肯定也是名牌,持續了兩個月仍有點香。
她想到的目標就會不計一切去達成,她的朋友就是旅途中的夥伴,被她拉著陪她一起完成。
她獨處絕不會委屈自己,但可以為了朋友偶爾為之。朋友對她很重要,計畫再重要,沒有朋友一起就什麼都可以放棄。
她幾乎每天打電話,而且一打就是一個小時以上,我總是會收到申訴讓她別總是在宿舍外面講電話,打擾他人清夢。
她禮貌地道了歉,之後就常看見她如同校園的幽靈,褒著手機遊蕩。
看著看著,漸漸地,她跟我講的事情越來越多,成了分享生活的朋友。我的手機只要打開,就會有她的訊息。
我會跟她說工作夥伴不合的事,跟女朋友異地戀相處的事,朋友吵架的事。
她跟我說她研究所的事,爸媽的事,想念朋友的事。
為了早起增加我唸書的時間,我們一起在閱覽室念書。我卻都拿來改班表。
為了讓我吃到她認為最好吃的素食料理,她專門搭計程車外帶回來。我卻因為工作忙把它冰在冰箱裡。
為了讓我知道LA LA LAND多好看,她帶我二刷了電影院。我心裡卻憂鬱著夥伴的事,後來還在電影院外給她說我的無助,說到哭了。
為了講更多話散心,我們半夜三點從士林出發,騎YOUBIKE到淡水。我卻帶她騎到了八里。
一起在宿舍的時候,她就像個酷姊姊,照顧著我。
即將離開宿舍之際,我常與她道別,說盡了心裡話,只為了沒有遺憾。
她說不需要這樣,時間再變,但我們只要聯繫上了,就什麼也沒變。
其實我們都知道不是這樣的,一切都會變,只有那些逝去的時光會留下,對方就僅在我們思念的時候存在,變成了一部份的我們。
真的很謝謝妳
妳說過要當我的第一個也是唯一的訪客。
我也曾想把妳的故事寫成第一篇網誌。
只是我們都在前進,希望我們能更珍惜身邊的人,因為一切都只會有一次。
妳跟凱強也要幸福啊,然後考上精算師吧!加油加油~
#酷姊姊  #珍貴的回憶 
分類:親子

寫個文章只為了更認識自己,也分享想法給想知道的人知道吧。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