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關於情人這個生物

情人,曖昧不明,手術同意書上無法決行,如若同居,又是朝朝暮暮甚比家人。
養了隻穿盔甲的情人,兩年多來,為生活多了許多歡樂、溫暖,還有眼淚。無數個夜晚都失眠,失眠著是否繼續攜手向前;歡樂時光,沒有人能干預我倆間的頻率,磕碰之間,又總覺得彼此是彼此的絆腳石,如果沒有對方,自己能活著更放飛自我,無拘無束,但心底卻又捨不下伊人。
穿盔甲的情人,內心太糾結、複雜,總是讓我剝了一層又一層,扎了滿身傷,然後才漸漸懂得、明白,可過程中,攻擊的話語一次次鑽入我的心底,越來越深,盔甲活得越自我,我就越迷失,究竟?
情人,可否換你來療癒我?我受傷的心已癌化,癌細胞擴散至每一次的爭執,然後發散性思考呼喚著那些迷途記憶,還愛嗎?愛能包容一切嗎?
#情人 
分類:心靈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