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古漢語語法入門┃第二講:快速掌握「敘述句」的幾種類型

 【前情提要】
【前導加映】古漢語語法入門┃第一講:快速掌握判斷句、語氣詞「也」
1、文章內容為筆者依據王力《古代漢語 · 第一冊》第三單元的通論部分所整理的筆記。「古漢語語法」是指狹義的「上古漢語語法」,時間跨度為先秦至西漢。
2、適合閱讀的對象:想挑戰自己國文程度的國中生、想讓國文知識更扎實的高中生,或是正在讀中文系、國文系並且將來有志於從事國文教學的學生,以及想了解古漢語語法面貌或對語言感興趣的普羅大眾(?),都歡迎啃食。
3、第二講來談談古漢語的敘述句。敘述句是以動詞為謂語、敘述人或事物的行動變化的一類句型。古今漢語的敘述句結構大致相同,以下就授與動詞雙賓句式「為」字雙賓句式表動作行為次數的句式以及被動句式分別簡述。
漢語語法 古代漢語 語言學 語言 漢語

圖片素材取自日本吉卜力工作室(スタジオジブリ)高畫質動畫劇照

(一)授與動詞雙賓句式
上古漢語的「賜」、「予」、「遺ㄨㄟˋ」、「語ㄩˋ」、「告」等「授與動詞」(dative verbs),其後通常會帶有兩個賓語,一個是指人的間接賓語(O1),另一個是指物的直接賓語(O2),組成「S+V+O1+O2」的句法結構。如:
例(1)潁考叔為潁谷封人,......公之食。(《左傳 · 隱公元年》) 
→「食」是直接接受「賜」這個動作的直接賓語;「之」是指示代詞作間接賓語(指潁考叔),是被賜食的對象。
例(2)潁考叔曰:「敢問何謂也?」公之故,且之悔。(同上)
→「故」、「悔」分別是直接接受「語」、「告」兩個動作的直接賓語;「之」是指示代詞作間接賓語(指潁考叔)。
間接賓語放在動詞和直接賓語之間,與現代漢語相同,如「我借他錢」。

  

【補充】如何分析「公賜之食」、「我借他錢」這類授與動詞雙賓句式的句法結構?

以例(1)「公賜之食」為例,首先將其依照主謂結構拆分為主語「公」和謂語「賜之食」。接著,將「賜之食」以述賓結構拆分為述語「賜之」和賓語「食」;最後,同樣按述賓結構把「賜之」再次拆分為述語「賜」和賓語「之」。
再以現代漢語「我借他錢」為例,根據如上方法,先將該句依主謂結構拆分為主語「我」和謂語「借他錢」。接著,將「借他錢」以述賓結構拆分為述語「借他」和賓語「錢」;最後,同樣按述賓結構把「借他」再次拆分為述語「借」和賓語「他」。

  

【補充】除了授與動詞,有沒有一般的及物動詞帶雙賓語的例子?

有。如:「欲見賢人而不以其道,猶欲其入而之門也。」(《孟子 · 萬章下》)→ 「之」是間接賓語(指賢人);「門」是直接賓語,是被「閉」的對象。
漢語語法 古代漢語 語言學 語言 漢語

Photo by Volodymyr Hryshchenko on Unsplash

(二)「為」字雙賓句式
誠如第一講所言,「為」字在古漢語是個涵義相當廣泛的動詞,隨著不同語境的使用,「為」可作「做」、「造」、「治理」、「安排」、「成為」等義。而關於其雙賓句式,請參看以下數例與說明。
例(1)姜氏何厭之有?不如早之所,無使滋蔓。(《左傳 · 隱公元年》)
→掃除盲點:「為之所」常被誤解成「幫她(姜氏)作出安排」之意,原因在於「為」被理解成「幫;替」義(ㄨㄟˋ)的介詞用法。實際上,應以動詞義「安排」來理解此處的「為ㄨㄟˊ」,並將「為之所」解作「安排+她(間接賓語)+去處(直接賓語)」的雙賓句式較為適切。
例(2)使盡之,而之簞食與肉,置諸橐以與之。(《左傳 · 宣公二年》)
→掃除盲點:「為之簞食與肉」常被誤解成「幫他(靈輒)準備飯與肉」,原因同上,「為」被理解成「幫;替」(ㄨㄟˋ)義的介詞用法。實際上,當以動詞義「提供」來理解此處的「為ㄨㄟˊ」字,並將「為之簞食與肉」解作「提供+他(間接賓語)+飯與肉(直接賓語)」的雙賓句式較為適切。
例(3)彼秦者,......彼即肆然而為帝,......則連有蹈東海而死耳,吾不忍之民也!(《戰國策 · 趙策》)
→掃除盲點:「為之民」常被錯解成「為其民」,而出現「當他(魯仲連)的臣民」的誤譯。實際上,「吾不忍為之民也」中的「之」是指前文的「彼秦者」,「為ㄨㄟˊ」在此作「成為」解,「為之民」應譯作「成為+秦國(間接賓語)+臣民(直接賓語)」的雙賓句式較為適切。

  

【補充:注意賓語提前的情況】

在一般情況下,賓語的句法位置是在述語(動詞)之後,但有時為了強調賓語,古漢語通常會以指示代詞「是」或「之」來作為提賓標記,用來「複指」因為需要強調而被前置的賓語。
(1)「是」用作提賓標記的例子:
例① 齊侯曰:「豈不穀為?先君之好繼。」(《左傳 · 僖公二年》)
——語譯:齊桓公說:「這次用兵難道是為了我個人嗎?是為了繼承先君的友好關係。」(「不穀」一詞用於國君自謙)
→還原:豈+為+不穀?繼+先君之好。
→賓語提前第一步:豈+不穀(被強調的賓語,前移)+為?先君之好(被強調的賓語,前移)+繼。
→賓語提前第二步:豈+不穀+是(指示代詞,複指「不穀」)+為?先君之好+是(指示代詞,複指「先君之好」)+繼。
→完成:豈【不穀】是(提賓標記)為?【先君之好】是(提賓標記)繼。
例② 皇天無親,惟德輔。(《 尚書 · 蔡仲之命 》)
——語譯:上天並非任人唯親,而是只輔佐那些賢德之人。
→還原:惟(範圍副詞)+輔+德
→賓語提前第一步:惟+德(被強調的賓語,前移)+輔
→賓語提前第二步:惟+德+是(指示代詞,複指「德」)+輔
→完成:惟【德】是(提賓標記)輔。
(2)「之」亦可用作提賓標記。當被前置的賓語是代詞的形式,一般只用「之」字來複指該代詞所指代之事,不過,翻譯成白話文時可不必將「之」譯出(避免其指代之事被重複翻譯了),理解為無義的結構助詞即可。如下例:
《詩》曰:「孝子不匱,永錫爾類」其是謂乎! (《左傳.隱公元年》)
——語譯:《詩》云:「孝順的子子孫孫層出不窮,上天會恩賜福祉給孝順的人。」說的大概就是這個意思吧!
→還原:其(「大概」義,語氣副詞)+謂+是(代詞,指代前文已提及的「潁考叔孝母」一事)+乎
→賓語提前第一步:其+是(被強調的賓語,前移)+謂+乎
→賓語提前第二步:其+是+之(指示代詞,複指「是」所指代之事)+謂+乎
→完成:其【是】之(提賓標記,此時可析作無義的結構助詞)謂乎。

  

【解惑】為什麼古漢語要在句中多加一個「是」或「之」來表示賓語提前?

古漢語對賓語提前的表述方式,之所以要在被前置的賓語後頭添加一個「是」或「之」的原因,除為了「複指」被強調而提前的賓語之外,還與漢語詞彙本身的音節特點有關——古漢語發展至今,基本上都維持以「雙音節」為「一個音步」的韻律格局。如果回視上文各賓語提前之例,不難發現句中的述語幾乎都是單音節、帶賓語的動詞,當後頭所接的賓語(詞或詞組)被前置時,為了在韻律上補足賓語音節的空缺,便以具有複指功能的指示代詞「是」或「之」來輔助賓語空缺音節的填補,使語句能維持和諧的「雙音節=一音步」的韻律步調。
以「豈不穀是為」、「先君之好是繼」為例,原句「豈為不穀」、「繼先君之好是」中的賓語「不穀」和「先君之好」因被強調而前置後,會變成「豈+不穀+為+」和「先君之好+繼+」,賓語音節被迫空缺以致於韻律的和諧受到破壞。此時在被提前的賓語後面添加一個「是」或「之」,形成「豈不穀是為」、「先君之好是繼」的句構,除了可以透過複指讓語義更清楚外,也起到和諧音步、穩定韻律的效果。(「是為」、「是繼」雖然不是詞或詞組,但韻律上都是雙音節的音步)
漢語語法 古代漢語 語言學 語言 漢語

Photo by Daria Nepriakhina on Unsplash

(三)表動作行為次數的句式
1、古漢語表示動作行為數量的句法,一般是「數詞+動詞」的形式,不用加上動量詞。如以下二例:
(1)三進及溜,而後視之。(《左傳.宣公二年》)
(2)騏驥一躍,不能十步;駑馬十駕,功在不捨。(《荀子.勸學》)
→從句子成分來看,古漢語置於動詞之前的數詞,是作為狀語修飾謂語(動詞,中心語)的。
2、如果發話者要強調某一動作行為的數量,可以將本應位於動詞前的數詞移至句末,並且在該數詞前頭加上無義的結構助詞「者」字。如此一來,「者」字前面的詞語就充當了全句的主語,移到句尾的數詞則被「提升」句法地位,成為全句的謂語。如下例:
「魯仲連辭讓者三,終不肯受。」(《戰國策.趙策》)
→還原:魯仲連+三(狀語)+辭讓(中心語)
→數詞後移:魯仲連+辭讓+三(句法地位提升為謂語,全句的述謂中心)
→數詞前加「者」字:魯仲連+辭讓+者(無義的結構助詞,幫助前面的所有成分形成主語)+三
→形成主謂結構:【魯仲連辭讓者】(主語)+三(謂語)
→完成:【魯仲連辭讓者】三
漢語語法 古代漢語 語言學 語言 漢語

Photo by Noémi Macavei-Katócz on Unsplash

(四)被動句式:「於」、「為」、「見」、「被」字被動式
1、古漢語敘述句的主語,除了是動作行為的施動者,也可以是謂語動詞所表示行為的受動者。先談談某些看起來像被動、但並不是真正的被動式的例子。如:「蔓草猶不可除,況君之寵弟乎?」(《左傳.隱公元年》)
→就謂語動詞而言,「蔓草」是被除的,但這只能說是意念上的被動,缺乏明顯的被動標記,不算是上古漢語真正表達被動的句式。

2、「於」字被動式:一般在動詞後面加上「於」字,作為引進施事者(agent,即行為的主動者)的被動標記,並且構成「於(施事介詞)+施事者(賓語)」此一表被動的介賓詞組。
例(1):「郤克傷矢,流血及屨。」(《左傳.成公二年》)——語譯:郤克被箭射傷,血流到了鞋子上。
→「矢」是造成「傷」這個行為的施事主體,「郤克」是遭受「傷」這個行為的受事者(patient,即行為的受動者)。
例(2):「懷王以不知忠臣之分,故內惑鄭袖,外欺張儀」(《史記.屈原列傳》)——語譯:楚懷王因爲不分忠佞,所以在宮內被鄭袖所迷惑,在宮外爲張儀所欺騙。
→「鄭袖」和「張儀」分別是造成「惑」、「欺」這兩個行為的施事主體,「懷王」是遭受這兩個動作行為的受事者。
  

【注意(1)】「於」字雖然是被動標記,但並非因其本身能表示被動,而是「動詞用於被動的語態」!只是因為「於」字引進了施事者,讓句子的被動意味更加明顯而已。


【注意(2)】被動句中,「於」後頭引出動作的執行者,屬於「施事介詞」


【注意(3)】古今漢語的被動句中,「表示被動的介賓詞組」所出現的句法位置不同。如:現代漢語會說「大樹被風吹倒了」,介賓詞組「被風」位於述謂中心「吹倒」之前;上古漢語「郤克傷於矢」的介賓詞組「於矢」則位於述謂中心「傷」之後。可知古今漢語被動句式的語序有所變化。


3、「為」字被動式:這類被動式的結構主要有四種,可綜合表示為「受事者+為+(施事者)+(所)+動作行為」,以下分述之。
(1)受事者+為(被動標記)+動作行為
如:「秦之遇將軍,可謂深矣,父母宗族,皆戮沒。」(《戰國策.燕策》)——語譯:秦國對待將軍,可以說是刻毒了,妳的父族母族的親戚全都被殺或沒收為官奴了。
→「(荊軻的)父母宗族」為受事者;被動標記「為」後頭省略了施事者「秦」;「戮沒」是動作行為。
(2)受事者+為(被動標記)+施事者+動作行為
如:「夏,滅項。孰滅之?桓公也。何以不言桓公也?賢者諱也。」(《穀梁傳.僖公十七年》)
→「桓公」為受事者;被動標記「為」引進施事者;「賢者」是施事者;「諱」是動作行為。
(3)受事者+為(被動標記)+施事者+所(代詞性助詞)+動作行為
如:「王徙東北,保於陳城。楚遂削弱,輕。」(《戰國策.秦策》)
→「楚」為受事者;被動標記「為」引進施事者;「秦」是施事者;「所」是代詞性助詞,經常與「為」字形成「為A所V」的被動義構式(construction),兼具協調音節之功能;「輕」是動作行為。
(4)受事者+為(被動標記)+ ϕ(零賓語)+所(代詞性助詞)+動作行為
如:「范增起,出,召項莊,謂曰:『君王為人不忍。若入前為壽,壽畢,請以劍舞,因擊沛公於坐,殺之。不者,若屬皆且為所虜。』」(《史記.項羽本紀》)
→「項莊等人」為受事者;被動標記「為」後頭省略了施事者(沛公);「所」是代詞性助詞;「虜」是動作行為。
  

【注意】被動句中,「為」後頭引出動作的執行者,屬於「施事介詞」。當出現像第(1)、(4)類這種省略了施事者的句型,但在句義上可補入代詞「之」充作賓語(施事者),將「為所V」還原成「為之(指秦國)戮沒」、「為之(指沛公)所虜」時,這個在「為」字後面被省略了的賓語,一般稱之為「零賓語」。


4、「見」字被動式:被動標記「見」來自瞬成動詞「見」的虛化,後頭通常指出動作行為——當某行為在瞬間完成時,受動者(受事者)即經歷或遭受了該行為的施動,使得「見」有了從瞬成動詞虛化為助詞、作被動標記的條件。這類被動式的結構主要有兩種,可綜合表示為「受事者+見+動作行為+(於)+(施事者)」,以下分述之。
(1)受事者+見+動作行為
如: 「盆成括仕於齊。孟子曰:『死矣盆成括!』盆成括殺。門人問曰:『夫子何以知其將殺?』」(《戰國策.秦策》)
→「盆成括」為受事者;被動標記「見」後頭接續動作行為;「殺」是動作行為。
(2)受事者+見+動作行為+於+施事者
如:「吾長於大方之家。」(《莊子.秋水》)——語譯:我常被識見廣博或精通此道的內行人所譏笑。
→「吾」為受事者;被動標記「見」後頭接續動作行為;「笑」是動作行為;介詞「於」引進行為的動作者(即施事者);「大方之家」是施事者。
  

【注意】「見」字雖然是被動標記,但與「於」字情形相似,並非因其本身能表示被動,而是「動詞用於被動的語態」!


5、「被」字被動式:被動標記「被」來自動詞義「蒙受」的虛化——當受事者蒙受、經歷了某個行為的施動時,由於它本身是「被動受事」的語義角色,施事者是「主動施事」的語義角色,動詞「被」從而獲得了虛化為助詞、作被動標記的條件。這類被動式在上古漢語的結構主要是「受事者+被+動作行為」。
如:「國一日攻,雖欲事秦,不可得也。」(《戰國策.齊策》)
→「國」為受事者;被動標記「被」後頭接續動作行為;「攻」是動作行為。
漢語語法 古代漢語 語言學 語言 漢語

Photo by Matt Botsford on Unsplash

#漢語語法  #古代漢語  #語言學  #語言  #漢語 
分類:學習

評論
上一篇
  • 古漢語語法入門┃第一講:快速掌握判斷句、語氣詞「也」
  • 下一篇
  • 「欸,上海隔離期間可以點外賣嗎?」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