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穿梭時空再見你

一直都很喜歡穿越時空的電影,這種神奇和神祕性很吸引我。
記得有部片是個小胖子跟布魯斯威利合演的「扭轉未來」(The Kid ),小男生到了未來遇到成年的自已,毫不看重老男人引以為豪的事業成就,單純的檢視他養狗了嗎?是飛行員嗎?有女友嗎?
「LOOSER!」檢視後小胖子的結論,「沒想到我長大後成了失敗者!」
我很喜歡這段劇情,如果童年的自己遇到現在的我,她會跟我說什麼?
........我不知道,因為我,在成長的過程裡,遺忘她了!
那天,療癒師說:你要去做諮商,有很重要的事發生,你卻忘了。
我:做諮商.....?
我不知道我忘了什麼,既然忘了,還能記起來嗎?
很認份的去諮商,因為我渴望修復自己,渴望被療癒。
第一次,跟諮商師坦白的說了我的來意,對於童年的傷痛,無需翻閱便能憶起,就像調資料般迅速。
談到了五歲寫了一封自殺信給姊姊,諮商師問:為什麼那小孩會想要自殺呢?
我:(茫然)對啊~為什麼呢?
不記得了,但時間也到了,結束時,諮商師協助我看到過去歲月或許艱辛,但此刻我的生命已然不同了,我不需要再用過去的痛苦來模糊此刻的美好。我過度錯置了過去與現在,用過去習慣的思維來思考與詮釋現在的生活,不看現在自己的變化,一味地複述「生不如死、痛苦才存在」的生命價值。
回家後,我想起了童年時陪伴我一隻小白文鳥--小麗,我常常抱著她大哭,向她哭訴我的寂寞與孤單。
後來她飛走了,就沒有再回來過了。
我請求上帝讓我呼喚她,讓我能跟她連線。
小麗來了,一道耀眼的白光,光亮且溫柔。
「小麗,我好想你喔。」我開始哭泣,許久不見的思念湧上。
「我知道。」
「你後來飛走了。」
「是,我的時間到了,不得不走了。」
「你為什麼用這種方式離開,我的生命無法承受分離啊!」
「對不起,對當時的情況來說,只能這樣跟你道別。」
上帝讓我看到我看到我們是天堂的好朋友,她知道我在段時間會非常受苦難熬,因此特地下來陪我。
「那你還會再來陪我嗎?」
「你需要我下去嗎?」小麗慧詰地反問。
我也笑了,我不需要大家都為我下來,待在天堂多好!
跟小麗告別後,我想到了小時候的我,我一直都不能跟她連線說話,我請求上帝將她帶來,我希望能跟她說說話。
接著我眼前出現了一個我好熟悉的孩子,西瓜皮,小短衣、短褲。
她一邊哭邊跟我說,「媽媽打我。」她哭著指著手上一條一條的傷痕啜泣不休。 
霎時間,我想起來了,媽媽常常會突如其來的對我大吼,幼小的我常在驚恐中度日。有時,媽媽一生氣,就會拿細竹子在我身上狂打,或是氣急了,就狠狠地捏著我的手臂,像是仇人般痛恨著我。
那時候的我很困惑、很憤怒,但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我問她:「媽媽常常打你嗎?」
小女孩啜泣著說:「嗯,都不知道為什麼,我很害怕,都沒有人可以幫我。」
幼年的家庭,兵荒馬亂,哥哥姊姊都有各自的狀況,大家也都小,這樣的驚恐我不並知道要跟誰說。
我跟著年幼的自己一起哭泣,看到這樣弱小的孩子這麼的憂傷、恐懼和無力,我很難過。
原來這麼多年,我捨不得我眼前每一個受苦的孩子,為他們揪心、悲傷、擔憂,其實真正的原型是我內在那個受苦的孩子,不斷地呼喚著我看她,要我疼惜。
我心疼著這個受虐的小孩,「對不起,我忘記你了,我不知道你這麼悲傷痛苦。」
小女孩:「沒關係,我有看到你,你後來的日子也很糟糕,記得我,對你也不會比較好。」
國小時爸媽天天打架,國中時我跟同學打架、酗酒,高中時我身心症很嚴重,大學時憂鬱症,研究所時又復發,跟一個又一個讓人痛苦的男人戀愛,生命的混亂讓我難以承受更重的苦難。
我從來都不記得這個過程,忘了當時的我有多恐懼,心中隱含著極大的憤怒,童年過程裡僅留下憂鬱,無止盡的悲哀,和流不完淚水。對於暴怒極為暴怒,對於無助亦感無助,對於憂鬱,最後只能接納著,因為那似乎成了我生命的基調,除了悲傷,我唱不出別的歌。
此刻看著小女孩,我看到了自己悲傷的緣由,這個生命得經驗這麼多的苦痛和哀傷,雖不得不,卻又感傷。
這個孩子,快樂的時間少,恐懼害怕的時間居多,難怪她始終有種悲傷、無奈的神情。
而我,從不曾哀掉這段童年,不曾哀悼這個孩子的悲傷,不曾哀悼我生命裡的苦難。
無法為自己哀悼,才是對自己最大的酷刑。
我將這段經驗回報給我的諮商師聽,她問:你有跟媽媽說過這段記憶嗎?
我說:沒有,她應該也忘了。她不會跟我道歉,她也不會知道這對我造成多大的傷害,因為她也是個受虐兒長大,她的養母也很虐待她,讓她想起來,對她不見得好,重要的是,她現在很好,人變很多了,那就好了。
從我想起這段記憶,我始終不曾怪過媽媽,因為我知道她不是故意的,虐待小孩,自己也不會好受,何況她無心也無意。
受虐,是我們這個女係家族裡傳承的記憶,太窮了,無法傳承什麼,只好代代相傳這段記憶,祈求有人能從中脫困,並能反身回來療癒這個家族難以言喻的傷痛。
她問我:「你要跟她說什麼,讓她知道,生命是值得活的?」
我說:「你現在受苦,我知道,上帝也知道,但是我要告訴你,你不是平白受苦的,以後你會知道受苦的人的心,你能療癒他們。你不是只有一個人,上帝在,她會照顧我們,她從不曾遺棄過我們,有一天你會長大,你會看到上帝的愛無所不在,即便在受苦時,上帝的愛也仍然陪伴我們,她會帶走我們的傷痛,會把光帶進我們的生命裡,到時候,生命不再有陰影、黑暗和殘酷,我們會活下來,而且會越來越好。
結束時,諮商師說可以送給小女孩什麼,讓她在日後的生命裡,能有所慰藉。
我做了一個光圈給她,平時可以戴在頭上,可以放在背上當翅膀,可以收起來做光球,她可以透過光球穿越時空跟我說話,也可以把光球放進心窩,溫暖修復受創的心。
感謝上帝,帶領我,走向療癒,走進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香草小花園
  • 下一篇
  • 清明時節雨紛紛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