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情牽西藏哲蚌寺

    
  2005/10/3記: 昨天強颱襲擊最強烈的清晨,我從夢中醒來,聽著狂風呼嘯,驟雨猛烈地打在頂樓的鐵皮上,像是千軍萬馬奔馳而來,像是百人的交響樂就在我耳邊演奏般驚人而震撼。 我的淚不自主流了下來。我想起在那藍天白雲眷顧下的哲蚌寺---我靈魂的家鄉、我的上師長眠之地。  
整個西藏除了友誼的甜蜜讓我眷戀外,就是哲蚌寺讓我最難捨。 
走過西藏大小寺院,在缺乏藝術涵養、建築美學的鑑賞力及佛像的認識下,每個寺院都像是走馬看花,不明所以但也堅持走完。長年的靈修讓我驕傲,面對佛寺及喇嘛都不曾跪拜,巨大的我執讓我學不會謙虛,也讓我冷眼旁觀藏傳佛教的修習法門。 
八月十四日那天,在拉薩市無聊閒晃,突然看到書上說拉薩市郊有個哲蚌寺,我便拉著文瀾一塊兒去參拜。搭半個小時車,走半個小時山路,十分費力地爬到哲蚌寺旁,又為了要逃票,我決定和文瀾分頭溜進寺院裡。
時間已經三點多,許多殿都沒有遊客,多半也呈現關閉的現象。整個哲蚌寺的巷道密如蛛網,逐層升高的僧舍,層層疊疊依山而建。我一人走在蜿蜒的小路上,細細品味這寺中的靜謐。哲蚌寺灰白色的石牆都已老舊斑駁,褪色朽壞的木片拼成一個門板斜倚在門口,透過像山洞的門口看進去,時而是大殿,有時又是喇嘛生活起居處。走在這個像極古老又陳舊的古城裡,我的人彷彿也跟著變老。
進了一個宮殿,裡頭一個人都沒有,只有個守宮殿的喇嘛在。我按照藏傳佛教的規矩順時針地逐一禮佛,心中卻有股按耐不住的激動,等走到正中央的強巴佛前時,我噗通地跪在佛前掉淚。那淚全然不歸我管地流出,連我都難以解釋自己為何哭?那又是什麼情緒?
因為時間的關係,各個宮殿都逐一關門,我也只能離開,但殘留的情感卻滿滿地充塞心裡,我想再來印證一次,這究竟是一時的感動?還是真的我找到我要找的?
隔天一早我再度走上哲蚌寺,這次一個人走在林間的小徑裡,竟是按耐不住一股渴望。腿部因為連續幾天的爬坡走山已經酸痛不已,但心裡卻是雀躍的,全然不被身體的怠惰給牽絆。
進了哲蚌寺,為了遮蓋烈陽,頭披著赭紅色的大披肩,活像個印度人。
等氣喘吁吁爬到甘丹頗章,已經汗流浹背,老喇嘛很和氣地請我坐下來休息一下。他指著前方的佛像說:「達賴五世。」「這是他以前的講經台。」「他後來搬到布達拉宮。」
我點點頭,看了一眼達賴五世,長得我不太熟悉的樣子,但基於禮貌---他曾將藏傳佛教帶入大一統的盛世,我仍是行禮如儀地合手禮拜。繞了一圈後,我看到一禎小照片,裡頭的喇嘛年邁癯瘦,帶付眼鏡面露微笑。我頓時紅了眼眶,問喇嘛他是誰,卻因為喇嘛漢語太差,所以我們雞同鴨講了一番,才拼出上師的名字---「阿旺平措大師」。
 阿旺平措大師
到了二樓達賴五世的寢居時,我因為情緒激動,怎麼也看不到他的寢居,倒是走進了一個小小的房間,簡單的擺了一張床和幾張椅子的,四周則是諸天神佛的畫像。床上擺著一張阿旺平措大師的照片,我看著他許久,頭一低眼淚忍不住決提。我跪在上師的寢居前痛哭,卻又要忍住聲音,以致數度哽咽,胸腔劇烈抽動。
 阿旺平措大師
我有著深深的思念,像遊子在外頭漂流已久,如今終於回來向上師回報這一生的遊歷。最苦的是自己這一生像失根飄盪的落葉,在人間不住的游離,在不同的關係裡進進出出,始終不曾有身心安頓的感覺,但我從不曾,不曾離開「道」,這是我唯一無愧於上師的地方。
而我對上師的思念卻只能在心裡迴盪,說不出口,也無人可訴說。在這之前,我從不曾見過阿旺平措大師,但此刻我卻覺得我們之間有著很深刻的連結,從我靈魂裡流出的淚水全然不是我大腦能夠理解的,我只能感到靈魂的呼喊,我只能不住地哭。每當思及該離開的念頭時,心中就有千絲萬縷的不捨之情,我覺得我可以跪在那裡一輩子,我不想離開,我靈魂的歸屬。
我明白了,我不是個旅者,也不再是個流浪者。在哲蚌寺裡,我不是過客,而是歸人,我找到我的上師,我的依歸,我沈睡的那一片靈魂因為召喚而甦醒。我是漂泊人間的異鄉人,尋尋覓覓,想為自己找到一個安身立命的地方。曾經以為可以在愛情的世界裡安頓,曾以為可以在助人的事業裡找到安定,卻一再地失落,人世間的無常一再地挫敗我,唯一感到驕傲的是,我從不曾放棄,依然挺立奮戰。
而今我回來了,卻得走了。因為我女人的身體讓我不能留在寺院當喇嘛,這是我這一世的選擇,我明白,但眷戀難捨卻讓我魂牽夢縈。
離開西藏的前一天,我再度回到哲蚌寺,向我的上師說再見。從踏進哲蚌寺開始,我的淚沒止過。我心裡明白,下次回來,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無常讓我對於每一個分離都像永別,特別感到心如刀割。
走前我去見了哲蚌寺裡最德高望重的大喇嘛---甘孜上師,一見到他又忍不住地哭了起來,哭哭啼啼地說,我明天就要走了。一句話斷成好幾截地說。上師只是笑笑,又給香蕉又賜哈達,見我仍哭泣不止,他慈愛地拍拍我的頭。之後又留我下來聽經,喝甜茶和吃餅子。
哲蚌寺講經堂
只是女人不能進講經堂,我只能跪在門外,師兄弟們給我斟了一杯又一杯的甜茶。我低頭默默地吹涼滾燙的甜茶,一口口地喝進這絲絲甜意,燙了嘴也不管地喝著。這份情深意重,將隨著甜茶流進我的靈魂深處,在我往後無數的日子裡,回想時仍帶著甜茶的味道,和這份濃的化不開的情意。
壓根兒沒見最好,也省得情思縈繞。原來不熟也好,就不會這般顛倒。 
倉央嘉措(六世達賴喇嘛)  
朗仁巴 阿旺平错大师:大师1922年诞生于云南阿贡荣玉草原,7岁时在家乡格唐寺由邦隆贡玛喇嘛剃度出家并赐法名“阿旺平措”,16岁时依止上师俄布多杰羌学习道次第及加行密法等。之后辞别俄布活佛孤身前往拉萨求法,经历四个月千辛万苦到达拉萨进入哲蚌寺罗赛林扎仓依止格西洛桑丹增学习五部大论。其间赤江仁波切曾授记:“如果你坚持学习下去肯定是喇嘛里的第一”。33岁起趣入闭关实修,动乱年代中经历了食物匮乏及种种困难也没中断。1986年开始在措钦大殿首次讲经,当时能容下7000多僧人的大经堂坐的满满的,之后每年讲解道次第,闻法人数多达数十万之多。大师虽不是所谓的活佛转世,也没有格西学位,但凭借自身的实修成就和圆满教证功德,被尊称为“朗仁巴--道次第大师”的称谓。十几年间在大师尊足前闻法及受戒的弟子无数。朗仁仁波切于1997年示寂。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影評】阿凡達
  • 下一篇
  • DIY洛神花蜜餞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