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人際關係的實驗



「我在做一個實驗。」
『什麼實驗?』
「一個有關人際關係的實驗。」
『神經病。』

彷彿是水瓶座的最佳代言人,
身旁的人從來不知道我在想什麼,她們只會一臉鄙夷,然後笑我是神經病。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也許一直以來便是如此,
我從來不會主動聯繫「朋友」。
從一開始的交換即時通、無名小站誰來我家
到後來的臉書或是IG
一個一個,我都是看著上線的燈亮起,卻從來不會問
「叮咚,有人在家嗎~~~!!!」
限時動態也是滑了又滑,內心也會隨著波瀾起舞
可是點開訊息列,又不知道要發出什麼訊息
就怕別人感到突兀。

也許是迷信,
媽媽曾帶我去給一位師姐排命盤
因為她說中了我與父母親緣薄,因此也對她所說的
『這輩子都在還朋友債。』 深信、不疑。

國小國中甚至到高中,都是被「好朋友」霸凌。
真搞不懂,明明是我創立彼此的關係連結
而到最後,都是我被遠離這樣的圓圈。

高中轉學之後,
便開始戰戰兢競地維持自己的生活「圈」
跟每個人都很好,卻也跟每個人都  還好。 
記得我唸的是一所山上的高中,學校小小的,一個年級就4個班。
幾乎每個同學都見過,看見別班的人,也能笑著聊一兩句
但是轉過身之後,連名字都記不完全。

高中時我也有幾位稱得上掏心掏肺的朋友
一起上下課、約好要當彼此的伴娘
可是畢業之後,我遠離了居住的城市
因為忙碌卻也沒再見過幾次面。

大學時拼命跑社團,
認識許多外系外校的朋友
大家都知道彼此的綽號,甚至還翹課一起烤肉玩桌遊
在別人眼裡,就像個交際花
我認識大家,大家也都知道我。

但下課之後,
我卻是誰也約不出門。
畢業之後,
更是連限時動態,都找不到這些人了。

我在做一個實驗,
我是一個蝸居在圈圈裡面的人。
誰都可以踏進圓圈內,也誰都可以在任意時刻,出走。

我不用所謂的關係與連結綁住你
也不會照三餐問你
「還好嗎?」「怎麼了?」

只要你想說,我就會聽。
偶爾也能給你一些建議,
但不主動分享我的一切,
一切等待緣份與時機。

我不知道這個實驗會持續多久,
才被宣告失敗。

但我在等,
等一個肯主動聯繫我的 朋友
等一個包容我這麼懶惰、不善交際的
朋友。
#人際關係  #朋友 
分類:心靈

什麼都涉略但什麼都不精通的水瓶 , 唯一能拿來說嘴的 , 好像也只剩下文字而已。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