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4

分享

第一次心理諮商

接受心理諮商到現在將近三個月,雖然還感受不到進步,但至少和自己對話的時間變多了,也更願意花時間面對自己的內心、處理那些被自己選擇性忽略的議題。
心理諮商 強迫症 心理 諮商

Photo by Mink Mingle on Unsplash

在處理心理方面的傷口時,最難得的是遇到懂自己的人,身體受的傷,旁人容易理解,但心裡受的傷,他人卻很難感同身受,甚至很多時候,我們因為害怕別人的視線,覺得自己怎麼過了這麼久還走不出來,所以不敢對家人、朋友傾吐心聲。這時候我們能做的,除了在網路上看文章獲得療癒和安慰之外,就是將傷口埋藏起來,永遠不再提起,好像這樣就能當作什麼事都沒有發生,好像這樣日子就能繼續過下去。
但這樣埋著埋著,總有一天會負荷不了,心裡的傷口會用另一種形式,逼迫你處理它,以我為例的話,就是強迫症找上我了。以下分享自身因為強迫症去諮商的經驗,讓有意願或是正在猶豫是否該前往諮商的人作為參考。
諮商前的準備
在決定去諮商以前,我猶豫了許久,想說或許再撐一陣子,就能靠自己的努力克服強迫症,但經過了好幾個月,狀況都沒有變好的趨勢,強迫思考和強迫行為佔據我大部分的時間,每天都在筋疲力盡的狀態下度過,覺得實在不能再這樣下去了,所以決定去諮商一次看看。
事後證明我當初的想法不對,諮商是一條漫長的路,不應該抱持著去一次就能解決的想法,因為我們心裡的傷口也不是一朝一夕造成的,怎麼可能去一次就很神奇的痊癒,未免也太天真了。
在去諮商之前,我會建議先做一下以下的功課,有助於使第一次會談發揮最大的效益:
  • 諮商的心理準備
我相信下定決心去諮商的人,內心一定經歷過百般掙扎,一方面想改善現況,一方面則是不知道要花多少的時間和金錢才能解決自己的問題,畢竟每個人的狀況都不盡相同,別人的案例不會適用在自己身上,我想諮商前要做的心理準備是要把諮商當作跑馬拉松,而不是百米衝刺,太急於短期內有成果,將來可能會失望,而且對自己也是一種壓力。
一般來說,諮商是每週進行一次,每次50-60分鐘,費用則根據心理師的資歷有所不同,從1,000元~4,000元都有可能,決定去諮商前應該先評估自己的經濟能力是否能負荷。雖然我當初誤以為只要去一次聽聽看心理師會給我什麼建議就好,所以沒有考慮總共可能會花多少錢,不過在心理師跟我講解之後,我告訴自己就當作去歐洲旅行吧,現在讓自己好起來,對未來而言也是一種投資,不然再被強迫症困擾下去我什麼事都不能做了。
  • 選擇心理師
做好心理準備之後,挑選適合自己的心理師也非常重要,我的話是先在網路上搜尋強迫症專業的心理師,甚至搜尋是否有心理師也曾患有強迫症,因為我覺得這樣的心理師比較能感同身受,雖然不一定保證這樣挑選出來的心理師一定適合自己,但我覺得至少能降低不適合的機率。
如果找得到的話,也可以看看心理師發表過的文章,瞭解心理師的治療理念,會更幫助自己找到適合的心理師。
  • 準備第一次會談的內容
在諮商室的時間其實過得非常快,我的經驗是,前三次諮商都是感覺才把我最近的焦慮點和強迫行為說完而已,就只剩下幾分鐘了,所以為了善用時間,事先想好要跟心理師說什麼非常重要。
第一次諮商主要是讓心理師大致掌握自己目前的狀況,瞭解自己擔心什麼、感覺怎麼樣等等,心理師會根據個案說的和個案討論之後的會談如何進行,所以基本上第一次去不太能真正處理自己的困擾,不過如果能事先整理困擾自己的事情,相信可以幫助心理師更快瞭解自己的狀況。
走入諮商室
  • 諮商前
我去的心理諮商所在開始諮商前,櫃檯的行政人員請我先填一張問卷,詳細的內容不太記得了,大致上是問目前的狀況,是否憂鬱、焦慮等等,印象很深刻的題目是,問是否有自殺傾向。另外還要留緊急聯絡人的聯絡方式,以便心理師覺得狀況嚴重時通報。
  • 諮商進行時
記得要準備走進諮商室的時候,內心非常緊張,等到心理師打開諮商室的門之後,映入眼簾的是一張長沙發和心理師的椅子,整個空間沒有非常大但也沒有很擁擠,就是一個屬於自己和心理師的小空間。
我坐下來之後,印象是心理師先做簡單的自我介紹,跟大概介紹一下諮商室的環境之後,就示意我可以開始說我的故事了。
雖然在手機的備忘錄裡有記錄想要說的內容,不過我沒有拿出來看,只是很緊張得一直講,我邊講的時候有感覺到自己聲音顫抖、呼吸急促、音調也比平常說話的時候高,也感覺自己很心急,很想快點把自己要說的話說完的感覺,而心理師也沒有阻止我,大部分時間都讓我盡情地說,只有偶爾提出幾個問題,就在我講得差不多的時候,心理師告訴我,根據我填的問卷還有剛剛所說的內容,他判斷我是強迫症沒錯,並跟我討論之後會談進行的方式。
心理師說,通常初期療程是6~8次諮商,這段時間主要是讓心理師更加認識自己,瞭解自己面對事情是如何思考、有什麼感覺,後來說了什麼我就沒有印象了,因為我一聽到要去這麼多次,就開始擔心費用比我預期的高、還有每週要怎麼瞞著父母去諮商,我本身不怎麼喜歡說謊,但也不想讓父母知道,頭腦開始被其他思緒佔據,所以沒辦法好好聽心理師說話。
對諮商的最後一個印象是心理師跟我說關於通報的事,他告訴我,在諮商室跟心理師說的話都會保密,除非有危及自身或他人的生命、自由、財產、安全,或依法需要通報時才會通報,而且在通報前一定會讓我知道。
就這樣,我結束了第一次心理諮商。
  • 諮商後
在諮商結束後搭捷運回家的路上,覺得恍恍惚惚的,可能是諮商時過於緊繃,結束後一下子全都放鬆了的感覺,不過這個放鬆僅僅是精神上的放鬆,而不是心理上的放鬆。
回想剛剛的諮商過程,發現根本什麼都沒有解決,因為我只把我的困擾說完,時間就所剩不多了,加上沒有預期到諮商費用會超出預算這麼多,所以感到有些失望,不過這個失望是我沒做好功課造成的,不該抱持去一次就可以解決的想法。
後來我下定決心,把諮商的費用當作是去歐洲旅行,也當作是對未來健康的自己的一種投資,只有心理健康了,才會感到快樂,也才能享受生命的美好。
於是,我預約了下一次的諮商。
#心理諮商  #強迫症  #心理  #諮商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習慣說沒事
  • 下一篇
  • 是雨帶來了憂鬱 還是憂鬱因為雨而現形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