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MAIL

 
這是還在新竹工作的時候,記得是重要的人,重要到有這封長信。
但是經過了這許久,收件人是誰卻已經不可考了,只是紀錄著當時真切的情緒。
就決定放出來好好面對吧。
『開始寫的時候我就想這應該會是一封長信吧。
在看電影的時候,邊看邊想,想到了很多事情。
湯姆漢克跟李奧納多主演的神鬼交鋒。
當初剛上映的時候還去電影院看,跟有意思的學妹一起去。
現在想想也許那時候是有機會的。
真的,我真的很像那個放過三艘救生艇的神父。
上天堂的時候才會跟上帝爭吵責怪。
我不知道我為了什麼跟妳說起這個故事。
其實這本來真的應該是個笑話才對。
實際上也沒錯,套在現實裡,就是個笑話。
那天晚上聊電話,我沒說,不過對於妳說我很NICE,我很高興。
我只是笑笑的說:喜歡我的都沒好下場。
一直以來,我都不認為自己是個哪裡好的人。
好久好久以前,還純真的時候,聽說有人喜歡我。
那並不只是說說而已。
我知道我本身的問題,一種深深埋起沒挖出來的根本。
已經忘了所謂的喜歡是多麼的純粹。
也忘了關於與情人相處的甜蜜又是多麼愉快而單純。
只是在生活的基礎上,我過日子,做我喜歡的事情。
而不去打沒勝算的仗。
所以我不會輸。
對於喜歡、愛、與情人相處我沒把握。
所以我沒有應戰。
太長時間我都是在扮演諄諄善誘的好人。
把自己的事埋在土裡頭。
剛開始我嘮嘮叨叨說我沒有女朋友。
現在我也不說了。
妳說我寂寞,我也確實寂寞。
我用很多的方式填滿原來會被寂寞填滿的時間。
我工作、讀小說、小酌,聚餐聊天。
找了很多的事情來做。
有活動的時候都不寂寞。
活動結束的時候還快樂著所以不寂寞。
寒流來的時候天氣好冷會把棉被緊緊裹好。
照顧好自己不會麻煩誰也沒有去想著誰有沒有穿得暖暖的。
我顧好自己就一切OK。
上個周五,馬爾蛋糕來的那天。
直接打開切了請大家吃。
大家一起吃,蛋糕才會比較快樂。
請大家吃了之後還剩下四分之一。
我沒有帶回家,我在辦公室吃掉。
那真的是很好吃的馬爾蛋糕。
巧克力海綿蛋糕夾著一層藍莓果醬餡料。
外層滿佈巧克力醬。
切開的時候巧克力醬濃濃地化不開的感覺。
像是連綿不斷幸福感的具現。
真的是很好吃很棒的蛋糕。
我捧著剩下的四分之一,坐在辦公桌前面。
拿著附的塑膠小刀慢慢切開來吃。
能吃到這麼好吃的蛋糕,那應該是幸福的時刻。
那時候,我覺得好寂寞。
書記官還在工作,辦公室亮著,人不多不過一樣吵。
我在裡面吃著馬爾蛋糕,卻感覺寂寞。
我不說話只是吃著蛋糕。
吃完之後把盤子丟了。
好甜的蛋糕可是心裡好酸。
有些屬於心裡的東西,經過時間,我習慣放著沒說。
就像國王的驢耳朵,我把很深的東西往樹洞大聲喊。
希望喊過之後就算了。
就跟垃圾丟了之後就沒垃圾一樣。
時間更久,其實我已經不是習慣放著不說。
已經是說不出口。
就像一種被禁止的狀態。
當我想說的時候我說不來。
一直以來聽人家說的多。
聽多了我知道心情會受影響。
因為聽了就會設身處地去想。
也就這樣跟著對方一起難過。
到了我自己的事我說不出來。
我怕讓對方變得跟我一樣難過。
所以我沒說。
不管是真說、假說、高興地說、難過地說。
我也是快樂的帶過去。
有說,就算數。
什麼時候我開始寫?
原本的期望是能夠藉此讓我恢復正常。
曾經很喜歡過誰卻失敗了。
那是真的失戀,即使我們沒有在一起過。
當時的難過跟呆在寒流來襲超級低溫的太平洋裡頭一樣。
很難過,很想忘,失眠,莫名其妙開始唱歌。
好友擔心我開了窗子之後跳下去。
我則是一直想著如果時間能倒回去讓我再來一次。
寫日記吧。好友說。
把所有的事情、想說的話、各種期望,通通寫出來。
藉著書寫的過程我希望能夠回復原來平靜的模樣。
我不想要輸給自己。
卻發現自己像個酒精中毒的酒鬼。
在回憶裡頭抖著身體埋怨自己的無能。
即使我的理智試圖克制,我的感性不斷恨著自己。
我想,對於我後來的女友,真如妳所說的,我沒跳出來。
我們相處過一段時間,到最後她告訴我。
她並沒有被我愛過的感覺。
我不知道我有沒有愛她。
我知道是我提的分手。
那時候因為我想她就是想要分手吧。
因為我知道她想要分手。
就這樣拖下去,我想我們也是冷在那。
所以我說分手。
是誰提的分手還有之後的影響,我並不在乎。
我認為不重要所以我不堅持。
即使人問起都說是我要分手的我也無所謂。
這根本不重要。
那重要的是什麼?
我曾經試著想。
在宿舍裡一邊想著她一邊蓋著棉被哭泣。
如果愛一個人就是會認真的計畫未來。
那時候的我應該是愛她的吧。
曾經有期望的未來在心裡成形。
那個未來卻在不經意裡頭已經煙消雲散。
我想都是我的錯。
為了心理健康不應該這樣想。
我知道不應該這樣想卻忍不住。
把什麼都攬到自己身上來。
我從來不怪誰。
我不會說誰沒跟我在一起是運氣不好。
在比較的時候我會希望對方跟一個好男人在一起。
女孩有女孩應得的幸福。
而那幸福卻不認為是我所能給的。
妳說這是消極悲觀都行。
對誰承諾給予幸福這種事我難說不出口。
甚至給自己勇氣都做不太到。
自信,是從小地方慢慢累積起來。
重複操作之後對於那某件事就能夠累積信心。
只是在所謂的愛裡頭我並沒有這種機會。
也許有機會。
卻是默默閉起眼。
讓它在時間流動裡無聲逝去。
我很擅長工作喔。
各式各樣的事情過來也沒關係,我可以很順利的處理好。
解決各式各樣的難題變成是一種愉快的經歷。
就知道接下來怎麼說明怎麼做會比較好。
不是筆跡或動作,而是把想法同調,把我自己當作對方。
我就知道他們在想什麼。
我這個人也很好相處。
個性溫和爽朗,不輕易發脾氣。
對於應該堅持的地方會堅定而不強烈的主張。
喜歡說服對方而不是強迫對方。
會把很多的問題有條有理一一處理清楚。
喜歡看電影。
看到感人的情節會抽抽鼻子。
愛看小說。
只要是喜歡的什麼題材都不拘。
也會翻雜誌。
看看現在流行趨勢還有什麼好玩。
有興趣的東西很多,跟誰都能聊上幾句。
縱使老想著太胖太胖還是喜歡吃甜的。
會聆聽別人說什麼,也會好好安慰對方。
很有媽媽緣,媽媽們都對我很好。
雖然都追不到人家的女兒:P
守規矩有分際。
知道做應該做的事而不是做想要做的事。
感性知覺也很準。
對於各種情緒的微妙之間抓得很好。
只是跟自己有關的事情就沒有什麼特別感覺了。
妳看,我不是不了解自己。
因為我不認為自己會被誰喜歡上而愛著。
就是這樣所以我明白知道有些地方我是有大問題的。
我會告訴妳,對於被誰喜歡,我會覺得疑惑。
從什麼時候開始我想我也不清楚,對於這我保持距離。
真的沒有機會嗎?
我知道不是。
真的朋友們都對我不好不幫我介紹?
也不是。
我已經沒辦法,不習慣所謂,掉進愛裡頭,這件事。
不是從來沒有過,其實是曾經有過。
掉進愛裡頭這件事。
為了某個女孩兒,而竭盡心力去做。
像是妳說的,積極追求。
只是到了最後我再回到寫日記過日子的生活裡頭。
這是交互的吧。
在喜歡裡頭。
因為喜歡所以疼愛誰,有心疼和想要相處的感覺。
希望分享,希望了解,希望被傾聽。
如果可以我也希望有個能夠了解我的人。
可惜這人我不認為曾經出現過。
知道嗎,太多事情過去的過去難以掌握。
也許我還在過往美夢裡沒跳出來,
雖然沉溺美夢這件事本身就跟惡夢是一樣的。
沒發覺不知道,或是不想知道。
這樣一切就是順利的過下去。
我就是在粉飾太平。
妳說妳在參加課程之前心裡那種認為自己不值得被愛的糟糕感覺我知道。
也知道在愛人之前應該要先愛自己。
這樣才會有人愛上自己。
只是太多事情說的容易。
實際上我還是在這裡。
我在現實的道路上披荊斬棘。
另一個我則在感情的路上等待救援。
知道嗎?
我努力工作想要賺錢其實有部分是想要為以後的自己做打算。
知道妳是為我好才會說這說那的。
每次跟妳聊天都很開心。
雖然每次妳跟我說課程的時候我都不知道怎麼說不比較好。
可是我就是這麼彆扭。
不習慣被稱讚不習慣喜歡誰或被誰喜歡。
做事不留證據又喜歡唱反調。
我也搞不懂做事乾淨俐落的我,為什麼情感上這麼優柔寡斷拖泥帶水。
不過真的很喜歡妳喔,真的喜歡。
雖然妳那天問的是很笨的假設性問題。
可是如果妳真的分手了我一定會試著去追妳。
再嚐試看看把誰捧在手心上疼的那種充實感覺。
只是並不希望這事發生。
雖然我並不很相信愛情和幸福會來臨在我身上。
甚至還有點懷疑。
不過我相信真愛、幸福、生活的快樂是會來到妳身上。
很希望妳能夠一直幸福快樂下去不再感到分手的難過。
不只是妳還有我好多朋友們。
希望妳們能夠一直都好好的。
妳們的快樂也是我對愛情的最後一點信仰。
很想說話所以寫。
不經過由大腦直接管理的嘴而經由比較遠的手打出來的文字,
被過濾掉的程度應該比較少。
真的算是一封長信吧~~~~~~~~~~~
Damow』
#蛋糕  #巧克力  #新竹  #太平洋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