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1

分享

說話比較直接與沒禮貌只有一線之隔-你到底怎麼長這麼大,沒被打死

   
人生 說話的藝術
        人生來來去去的新環境裡總會遇到各式各樣的人,聽過無數次的自我介紹,每每只要聽到有人介紹自己:「我說話比較直接一點」通常會成為我日後觀察的對象,而這總人分成兩種,一種是說話直接但忠言逆耳,常常能點出問題所在,不落井下石,若以團體來說能成為團隊重要支柱,總是能做到嚴以律己,責任和能力雙管齊下到讓所有人心甘情願被電。
另一種人則是「選擇性說話直接」只對乖乖牌或者戰鬥力不高,直白一點就是「看起來比較好欺負」。通常會衡量對方是否對自己後的發展有幫助,即便對方在工作上沒有態度不良或重大失誤,偶爾犯點小錯都會被這類的人放大,喜歡占別人個性上的便宜,且愛搞雙重標準,若是自己的朋友或人緣好的大家閨秀,氣焰馬上像被倒了冷水般。縮成像木柵動物園陸龜區最角落那一隻。
重點第二類人物還喜歡拿說話直接當理由,可怕的是還認為這樣很有個性,有種「我說話就是比較直接」、「我跟那些做作女不一樣,這是我的態度」的感覺,但其實只是單純的沒禮貌而已,是的只是沒禮貌合併不在乎別人感受的自私,經常將那些平時忍受他們的和氣小姐逼到火山噴發,然後偷偷議論人家「她的個性好像變了」、「她以前不會這樣」踢到鐵板後會發現他們變得比較收斂一點。此種人物學生時期很容易影響人際關係。
針對這種人生旅途上層出不窮的人物,如果你也是「和氣小姐」我支持正當防衛(嘴回去),一方面讓他人知道你的底線在哪裡另一方面打開自己新的樣貌,但要小心過度敏感反而會傷到忠言逆耳型落實對事不對人的朋友,其實就是把善良用對地方,學會分辨什麼樣的處境下自己正在被欺負,重點平時勿讓別人認為你沒意見什麼都好,學不會拒絕會讓這類人物發現你的盲點,久而久之後會成為他們吞噬的對象。但改變也不是這麼容易的事情,很奇怪吧這世界總是對善類不友善,小時候大人希望你成為的模樣,長大反而變成是需要改變的事。 
說到和氣小姐,身邊有位朋友(簡稱友人A)就是很好的例子,來說說他的趣事吧~友人A是位標準性別刻板印象下的女孩,很喜歡粉紅色、珍珠、花朵、化妝品穿洋裝把自己打扮漂漂亮亮的傻白甜,時不時會說出或者做出引發大夥哄堂大笑的事,另外還是個大嗓門外加高音頻,大吼一聲鄰座同學的眼鏡都會碎掉的那種(太誇張)。缺點的話就是個性有點像小孩子,到早餐店買早餐看到羊奶上附的玩具會心動(然後就買了一瓶),優點就是平易近人,常常有人羨慕她人緣很好,能成為班上的焦點,帶給大家歡笑。
某天陰雨綿綿的天氣,我和A走在街上,她突然告訴我她很討厭這樣的自己,我問她:「為什麼?」,她說:「我不想像個小丑一樣,我想得到別人的尊重。像我這樣很吃虧,好像我的形象就是這樣了,但其實我想當個有氣質的女生,我好想改變」。
其實像A這樣的女孩有很多,常常有人愛開她玩笑,開到最後導致A一直得不到正向的評價,舉個例來說,A某次穿了喜歡的鞋子來上課,是那種日系文青小皮鞋,整體搭配上來說就是走櫻花女孩路線沒毛病,但卻被班上一群平常屬於第二類說話直接的人類當面說:「鞋子是垃圾場撿來的嗎?」雖然對方是笑著開玩笑說,但直接將A的怒氣值點到最高,於是忍無可忍無須再忍地回了一句:「乾你屁事!!」,唬得對方一愣一愣的,諸如此類的例子還有很多,但她幾乎都是笑笑帶過不回嘴,除非像上述那樣踩到一個她超在意的地雷。
當時A在班上有一位很憧憬但不是很熟的女孩(簡稱L),據A的描述她覺得L很有氣質長的也很漂亮,她發現那群平時愛嘴她的女孩都不太敢隨便開L玩笑,就是那種冷冷的態度她很喜歡,想變成像L那樣。
後來時光飛逝,大夥各自紛飛後上了二技,某天在與A敘舊的時候,她告訴我:「我不想變成L樣了!!」(驚恐臉),因為她後來上了二技跟L報告同組發現,L是個火爆浪子,天生脾氣暴躁不好惹誰要是再唧唧歪歪她有的是法子對付那個人(瓔珞是你?!)完全和她五專時期對L的印象差了十萬八千里,生氣的時候是會髒話連篇問候對方祖宗十八代的。瞬間理解為何當初都沒人敢動她,而且A後來才知道,其當初那群愛隨便嘴她的第二類說話直接少女團體,被當時班上很多人厭惡,只是大家敢怒不敢言,說話直接到讓人覺得很沒禮貌。
後來A過得很開心,因為在新環境終於豎立自己新的形象,擺脫了以前的搞笑擔當,成為她一直想成為的日系氣質櫻花妹(酥勾以餒~~) 
#人生  #說話的藝術 
分類:生活

厭世安養院護理師,我愛寫詩、創造、我愛多愁善感、我愛哭。我愛說實話

評論
上一篇
  • 詩-致剛出社會我們的八年級
  • 下一篇
  • 初衷好難記得-我需要你停下等等後面的人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