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蜂舞01 第九章 紅名

「該死的傢伙!你竟然敢砍我?還有那個死女人,別以為妳是女的老子就不會殺妳!爛貨、白痴!不要臉的@$@%$#$……」
就在方宛即將踏入入口時,黑森哥復活了,在她身後氣得直跳腳,罵出很多被系統消音的不良發言。
轉過身,方宛又發出一記血獠尖刺,在她之後還追著三支箭矢,黑森哥再度倒下。
「哼!剛才那次沒殺到,現在總算讓我殺到了吧!」炎無雙放下弓箭,一臉的得意。
方宛與她對視一眼,有默契的笑了。
《異域》對於PK殺人這件事,有兩種不同的定義,若是「玩家主動攻擊並且殺死對方」,這種會被判定「惡意PK」,系統會給予懲罰;但如果是「玩家遭受攻擊而予以反擊」,只要是在系統給予的反擊時間內殺死對方,就不會遭受任何懲罰。
惡意PK的玩家,他的名字會變成紅色文字在頭上浮現,殺的人越多,文字的顏色就越鮮紅,玩家稱這樣的人為「紅名」。
紅名玩家不能進入主城,會被主城的巡邏守衛追捕,其他玩家遇到紅名也可以出手獵殺,殺死紅名玩家不但不會被系統懲罰,甚至還能得到榮譽點數。
除此之外,紅名玩家被殺死時,裝備的掉落機率是一般玩家的兩倍。
方宛等人現在就是紅名狀態,但因為方宛剛才打出極高的傷害值,其他玩家一看就知道自己不是對手,自然不敢上前獵殺。
紅名狀態並不是永久存在,而是依據殺人次數有不同的時限,一次惡意PK會有一小時的紅名時間,依據次數累計。另外,紅名玩家被其他玩家殺死時,這狀態也會跟著消失。
「可惡!我的火球太慢了。」沒揍到人的泡泡藍氣得跺腳。
「下次妳可以用奧術飛彈。」方宛笑著提議。
奧術飛彈是瞬發技能,雖然傷害力小了一點,但要補刀已經綽綽有餘。
談笑間,幾個人進入了副本。
五人裡頭就只有泡泡藍沒打過這個困難副本,方宛便特地待在她身邊保護她,並在需要注意的地方給予提點,讓她可以順利避開陷阱。
有了她的保護與提醒,泡泡藍一路上走得很輕鬆,近乎毫髮無傷,只有幾次擦了陷阱邊,被扣了一些血。
「小舞偏心!妳都只保護泡泡,不保護我!」炎無雙面露委屈的抗議。
「因為她是吸怪機。」方宛聳肩回道。
這裡等級最低的人就是泡泡藍,怪物都會沖著她來,她當然要看緊她。
「我不是說怪物,我是說陷阱!妳都只提醒泡泡,不提醒我避開,我都踩到好幾次了……」
炎無雙很鬱悶,她剛才中了好幾次冰凍陷阱,要不是特務A補血補得快,她早就掛掉了。
除了她以外,澤爾與特務A也中過兩三次陷阱,全隊就只有方宛與泡泡藍沒事。
「還好我補血補得很勤,不然就要跑魂了。」特務A心有餘悸的拍拍胸口。
「……」澤爾沒有說話,但表情很明顯也是同樣的意思。
「你們不是打過幾次了?」方宛還以為他們早就記下陷阱位置了。
「記不熟啊!」炎無雙回得理直氣壯。
「……反正也已經到王房了。」方宛不負責任的聳肩。
陷阱區已經通過,他們現在抱怨再多也沒用。
「推王吧!」恢復體力的澤爾站起身。
「加油!看能不能在沒有人死亡的情況下拿到成就頭銜!」炎無雙握著拳頭嚷道。
「我看很難。」特務A撇了撇嘴,「這種成就也只有那個變態小隊拿到而已。」
「……變態?」方宛不解的望向特務A。
「對啊!有一個叫做鐵甲戰團的隊伍,第一個闖過五人困難副本,而且還是零死亡!太變態、太恐怖了!」
「……」方宛沉默了。
「蜂舞就是那個變態小隊的人。」澤爾沉聲說道。
「她……」特務A張大了嘴,驚訝的指著她,好半天都沒有說出話來。
「蜂舞姊姊是變態玩家?哇喔──」泡泡藍發出了意思不明的長音。
「妳有沒有辦法讓我們零死亡?應該有訣竅的對吧?」炎無雙眼睛發亮的看著她。「這個副本還沒有人拿到那個成就,如果我們能夠達成,名字就會登上成就榜!」
《異域》相當慷慨,「世界第一」是以單獨的副本作為衡量,每個副本的第一個通關者都能拿下一個第一,不會讓成就榮耀只鎖定在領頭的幾人身上。
登上成就榜是每位玩家的夢想,這是一種被肯定的至高榮譽,所以才會有一堆人努力提升等級與裝備,想在遊戲裡爭出一片屬於自己的天空。
不只是炎無雙這麼想,其他人也是,就連泡泡藍這個菜鳥玩家也是激動無比,亮晶晶的雙眼充滿期待。
感受到他們熱切的情緒,方宛理解的笑笑,點頭答道:「王怪腳下閃綠光的時候,那就是要施放扇形範圍技,範圍有十碼,看到綠光,法師就立刻斷法,戰士立刻繞到他背後避開。當他腳下閃藍光,那就是下冰雨,看到藍光時,所有人要立刻衝到王怪身邊,站在距離王怪五碼內的位置就不會被冰雨傷到。開怪之後,大家要站在距離王怪十至十二碼的位置,要是太靠近,就算看到技能光芒也來不及跑。」
「原來真的有密技啊……」炎無雙感嘆的說道:「我們之前都傻傻的打,根本沒注意什麼藍光、綠光的。」
「對於我說的這些,你們有沒有聽不清楚的?」方宛確認的問著。
「蜂舞姊姊,什麼是斷法?」泡泡藍完全不明白。
「就是在對方施法的時候,中斷他的法術,讓法術失敗。」方宛解釋著。
不管是怪物或是玩家,在使用技能時,頭上都會冒出一條時間條,在時間條跑完時,技能也就會施展出去;斷法就是在對方施法的時候,搶在時間條跑完前把技能打斷。
「法師有一個『法術抑制』的技能,妳有學到嗎?」方宛詢問。
「有。」泡泡藍點頭,「但是我沒用過,不曉得能不能成功。」
「沒關係,我會提醒妳施法。」方宛笑道:「就算沒成功也沒關係,大家練一下跑位也不錯,但是這個技能很重要,以後很多副本都會用到,妳一定要快點抓住訣竅。」
「好,我會努力!」泡泡藍正經八百的點頭,儼然像是認真、聽話的好學生。
開打後,炎無雙等人依照方宛的指示跑位,而泡泡藍也在她的提醒下試著斷法,這個法術需要精準的時機掌控,並不是那麼輕易就能學會的技能,也因為這樣,泡泡藍施展了二十多次的法術抑制,失誤了七、八次,只有五次斷法成功。
「辦到了!我們辦到了!天啊!我們真的辦到了!」
「我們打倒王了!打倒了!」
當王怪倒下時,除了方宛以外的四個人激動的又叫又跳,炎無雙還一把抱住方宛親了兩口,當她退開時,澤爾與特務A也上前給了方宛一個擁抱。
「我也要、我也要!」
身高最矮的泡泡藍不斷跳上跳下,方宛笑著蹲下身,接受她熱情的頰吻。
與此同時,系統的公告聲也響起了。
恭喜炎無雙率領的「鑲金玫瑰」小隊,成為世界第一隊在無人死亡的情況下擊殺「墮落精靈領主」的隊伍,讓我們一起讚揚他們成就吧!
恭喜玩家「炎無雙」得到成就稱號「淨化墮落」,獎勵兩百金幣,精靈領地聲望加一百點,榮譽點數加五十點,天賦點數加五點。
恭喜玩家「蜂舞」得到成就……
恭喜玩家「泡泡藍」得到成就……
恭喜玩家「澤爾」得到成就……
恭喜玩家「特務A」得到成就……
聽到隊伍名稱,方宛懷念的笑了。
鑲金玫瑰就是前世的炎無雙創建的公會,會員福利相當不錯,前世的方宛本來也想加入,後來因為班上同學的邀約,跟著她們去了另一間公會。
好巧不巧,她待的公會與鑲金玫瑰是敵對公會,起因是兩位會長互看不順眼,大小爭執與摩擦不斷,後來不知道怎麼搞的,局面擴展成兩間公會互相仇視。
那時候的方宛只是剛入遊戲的新手菜鳥,等級才十幾級,這兩間公會的廝殺拼搏嚇了她一大跳,成了她進入遊戲後的第一個鬱悶體驗。
才剛加入公會就莫名奇妙被殺了十幾次,她那時的等級又低,根本無法反抗,這種遭遇不管是誰都會覺得很鬱悶;再加上她跟公會裡的幾個嬌嬌女處得不好,總是被她們有意無意的冷嘲熱諷與排擠,最後她只待了一個月就退會了。
不管當時的情緒如何,這些過往在現在看來,都成了令人懷念的回憶。
「開獎、開獎!」泡泡藍的笑聲拉回她的思緒,她蹦蹦跳跳的跑到屍體旁邊,「我可以開嗎?」她回頭詢問著。
「當然可以。」沒有人反對。
光芒閃過後,地上出現一把短弓、一件鎧甲護腿、一根魔杖、一本術士的技能書,以及四把黑石深淵的鑰匙。
看到一次爆出這麼多裝備,方宛驚訝的愣住了。
「妳的手氣還真好。」她羨慕的讚嘆。
「嘻嘻,姊姊也都這麼說,她說我這是紅燒手!」泡泡藍得意的抬高下巴。
「……」方宛無言了。
「是『紅手』!」炎無雙額冒黑線的糾正。
「紅燒手?聽起來好像紅燒蹄膀,泡泡餓了嗎?」澤爾笑嘻嘻的揶揄。
開寶手氣相當好的玩家,大家都會暱稱「紅手」,而與之相反,開寶手氣相當差勁的,就稱之為「黑手」。
「泡泡偏心!你們都有裝備,就只有我沒有。」特務A蹲在地上,鬱悶的抗議。
「王怪討厭你,不想給你,我也沒辦法。」泡泡藍很天真、很無辜的聳肩。
「鑰匙怎麼只有四支?」炎無雙納悶的問。
「那鑰匙一人只能拿一把,我已經有了。」方宛解釋的回道。
「這是什麼鑰匙?」澤爾拾起一把,好奇的詢問。
「二十五人副本的大門鑰匙。」
方宛正琢磨著這幾天要把消息放出,現在正好給了她這個機會。
「二十五人的副本?哇喔──」泡泡藍又發出了意思不明的長音。
「這個副本就在黑石森林右側,那附近圍了一圈灰色的石樹,很容易找到。」方宛進一步說道。
「妳要組團去打嗎?」炎無雙滿是期盼的問。
「哪有可能啊?」方宛額冒黑線的搖頭,「要二十五個人耶!我上哪裡找人?」
「我、我報名!」炎無雙第一個舉手。
「算我一個。」澤爾附和。
「我也要報名!」特務A跟著叫嚷。
「我我我我!我也要去!」泡泡藍兩隻手都舉高了,還不斷在原地蹦蹦跳跳,增加自己的高度。
「這個……還是等之後再說吧!」方宛沒有應允,「至少先把十人困難的副本通過了再──」
「好!等通過十人困難,我們就去打二十五人的黑石深淵!」炎無雙截斷她的話,興高采烈的做了決定。
「……」方宛無言了。
她原本的意思是──等過了十人困難,全體的裝備都換得差不多,隊員也有默契了,再考慮看看,結果炎無雙卻直接拍板定案了。
最後,方宛仍然沒有答應跟他們去打二十五人的深淵,只承諾與他們一起打十人困難。
炎無雙等人雖然覺得失望,但也沒有繼續糾纏。
「你們等一下要回精靈主城嗎?」收起剛到手的術士技能書,方宛關心的問道。
「是啊!」
「你們最好小心一點,那個黑什麼的說不定會找你們麻煩。」方宛提醒道:「那個人如果不是在副本外頭埋伏,就會是在精靈主城裡。」
這樣的人她見多、也聽多了,心眼狹小、錙銖必較,一旦惹上了這樣的人,好一點的就是被纏個幾天,要是遇到性格惡劣的,那就永無寧日了。
前世她就曾經聽說,有一些性格很糟糕的玩家,只要有人惹他不高興,他就發布追殺任務,付錢讓其他玩家追殺對方。
方宛也是想起了這件事,這才開口提醒。
「放心、放心!我也不是好惹的!」炎無雙並沒有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
「蜂舞姊姊放心,那個壞人沒辦法欺負我跟姊姊,可是妳……」泡泡藍擔心的看著她。
「我要去奧藍卡王國。」方宛淺淺的笑開。
就算她跑去精靈主城,那個黑什麼的帶人堵她,她也不怕。
前世的林華跟她說過,「玩遊戲不是殺人就是被殺」,在方宛熟悉遊戲操作後,他跟工作室的其他人就開始磨練她PK技術,增加她的自保能力。
方宛不敢說自己能以一敵十,但如果只是被四、五個人包圍,她還是有辦法應付。
傳送到奧藍卡王國後,她先把背包裡的雜物清了,把暫時用不到的東西放到銀行倉庫,而後取出剛得到的術士技能書,剛才只是隨手把書放到背包,她還沒仔細看上面的介紹呢!
「暗影纏繞!」看到書名,方宛又驚又喜。
這個法術可以讓目標動作遲緩5%,法術持續效果十分鐘,在技能時間裡,目標所受到的物理與暗系法術傷害都會加倍,技能冷卻時間是三十分鐘,除此之外,這項法術是可以往上升級的,法術等級越高,動作遲緩的效果與法術持續時間都會增加。
這本技能書相當難打到,怪物掉落機率只有0.05%,因為數量相當稀少,很少有玩家會放到拍賣場販售,方宛前世可是讓林華帶著刷了十幾天的副本,好不容易才拿到這本技能書。
「泡泡的手氣還真好。」方宛真想以後打副本都帶她去開寶。
她打開技能書,在書頁上一拍,一道淡黃色光芒閃出,書本消失後,方宛接到系統提示,說她已經學會「暗影纏繞」這項技能。
隨後,她又叫出天賦面板,把成就拿到的五點天賦加了三點到「強化灼燒」上頭。
現在方宛打怪時可以一次放出錐刺、毒蝕與灼燒三種詛咒,這三個詛咒分開來看,每個的傷害力都不大,依照方宛目前的等級與天賦加成,她的毒蝕術每六秒鐘可以造成三十六點傷害,錐刺每五秒造成二十二點,最少的就是灼燒,六秒鐘十八點,而且這還是強化後的效果,但若這三個詛咒合在一起使用,那加起來的傷害值就很可觀了。
剩餘的兩點天賦方宛給了「潛行感知」,這是一項針對潛行、隱身技能的偵測天賦,十五級以後的地圖都出現擁有潛行、隱身能力的怪物,方宛可不想被這些傢伙偷襲。
忙完這些,她緊接著跑去拍賣場,把收購到的任務材料全收到背包裡,並把絕緣藥劑的材料全數寄給人間失格。
她在拍賣場上瀏覽了一下,沒發現有什麼值得收購的東西,才想離開時,拍賣品的欄位刷新,一張寶石鑲嵌圖出現在欄位上。
《黑珍珠潛行之戒》:專業技能達到一百六十點可學,裝備後綁定,加八點敏捷、五點力量,略微提高潛行效果,啟動時可以提高九十點攻擊強度,持續十五秒。
這張鑲嵌圖要刷十四級的人形怪才打得到,掉落率大約5%,不算難拿,方宛原本想自己去打的,沒想到現在竟然有人拿出來販售!
鑲嵌圖定價兩百金幣,要是在前世,這張圖只不過值五十金幣而已。
儘管感嘆這時候的通貨膨脹驚人,方宛還是立刻買下鑲嵌圖,也還好她搶得快,要是她再慢個幾秒,這張鑲嵌圖就會落入那些團體勢力的手裡了。
方宛的寶石鑲嵌專業升到一百六十三點就停滯下來,貪婪戒指在過了一百五十五點就沒有技能值,而她向寶石鑲嵌師學到的新飾品,加的技能經驗值又很少,做了十幾組才升個一點,現在這張鑲嵌圖正好解決了她的難題。
學習了《黑珍珠潛行之戒》後,方宛又掛牌收購相關材料,這一次她有限制數量,每樣材料只收三百組。
這三百組材料做完,方宛估計自己的寶石專業應該能提升到兩百多點,屆時她打算改練從艾里克那裡買到的《翠玉之盾》和《黃金角力》,這兩張設計圖都是要專業達到兩百點才能學習。
不過光做近戰系的生意似乎有些偏心,法系職業也很需要飾品啊!
雖然手上也有法系飾品的設計圖,但《銀月護符》需要技能值達到一百八十點才能製作,目前只能擱在一邊。
方宛早就有相關的設計圖目標了,販售設計圖的流浪商人在恐龍區活動,那裡算是在奧藍卡王國領地的範圍內,但是離主城這裡很遠。
去找那位流浪商人之前,她要先去找裁縫師,把「暗影護腿」弄到手。
與前一位一樣,這位裁縫師也是要方宛幫她收集很多縫紉材料,方宛就這麼一手接任務,一手從背包裡掏出材料回任務。
進行任務的同時,她還開了一個好友頻道,把林華、隨浪漂泊、熊爸天下與妙手空空全抓進頻道,林華遲了幾分鐘才進入頻道,當他進入的同時,系統的通告聲也響起了。
恭喜玩家「華三少」第一位完成《獸族的傳承》任務,獎勵五十金幣,獸族領地聲望增加五百點。
「哥!恭喜!」
一聽到系統的公告,方宛第一個向他傳訊道賀,隨浪漂泊與熊爸天下也跟他恭喜了一聲。
「哇塞!第一個耶!嘖嘖嘖!這下你出名了,了不起!」妙手空空讚嘆的笑著。
「嘿嘿~~謝謝啦!」林華的聲音顯得相當高興。
「那個傳承任務是怎麼接到的?」熊爸天下好奇的問。
獸族第一的成就已經拿到,林華自然沒有藏私,大方地將接任務的訣竅跟過關方式說出。
等他說完傳承的情報後,方宛也接著把黑石深淵的位置說出,一聽說是二十五人的副本,幾個人都顯得躍躍欲試,但沒人開口說要一起組隊去打。
隨浪漂泊與熊爸天下都有開公會的打算,新副本的拓荒團,他們自然想要以公會的名義去進行,不過兩人也不約而同的向另外三人提出邀約,邀請他們加入公會拓荒團。
方宛婉拒了,而林華與妙手空空則是各選了一邊加入,還笑著說要搶第一名。
要說的事情說完了,幾個人也就各自解散、各自忙碌去了。
這時,方宛也已經交給矮人裁縫師三百多組材料,對方也鬆口說要替她製作暗影護腿,只是在那之前……
「暗影護腿的設計圖被該死的紅巾盜匪搶走了!那可是我爺爺傳下來的設計圖啊!那群該死的小偷、無恥的強盜!」矮人裁縫師生氣的搥打桌子,鋼製桌面被她打出數個凹洞。
「沒有那張設計圖我無法製作暗影護腿,蜂舞,妳必須先把設計圖搶回來給我,我聽說紅巾盜匪經常在流沙鎮附近活動,妳到流沙鎮後,可以向當地守衛詢問他們的位置。」
接了任務,方宛隨即跑出主城,二十分鐘後,她終於抵達流沙鎮。
「累死了……」
方宛從背包裡拿出牛奶一口飲盡,流失的體力這才回升八成。
進入流沙鎮後,她跑去向守衛接了《清剿盜匪》、《獵殺獨眼約翰》與《解救鎮民》的任務,然後才朝鎮外的西方郊區走去。
反正都是要殺紅巾盜匪,接幾個任務一起解,賺點經驗值與賞金也不錯。
往西方走了一會,一片綠意昂然、佔地遼闊的樹海出現在她眼前。
鑽入樹林裡,她快速繞過熊區、狼區與豺狼人區……
約莫過了半小時,她出現在樹林的邊緣地帶。
潺潺河流橫過她眼前,幾十個帳篷沿著河岸邊建立,帳篷外頭都有三、四名紅巾盜匪看守,沿途還有牽著獵犬的巡邏盜匪。
方宛的目標是殺死紅巾盜匪的首領「獨眼約翰」,他不在這些帳篷裡,而是待在一棟兩層樓式的木房頂樓。
從方宛的位置望去,可以很清楚看到獨眼約翰站在二樓陽台,身邊站著兩名保鑣。
河岸邊的帳篷並不是一個一個分隔佈置,有些地方會出現兩三個帳篷群聚,而這些個群聚點會有幾個牢籠,牢籠裡關著一至三位被綁架的鎮民,他們是方宛的任務目標之一。
要解救牢籠裡的人,必須先殺死盜匪,從他們身上取出牢籠鑰匙開鎖,大約兩三名盜匪就會掉出一把鑰匙,不算難打。
這裡的盜匪等級在十一至十三之間,而獨眼約翰的兩名保鑣是十三級精英怪,而獨眼約翰本身是十四級的精英王怪。
先前也提過,名字後方有「精英」二字的,本身的實力就是顯示等級再加三級,而精英王怪既然是「精英裡的王」,實力加成自然不少,顯示等級加上六至八級就是獨眼約翰的實際程度了。
方宛選了離她最近的據點,先把巡邏的幾人與獵犬收拾了,然後再慢悠悠的清掃據點的人。
她打得很悠哉,但看在其他玩家眼裡,她的技術可教人相當驚豔。
「那個術士真厲害。」坐在樹下喝水回魔的人族法師,面露讚嘆的說道:「竟然一次拉了五隻,而且那五隻還都被她磨死了。」
「她以前該不會是玩獵人的吧?」狼族獵人猜測的問。
方宛的打法與他們的認知不同,她並沒有像站木樁一樣的站在原地施法,而是像獵人一樣跳躍移動,把那些怪物繞得團團轉,連她的衣角都沒摸到邊。
「不過就跳來跳去、跑來跑去而已,有什麼厲害的?」同隊的精靈女牧師面露不以為然。
聽到夥伴的評論,獵人與法師無奈的相視一笑。
女牧師雖然以前也玩過遊戲,但因為身邊都有人護著、幫著,裝備都是靠撒錢拿到的,所以她在操作技術方面完全沒研究,就只是憑著高級裝備撐數值。
獵人與法師曾經婉轉的建議過她,讓她練一下技術,但她卻回了一句:「技術是沒裝備、沒錢的人練的,我有錢、有裝備,還練什麼技術啊!」
聽到這樣的說詞,獵人跟法師就不再提起這件事了。
『焚天,你覺得那個術士玩得怎麼樣?』完美獵手私下密了法師。
『很厲害,我沒見過這樣的技術。』焚天目不轉睛的盯著方宛,不斷研究她的走位與施法。
方宛的走動打法是被前世的林華磨練出來的,她以前也是像大多數法師那樣,站在原地發法術,等怪物近身了才趕快跑開。
「《異域》有規定玩家不能邊跑邊施法嗎?沒有嘛!只要夠專注,就算妳邊跳舞邊丟法術也行!」
這麼跟她說完後,林華就派工作室的術士抓她去副本訓練,還讓她觀看很多法系高手的影片,學習他們的技巧。
就像林華說的:「只要夠專注,在什麼狀態下施法都行。」
《異域》公司就是利用「專注時,腦波的數據會變成XXX」的研究論點,用它來設計遊戲裡頭的攻擊模組,只要玩家的腦波值達到系統判定的數值,就可以進行移動施法。
但「專注」可是需要訓練的,方宛前世足足磨了一個月才過關,累得她瘦了好幾公斤。
這樣的走位施法《異域》並沒有公告出來,前世的林華告訴方宛,這是在《異域》開放一年多後,由一位叫做「八方火」的火系法師研究出來的。
方宛清完一個據點花了二十多分鐘,這還是她邊清邊練習控場技術的結果,若是她火力全開,大概連一半的時間都不用。
開鎖救出鎮民後,她繞過單獨的帳篷,朝下一個據點走去。
系統提示:玩家「菁菁」邀請妳加入她的隊伍,分配模式為隊長分配,妳是否願意接受?
方宛的動作停頓了一下,先指揮綠妖丟出闇影彈,自己也甩出三記詛咒後,她才選擇同意。
「我們坐在妳後面的樹下。」隊伍頻道響起隊長菁菁的聲音,「我們要解《獵殺獨眼約翰》這個任務,妳也是吧?那怪物身邊還有兩個保鑣,三個都是精英怪,一個人根本過不去,妳就跟我們一起解吧!」
另外兩個任務他們已經完成了,現在就剩下這個獨眼約翰殺不掉,三個人陣亡了兩次,菁菁還因此發了一頓脾氣。
雖然菁菁的語氣很不客氣,話裡隱隱透著施捨意味,但方宛並沒有在意這些,就只是應了聲「好」,而後繼續與四名盜匪纏鬥。
獵人與法師也跟著加入打怪陣容,菁菁撇了撇嘴,慢吞吞的走向他們,看到三人的血量掉一半了才替他們補了一下血。
幾個人很快就清完據點,釋放出牢籠裡的鎮民。
「先去打王吧!」方宛開口提議。
既然對方是為了解《獵殺獨眼約翰》的任務加她入隊,那自然就是先去殺這個任務目標。
「沒關係,先陪妳解另外兩個,我們還有一個朋友還沒到。」完美獵手爽朗的笑著。
在陣亡兩次後,獵人聯繫了一位戰士朋友,請對方過來幫忙,那人也在同一張地圖,但雙方的距離有點遠,所以他要晚一點才能抵達。
「那去清木屋那邊的怪?」方宛退而求其次的說道。
先把木屋的小怪清了,等一下打王也比較方便,木屋的兩旁各有一個據點,她可以用那兩個據點救人質。
當他們來回清了四趟,方宛的《清剿盜匪》與《解救鎮民》也都完成時,完美獵手的朋友來了。
加入組隊後,矮人戰士只說了一句「走」,然後就直接衝上二樓找目標,其他人一愣之後,也連忙追了上去。
當所有人都抵達二樓時,矮人戰士就衝上去開怪,單槍匹馬的對上三隻精英。
戰士豪邁的舉動讓方宛嚇了一跳,連忙指揮綠妖衝上去幫忙,自己也把詛咒往三隻怪物身上放了一圈。
作風如此狂妄的人,若不是本身技術好,那就是不知天高地厚、不知死活。
方宛不知道對方是哪一種,但就算這名戰士死了,她也有把握殺了這三隻精英怪,她原本就是打算獨自解這個任務的。
再說,隊上有牧師在,還有隊員的火力支援,要是沒出什麼意外,這名戰士也不至於會掛掉。
靜靜觀察一段時間後,方宛發現這名戰士是屬於技術好的玩家,三隻怪都被他坦得很穩,只是菁菁這個牧師就……
「菁菁,不要一直刷血,妳OT……妳搶走坦的仇恨值了!」意識到她聽不明白遊戲術語,完美獵手補充說道。
(OT:Over taunted,仇恨失控。意思是說,怪物對你的仇恨度超過對主坦克的仇恨度,即你把主坦克仇恨第一的位置给拉下來,搶走了怪物對坦的關注。)
牧師補血也是會造成怪物對她的仇恨值,要是她的仇恨值比戰士高,那怪物就會不理戰士,掉頭跑來打她。
菁菁OT了好幾次,要不是戰士每次都迅速把仇恨值拉回,她早就被砍死了!
「可是斷罪一直掉血啊!」菁菁不以為然的回嘴,「要是他掛了,我們也玩完了。」她不認為自己的作法有錯,牧師不補血,還能做啥?
「不,妳這樣才……算了。」完美獵手放棄與她溝通。
菁菁的做法無疑是增加戰士的負擔,方宛乾脆用驅逐術把一隻保鑣趕走,自己負責另一隻保鑣,讓戰士與另外兩人專心對付獨眼約翰。
當方宛把手上這隻保鑣磨死時,獨眼約翰的血量也見底了,她朝獨眼約翰發了一記血獠尖刺,結束他的性命。
與此同時,被方宛不斷驅逐的保鑣回來了,因為每一次他跑回時,方宛都還會往他身上丟一圈詛咒,有空時還會加上一記血獠尖刺,所以他現在的血量也少了四分之一。
保鑣一跑回來,戰士就直接衝了上去,把保鑣對方宛的仇恨值轉移到自己身上。
幾個人集中火力打一隻,保鑣的血量掉得更快了,幾分鐘後就也跟著倒地不起。
方宛展現的控場技術,讓戰士「斷罪」對她起了關注。
儘管面對三隻怪物,她還是不疾不徐,精準掌握每一個詛咒的結束時間,在詛咒效果消失時迅速補上。
每個詛咒的持續時間都不一樣,若只是單獨面對一隻怪,那法術的時間週期還能記得住,但她可是面對三隻怪物,而且有一隻還是用了驅逐術控制,要在這樣的情況下記住施法時間,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就算沒有組隊,她一個人也能解這個任務!斷罪在心底評估道。
除了他以外,焚天與完美獵手也是同樣的想法。
方宛沒有理會他們的打量,她在獨眼約翰倒下後,從他身上翻出裁縫師要的設計圖,向幾個人道了聲謝,隨即退隊準備離去。
「等一下!妳拿了什麼?」菁菁叫住了她,一副方宛偷了她的東西一樣。
「菁菁。」完美獵手拉了拉她,試圖阻止。
「完美,你拉我做什麼?她──」
「這是我的任務物品。」方宛打斷她的話。
如果這不是她的任務物品,在「隊長分配」的模式下,她根本不能把東西拿走。
「妳不是跟我們一樣的任務嗎?為什麼妳有那張紙,我們沒有?」菁菁不依不饒的追問。
「這是我在裁縫師那邊接的任務。」
她從背包裡取出設計圖,展示給他們看,她不怕對方出手搶奪,因為這張設計圖只有接任務的人才能拿,其他人根本連摸都摸不到。
看到設計圖上寫著「任務物品」幾個字,菁菁這才撇了撇嘴,相信方宛的說法。
把設計圖收回背包,方宛立刻退隊離去。
至於後面菁菁對她的諸多批評,像是自大、驕傲、冷漠等等,她完全甩在腦後,根本沒有理會。
不過是臨時組隊的陌生人,要是每次都要在意這些人的看法,那就活得太累、太辛苦了。
分類:娛樂

輕小說作者。喜歡輕鬆、歡快的故事和天馬行空的幻想。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