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蜂舞01 第八章 第一桶金

恭喜蜂舞率領的「幫拉人」小隊,通過普通『紅巾海盜』副本。
恭喜玩家「人間失格」通過普通紅巾海盜,獎勵五金幣,人族領地聲望加十點。
恭喜玩家「一笑悠然」通過……
恭喜玩家「小鳥不依人」通過……
恭喜玩家「蜂舞」通過……
就算不是首殺、沒什麼特殊成就,但當隊伍通過副本時,系統依舊會發出公告,也會給予獎勵,只是這個通告範圍就變成在副本附近宣揚,獎勵也縮水了一大半。
「這樣就打完了啊?我還以為會很難呢!」小鳥不依人一臉茫然的道。
對於小鳥不依人的話,一笑悠然只能面露苦笑。
他之前也跟其他人來打過這個副本,雖然最後也是通過了,但可沒有走得這麼輕鬆,簡直就像外出郊遊一樣。
一笑悠然神情複雜的望向方宛,他知道這些全都是她的功勞,儘管不清楚她現在的等級,可她打出的傷害值卻讓他震驚不已。
一發血獠尖刺就打出了將近四百點的傷害值,要是出現爆擊,那傷害值還會上跳到五百多點,多麼驚人的威力啊!
「想開寶就去吧!不用這樣盯著我看,這樣我的壓力很大。」方宛學著一笑悠然先前的口氣,笑嘻嘻的調侃道。
「……」一笑悠然尷尬的摸了摸鼻子,走向屍體。
「開寶?我想開!一笑,給我開好不好?」
小鳥不依人抓著法杖衝到一笑悠然身邊,後者自動讓開。
小鳥不依人伸手一摸,開出了兩件法裝、兩件武器,還有一根魔杖與一張名為《銀月護符》的寶石鑲嵌圖。
銀月護符:精神與智力屬性各加四點,使用時可以使小隊成員的精神提高十點,持續時間半小時。技能值需達一百八十點才能製作。
「……妳的手氣真好。」方宛驚訝的讚嘆。
她還是第一次看見王怪掉出這麼多東西,先前兩隻精英怪是一笑悠然摸的,只有掉出幾瓶藥水跟幾枚金幣。
方宛把法裝分給小鳥不依人與人間失格,兩樣武器全都給了一笑悠然,自己拿了那張寶石鑲嵌圖。
「這個魔杖你們兩個都能用,擲骰子比大小吧!點數大的人拿。」方宛看著小鳥不依人與人間失格說道。
在一笑悠然教會小鳥不依人擲骰子後,兩人同時丟出骰子,最後小鳥不依人以一百點拿走魔杖。
「……竟然骰出一百點。」方宛真是相當佩服她的好手氣。
「藥水給妳吧!」一笑悠然把剛才分到的藥水遞給方宛,「我們拿太多裝備了。」
方宛出力最多卻只拿了一張鑲嵌圖,這讓一笑悠然感到很過意不去。
「那些東西我拿了也沒用,頂多拿去拍賣。」
方宛本想拒絕,一笑悠然卻堅持要她收下藥水,她也只好收下了。
「升了!我升級了耶!」小鳥不依人突然叫了出來,「這裡升級好快,一笑,我們繼續打好不好?」
「這……」一笑悠然猶豫的望向方宛。
方宛本來想要拒絕,她來這裡是要找人間失格討論藥劑的事情,打副本只是順便,並不是專程來刷副本的。
但當她發現人間失格也是一臉期待的看著自己後,她只好嚥下到嘴邊的話,繼續陪他們打。
又刷了兩趟,他們三人又更新了一件裝備,而方宛就只是拿了兩本技能書與藥劑,一件裝備都沒要。
不是她不想更換,只是她現在身上的裝備相當不錯,目前掉出的綠裝都沒有她身上的好。她要是真的想換裝,大概得跑去打困難等級的副本,那裡的裝備屬性才能符合她的換裝需求。
「蜂舞,晚上有空嗎?」休息時,一笑悠然開口問道:「我跟幾個朋友想挑戰十人困難副本,要不要一起來?」
「你們五人的困難副本打過了嗎?」方宛確認的問。
就算同樣都是困難等級,但五人與十人的副本可是有相當大的差異,若連前面的小團都沒過,根本就別想打十人副本。
「有三個有通過的經驗。」一笑悠然回道。
「……」方宛有點糾結。
她不清楚一笑悠然的朋友的實力,有些人就算沒打過,但他們的應變能力好、反應靈活,這樣的情況下,只要團隊配合得當,還是可以闖關成功,就只怕……
「抱歉,我恐怕不行。」方宛最後還是拒絕了。
一笑悠然也沒有勉強,等小鳥不依人休息完畢後,他們兩個退出隊伍,離開了副本。
在他們離去後,方宛把絕緣藥劑的配方拿出來。
「這張藥劑配方送你,但你要免費幫我做兩百組絕緣藥劑,材料我會給你。」
「好。」人間失格毫不猶豫的點頭答應。
要不是有方宛,他的等級不可能跳得這麼快,身上也不可能有綠裝,現在她可是送自己一張難得的藥劑配方,條件只是免費製作兩百組藥劑,而且材料還是她出,這根本就是出錢替他練技能,他怎麼可能不答應?
「要是你手上有錢,你也可以收一下這些材料,以後會有很多人搶購這個藥劑。」方宛提醒著。
「搶購?」人間失格看著藥劑配方上的敘述。
阻隔電流?這種東西能用在哪裡?
看著人間失格一臉不信的樣子,方宛聳聳肩,沒有繼續說服他,反正等到黑石深淵副本開打,他就知道了。
接下來的幾天,方宛都忙著製作貪婪戒指,做膩了、煩了、沒材料了,她就跑去打副本,去跟流浪商人「艾里克」套關係、攀交情,努力增加他的好感度。
艾里克表面上是普通的流浪商人,經常在翼刃族領地的森林與山區遊蕩,但方宛知道,若跟他的交情達到「親密」,就能從他手上買到他珍藏的商品。
方宛的目標是他獨家販售的《翠玉之盾》與《黃金角力》兩張寶石鑲嵌圖,還有《精雕細琢》這本珠寶技能書。
翠玉之盾:胸針飾品,耐力與力量屬性各增加五點,裝備後可以提高十點閃躲等級,啟動時可以讓小隊成員的耐力提高十點,持續時間三十分鐘,冷卻時間十五秒。
黃金角力:項鍊飾品,耐力與力量屬性各增加十二點,啟動時可以讓小隊成員的力量提高十點,持續時間三十分鐘,冷卻時間三十秒。
《精雕細琢》:能降低3%-5%的失敗率,並且有一定機率出現「隨機附加屬性」。
就拿貪婪戒指來說吧!它本身具有基本屬性各加十點的功能,若方宛學了精雕細琢,再去製作它,那就有一定的機率會出現額外的屬性附加,可能是增加爆擊率、增加護甲值、增加法術傷害,或是在時間限制中,小隊全體某屬性提高一倍……
艾里克販售的鑲嵌圖跟技能書都有數量限制,全部都是限量一千份,賣完就沒了。
方宛跟艾里克磨了幾天,每天都送他一堆禮物,還免費替他跑腿送貨、幫忙他收集材料,在這樣的雙重攻勢下,艾里克的好感度終於到達親密了。
「蜂舞,妳這個精靈很不錯,我很欣賞妳……」艾里克眉開眼笑的看著她,叨叨絮絮的誇了她一番。
「我這裡有珍藏的幾樣商品,因為是妳我才拿出來的,別人我可不賣。」艾里克從貨物中取出十多樣商品,讓方宛挑選。
買下了原本的目標《翠玉之盾》、《黃金角力》與《精雕細琢》,方宛又買了戰士頭盔與盾牌給林華。
雖然是跟商人買的,但這兩樣裝備的附加屬性可不差,可以與五人困難副本的裝備媲美,就算等級升到十五級也還能使用。
並不是每個玩家都喜歡打副本、打戰場,也不是每個玩家都那麼擅長戰鬥,所以遊戲公司設計了流浪商人這個環節,讓他們販售一些高級裝備、物資給玩家。
遲疑了一下,她聯繫了隨浪漂泊,對方隔了一會才接通通話。
「我看到兩樣不錯的裝備,你要的話我幫你買。」
她把裝備屬性發了過去,隨浪漂泊立刻轉了錢給她,請方宛替他買一百套。
「……一百?」方宛挑了挑眉,怎麼這些人都有錢成這樣,隨便買一樣東西就是以「百」為單位?
「數量沒有這麼多嗎?」隨浪漂泊問道。
在《異域》裡頭,有些商品有當日販售數量限制,當天的額度要是賣完了,就必須等隔天才能買。
「我只是在考慮要不要跟你收搬運費。」方宛半開玩笑的回道。
艾里克販售的珍藏商品,只有技能書跟配方有限額,其他貨品可沒有。
隨浪漂泊笑了,「搬運酬勞只能給妳五十金幣,我很窮。」
「窮個頭,你剛才買的那堆就快要五千金幣了……萬惡的有錢人。」方宛嘀咕了幾句,她想要賺到五千金幣可是要賣一堆戒指才行呢!
「妳可以聯繫熊爸,他肯定會給妳更多酬勞。」隨浪漂泊笑道:「他們那群人可比我有錢多了。」
「我倒覺得我直接把售價提高一倍,掛在拍賣場,肯定會賺更多。」
「我建議妳把售價訂成兩倍,一倍太便宜了。」
「……你真黑。」
「我只是給妳一個誠懇的建議,現在賣場可沒有這樣的裝備。那些預計要成立公會的人,都想要推十人困難副本,搶副本首殺,但因為裝備不行,現在還沒有人成功。這裝備一放上去賣,那些有錢人肯定會砸錢買……老實說,我覺得妳把戒指賣得太便宜了,那戒指就算定價三十金幣,也肯定有一堆人搶著要。」
「三十?這只是一枚戒指耶!」
方宛的定價是依據前世的售價,配合拍賣場的情況進行斟酌,也因為這樣,她出現了思維誤區。
前世的她,是在遊戲中期才成為《異域》的玩家的,那時的《異域》正值玩家最多、市場佔有率最高、最為繁榮的時期,市面上的裝備、物資都已經趨於穩定,除了稀罕的配方、坐騎,掉落率極低的高階紫裝之外,其他物品的售價都不高。
「物以稀為貴,現在能做出貪婪戒指的只有妳。」隨浪漂泊點醒了她。
「……就算我定價提高,現在遊戲不是才剛開始?玩家身上怎麼可能有那麼多錢?」
「用錢買錢,目前的錢幣兌換率是十五比一。」隨浪漂泊說的兌換率自然是指玩家私下的交易。
「一聯邦幣買十五金幣?」方宛訝異了,這兌率跟前世的兌率差了好多!
與隨浪漂泊結束通話後,方宛又聯繫上熊爸天下,對方一口氣訂了兩百套,還額外給她三百金幣的酬謝。
熊爸果然比較有錢。她開始贊同隨浪漂泊的話了。
結束通話後,方宛開始大手筆的掃貨,除了熊爸天下與隨浪漂泊要的裝備外,她還把艾里克的每樣商品都買了五十樣──除了技能書與寶石鑲嵌圖以外。
畢竟她現在靠的就是製作飾品賺錢,要是把這些賣出去,那不就是自己砸自己的飯碗嗎?
考慮了一會,她又買了九十九本《精雕細琢》,打算日後再將這些技能書放出來拍賣,趁機賺上一筆。
其實,就算她將技能書扣下,不丟出去販售,其他商人那裡也有相關替代品,其他玩家仍然可以學到相似的技能。
唯一的差別是,那些替代品的屬性會稍差一些,沒有那麼好罷了。
不只是技能書,製作圖紙也一樣。
製作圖紙雖然有限量,但不代表沒有類似的物品存在。
這也是《異域》為了防止集團組織壟斷市場,特地做的安排。
「蜂舞、我親愛的蜂舞,妳真是我的好朋友、好客戶。」一下子賺了一大筆錢,艾里克樂得眉開眼笑。
相較於艾里克的好心情,方宛可是看著貨款總價心疼不已。
「既然我是你的好朋友,要不要考慮打個七折?」
明明交情已經到達親密,方宛買的這堆東西,這個奸商竟然只給她九折!這種隱藏商品都比一般商品還要貴上幾倍,看到這懸殊的價差,方宛覺得好揪心……
「不行、不行,我已經給妳很好、很好的折扣了,別人我可不打折!」艾里克連連搖頭。
方宛聳了聳肩,她也知道要讓他打折的機率很低,無法強求。
把商品收入背包,方宛向艾里克道別後,傳送回到翼刃族的主城。
她先把林華與隨浪漂泊的東西寄了過去,然後跑去拍賣場,把商品一一掛牌出售,定價採用隨浪漂泊的建議,訂了雙倍售價。
就像隨浪漂泊說的「物以稀為貴」,那些貨品才上架幾分鐘,立刻被一掃而空,她的帳戶餘額也跟著水漲船高,現在的她已經是擁有十三萬金幣的小富婆了!
看著帳戶上頭的數字,方宛激動的原地跳了幾下,她怎麼都沒想到,遊戲才剛開放十多天,她竟然就賺到這麼一大筆錢!
沒有多想,她立刻衝出主城,跑去森林裡找艾里克,又向他買了一批商品,這次方宛每樣都買了一百份。
重回拍賣場後,她先每樣出售五十份,定價變成三倍,她想要測試一下市場狀態,看看那些有錢玩家可以接受到什麼樣的額度。
兩分鐘後,貨品再度售完,方宛又把剩下的一半放上,定價四倍,然後又很快被買光。
「不愧是有錢人,花錢毫不手軟……」
方宛又羨慕又感嘆,走向艾里克的腳步更加快速了。
來回跑了幾趟後,方宛的帳戶存款終於邁入七位數,去掉零頭不算,她現在一共擁有一百二十三萬金幣。
而經過幾次市場衝擊後,她的情緒也從最初的激動、亢奮逐漸趨於平靜。
市場測試結果,那些有錢玩家根本就是撒錢機!
「裝備價格都漲到七倍了竟然還有人買?」
這讓習慣前世遊戲物價的方宛覺得相當詭異。
「哥,我覺得有錢人好瘋狂。」她聯繫上林華,抒發心底的感慨。
「妳是在說拍賣場對吧?現在一堆人在討論那裡的交易,還有不少人在查那個匿名賣家的身份,嘖嘖!那個傢伙肯定賺了幾十萬吧?真是令人羨慕,好想去搶劫他……」
「……哥,你還沒去開信箱對吧?」方宛額冒黑線的問。
要是林華開了信箱,看到她寄給他的裝備,他肯定能猜出那位神秘賣家是誰。
「信箱?妳有寄東西給我啊?怎麼不通知我呢?」
「系統不是會通知嗎?」方宛反問。
「我把通知關了,不然每天都被一堆訊息吵。」
林華的聲音停頓了幾秒,然後突然大叫一聲。
「妹子,妳、妳……這裝備很貴耶!」
林華在聽到拍賣場的事情時,也跑去看了一下,自然知道這兩件裝備的最後售價。
「這兩件裝備加起來要三百八十金幣,就算妳有錢,也不能這麼花啊!」
「我是跟NPC買的,兩件加起來不到五十金幣。」
「……妳就是那個神秘賣家?」林華不笨,一下子就聯想到了。
「別說出去。」方宛提醒道:「現在知道這件事情的人,只有你、漂泊跟熊爸。」
「怎麼連他們也知道啊?」林華的語氣有些吃味。
他可是她的哥哥、是自家人,結果那兩個外人竟然比他還要早知道這項消息。
「我認識的戰士就你們兩個,看到NPC在賣戰士裝備,當然就順便問一下。熊爸他好像打算成立公會,我也就順便問了。」方宛倒不覺得這有什麼。
「哥,你的鍛造跟機械工程練到多少了?」她確認的問著。
「工程三十二、鍛造六十七,這兩樣專業都好燒錢。」林華無奈的說道。
這兩樣專業技能的材料收購價都頗高,再加上他是戰士,穿的是鎧甲,不管是購買裝備或是維修裝備,支出都比其他職業貴,先前系統的獎勵還有方宛給他的錢很快就花光了。
「我打到一本《初級精鍊鍛造》的技能書,可以提高5%的成功率,還有0.5%的機率可以製作出精良品,我現在寄給你。」
除了技能書以外,方宛還轉給林華十萬金幣。
「這、這……十萬?會不會給太多了?」收到款項後,林華詫異的叫著。
「還好,我賺滿多的。」
方宛本來想多給一些,但她還有別的東西要買,也是需要一大筆錢,暫時就只能給他這些了。
「工程你要練快一點,哥布林的精準槍要是能做出來,可以賣到很好的價格。」方宛建議著。
絕大多數的戰士都會選鍛造專業,所以林華就算把鍛造衝高了,做出的裝備也不會有太多人買,除非他能打到稀罕的設計圖,做出別人沒有的東西。
機械工程學就不一樣了,因為它初期製作的東西都沒什麼用處,除非是真的對機械工程學感興趣,不然玩家很少會選這門專業,若林華能把這項專業練高,然後她再去替他找幾張稀有的結構圖,肯定能讓他大撈一筆!
※ ※ ※
存款達到百萬金幣,方宛賺錢的熱情也就稍降一些,等級更高的地圖還有更多更好的裝備,她必須快點練等,把等級跟其他人拉開一大截,這樣才能搶得先機,繼續做她的奸商。
在那之前,她必須先替自己找到好裝備才行。
她身上的裝備雖然不錯,但是過幾天,十人困難副本有人開拓出來後,她的裝備就跟不上了。
艾里克雖然也有販售一件法袍,可是那是屬於法師的裝備,不適合術士。
她心底早就鎖定一套想要的裝備──暗影套裝。
「暗影套裝」一共三件,暗影法袍、暗影兜帽、暗影護腿(長褲),這三件的屬性加值相當優秀,足以媲美二十五人困難副本的裝備,但玩家等級需要達到十五級才能穿上它。
前世的方宛穿著暗影套裝直到二十級,算是相當優質、耐穿的套裝,就她目前的等級與情況而言,這無疑是最適合的裝備。
暗影套裝分散於三塊領地的裁縫師手裡,沒辦法購買,只能解隱藏任務取得。
方宛回想了一下需要的任務物品,每一樣都在拍賣場收購了兩百組。
翼刃族主城這裡就是其中一名裁縫師的所在地,她跑到裁縫店裡,接了她給的日常任務──「收集十組白蜘蛛絲」。
接了任務後,方宛立刻把蜘蛛絲交給對方。
「蜂舞,妳的動作真快!」裁縫師面露詫異,「我真是很缺這些蜘蛛絲,如果可以,妳能再幫我收集十組嗎?」
「好。」
接了任務,方宛又給了她十組。
「哇喔!蜂舞,我不得不再說一次,妳的動作真快!有妳幫忙真是太好了。」裁縫師眨了眨眼,再度提出同樣的要求。
就這麼來回幾次後,裁縫師最後提出要方宛給她一百組,方宛把剩餘的數量交出,裁縫師開心的把蜘蛛絲收走。
「蜂舞,白蜘蛛絲已經夠了,但我現在缺毛皮,不曉得妳能不能收集十組紅狼皮給我?」
「好。」
方宛再一次給出材料,當她陸續給完兩百組後,縫紉師又向她討水元素精華、厚毛皮以及虎眼石。
「蜂舞,妳真是太棒了!妳幫我解決好大的麻煩,太感謝妳了!」裁縫師開心的拿出一個禮物盒,「為了感謝妳,這份禮物就送給妳吧!」
方宛拒絕了禮物,轉而向她提出製作法袍的要求。
「這……」裁縫師猶豫了一會,最後點頭答應,「這是我的家傳密技,要不是看在妳幫我那麼多忙的份上,我不可能答應這樣要求……」
隨後裁縫師又要方宛去找幾樣材料給她,聽到材料要求,方宛跑去拍賣場採購,而後把那堆材料交給裁縫師。
幾分鐘過後,方宛就穿上了新法袍。
暗影法袍:護甲值六十點,智力加十二、耐力加十、精神加五,裝備後綁定。
這樣的數值看起來不多,但這卻是現階段最好的裝備,更何況,等她湊齊整套時,還會有套裝加成呢!
解決完一個任務,方宛才想去平台搭飛騎離開時,林華傳了通訊過來。
「妹子,妳能不能再買一件『智慧法袍』?我朋友想買,就是上次妳見過的鬼才。」
聽到是鬼才要的,方宛自然不會拒絕。
當她抵達艾里克面前時,熊爸天下與隨浪漂泊也傳了通話過來,兩人都猜出拍賣場的神秘賣家是她;隨浪漂泊向她訂了每樣一百套──以原價計算,另外還匯給她兩千聯邦幣作為酬勞,而熊爸天下則是出五千聯邦幣,向她購買NPC的位置。
這兩筆交易,方宛自然都答應了。
結束通話,方宛繼續向艾里克掃貨,結帳時,艾里克的神情顯得有些不一樣。
「……基於妳是我第一個認識的好朋友,又跟我買了這麼多商品,我就大方一點,以後給妳打八五折。」
粗略一算,加上幫隨浪漂泊與熊爸天下他們代買的,方宛在艾里克身上花了五十多萬金幣。
花了這麼多錢,竟然只打八五折,真小氣……
方宛在心裡嘀咕,但面上還是笑嘻嘻的道謝。
《異域》的NPC可是相當人性化,要是惹得他們一個不高興,先前的好感度很容易被瞬間清空,甚至降到負值,她可不想冒這種險。
「為了紀念我們的友誼,我送妳一份禮物。」艾里克在背包裡掏掏摸摸,拿出一枚方形綠水晶胸針。
沒想到艾里克還會送人東西,這讓方宛很訝異也很好奇,把胸針接過手一瞧,物品名稱與屬性讓她的心臟跳快幾拍。
經驗胸針:拾取綁定,啟用時,獲取的經驗值增加一倍,時間限制兩小時,一天只能使用一次。
經驗值加倍!
方宛拿著胸針的手都在發抖了,對她現在這個卡等階段來說,這無疑是最棒的禮物!
除此之外,方宛還注意到它的數量顯示是「100」,這表示整個伺服器就只有一百枚這樣的經驗胸針,是相當珍貴的限量品啊!
直到搭乘飛騎離開翼刃族主城,方宛都還在樂暈暈的傻笑。
摸寶運氣差有什麼關係?任務物品總是收集得很慢有什麼關係?珠寶製作的失敗率高有什麼關係?
能拿到這個經驗胸針,方宛覺得她是全世界最幸運的人!
直到炎無雙向她傳來通訊,方宛才從傻樂的狀態脫離。
「小舞,謝謝妳送我的技能書跟戒指,我好喜歡!謝謝!不好意思喔,我把信箱設置成不通知,這幾天又一直忙著打副本,根本沒去開信箱,剛剛才看到妳送我的東西,謝謝!妳真是大好人!」
一聯繫上方宛,炎無雙就劈哩啪啦的說了一通,語氣相當歡快。
「我妹妹跟我說,妳從怪物手中救了她,還為她指路,我把戒指給了她一個,另外幾個送給朋友,他們看到我有貪婪戒指都嚇了一跳,還問我怎麼有這麼多錢買,我就說是朋友送的,他們都很羨慕,哈哈……」
「對了,妳現在練到幾級了啊?打過副本了嗎?我跟朋友打過『紅巾海盜』跟『墮落精靈』的普通副本,現在在挑戰墮落精靈的困難副本。」
「十人?」
「怎麼可能是十人?當然是五人困難啊!十人聽說很難推,我們打算等練熟了五人困難再去。」
聽到炎無雙與朋友這種穩健的做法,方宛唇角勾起一抹笑。
「要是十人缺DD,可以叫我。」
「咦?妳打過五人困難了嗎?」
「嗯,打過。」
「那太好了!我要帶泡泡打副本,她沒打過,現在才要找人組隊,妳要不要過來?」
「好。」
加入炎無雙的小隊後,方宛隨即被拉到副本門口。
「姊姊,我們又見面了!」
一見到她,泡泡藍就撲上來抱住她的大腿,笑容相當燦爛甜美。
「乖~~」方宛笑著摸摸她的頭髮。
方宛是獨生女,一直都很想要有一個妹妹,泡泡藍正好符合她心底的妹妹形象──乖巧、懂事而且聽話。
對於這樣的女孩,她向來很有好感。
「我朋友說他們快打完了,十分鐘後可以跟我們組隊。」結束與朋友的通話後,炎無雙回頭對她說道。
「好。」
在等待的時間裡,方宛跟這對姊妹窩在角落聊天,但炎無雙的容貌實在是太引人注目了,男玩家總是不斷跑來找她攀談,還有人說要帶她刷副本。
對於那些人,炎無雙總是冷著臉拒絕了。
「辛苦了。」方宛同情的看著她。
容貌還是中等姿色最好,長得太漂亮可是會招來一堆麻煩啊……
「他們兩個怎麼還沒打完啊?都過二十分鐘了!」炎無雙不滿的嘮叨。
就在這時,她的話音一頓,幾秒後,隊伍名單上多了兩個名字。
「澤爾是翼刃族戰士,特務A是人族牧師。」炎無雙簡單的介紹著。
用集合圖騰把兩人拉過來後,一行人隨即往副本門口走去。
才走幾步,炎無雙就被人攔住了,對方是剛才搭訕失敗的黑森哥。
「無雙美女,妳等的就是他們啊?」黑森哥輕蔑的掃了兩個男生一眼,「嘖嘖!不過才十一級,身上還有兩件白裝沒換掉,我身上可全是綠裝,來我的隊伍吧!我們要去打十人副本,十人副本的裝備更好!」
「你們要打十人困難?」炎無雙面露訝異。
方宛也好奇地察看對方的裝備與狀態,等級不怎麼樣但裝備不錯──因為對方身上穿的裝備,是她從艾里克那裡批貨轉賣的。
如果對方的隊伍有很好的團隊默契,操控技術與走位也不錯,又熟悉副本裡的陷阱佈置,那的確是有可能通過十人困難。
要是上述的情況缺了一項……想要通過副本可就相當艱難了。
「我打算先打普通的練練手,之後再打十人困難。」
能夠引起美女的關注,黑森哥顯得很得意,下巴抬得老高,語氣也顯得相當高傲。
聽到只是普通副本,炎無雙不以為然的挑眉。
十人普通並不難,就只是怪物數量多了一點,走位、打法都還是跟五人普通一樣,熟悉五人普通,打十人也是相當簡單。但十人困難不同,它除了怪物的血量與數量提升,走位與陷阱佈置也會有變化,精英怪與王怪也會出現新技能,難度可是五人困難的兩倍。
「不過是普通,有什麼了不起?我們早就打過了!」泡泡藍撇了撇嘴,不客氣的潑了對方一桶冷水。
「無雙,走吧!」方宛開口催促。
先前已經花了二十幾分等人,她可不想再把時間浪費在這個人身上。
然而,他們想走,對方卻不肯放人,執意與炎無雙糾纏,還讓同隊的成員把方宛等人包圍起來,大有「妳不加入我的隊伍,就別想進副本」的意思。
炎無雙眉頭緊蹙,臉色相當難看,她最厭惡的就是這種糾纏不清的無賴!
就在她氣得火氣上竄,準備出手砍人時,澤爾與方宛先她一步出手了。
澤爾抓著大刀砍倒了黑森哥,方宛追加一記血獠尖刺,再加上綠妖的兩枚闇影彈,黑森哥的血量直接見底,變成屍體倒臥在地。
《異域》裡頭,玩家一旦死亡,就會變成靈魂與屍體分離的狀態,屍體會留在死亡的地點,而靈魂會飛到附近的墳場。
這時的玩家可以有兩種選擇,一種是直接在墓園讓靈魂祭司復活,這種復活方式需要付復活費用,而且身上的裝備耐久度會下降25%,玩家還會有十分鐘的虛弱狀態,所有能力值都只剩三成。
另一種方式是玩家以靈魂狀態,自己跑回屍體旁邊復活,玩家俗稱「撿屍」,這種復活方式只會扣掉一些裝備耐久度。
才一眨眼,黑森哥就被瞬間秒殺,這情況讓他的手下與圍觀群眾全都愣住,現場一陣寂靜。
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塵,方宛望著擋住入口的人,目光冷凝。
「讓開。」聲音不怒而威,透出霜雪似的寒意。
擋住路口的幾人連忙退開,中間空出一條通道,完全沒人敢攔阻。
分類:娛樂

輕小說作者。喜歡輕鬆、歡快的故事和天馬行空的幻想。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