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蜂舞01 第七章 遇見菜鳥

恭喜玩家「望江湖」成為第一位單獨通過副本的玩家,副本名稱「紅巾海盜」,難度「普通」,獎勵一百金幣,人族領地聲望加三百點。
方宛回覆精靈副本的任務後,就見到天空出現這項訊息。
聽到這熟悉的名字,方宛對他能通過副本完全不訝異,在前世這位望江湖也是高手榜上的名人,還創建了一個叫做「俠客行」的大型公會,很多成就榜都有這個公會的紀錄。
想到這裡,方宛突然記起一件事,她連忙打開玩家面板,把「參與排名」的選項勾選了「否」。
這個選項是讓玩家參與各個排行榜的排名,系統設定都是默認參加,得要玩家自己選擇否決,玩家的名字才會從排行榜上消失。
選擇完畢後,她打開了「等級排行榜」,排名第一的精靈術士已經消失,排名第二的隨浪漂泊隨之上位,成了第一名,他現在的等級是十四級。
方宛順著排行榜往下瞧,中間隔了幾個隱藏姓名的玩家,以及沒有印象的陌生玩家,而後,方宛見到林華名列第九,望江湖位居十三、逍遙少爺名列二十七、熊爸天下是三十一……
等級排行榜只能作為參考依據,並不代表所有玩家的狀況,方宛覺得除了她以外,肯定還有不少高手沒有讓自己的名字上榜。
上榜有好處也有壞處,上榜的玩家很容易獲得關注,等到公會系統開放後,榜上的人肯定都會是強力招攬的對象,要是遇到好公會也就算了,就怕有些行徑比較惡劣的公會,在利誘之外還會用威脅手段強迫入會。
方宛在前世雖然算是高手,但因為有林華與他的朋友當她的靠山,所以她沒遇過這類情況,可是沒遇過不代表沒有,光她聽說過的情況就有十幾件,還有人被鬧到乾脆刪角色不玩了。
網路遊戲其實就等同於社會的縮影,也因為是虛擬遊戲,除非特地進行網路搜索,不然也不會知道對方在現實生活中的情況,一些性格惡劣的人也因為沒了管束,行為也就更加橫行霸道了。
在實力足以自保以前,她可不想惹來這些傢伙的注意。
緊接著,方宛繼續進行術士的考驗任務,她只差二十個「靈魂精華」就完工了。
等物品收齊以後,她要回到烏諾奇導師那邊,在對方的地下室進行最後環節──召喚幽冥惡魔。
幽冥惡魔召喚出來後,把牠打到半殘,對牠使用契約物品,再把契約印記烙印在牠身上,就能收牠當魔寵了。
靈魂精華要去「亡靈荒墓」或「灰影沼澤」打亡靈,兩邊都有一定的機率掉落。
方宛想了想,決定去位於地精領地的「灰影沼澤」,那附近有一個初級副本,等任務物品收集完成後,她打算去副本裡頭逛逛。
她的目的並不是為了拿下單刷地精副本的成就,而是為了副本裡的一張藥劑配方。
藥劑配方的名字叫做「絕緣藥劑」,可以豁免電擊傷害,持續時間一小時。
這個藥劑關係到「黑石深淵」的副本,那裡頭的怪物身上都是帶電的,被怪物打到時,除了一般的物理傷害之外,還會有一個持續十秒的「導電」負屬性,這十秒裡,玩家行動會變得遲緩,血量也會持續下降,還會有暈眩三秒的狀況。
精英怪跟王怪的電流更強,若沒有這瓶藥劑,玩家只要被電個兩三下就燒焦了,想要打下這個副本,就必須要準備幾組「絕緣藥劑」,隔絕這些電流。
方宛不僅開寶的手氣不好,就連撿拾任務物品的運氣也很差,她打了一百多隻亡靈,卻只拿到七顆靈魂精華,這情況還真是讓她很想哭。
「算了,反正這裡也沒有玩家搶怪,就慢慢刷吧!」方宛這麼自我安慰著。
灰影沼澤離主城有一段距離,怪物等級是十四到十八級,區域邊緣的怪物等級低,越往內深入等級越高,方宛要刷的亡靈就是位於邊緣處。
現在那些玩家不是忙著解任務就是忙著打副本,除非是迷路誤跑,不然不會來到這麼遠的地方,所以她可以安心的放慢速度打怪,不用擔心有人搶怪。
又跟亡靈磨了兩個多小時,方宛這才把任務要的數量收集完成。
「累死了。」
她退出灰影沼澤,找了一處偏僻角落坐下休息。
在她啃完兩隻烤雞翅、喝完一袋泉水後,一個清脆帶點稚嫩的求救聲從遠方傳來。
「救命!救命啊!」
尋聲望去,方宛見到一名地精法師從遠處跑來,她身後追著一群跟她差不多高的紅蠍子。
「救命!那位精靈姊姊,拜託救救我!」
嘴上雖然是這麼喊,可是地精法師並沒有朝她跑來,依舊筆直的往前竄逃。
「過來!」方宛朝她喊了一聲,人也跟著追了過去。
聽到方宛的叫喚,那名地精法師這才轉了個彎,朝她的方向直奔,在雙方距離差不多時,方宛讓綠妖朝怪物丟闇影彈,自己也把詛咒朝紅蠍子扔了一輪。
紅蠍子的仇恨值立刻被方宛引了過來,牠們不再追著地精法師,而是掉頭攻擊方宛與綠妖。
好不容易能停下腳步、喘口氣的地精法師,下一秒就被方宛華麗的施法與風箏技術吸引了。
「好、好厲害!這就是姊姊說的高手嗎?」地精法師眨著藍色雙眼,紅嘟嘟的小嘴微張。
幾分鐘後,紅蠍子群就被方宛殺光了。
「精靈姊姊,妳好厲害!這些蠍子等級很高呢!妳竟然一下子就殺死牠們了。」地精法師雙手交握在胸前,湛藍的大眼泛出崇拜光芒。
紅蠍子的等級與地精法師相等,都是十一級,但法師沒有寵物幫忙,而且法師的法術又很耗費魔力,對付一兩隻紅蠍子沒問題,但要對付一群,那問題可就很大了!
「姊姊,我叫做泡泡藍,妳叫什麼名字啊?」地精法師眨著水汪汪的眼睛,藍髮紮成兩束垂在胸前,看起來就像一個精緻、可愛的小娃娃。
「我叫蜂舞。剛才妳怎麼不朝我跑來?」方宛好奇的問。
回想剛才的經過,她越想越覺得奇怪,一般向人求救的人,都會自動跑向對方,可是泡泡藍卻完全沒有這樣的動作,要不是方宛叫她過來,她恐怕還會筆直的跑下去吧?
「我姊姊說,隨便把怪物引到別人身邊,這是很不好的行為!」泡泡藍一臉認真的解釋道。
聽到對方這麼遵守規矩,方宛對她的好感頓時上升不少。
有些玩家一遇到危險,就會想辦法把怪物引到別人那裡,利用其他人甩開危險,這種自私的行為相當令人討厭,方宛前世就遇過不少這種情況,死得相當冤枉。
「啊!我知道妳是誰了!妳是幫我姊姊抓寵物的人!」泡泡藍突然指著方宛大叫。
說到抓寵物,方宛也只想到一個人了。
「妳是炎無雙的妹妹?」她確認的問。
「是啊!姊姊本來叫我跟她一起玩精靈,可是我聽說精靈都住在高高的樹屋裡,接任務、回任務都要跑到樹屋上面,我怕高,所以就沒有選精靈了。」
……因為怕高,所以選了最矮的地精?方宛看著高度只到她大腿的泡泡藍,有些無言了。
「我是過來這邊打蜘蛛絲的,可是我在這裡繞了好久,都沒看到白蜘蛛,請問妳知道蜘蛛在哪裡嗎?」
「妳走反了。」方宛這下終於知道她為什麼會來這裡了,「出主城後右轉才會到白蜘蛛區,這裡是主城的左邊。」
「咦咦?怎麼這樣!那我不就白跑了……」泡泡藍垮下臉來,粉唇微嘟,圓潤白嫩的臉頰讓人很想掐上一把。
「傳送回城吧!」方宛也只能這麼建議。
「好,謝謝妳。請問我可以加妳好友嗎?」泡泡藍相當有禮貌的詢問。
「當然可以。」
兩人互加好友後,泡泡藍拿出門卡傳送回城,而方宛則是跑到副本門口以後,這才原地下線,準備找食物填飽肚子。
等她吃過午餐再度上線時,她收到系統的通知,掛在拍賣場的物品已經全都賣出,定價偏高的貪婪戒指也是一掃而空。
零零碎碎的物品加總起來,省去那些瑣碎零頭,她賺了將近一千八百金幣。
看著第一筆自己賺入的錢,方宛開心的咧嘴傻笑,系統給的獎勵雖然豐厚,但那再怎麼樣都比不上自己親手勞動的收穫。
收了錢之後,她又看了一下購買材料的掛牌,她要的那些任務材料每一樣都收了兩百多組,才剛賺進的錢又嘩啦啦的流出去一半。
想了想,方宛決定停止任務材料的收購。
她的這項決定讓不少想要賣材料的玩家大為扼腕,恨自己的動作怎麼不快一點,沒能賺到這筆錢。
但他們並沒有鬱悶太久,因為方宛又掛上新的收購牌了。
這一次她收購的東西是貪婪戒指與其他賣得比較好的飾品材料,牌子掛上不久,馬上就有人把材料寄過來了。
方宛用的是自動交易機制,只要賣家把物品寄過來,系統就會從她的遊戲帳戶扣款支付。
忙完這一切,方宛才剛踏入地精副本,熊爸天下就向她發來通話請求。
「熊爸,什麼事?」方宛一邊指揮綠妖開怪,一邊與熊爸天下通話。
「妳寄來的戒指我收到了,謝謝,不過材料可能要過段時間才能給妳,妳手邊還有戒指嗎?」熊爸天下問著。
「沒了,都賣掉了。」
「我想跟妳買一百枚戒指,就依照妳在拍賣場的定價,一枚戒指十二金幣。」熊爸天下直截了當的說道。
「我們是朋友,我也不賺你的錢,製作材料你去收,我只跟你收製作費一百金幣,如何?」
不是方宛過於慷慨,若換成其他人,她才不會給這麼優渥的條件,熊爸天下是「鐵甲戰團」公會的人,等他們的公會成立,肯定會有各項物資需求,她這也算是放長線釣大魚。
再說,熊爸天下的個性也不錯,算是可以結交的朋友,放棄一點利益得到一份友情,這絕對是最值得的交易!
方宛的提議熊爸天下同意了,而且還把戒指數量增加到兩百枚。
雖然他不怎麼缺錢,但一千兩百金幣與一百金幣可是天壤之別,現在公會還沒建立,往後需要用錢的地方肯定更多,現階段還是節省一點比較好。
「對了,你材料要多收一點,這個戒指的失敗率很高,大約16、17%……」
方宛刻意把失敗率說高,畢竟這種機率問題真的很考驗運氣,而她的運氣總是不怎麼好。
「好,我知道了。」
熊爸天下才剛結束通話,方宛又收到「西門陌刀」的通話請求,他是方宛早上加入好友名單的金主。
對方簡單問候幾句後,又說了自己將會開一個公會,想邀請方宛加入,在她婉拒後,他又把話題引到貪婪戒指上。
「我在拍賣場買了一枚妳製作的戒指,想問妳手邊還有沒有?」
玩家製作的物品都會顯示製作者的名字,西門陌刀會找上方宛買戒指也很正常。
西門陌刀一次就要買三百枚戒指,面對這樣的大客戶,方宛自然也給出了八五折的折扣價。
談妥後,方宛讓系統發了一張合約過去,簽了合約,要是其中一方不履行合約內容,系統也會強制執行,這對買賣雙方都是一個保障。
在西門陌刀之後,方宛又陸續接到幾名金主的通話要求,他們都是想跟她買戒指,有客戶上門,她自然不會拒絕,與對方一一簽下契約。
除了方宛選擇的那些金主以外,也有不少人留言到她的信箱,表明同樣的購買意願,還有人出錢向她買「貪婪戒指」的情報,因為他們在專業導師那邊並沒看到這張鑲嵌圖。
學寶石鑲嵌的玩家不少,專業技能衝到方宛這個數值的人,背後大多都有團體勢力支持,等到公會系統開放後,他們就是專門替公會製作物品的玩家,而公會則是到處搜刮鑲嵌圖與材料給他們。
方宛沒有加入公會的打算,前世的她待過幾個公會,不管是中型或是大型公會,內部總有這樣那樣的一堆問題,要不就是人際關係複雜,小團體眾多,同個公會還互相排擠……
待公會太累了,新的副本要跟去拓荒,公會有活動就要積極參加,專業技能學得好的人還要免費貢獻物品給公會。
要是幾次沒有參與公會組織的活動,就會被指責不合群、沒有團隊精神,有些還會說要懲罰玩家,把玩家踢出公會。
拓荒團通常都要慢慢琢磨、研究很久,死個幾十次算正常。
要是團隊配合得好,那也就算了,方宛就曾經遇過技術不夠、指揮方針錯誤又聽不進別人建議的團長,團員們在那位團長的帶領下一再滅團,裝備都損壞得不堪使用了,那位團長還罵團員配合不好、輸出數值太差,說他們沒有認真打,完全沒有反省自己的指揮不當,令人相當厭惡……
當然,加入公會也不是完全都是壞事,遇到成員友善而且凝聚力強的公會,那絕對會是人生中最美好的回憶!
再者,系統會依照公會等級給予會員福利,像是增加積分或經驗值什麼的,等級越高的公會福利越好,除此之外,公會本身也會有自己的福利制度,有些大公會還會直接給現金當獎勵。方宛聽過有幾間大公會會發薪水給核心成員,完全把公會當成公司在經營。
因為忙著處理那些交易,方宛打怪打得很慢,兩小時才清完第一區,打趴一隻精英怪。
精英怪沒有給裝備、沒有藥水,卻有兩金幣十七銀幣五銅幣與一張藥劑配方。
「不會吧!竟然第一趟就讓我打到了?」
看著《絕緣藥劑》的配方,她激動得手都發顫了。
《絕緣藥劑》配方的掉落率有5%,不算難打,但也不是那麼輕易就能到手。
方宛想到自己的糟糕手氣,原本都已經做好「在這裡打十趟,要是沒有掉落藥劑配方,就先去完成《召喚幽冥惡魔》任務」的想法了,沒想到竟然第一趟就讓她把東西拿到手,這令她激動不已。
笑呵呵的收起藥劑配方,方宛接著往下一區走去。
掃完第二區與精英怪之後,怪物同樣沒有給裝備,而是給了方宛一張工程學結構圖──《哥布林精準槍》,這是獵人的專屬武器,打出來的傷害值比弓箭高,但是速度比射箭慢一些,這張結構圖的掉落機率是2%,算是還滿難拿到的東西。
方宛覺得她的運氣好像突然逆轉了,比起裝備,能夠得到這兩張配方讓她更加滿意。
只可惜這個副本沒有寶石鑲嵌圖,要不然方宛一定向上天祈求,拜託神明讓王怪爆出鑲嵌圖。
會掉寶石鑲嵌圖的地方,除了獸族的副本以外,人族領地的副本也有一張,而翼刃族的副本則有兩張。
方宛決定,等她解決《召喚幽冥惡魔》的任務,就找人跟她一起去刷這兩個副本,雖然她可以一個人單刷,但這樣的速度太慢了,而且一個人在副本裡逛也挺無聊的,找人一起打怪、一起聊天總是比較愉快。
玩網路遊戲就是要跟人互動嘛!總是一個人玩,那還不如去玩單機遊戲。
最後的王怪,方宛不到二十分鐘就推倒了,系統的通告聲也跟著響起,與精靈領地一樣,她拿到了單人通過副本的首殺。
王怪爆出兩本技能書,一本是《初級精鍊鍛造》,另一本是《強化急救術》。
有了兩趟副本的單刷首殺獎勵,方宛的等級終於跳成十六級了。
沒有多加耽擱,她立刻傳送回城,跑去向烏諾奇導師把現有的詛咒與法術進階了,又學了「灼燒」、「影遁」與「冰魄箭」三樣新技能。
灼燒也是詛咒的一種,跟錐刺與毀滅一樣,都是屬於有時間週期的法術,每五秒會對目標造成八點傷害,持續時間一分鐘。
影遁是讓術士逃跑的技能,是以犧牲一定比例的魔力與血量,讓自己變成影子般的狀態,貼著地面逃跑。
冰魄箭跟血獠尖刺一樣,都是攻擊性技能。
學完新技能後,方宛把《召喚幽冥惡魔》任務的需求物品交給烏諾奇導師,讓他佈置召喚法陣,召喚出幽冥惡魔。
雖然幽冥惡魔的體格與外觀大同小異,但為了不讓玩家覺得單調乏味,《異域》做了一些細節上的調整。
就膚色而言,幽冥惡魔的膚色與毛色有黑色、藍色、紅色、綠色與紫色;有些幽冥惡魔的頭上有角,有些沒有;腳蹄顏色也有黑色、土色、白色、赤銅色等變化。
而被烏諾奇導師召喚出來,即將變成方宛第二隻魔寵的惡魔,是一隻赤色皮膚,頭部有雙角,上半身半裸,穿著簡陋的胸甲,腰部束著金屬腰帶,下半身是毛茸茸的獸形,以及惡魔特有的反關節,腳蹄的顏色與膚色、毛色相同,都是紅色調,顏色相當純粹。
就算前面的任務讓方宛跑得團團轉,收集任務物品又搞得快累死,但畢竟這是考驗任務,《異域》也不會在最後一個環節刁難玩家。(刁難的都設置在前面了)
幽冥惡魔就是防禦高了一些、血量多了一點,磨久了也就能殺死了。
術士的綠妖是法系魔寵,皮薄血少,用的是遠距離法術攻擊;幽冥惡魔正好相反,牠是近戰系魔寵,皮厚血多、防禦高,用的是物理攻擊,就跟戰士一樣。
「如果妳足夠謹慎,腦子裡還有點東西,而不是無用的廢物,妳就該知道,即使將惡魔馴服,也不等於獲得牠的忠誠。」
在幽冥惡魔被方宛擊敗時,烏諾奇導師語氣冷漠的說道。
「名字是具有力量的契約,以名字禁錮牠,牠才會真正臣服於妳,供妳驅使。」
烏諾奇導師說了這麼一長串,簡化過後,就是「替魔寵命名」的意思。
「二呆。」她想也不想的說出這個名字。
這是她前世給幽冥惡魔取的名字。「二」是因為牠是她的第二隻魔寵,「呆」是因為牠雖然是惡魔,外表兇猛威武,但不知道為什麼,方宛總覺得牠的表情憨憨傻傻,看起來有點呆。
當方宛命名後,魔法陣發出耀眼紅光,包裹住倒臥在地的幽冥惡魔。
等到光芒散去後,變成魔寵的幽冥惡魔,恭敬地半跪在方宛面前,赤色皮膚上出現特殊的魔法印記,那是禁錮牠的烙印。
完成《召喚幽冥惡魔》的任務後,方宛取出虛無長褲的材料,請烏諾奇製作。
「好了,妳可以走了。」將虛無長褲遞給方宛,性格冷淡的烏諾奇導師立刻開口趕人。
「謝謝導師!要是沒有您的幫助,我肯定沒辦法擁有這麼厲害的魔寵。」方宛笑嘻嘻的拍馬屁。
烏諾奇導師不以為然的輕哼一聲,「要是連這麼簡單的事情都辦不到,妳乾脆改行當牧師,別在這裡浪費我的時間。」
烏諾奇的冷言冷語,方宛完全不在意,這位導師的性格原本就是這樣,性格淡漠冷硬,話語中總是會透著點嘲諷,讓人聽了不怎麼舒服。
再加上他雖然是精靈,外表卻不怎麼樣──臉色蒼白、雙頰凹陷,及背的灰色長頭隨便綁成一束,深灰色眼瞳凌厲的嚇人,嘴唇總是緊抿著,一副被人欠了好幾千萬一樣。
不討喜的性格加上不怎麼樣的相貌,再加上他的住處偏僻,前來他這裡學習的玩家自然而然就減少了。
反正只是學習技能,其他術士那裡也能學,又何必來烏諾奇這裡碰釘子?
也因為這樣,其他術士導師的住處總是人滿為患,就只有烏諾奇這裡的玩家最少、最冷清。
包括烏諾奇在內,精靈主城一共有四位術士導師,另外三位是兩女一男,衣著外貌全都比烏諾奇好看許多。
前世的方宛之所以在這裡學習,一方面是因為這裡的玩家很少,她不需要因為玩家太多而耽擱時間,第二是因為,她覺得烏諾奇的性格很有趣,諷刺人的台詞很好玩,將這裡當成消遣舒壓的地方。
後來接觸久了,她才發現,烏諾奇其實是一個面惡心善、刀子嘴豆腐心的人。
當然,他的面惡心善只限定於他認定的自己人,換成其他不熟悉的人,他就是面惡心狠、冷酷無情了。
要是能得到他的認同,他會在教導技能或是發布任務時,私下給予一些幫助,像是提供藥劑、裝備或是情報之類。
「親愛的導師,我前幾天亂逛,發現一間叫做『甜點天堂』的店,這間店的點心很好吃,我買了他們新推出的漂浮冰淇淋,您有空可以嚐嚐……」
方宛拿出一個包裝精美的禮盒,笑盈盈的遞上前。
甜點天堂是設置於主城內的「隱藏式商店」,只有在每個月的特定幾日才會出現,而且出現的地點都會變換,不會待在同一個定點。
商店裡頭販售的物品有:食物、飲料、點心以及各種特殊食譜。
方宛當然是衝著食譜去的,不過點心也是她特地買給烏諾奇的,從前世的相處中,方宛得知烏諾奇雖然不喜歡吃甜點,卻很喜歡冰淇淋,各種口味的冰淇淋他都喜歡。
「……」烏諾奇盯著禮盒看了一會,最後還是收下了。「有時間逛商店,還不如努力提升自己!」
「是、是,我這就去打怪練等,不吵您了。」
方宛笑嘻嘻的揮手告別,離開了烏諾奇的住處。
儘管多了二呆這隻魔寵,方宛依舊召喚出綠妖隨身,並沒有讓牠現身。
《異域》官網上的職業簡介有提到,術士在十五級會有一隻新的魔寵,上頭還介紹了魔寵的外型,若她讓二呆跟著,那無疑是昭告天下,她已經十五級了,這可不符合她的低調原則。
走到角落處,方宛叫出了天賦面板。
天賦面板是以書籍的形式呈現,分成兩個大區塊,一個顯示著術士的技能,另一個則是魔寵的技能。
同類型的技能或是具有關聯性的技能會被放置在同一個頁面,舉例來說「錐刺詛咒」與「毒蝕詛咒」都屬於詛咒性法術,兩者便被放在同一頁;而「血獠尖刺」是另一種法術,所以被放在另一頁。
依據不同的配點方式,往後的發展也不同,可以說,天賦配點等於玩家的未來,雖然天賦點錯了可以花錢洗掉重來,但洗天賦的要價相當昂貴,還是要謹慎行事。
方宛現在一共有十六點天賦點數,她把十點天賦點數用在強化錐刺與毒蝕詛咒上,讓這兩種法術的傷害提高,剩餘的六點平均加在「協調」與「暴虐」。
協調三級:有一半的機率將15%的法術傷害轉而治療魔寵。
暴虐三級:幽冥惡魔的力量、防禦與吞噬幽影的效果提高15至16%。
她原本想把點數全用在詛咒技能上頭,但又考量到往後要去的地圖等級較高,若不給二呆一些屬性加成,怕牠的傷害力不夠、吸不住怪物,如此一來,打怪的速度就會拖慢了。
「點數地獄啊……」
看著一堆想加卻又沒點數能加的欄位,方宛只能這麼感嘆。
完成點數分配,方宛走到信箱處,將工程結構圖寄給林華,而後在拍賣場上掛牌,收購絕緣藥劑的材料。
她打開好友名單,看了一下人間失格的位置,他現在正待在「紅巾海盜」副本地區。
之所以說「地區」,是因為他的位置顯示是「邊陲荒野」,而不是「紅巾海盜」,玩家進入副本後,名字後方會直接顯示副本的名字,而不是地區名稱。
想了想,方宛朝他送出了通話請求。
「你在忙嗎?」
「呃、沒有……我本來想跟人組隊進副本,不過隊伍不好找,就在這邊挖材料。」
方宛叫出組隊面板,查看待在紅巾海盜那個區域的玩家等級,發現大多數的人都已經升上十一、二級,而人間失格卻還停留在十級。
「我帶你打吧!你先去找人組隊,用集合圖騰把我拉過去。」
方宛已經坐了一天的飛騎,她不想再浪費時間在飛行上了。
用集合圖騰拉人需要兩個人進行,要在一堆玩家裡頭找人幫忙很簡單,人間失格很快就找到好心人協助,把方宛拉到紅巾海盜的副本門口。
「謝謝。」方宛向幫忙的玩家道謝,等他自動退隊,但那人卻沒有離開。
「你們要打副本嗎?我可以跟你們一起嗎?」一笑悠然問道。
方宛看了一下他的狀態──十二級的人族戰士。
打副本最主要的兩個職業就是戰士與牧師,通常只要這兩個找到了,剩下的輸出職業也就不成問題,所以這兩個職業可說是最缺、最多隊伍爭搶的。
這就讓方宛不明白了,為什麼這個一笑悠然會想要跟他們組隊,十二級戰士可是搶手貨,絕對不缺隊伍。
「欸,別這樣盯著我看啊!我會有壓力。」一笑悠然尷尬的抓了抓臉,「我朋友她玩牧師,但她是新手,以前從沒玩過遊戲,治療技術還需要再練練……」
「加她吧!」聽到這裡,方宛也就差不多明白了。
一個沒有經驗的牧師可能導致滅團,也因為這樣,團隊都不喜歡找菜鳥入隊。
「咦?真的嗎?」
一笑悠然沒想到方宛會答應得這麼爽快,之前他問過幾個隊伍,對方聽完他這麼說,全部都拒絕了。
人間失格把一笑悠然的朋友「小鳥不依人」加入隊伍後,又將隊長一職轉給方宛。
「走吧!」方宛朝副本門口走去。
「咦?不是說要五個人嗎?還缺一個人呢!」小鳥不依人納悶的問。
「不一定要組滿,可以打就行了。」方宛頭也不回的解釋道。
小鳥不依人似懂非懂的應了一聲,走沒幾步又叫了。
「咦?蜂舞,我怎麼沒辦法看妳的狀態?」
「我用了隱藏。」
「為什麼要隱藏?」
「……」這要她怎麼回答?「只是習慣。」
「蜂舞很厲害嗎?」進入副本後,小鳥不依人又問了。
「還好。」
一笑悠然坦怪的能力不錯,全部的怪物都被他吸住了,沒有漏網之魚跑來騷擾其他隊員。
方宛站在後方觀察著他的動作,並指揮綠妖協助攻擊。
「蜂舞,我該替誰加血?」
這還要問嗎?
「誰的血少了就幫那個人加。」
「那要是都沒有人少血呢?我要做什麼?」
「……站在後面觀察隊友狀態。」
「要觀察什麼?」
「血量。」
「喔,好。」
因為有一笑悠然這個堅硬的主坦以及方宛的大火力輸出,一趟副本打下來,小鳥不依人這個補師算是相當輕鬆,補血次數不超過二十次。
很快的,副本王怪就被推倒了。
分類:娛樂

輕小說作者。喜歡輕鬆、歡快的故事和天馬行空的幻想。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