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末世風華03》預計於9月10日上市!

末世風華 貓邏 末世
【劇情簡介】
嗚哇!遇見半蟲人了!而且他們還是在被追殺!
什麼?追殺他們的幕後主使正在進行惡劣的人體實驗?
那怎麼行!
這種反人類的機構就該毀滅!
國英團招收少年新生啦!
這可是未來的國英團精英呢!
少年強則國強!
壯哉,我國英少年,與國無疆!
第一章 半蟲人團隊
劉虹歇斯底里的發洩一頓後,這才像是消耗了大半體力,氣喘吁吁地恢復平靜,整個人神情空白又憔悴地跌坐在地。
「姨姨……」小男孩緊張的上前摟住她,生怕她出現什麼意外。
劉虹回過神來,摸了摸小男孩的腦袋,露出一抹蒼白、苦澀的笑。
「我沒事。」
「妳說的事情我們會去調查,如果真的有違法的人體實驗,我們也會進行處理。」尉遲鷹秉持著公正態度說道。
「違法?」高中生少女不以為然的冷笑一聲,「現在不是誰有錢有勢誰就是老大嗎?還有法律?」
如果法律還有公信力,他們也不會這麼狼狽的逃命了!
「那個……我們知道的事情都說了,可以放我們走了吧?」傭兵們試探的詢問,即使心底認為機率渺茫,他們還是希望這幾個怪物是好人。
尉遲鷹他們可能放這群人回去,讓他們去告密嗎?
當然不可能!
於是林坤直接將人打暈,徐婕順勢再覆上幾層蛛網,把他們捆緊、捆嚴實了,打包成容易運送的人形包裹。
尉遲鷹聯繫了其他隊員,讓他們過來把這幾個人帶回去審問,並將剛才拍攝到的影像直接傳給頭兒沈壽,附註了「緊急」、「機密」四個字。
他們出任務時拍攝到的各種景象都是由資訊部門處理的,因為不是所有影像都很重要,資訊部門會按照影片的內容分出輕重緩急,複製一份留存、另一份則是上交到相關部門。
跟植物有關的就送交到農科院,跟蟲族有關的就交給新成立的蟲族生物研究院,跟土地有關的會交到地質院,另外還有專門研究「用蟲子當材料進行各種發明製作」的新式材料研究院,這個新式材料研究院還是因為徐婕而提前產生的……
其他比較重要的資訊,會送交到總部辦公室,由沈壽的副手陸嘉澤和助理們統一處理。
只有重要的、專門附上「機密」二字的訊息,才會被直接送到沈壽手中。
不過身為隊長的尉遲鷹,也擁有越過其他部門直接上報的權力,這是為了避免遇到緊急事情時還要經過層層篩選,不僅浪費了時間還延誤了處理的情況。
而劉虹三人則是全程沉默而警戒的盯著他們。
「快中午了,要在這裡吃還是回營地?」徐婕看了一眼軍錶,開口問道。
「這裡吧!今天耽擱了不少時間。」尉遲鷹回道。
現場空間開闊,又有樹蔭遮陽,是一個不錯的野炊地點。
「我跟坤叔去找食物。」尉遲鷹說道。
「那我生火。」徐婕回道。
三人很有默契地分頭行動,看得劉虹三人一頭霧水。
這三個「蟲甲人」就這麼無視他們了?
沒打算問他們事情嗎?
沒打算拉他們入夥嗎?
那現在他們……還要待在這邊嗎?
「咕嚕咕嚕咕嚕……」一陣響亮的飢餓響聲從小男孩身上傳出。
「你肚子餓啦?」正在撿拾樹枝的徐婕,從背包中取出幾根營養棒,「先吃點這個墊墊,等一下就有好吃的湯麵可以吃了。」
想了想,她又拿出一捧路上摘的水果,一併塞到小男孩懷中。
「營養棒比較乾又比較硬,要是咬不動,就吃水果吧!」
「……」小男孩呆愣愣的抱著食物,目光直勾勾地看著徐婕,過了幾秒鐘,他才慢慢的點了點頭。
「謝謝,蟲蟲。」道謝的童音略顯生硬。
「不客氣,不過我不是蟲蟲喔!」
徐婕看出孩子似乎在表達上有些問題,配合地用著孩童的語氣說話。
「這個是用蟲殼做的護甲。」
她將頭盔拆了下來,露出真實容貌。
「妳不是蟲人?」高中生少女露出驚訝又失望的表情。
她雖然不信任徐婕三人,卻還是有些高興有人跟他們一樣是半蟲人,結果卻……
她頓時有一種受到欺騙的憤怒,憤怒中還攙雜著幾分忌妒。
憑什麼她變成這副怪模樣,而她卻是穿戴著帥氣的蟲甲?
憑什麼她被追殺的灰頭土臉,而她卻是光鮮亮麗,皮膚水嫩白皙?
「你們好,剛才忘了自我介紹,我叫做徐婕。我們是國英團成員,國英團是軍方成立的異能者部隊。」
「實驗室的事情,你們確定會去調查?」劉虹比較在意這一點。
「會,我們不會放任這種實驗室存在。」徐婕回得相當篤定。
「那就好。」劉虹鬆了口氣的點頭。
「你們要是肚子餓就先吃營養棒,墊墊肚子。」
徐婕轉身繼續撿拾乾燥的樹枝,劉虹遲疑一下,將懷中的男孩交給高中少女看顧,自己也跟著幫忙撿樹枝。
很快地,兩人就撿了一大堆,足夠燒上大半天的份量。
徐婕將樹枝堆好後,拿出打火石,從鎂塊上削下一些粉末撒在充當火絨的乾草團上,再用小刀快速的摩擦打火石,讓它迸出火花,火花接觸到鎂粉便會產生火星,引燃火絨。
生起四堆篝火後,徐婕拆開手部的蟲甲,從配戴在手腕上的空間蟲晶拿出折疊式鍋具和調味料。
「變,魔術!」男孩瞪大眼睛,指著徐婕的手驚呼,還緩慢的鼓掌幾下。
劉虹和高中生少女也注意到了,不過她們都以為徐婕是空間異能者,憑空取物很正常。
「這個是蟲蜂的蟲晶,具有空間儲物功能。」
徐婕指著用絲網纏裹,像護腕一樣地配戴在手腕上的蟲晶,笑著揭穿了「魔術」的真相。
「蟲蜂就是長的像蜜蜂的蟲怪,大多數的蟲蜂都具有空間屬性,牠們的蟲晶和蜂巢都能夠作為儲藏空間使用。」
「……為什麼要告訴我們?」劉虹不明白徐婕的用意,這麼重要的消息不是應該嚴密的藏著嗎?
「或許劉姐妳不記得我了,其實妳曾經幫助過我,給過我一些食物……我很感謝妳。」徐婕誠懇的說道。
前世的她曾經在跟劉虹的傭兵團合作過幾次,後來劉虹見她一個女生單打獨鬥,又沒有固定的團隊,便跟她收購過幾次藥粉,給得都是不錯的市價,沒有惡意壓價,讓徐婕足以度過那段貧困的日子,即使這是前世的事情,徐婕依舊想要償還這份人情。
「蟲蜂就在隔壁縣市,現在那裡有大批軍隊和其他勢力的人駐紮。蟲蜂都是團體行動,你們對付不了,不過現在那裡人多混雜,你們可以混水摸魚……」
徐婕又將蟲蜂的蜂蜜滋補作用說出,並跟她們說了獵殺蟲蜂的注意事項。
「我們還有任務,會在這裡待上一段時間,如果你們信任我,可以在我們的營地旁邊紮營,我可以利用休息時間教妳們一些生存知識,像是植物辨識、簡單的藥物和蟲甲製作……」
徐婕並沒有邀請他們一同行動,一來是因為他們的任務都是機密,不方便外人跟隨,二來是因為劉虹他們對外人仍然心存戒備,太過熱情的態度只會換來對方更加嚴重的提防。
「好笑!」高中生少女尖銳地諷刺道:「妳要是真想幫我們,為什麼不邀請我們跟你們回基地?以妳的軍方身份,替我們做擔保沒問題吧?」
「阿柯……」劉虹試圖制止她。
「妳說啊!」阿柯沒有理會劉虹,「妳敢替我們做擔保嗎?」
「當然可以,我可以替你們擔保,還可以為你們在城裡找到住所和工作。」徐婕微微一笑,眸光變得銳利幾分,「但是妳敢跟我回去嗎?」
劉虹他們因為身份的轉變,再加上過往的遭遇,對其他人有天然的不信任,徐婕就是考量到他們的顧慮,這才沒有提起回城一事,卻沒想到被少女拿來當成質問的理由。
真是可笑!
「誰說我不敢?妳……」阿柯還想回嘴,卻被劉虹強勢地打斷了。
「阿柯,如果妳想跟她進城,我不攔妳,但是我跟阿寶不會去!」劉虹面容嚴肅的說道,她這句話也是要說給徐婕聽的。
「虹姐,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沒想跟你們分開……」阿柯連忙澄清。
她只是心情不好,再加上又餓又累,這才會將怒火發在徐婕身上。
徐婕沒有出面打圓場,自顧自地忙著。
她的精神力強大,對人的情緒感知很敏感,自從她拿下頭盔後,她就發現阿柯的情緒瞬間變了,對她的態度增添了幾分敵意,她不知道對方為什麼會突然仇視她,她也懶得理會。
再怎麼說,她也算是他們的救命恩人,就算不能和顏悅色的對待,至少也不應該是這種咄咄逼人的針對。
她自認行事問心無愧,自然也不會去容忍她的脾氣。
無論是什麼樣的原因,膽敢對人張牙舞爪,就該做好被人打臉回來的心理準備,更何況,對徐婕有恩的是劉虹,這位少女算哪根蔥?
現場氣氛瞬間變得沉寂,徐婕不主動說話,劉虹他們也保持著沉默。
徐婕將四個湯鍋架在篝火上,拿出水瓶將乾淨的水倒入鍋中,四個湯鍋全都倒了七分滿的水。
今天的午餐依舊是泡麵。
「這個水是前面的湖水。」徐婕像是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一般,態度平和的開口,「那個小湖是食水蛉的棲息地,食水蛉具有淨化水源的功效,我們已經檢測過了,整座小湖的湖水都是乾淨的,達到一級水源的品質,那裡的魚蝦也是可以食用的……」頓了頓,她又補充道:「我們已經將這個小湖的情況上報,很快就會有研究院的人過來這裡檢測,或許還會將這片區域劃為研究基地。」
至於要進行什麼樣的研究,徐婕沒說。
她只是想讓劉虹知道,他們可以在這裡暫住,也可以去那座小湖取水,但是等到研究院的人過來,這裡就會被封鎖了,劉虹他們如果不想跟軍方的人起衝突,就只能避開。
「……」劉虹沉默不語,她聽明白了徐婕的隱含意思。
當水燒開時,尉遲鷹和林坤也提著獵物回來了。
他們並沒有耗費時間找尋,直接返回營地的小湖邊,抓了十幾條大魚和幾籠小蝦就算完工。
魚蝦都已經事先處理過了,一部分的魚準備做成烤魚,另一部分的魚肉片成片狀,蝦子剝殼去腸,可以直接丟下鍋煮。
徐婕在每一個湯鍋都放了三包泡麵,配上魚片和鮮蝦,灑入調味料,幾分鐘後,午餐就煮好了。
「好啦!可以吃了,自己裝啊!」
徐婕招呼一聲,一人分了一個折疊式湯碗,讓他們就著自己面前的湯鍋舀取。
湯碗的體積挺大,是吃湯麵的大尺寸規格,即使如此,他們還是將四鍋泡麵都吃光了,就連烤魚也分食的一乾二淨。
「我剛才見到幾棵香蕉樹。」林坤從空間蟲晶中取出一大串的香蕉,香蕉串上共有九把香蕉,「一把」是好幾根香蕉的聚合。
香蕉一年四季都有生產,林坤摘得這串香蕉,正好是顏色轉成金黃的成熟模樣。
「好久沒吃到香蕉了!」徐婕歡呼一聲,開心地接過一把香蕉。
「這是變異的,我試吃過,沒毒,很甜。」林坤將香蕉遞給劉虹等人,笑吟吟的說道。
他自己還藏了幾串,打算帶回基地給兒子和其他隊友吃。
劉虹三人道謝著接過。他們靠著半蟲人的強悍體質,三餐都能夠溫飽,但是水果這類的「珍貴物資」都被基地高層霸佔著,平民是吃不到的。
愉快的飽餐一頓後,尉遲鷹三人又要繼續任務了。
劉虹並沒有提出跟他們同行的想法。
「我們的臨時營地就在小湖那裡,要是有什麼事情要找我們,可以過來。」
徐婕留下一張簡易的地圖、兩瓶她製作的治療異能水,以及足夠食用兩天的泡麵和蟲肉罐頭,便跟尉遲鷹他們拎著傭兵們離開了。
劉虹他們願意接受她的幫助也好,不願意也無所謂,她留給他們的東西已經足夠回報劉虹前世的恩情了。
劉虹目送著徐婕等人離開,又在原地停留了一會兒,確定他們都已經遠離後,這才抱起阿寶,領著阿柯朝另一個方向直奔而去。
他們會跑來這裡,並不是因為被傭兵追殺而胡亂逃亡的,他們的目的地在這片森林的另一頭。
劉虹的老家就在這裡。
雖然自從出社會工作後,她已經有幾年沒有回老家了,末世來臨後,家鄉會變成什麼模樣,她也完全無從預料,但是至少,他們能有一個名正言順的棲身之地。
劉虹的老家是一棟獨門獨院的鄉下樓房,三層樓高,紅瓦屋頂,牆面的白漆已經斑駁泛灰,屋前有一塊可以曬衣、停車的水泥地,房屋四周用紅磚砌成兩公尺高的圍牆圍了起來。
鐵製大門出現大片的毀損模樣,有利物劈砍的切割的痕跡,有拳打腳踢後的坑坑窪窪,還被破壞出一個大凹洞,牆壁也有戰鬥後殘留的汙血和泥濘,可想而知,這裡曾經被人入侵過,只是不曉得那些人還在不在這裡。
劉虹將懷裡的小男孩交給阿柯,讓他們留在外頭,她先行潛入,一探究竟。
屋內的院子是水泥地,也不曉得是地震的緣故,還是蟲族、入侵者的破壞,水泥地列出幾條大裂口,細碎的裂縫無數,到處都是坑坑巴巴的模樣,底下的深色土壤都漏了出來,及腰高的雜草盤據生長。
屋子的大門被拆了一半,斜斜地卡在門框上,要掉不掉的,幾扇窗戶都破裂了,玻璃碎了一地,牆面毀損,雖然主結構完好,但是邊角卻都出現了缺口……
劉虹並沒有貿然闖入,她張開了背部的蝶翼,輕輕地扇動幾下,附在翼翅上的鱗片物體順風飄近屋內。
這些透明狀、只有綠豆大小、模樣像蒲公英種子的小東西,沒什麼攻擊力,優點是生命力頑強,它就像蒲公英種子一樣,可以在任意的土壤中寄生,就算沒有土壤能夠寄生,它也能在沒有憑依的地方活上三天三夜,而後才枯萎消亡。
它所散佈的地區,都能夠透過特殊的傳遞方式,將周圍的動靜傳遞給劉虹,簡言之,這些蒲公英種子是劉虹的「眼睛」,也是最好的偵察兵。
這些「蒲公英」並不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劉虹在之前的逃亡中用去了九成,這一次的偵測把剩下的全用了,心底也是很肉疼。
起初,她發現蝶翼上出現這些蒲公英時,她觀察過它的生長情況,大約一兩天會長出十顆左右──有時候會多一兩顆、有時候會少上幾顆──要是不使用它,它就會一直留在蝶翼上。
後來劉虹在實驗室裡走了一遭,那些研究瘋子在她身上採取了各種樣本,在她體內注入各種藥劑,間接地強逼她進化,也讓她更加明白這些蒲公英的功效。
托那些研究瘋子所賜,原本毫無殺傷力的蒲公英,在劉虹被迫進化後出現了變異體,這些變異蒲公英是一種寄生吸血種,可以入侵人體,吸食人血,而且它們就算從劉虹的蝶翼脫離,也依舊受到她的指揮控制。
劉虹稱這些變異的蒲公英為「血英」。
劉虹就是利用這些血英,殺死看守她的人,從實驗臺上逃脫。
為了報復和脫困,她故意打開關著實驗體的牢籠,放出那些詭異而兇殘的怪物,讓它們在研究所肆虐,她才趁著混亂中逃離研究所。
徐婕帶走的那群傭兵體內也有血英。
在那群傭兵追捕他們時,她就趁著戰鬥空隙,暗中讓血英順著他們的傷口入侵,悄悄地寄生在他們體內。
寄生的血英數量並不多,一個人大概三、五顆血英,這點數量沒辦法瞬間把傭兵的血液吸乾,要是劉虹沒有刻意催生,任由血英在他們體內生長的話,快則三個月、慢則七、八個月,他們才會被吸乾血液死去。
當寄生的身體死亡,那些血英會在六小時以內枯萎,與屍體的腐肉融為一體,除非有人在那些人死後就立刻進行解剖,否則不會發現他們的死因,只會認為他們是生了某種怪病。
劉虹原本是打算將那群傭兵引到無人之地,再催生那些血英,讓他們死的無聲無息的,卻沒想到會遇到徐婕他們。
雖然計畫被破壞,但那些人的死期也已經預定,在劉虹眼裡,他們已經是死人了。
血英就像蒲公英一樣,會自動在蝶翼上生長出來,但是因為它是變異體,生長速度並不如原版,需要耗費大量的能量才能凝聚,生長期約莫要七到十天,一次大約能生出五顆到七顆,要是劉虹大量吸收蟲晶的能量,它的生長速度就會快一些,數量也會多出幾顆。
一番查探後,劉虹確認裡頭沒有活人痕跡,但也沒有喪屍和蟲怪,這讓她更加不安了。
即使是偏僻的山林裡頭,也能見到蟲怪的行蹤,剛才他們過來的一路上也見到不少蟲怪,怎麼到了這裡卻變得這麼「乾淨」?
難道有強大的變異植物或是某種偵測不到的變異動物?
想到實驗室裡頭的那些怪物,劉虹心下一沉,行動不免躊躇起來。
不管是植物或是動物,能讓蟲怪都避讓的變異種,肯定不是她能夠招惹的。
劉虹並不是一定要入住老家,這裡對她來說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只是她之前已經跟其他人約好,在他們脫困後前來這裡集合,要是她轉換地點……
還是先退出去吧!
劉虹搖搖頭,動作輕盈且謹慎地飛到圍牆外。
「怎麼了?裡面有危險?」
發現她臉色不對,阿柯連忙壓低了音量,用氣聲和嘴形詢問。
劉虹指了指外面,示意遠離房屋再說。
三人一直到距離房屋有兩百多公尺遠,劉虹這才說出她的猜測。
「變異植物!」阿柯忍不住壓著嗓子驚呼。
「目前還不確定,這只是我的猜測。」劉虹當然不希望他們會那麼倒楣。
「那、那現在要怎麼辦?還要在這裡等萬哥他們嗎?」
「不等又能怎麼辦?我們又沒有別的方法可以聯繫他們……」劉虹也是很無奈。
她原本想著老家這裡偏僻,周圍都是農家和果園,有足夠的糧食供應,很適合他們這群「異類」居住,不用小心意義的藏著身份,就算被人發現了,往附近的樹林和深山一躲,也不容易被找到,結果……
「要不,我們在這附近……」
「哥,哥!」阿寶突然發出聲音,開心的指著一個方向。
劉虹和阿柯順勢看去,發現不遠處的山坡出入口出現一群人。
「萬魁哥!虹姐,是萬哥他們!」阿柯激動又開心的朝他們跑去。
「萬魁哥!艾飛、洋洋、木易……」
聽到阿柯的叫喚聲,萬魁一行人也發現了她。
「阿柯!」
「阿柯,你們終於到了!」
「虹姐跟阿寶呢?」
「他們在後面!」
「你們怎麼這麼慢才來啊?我們都在這裡等了三、四天了!」
「我們被追殺啊,今天才脫身呢!」阿柯無奈的埋怨。
「你們還被追殺啊?有沒有受傷?」
「沒有,沒受傷。」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對了,你們這幾天住哪裡啊?」阿柯好奇的問。
「就住在虹姐的老家啊!」木易回道。
「那裡不是有危險嗎?虹姐說那裡面可能有厲害的變異種……」阿柯想起剛才劉虹說的話。
「變異種?沒有啊!裡面只有蟲怪跟喪屍,都被我們清掉啦!」指甲可以變成利爪的洋洋笑道。
「原來是這樣……」慢了一步過來的劉虹,終於弄明白情況。
原來是他們先一步抵達,將屋內的怪物清了,所以她才沒偵測到東西。
「你們先到了,怎麼不留個記號?我還以為你們還沒到呢!」劉虹哭笑不得的說道。
「我們也想留啊,可是當初我們又沒有約定要留什麼記號……」兩隻手臂覆蓋著蟲鱗的萬魁,滿臉無辜的回道。
「那你們也可以清理一下屋子,或是掛件衣服、帽子啊!看到你們的東西我們就能認出來了……」阿柯也加入討伐行列。
要是房屋被人打掃過,劉虹肯定不會誤解。
「本來有想過要清理,可是我們又怕那些人追過來,發現我們的行蹤……」脊椎處凸著一排角刺的艾飛解釋著。
艾飛說得也有道理,所以幾個人便不再糾纏這個話題了。
「你們餓不餓?我們在山裡摘了好多蔬菜,還有水果!」洋洋獻寶似地從大袋子裡拿出蘋果、木瓜和香蕉。
「我們有吃了!我們吃泡麵!」阿柯炫耀道。
「麵,好吃!」阿寶點頭附和。
「真的假的?妳怎麼有泡麵?」
「哪來的泡麵啊?」
「軍人給我們的。」跟夥伴重逢的喜悅讓阿柯先前對徐婕的一絲不甘消失了。
即使忌妒著徐婕的光鮮亮麗,即使怨恨著自己變成怪物模樣,可是有夥伴在,那點妒恨也被溫情取代。
總歸,還有人跟她一樣。
一群人熱熱鬧鬧的回到屋內,簡單地清掃客廳後,坐在沙發和椅子上,一邊吃著水果、一邊說起了這段時間的遭遇。
「我們從實驗室脫困後,沒有直接往外跑,而是躲在外圍區……」萬魁聲音低沉的說道。
他曾經是巡邏隊的小隊長,自然最清楚基地的地形。
外圍區是沒有能力的普通人和貧窮的外來者居住的地方,簡單來說就是基地的貧民窟,出入人口多,身份混雜,最適合躲藏。
藉著對巡邏隊和地形的熟悉,萬魁帶著夥伴在外圍區待了幾天,等到基地內的搜查沒有那麼嚴密了,這才帶著其他人離開。
「……我們走得時候,聽說賀德水掩蓋了研究所的事情,說那是實驗器材出現故障,又說我們是被蟲子寄生的怪物,他已經派人追捕了。」萬魁咬牙切齒的說道。
他並不是像劉虹他們那樣,被蟲子咬傷後變異的半蟲人,他是被抓進去的實驗體。
賀德水想將巡邏隊隊長換成他的人,就讓人造謠他在巡邏時遇到蟲子,被蟲子殺死了,實際上他是被另一支巡邏隊的人埋伏打傷,送到研究所裡頭,成為眾多人體實驗的一員。
除了他以外,那些支持他的隊員也都成了實驗體。
許多人都死在實驗當中,僥倖沒死的,在蟲血的感染下,成為沒有自我意識、嗜血殘暴的怪物。
他很幸運的撐過實驗,還保存了記憶和理智,但也因為他的「出色」,更多的實驗和折磨都施加在他的身上,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他的變異是讓身體素質變得強悍、自癒力提高,傷口可以迅速痊癒,覆蓋著蟲鱗的手臂就像是套著鋼鐵盔甲一樣,可以抵抗強大攻擊……
但是即使他可以一拳打破牆壁、可以一跳就跳三、四公尺高,手臂的蟲鱗甚至可以擋子彈,他還是抵擋不了雷射槍這種高端熱武器的傷害,他還是受困在研究所中,要不是劉虹大鬧研究院,他跟其他人也沒辦法逃出來。
離開德水基地前,他偷偷潛回家一趟,想要帶家人一起離開。
然而,他的父母死了。
據說是因為他這個兒子「死」後,家裡沒有經濟來源,父母親只能跟著團隊出任務,打掃基地外圍的環境,而後遇到蟲怪,被殺死在外頭。
他的妻子跟那個陷害他的人同居了,兩人還明目張膽的住進萬魁的家裡。
萬魁殺了那對狗男女。
在他們臨死之前,他從他們口中審出,他的父母並不是死於意外,而是狗男女在萬魁「死」後,想要搜刮他家裡的財物,兩位老人不肯交出,爭執拉扯中被他們打死了。
為了掩人耳目,男人偷偷地將屍體帶到基地外頭,偽裝成是在外面遇到蟲怪被殺的,而女人則是跟鄰居捏造「兩位老人出城去了,一直沒有回來」的假消息。
萬魁聽得氣憤,捆了兩人,將他們帶到基地外頭,找了一處蟲子密集的地方,廢了他們的手腳,又在他們身上割出幾道傷口,把人丟進蟲堆裡。
沒辦法逃跑的兩人,驚恐的又罵又叫,還不斷推著對方替自己擋蟲,萬魁就站在樹梢上,沉默的看著他們被蟲怪吞噬。
「我們跟你們一樣,也是在基地裡頭待了幾天,之後才混在出任務的傭兵團隊中離開……」劉虹說出他們前段時間的行動。
離開研究所後,劉虹想去找賀德水報仇,可是賀德水太怕死了,住處防備的嚴密周實,異能者分三班巡邏,還有警衛隊全天候貼身保護,讓人完全無法偷襲。
劉虹無奈之下,只能留些蒲公英作為日後的眼線,悄悄離去。
離開研究所時,她放了一把火,將她所在的那間實驗室燒毀了,但是她離開的匆忙,不確定那把火有沒有蔓延開來,是不是將所有資料全燒了?也不清楚研究所有沒有備份檔案。
如果有備份資料,賀德水是不是看過,是不是知道她的能力?
如果他知道,那麼她設下的蒲公英眼線肯定會被清除。
雖然可惜,但是這樣也能給對方一個「警告」,讓賀德水知道,她是打算復仇的,說不定這樣的發現能讓他過得不安穩?
只要能讓他不舒坦,她就開心了。
「離開基地後,我們本來想在附近的城鎮進行補給,結果卻出了一點小意外,賣東西的人坑我們,找來了十幾個人想綁了我們,跟他們打的時候被他們發現我們的身份……」
想要從包圍圈脫困,他們就要變成半蟲人的型態,藉此增強戰鬥力,這樣一來他們的行蹤就會被賀德水發現,這是無可避免的情況。
於是,等他們從那裡脫困之後,隔天就被賀德水的追兵趕上,一連追了好幾天。
不曉得是賀德水的命令還是傭兵擅作主張,他們並沒有直接殺了他們,而是像貓戲老鼠一樣,追捕著他們玩耍,即使中途甩開了,那隊傭兵中也有追蹤好手,還是能夠找到他們的行蹤,直到劉虹使計把那名擅長追蹤的人殺了,他們被緊迫釘人的情況這才好一些……
「後來我們逃進林子裡,本來想要藉著樹林的遮掩把他們解決了,結果反而被人救了……」
劉虹簡單地說了一下跟徐婕他們相遇的經過。
「軍人,哼!」洋洋不以為然的撇嘴。
他在德水基地看多了助紂為虐的軍人和員警,早就沒有對軍警的信任感,只覺得他們是穿著制服的強盜和流氓!
「他們可信嗎?」萬魁倒是沒有那麼大的牴觸,畢竟他也曾經身處執法單位,知道有些人並不是同流合污,只是迫不得已的奉命行事而已。
至少在他還是巡邏隊隊長的時期,巡邏隊大多是心裡還存著良善的人。
「我覺得他們可信。」劉虹堅定的說道。
「虹姐?」阿柯訝異的看著她。
之前劉虹在徐婕他們面前表現的不冷不熱,她還以為她對他們是有防備的。
「他們其中一個人,叫做林坤的,以前救過我……」
劉虹說出她被渣男推入蟲堆,後來被救出的事情。
「姐姐,好人,喜歡。」阿寶點頭附和。
「呦?阿寶有喜歡的小姐姐啊?」木易調侃的捏捏他的臉頰。
「喜歡。」阿寶用力的點頭,「好吃,喜歡。」
「嗤!你到底是喜歡吃還是喜歡人啊?」洋洋揉了一把他的腦袋。
「都,喜歡。」阿寶乖乖任他揉頭,也不反抗。
「阿寶都這麼說了,那應該就沒問題了。」艾飛雖然同樣對軍人沒有好感,但是對於阿寶的「心靈感應」卻是相當信任。
阿寶這孩子也不曉得遭遇了什麼事,劉虹撿到阿寶的時候,他就是這副呆呆傻傻的模樣,像是腦部發育遲緩的遲緩兒,也不曉得這是先天形成或是後天被蟲怪咬了的影響。
阿寶的外表與常人沒什麼不同,就只有額頭生長著四根細細長長的觸鬚,自額頭髮根處冒出、長及下巴,乍一看還以為是瀏海,阿寶的頭髮多年未剪,長度過肩,正好可以將這些觸鬚擋住。
阿寶的身體素質一般、也沒什麼特別強大的戰鬥能力,但是他能夠傾聽他人心聲,還能夠憑著「直覺」判斷對方好壞,被他當成壞人的,從來沒有判斷錯誤。
也因為他的這項能力,阿柯才能在劉虹被抓進實驗室後,依舊安穩的躲在基地裡頭。
對於阿寶的判定,劉虹他們都是相當信服的。
「既然阿寶也認為他們是好人,那我們可以跟他們合作試試。」萬魁摸摸小男孩的腦袋,溫和的笑道。
「泡麵,好吃,飽飽。」阿寶彎著眼睛,拍著肚皮笑著。
「其實也不用那麼快做決定。」阿柯插嘴提出另一個建議,「那個徐婕不是說要教我們知識嗎?那我們就過去學啊,看看她是不是真心要教我們……」
如果對方真的傾囊相授,那他們再決定跟他們合作也不遲。
「阿柯,他們並不欠我們,就算他們不教也是正常的。」劉虹皺眉看她,嚴肅的提醒,「而且這項合作,說到底是我們佔便宜。要報仇的人是我們,不是他們。」
說到底,徐婕他們是其他基地的人,要是他們不想管這件事,也是合情合理,畢竟現在這些基地都是各自為政,管好自己基地的事情就足夠,誰會去管其他基地的人的死活?
「……是她說要教的,又不是我非要她教!」阿柯繃著臉辯解道。
「阿柯也是好意,不希望我們被騙。」艾飛連忙打圓場。
「……」劉虹沉默不語。
自從遇見徐婕他們之後,阿柯的情緒就變得尖銳,像是故意針對徐婕,這讓劉虹很擔心,她怕她鑽了牛角尖,做出什麼錯事來。
他們同甘共苦了這麼久,劉虹希望大家都能好好的活下去。
「這樣吧!他們不是說蟲蜂的晶核可以當作儲物空間使用嗎?我們就去抓幾隻試試?」萬魁提議道。
要是空間蟲晶的事情是真的,那就表示徐婕他們並沒有欺騙,合作的事情也可以再談。
「也好。」劉虹緩了語氣。
確定目標後,一行人早早歇息,打算清晨就行動。
末世風華 貓邏 末世
#末世風華  #貓邏  #末世 
分類:心靈

輕小說作者。喜歡輕鬆、歡快的故事和天馬行空的幻想。

評論
上一篇
  • 2019小說閱讀紀錄(19)
  • 下一篇
  • 2019小說閱讀紀錄(18)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