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第八章 嫉妒、羨慕、呆(2)

上仙 貓邏 修真 輕鬆
第八章 嫉妒、羨慕、呆(2)
見事情已經處理妥當,唐仁凱乾咳了兩聲,讓下人將屬於萱琪的獎賞給她,繼續把儀式進行下去。
「……還有人想對上仙提出要求的嗎?」經歷過前面兩人後,唐仁凱實在不得不做這種臆測。
這句話讓現場出現一陣善意的笑聲,也讓氣氛輕鬆許多。
幸好,位居第一、第二名的兩人都沒有額外要求,儀式很快就結束了。
順帶一提,韓非位列第一,而且是四名選手中,最年輕的一個。
人選的名額出爐後,唐家借了古邈派的場地設下筵席,邀請眾位評審留下用餐,眾人因此轉移陣地,前往古邈派的後花園。
「你好像不開心?」
筵席中,看著坐在身旁的韓非,金渝大感不解。
打從儀式進行時,他就是這樣繃著一張臉,好像有人搶了他什麼寶物、欠了他好幾千顆靈石一樣。
「……沒有。」韓非語氣生硬的否決。
「騙人,你臉上明白寫著『我現在心情很不好』。」金渝可不認為自己的眼力有那麼差勁,連這麼明顯的表情都看不出來。
「……」沒有回應,韓非舉筷戳起一顆魚丸吃下。
見到他是戳魚丸,而不是夾起魚丸,金渝只覺得好笑。
出現這麼孩子氣的舉動還說不生氣?
韓非不想談,她也沒有勉強他的打算,她轉而將注意力放在食物上頭,中間穿插著與旁人交談。
她這般若無其事、毫不在意的態度,讓韓非的臉色更黑了,進食的模樣也越來越咬牙切齒,好像與那些食物有仇一般。
「咳、咳咳、咳咳咳!」唐老爺子裝模作樣的低咳幾聲,藉此引起金渝注意。
「你們……怎麼了?」他的目光在兩人之間來回游移。
「什麼怎麼了?」金渝面露茫然。
「妳沒注意到嗎?」唐仁虎也湊了過來。「小非一直偷偷看著妳,表情很委屈,好像被欺負了一樣。」
「欺負?」金渝順著兩人的視線轉頭,恰好與韓非鬱悶的目光對上。
他的神情讓金渝一愣,才想開口追問,對方卻早一步轉過頭去,模樣顯得相當彆扭。
回過頭,金渝皺起眉頭,「……跟我有關嗎?」
「妳真的不知道?」唐老爺子撫鬚笑問。
「為什麼我會知道?」
「我知道,他肯定是嫉妒了。」唐仁虎戲謔的笑著。
「嫉妒?他嫉妒我?」金渝瞪大眼,指了指自己,完全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讓他嫉妒的事。
「不是妳。」唐老爺子很不穩重的白她一眼。
「那是誰?」
「我怎麼知道?自己去問!」唐老爺子沒打算點破,有些事情還是要當事者自己解決比較好。
「你家孫子心情不好,應該是你去關心吧?」金渝挑眉反駁。
「誰叫妳是始作俑者。」唐老爺子沒好氣的回道:「自己鬧出來的狀況,自己解決。唉唉~~男大不中留啊……」
「……解決什麼啊?」她連韓非為什麼心情不好都不知道。
雖然感到莫名奇妙,但比起跟其他人交際應酬,她寧可藉這個理由逃開。
「小非,我們出去聊聊。」
也不管韓非願不願意,金渝直接拉著他離席。
出了大門後,她拉著他坐上燈葉舟,飄向高空。
「好了,現在你逃不了了,乖乖從實招來,坦白從寬、抗拒從嚴!」金渝與他面對面坐著,用惡霸似的口吻說道。
「……」韓非沉默的別過頭去。
「他們說你心情不好的原因是──你在嫉妒。」金渝探身向前,雙手捧著韓非的臉,讓他面對自己。
「我沒有!」韓非飛快的否決,說話音量比平常大了一些。
「你有,而且很多人都看出來了。」
「……」韓非的目光游移,他的臉被金渝捧著,無法轉開,就只能板著小臉,繼續保持沉默。
「小非,你不說,我怎麼會知道原因?」金渝無奈的看著他。
「……」
「老爺子說,你是因為我才心情不好。」金渝決定換個方式,以退為進。「要是你討厭我,直接跟我說就行了,用不著悶在心裡,我──」
「不是!我不討厭妳,妳不要走。」韓非急忙否決,並緊張地抓住金渝的手,生怕她丟下他離開,再也不回來。
「那就跟我說原因,不准騙我。」
「……是林猛。」韓非尷尬的垂下眼眸,雙耳泛紅。
「林猛?你嫉妒他?為什麼?」金渝頭上冒出了許多問號。
不管是相貌、武技或是境界,韓非都比林猛優秀許多,在她看來,林猛根本沒有能讓韓非嫉妒的事情啊!
「……」韓非抿著嘴、皺著眉,完全不想多談。
「難道你是嫉妒他比你高?」金渝猜測的道:「你現在還小,等你長大就會長高了。」她好言安撫著。
「不是。」韓非額冒黑線的否認,她怎麼能想出這麼荒謬的理由?
「不是?」金渝微微一愣,而後又想出另一個可能點,「難道你是嫉妒他的身材?」
「……」韓非愕然地瞪大眼。
她、她怎麼會、怎麼能想出這種原因!
韓非的氣惱被金渝誤以為是默認,為了安撫他,她連忙再度開口勸告。
「你別這樣,他的身材沒什麼好嫉妒的。」金渝真摯的說道:「林猛的肌肉是鍛鍊的不錯,可是就我看來有點太過了,感覺像健美先生一樣,全身都是巨大的肌肉塊,雖然有些女生喜歡這種猛男型的,不過那只是少數,至少我認識的女生大多不喜歡這種,她們比較喜歡斯文秀氣的花美男,不過我不愛那型,感覺好像很好欺負,沒什麼安全感。我是覺得啊,男生還是要練一點肌肉,不過這肌肉適當就好,就是身材結實、身體曲線漂亮,不要練得太大塊,啊!對了,一定要有腹肌!最好能夠練出八塊,要是沒辦法的話,六塊也行,有腹肌的男人最帥了!尤其那腰線……」
「不是!」韓非又羞又氣的打斷她,耳朵通紅。
她怎麼可以這麼大剌剌跟他討論男子的身材?這、這實在……
韓非覺得臉頰燒得發燙,那熱度似乎可以煎蛋了!
「那……」
「我是因為那把斧頭!」生怕金渝又說出驚人的言論,韓非連忙說出理由。
「妳鍛造的是仙寶,而且這武器本身還有靈識,所以才會引來雷劫,雖然武器已經認主了,可是要是那些人轉而對妳下手呢?為什麼妳製作時不留一手?要不,回到家裡再鍛造也可以……」
「如果我說,我已經壓低製作水準了呢?」金渝無奈的苦笑。
依照她的鍛造等級,仙器靈寶已經是最低的工藝水準,她可沒打造出「神器」嚇人吶!
「那只是普通的、中等階級的仙器,到了仙界之後,還有更高等級的武器。」金渝面露不以為然。
「這裡是修真界,不是仙界!」韓非皺眉強調著。
「你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心情不好?」金渝湊近了他,兩人之間的距離不到三十公分。
「我、我……」韓非有些尷尬的後仰,試圖拉開兩人的距離。
「小孩子不可以說謊喔!我最討厭說謊的人。」微微瞇起雙眸,金渝輕聲警告著。
「……妳親手為他製作武器,讓我有一點點羨慕、也有一點嫉妒,只有一點點!真的只有一點點!」碧眸對上黑眸,他認真的強調著。
「嗯,只有一點點。」金渝忍著笑,不去拆穿他。
「我知道我不該這樣,妳已經給了我很多,但是我、我就是忍不住……」他顯得有些懊惱與沮喪。
「好吧!我承認我小氣、沒度量、心胸狹隘、胸懷不夠寬闊,我、我是個貪心而又不知足的人。」
他神情彆扭的抿著嘴,扯開金渝的手,別過腦袋,雙耳紅得發亮,那粉色甚至有往脖頸蔓延的趨勢。
「噗哧──」
見到他這副要強又羞惱的模樣,金渝忍不住笑了出來,被韓非瞪了一眼,她連忙摀住嘴唇、收斂笑意。
「要笑就笑吧!」嘴上雖是這麼說,但他的表情卻明白顯示著──「要是妳繼續笑話我,我就不理妳了!」的警告。
金渝自然沒有那麼不識相,她拿出幾樣水果與茶點,將話題轉移到食物上頭,並聊起了其他話題。
「桃酥跟棗泥酥很好吃喔!蜂蜜糖我也很喜歡。」她親手餵了他一塊。
「唔……嗯。」儘管覺得有些尷尬,韓非還是張嘴吃下了。
「你晉升了對吧?現在是築基後期?」
「嗯。」提起晉升一事,他臉上的神采增亮不少。
「你還真是拼命,偶爾也要休息一下啊!勞逸結合聽過沒?把時間都花在修煉上不覺得很浪費嗎?」金渝埋怨的叨念。
他們住進唐家時,韓非不過是築基中期,才隔了一個多月,他竟然就提昇到後期了,這種修煉速度未免也太快了,金渝曾經聽唐老爺子他們說過,一般人要從中期晉升到後期,少說也要花上一、兩年的時間。
「難道除了修煉之外,你沒有其他事情想做嗎?像是跟家人、朋友到餐館吃飯,到觀光景點遊山玩水,或是去熱鬧的市集逛逛也好啊!」她真是無法理解他的想法。
「……」韓非安靜的吃著點心,完全沒有回話的打算。
他的修煉比起其他人,的確是快了數倍,就算是被譽為天才的人物,他們的修為也沒有他快,他知道自己能有這番成就,全都是金渝賜給他的,要不是有那天的相遇,要不是她給他吃了九轉大還丹,讓他淬骨鍛體、重獲新生,他今日也不會有這樣的成長。
也因為明白自身的情況,他心底對於回報金渝心思就更重了,他希望自己能夠快點成長起來,能夠償還金渝的再造之恩。
「喂!我說得你有沒有在聽啊?」她輕輕地戳了戳他的腦袋。
「……嗯。」韓非沉默的點頭。
「有?那我剛才說了什麼?」金渝挑眉看他。
「……」繼續保持沉默。
「就知道你在敷衍我。」金渝鬱悶的嘀咕幾句:「算了、算了,你高興怎麼辦就怎麼辦吧!反正是你自己的人生,你高興怎麼過就怎麼過。還有啊,我不覺得你小氣。」
「……」
「我覺得你這樣的個性很真實、很可愛,以後請繼續保持。」金渝笑嘻嘻的拍了拍他的腦袋,被韓非怒瞪了一眼。
「我不是小孩子,不要用可愛形容我!」他抗議著,手中的餅乾被他捏得粉碎。
「可是你真的很……好吧、好吧!那我說你帥,這總可以了吧?小帥哥。」
金渝調笑似地用手指勾了勾他的下巴,活像是花花公子挑逗小姑娘的動作。
「……哼!」韓非又瞪了她一眼,但氣勢卻相當微弱。
「你的臉好紅。」
「那、那是……太陽曬的。」他辯解道。
「需要防曬油嗎?我這裡有喔!除了隔離紫外線之外,還有保溼、美白的效果,保證讓你的皮膚永遠水水嫩嫩……」
「我是男的!」他再度捏碎一塊餅乾。
「男生又怎樣?男生也是要保養啊!」
「……」
清風吹來,碧藍如洗的天幕襯著嫩綠的燈葉舟,帶著爭執的聲音隨風飄送開來,雖然兩人看起來像是在鬥嘴,但氣氛卻是和諧而溫馨。
只可惜,越是美好的畫面越會有人打擾。
「咳!抱歉。」唐仁凱面露窘迫的看著兩人,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覺得尷尬,但就覺得好像破壞了某種……很美好的氣氛。
尤其是小外甥韓非看自己的眼神,明白透露出「你打擾我們了」的不滿,冰冷的眼刀刷刷地飛來,像是想把他刺成篩子,讓唐仁凱心底隱隱發寒。
不愧是我們唐家的人啊!小小年紀就這麼有氣勢……
「什麼事?」韓非沉聲質問,打斷了唐仁凱的胡思亂想。
「嚴家的人跑來鬧事,老爺子擔心你們,要我過來找你們。」唐仁凱飛快道出理由,轉移了韓非的不滿。
「嚴家?就是那個設圈套陷害老爺子的嚴家?」金渝詫異的問。
在唐老爺子療傷期間,她從老爺子那裡聽到唐家與嚴家敵對的種種過往,那情節可說是高潮迭起、陰謀詭計接連不斷,比那些商業鬥爭的電視劇還要精彩。
對於這樣的一個「大反派」,金渝倒是頗感好奇。
「走吧!我們回去看看。」
調轉船頭,金渝操縱燈葉舟飛了回去。
#上仙  #貓邏  #修真  #輕鬆 
分類:心靈

輕小說作者。喜歡輕鬆、歡快的故事和天馬行空的幻想。

評論
上一篇
  • 番外:憶往之初萌
  • 下一篇
  • 第八章 嫉妒、羨慕、呆(1)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