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第六章 唐家人(2)

第六章 唐家人(2)
次日的清晨時分,天才矇矇亮的時候,他們飛抵了唐家門前。
按理說,這時候正是好眠的時候,所有人應該都還在睡夢中才是,然而,當唐仁凱領著他們進入家門時,卻見到院子裡燈火通明,僕人忙碌的到處走動。
見狀,唐仁凱心頭有了不好的預感,他連忙攔住一名僕人,問道:「這是怎麼回事?」
「大爺,您終於回來了!」僕人一見到他,立刻老淚縱橫,「老爺子他半夜突然咳了好多血,雖然古邈派的幾位大人已經為老爺子救治,但、但是……」
後頭的話儘管沒有繼續說出,眾人也大概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
「我們快走!」唐仁凱拉住韓非的手,領著他快步往前。
就算救不回老爺子,至少也要在老人家臨終之前,讓他見見孫子才行!
韓非的一隻手被唐仁凱拉著,另一隻手則是緊緊抓住金渝,於是,後者也只能被他拉著往前跑。
穿過幾座院子、幾條迴廊,他們來到唐老爺子的房間前。
房外聚集了一大堆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有的是僕役裝扮,有些看起來像是家人或是朋友。
「爹!你看誰來看您了!」
還沒跨進門,唐仁虎就扯著嗓子大喊,希望能藉此讓老爺子提起一些精神。
「爹,小非來了,霓裳的孩子來看您了!」唐仁凱跟著喊道。
跟隨幾人進屋後,金渝隨即聞到一股濃郁的藥味以及血腥味,這混雜污濁的氣息讓她皺了皺眉,暗中使了清風訣,將這些濁氣全掃到屋外,換來一室清氣。
「爹、爹!霓裳的孩子來了,您一直想著念著的孫子韓非來了!」唐仁虎跪在床邊,朝床上的人不斷叫喚。
「爹,您有聽到我的話嗎?爹,您醒醒啊!」
「小非,來,來叫爺爺。」唐仁凱將他拉了過去。
金渝本想讓韓非鬆手,卻發現他抓得老緊,小手不斷發顫,手心冰冷,全身緊繃而僵硬。
看了韓非的臉色,金渝明白他現在需要有人陪在身旁,便反過來握住他的手,拉著他走到床邊。
見到床上躺著的老人時,金渝暗暗吃了一驚。
眼前的老者形容枯槁、面色灰白,瘦得像皮包骨,他的手腕甚至比韓非這個孩子還要瘦弱。
再一細瞧,老人的眉心處泛著一圈黑氣,那是中毒鬱結的症狀。
老人額上泛著一層冷汗,雙眼緊閉,嘴裡胡亂叫嚷著夢囈,仔細一聽,這才辨識出他是在叫霓裳與韓非,要他們小心危險。
「爹,韓非在這裡,他沒事,他很健康。」唐仁凱喊著。「小非,你喊爺爺一聲。」
韓非緊咬下唇,直勾勾的盯著床上老人,神色複雜。
雖然相處時日不長,但金渝也已經把韓非的性格摸清了七八分,明白韓非此時心底的掙扎,除非他想通,要不,這一聲「爺爺」他恐怕是叫不出來。
抽開被韓非握住的手,金渝上前為唐老爺子把脈。
「他只剩一個時辰。」她壓低音量說道。
聽了這話,韓非身子一震,雙眼掠過慌張、茫然與悲痛不捨,那一瞬間的情緒,讓金渝完全捕捉到了。
不只是韓非,在場其他人也因為唐老爺子剩餘不多的壽命而發出輕嘆,一些人還嗚咽地哭了起來。
『救他或不救,就看你決定。』這一句話,她是以傳音的方式傳入韓非耳裡。
金渝把手掌抵在唐老爺子背部,暗中輸給他一股真氣,讓唐老爺子的氣色好轉,撐起他那虛弱的生命力。
「我去外面坐坐。」丟下這句話,金渝離開了。
她前腳才跨出門檻,唐老爺子也跟著醒來,混濁的目光失焦地環顧周圍,最後停在韓非身上。
「你……」他端詳著韓非的樣貌,先是茫然困惑,而後神情轉為激動,「你、你、你是韓非、霓裳的孩子!是霓裳的孩子、我的孫兒!」
他掙扎的想要起身,但卻無力可施,身子顫顫巍巍,不是韓非一個箭步上前扶住他,他恐怕就摔到床下了。
「韓非、韓非,我的孫子……」唐老爺子伸出抖個不停的手,輕輕摸上他的臉,「孩子,讓你們受苦了,是我對不起你們,是我的錯,要是我早點趕到,要是我能早點趕到你們就不會……」
老人悲傷的嚎哭著,老淚縱橫,神情滿是懊惱與後悔。
在唐老爺子的眼淚跟自責聲下,韓非心底的抗拒與防備逐漸瓦解。
悲悽的氣氛在房間蔓延開來,所有人只是默默的看著這對祖孫敘舊,沒有打擾,眾人都明白,這很可能是他們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交談了。
悲傷過度的唐老爺子,哭了一陣子後,又昏了過去,儘管已經不省人事,他的手仍是緊抓著韓非。
看著倒回床上的他,韓非心頭一驚。
「爺、爺爺!」他急忙探手查探他的鼻息。
還好,只是暈倒……他鬆了口氣。
「唐……大舅舅,請幫我叫金渝進來。」他回頭朝唐仁凱喊道。
「好、好,我這就去。」
聽到韓非終於認了自己,願意叫自己舅舅,唐仁凱激動的點頭。
不一會,金渝被帶了進來。
「考慮好了?」她望著韓非。
「嗯,我要救爺爺。」韓非篤定的點頭。
聽他這麼說,金渝這才笑了出來。
「好乖。」她伸手揉了揉他的頭。
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韓非能這麼快就解開心結,金渝替他感到開心。
「拿碗來。」她道。
很快的,一個青花白瓷碗送上了。
金渝取出兩瓶藥瓶,一個是黑色葫蘆瓶、一個是青色高頸玉瓶。
拔開黑葫蘆的瓶蓋,朝碗裡倒了八分滿的液體,那乳白色液體倒出時,一股清香隨之飄散,所有聞到的人頓時精神一振,身上的疲憊感瞬間消失。
「養靈液?」一聲驚呼傳出,已經有人認出這液體的來歷。
這可是相當少有的滋養品,可以滋養靈力,修護受損的元嬰。
一般人用上個幾滴就十分捨不得了,她竟然一倒就是一碗!
這個女孩到底是什麼來歷?
沒有理會那些人的竊竊私語,金渝從青玉瓶裡取出一顆拇指大小的白玉丹藥。
「唔……」
將丹藥放入之前,她又看了一眼老爺子,評估他的身體狀況與用藥量。
「這麼虛弱,還是先用半顆吧!」
食指與拇指輕輕一捏,丹藥就裂成兩半,一半投入碗裡跟液體混合,一半收起。
「這是等一下要給老爺子泡身體的。」金渝將碗遞給唐仁凱,「你去讓人燒一桶熱水,將這碗倒入裡頭。」
「是。」恭敬地將碗接過後,唐仁凱隨即命人去準備。
來到床邊,金渝一手攙起唐老爺子,讓他靠著自己坐著,纖手一翻,一罐紅色長頸玉瓶出現在她掌中。
見狀,韓非連忙上前扶著爺爺,讓她可以騰出手來。
拔開瓶塞,金渝往唐老爺子嘴裡倒了幾口。
「到這邊來,扶好他。」
金渝示意韓非進入床舖內側,跪在唐老爺子身側。
待韓非就定位後,她一掌抵在唐老爺的後心處,緩緩將靈力注入他的體內。
藉由靈力的催行,唐老爺體內的藥液快速發揮效用,唐老爺子灰白的臉色逐漸漲紅,眉心處鬱結的黑氣浮現,顏色由淺入深,最後竟然重如烏墨。
痛苦的呻吟聲自唐老爺子喉間傳出,只見他面容扭曲、身子不斷發顫,不一會,他突然雙眼一瞪、嘴一張,「哇」地嘔出好幾口烏血。
一時之間,屋內被濃郁的血腥臭氣籠罩,其中還帶著些酸腐味。
待唐老爺子不再吐血時,床舖周圍的地板已經全是烏黑色血液,而唐老爺子則是全身冷汗淋漓、氣喘吁吁,活像是溺水後被救起的模樣。
先前漲紅的臉色再度蒼白如紙,但縈繞在眉心處的黑氣已然消失。
「接下來讓他泡足二十個時辰的藥浴就可以了。」金渝讓唐老爺子躺下,順手發了一道水柱將黑血沖出房間,洗淨地面。
「小非,你爺爺泡澡時,每隔一個時辰要讓他吃一顆藥丹。」她將一個碧綠色的小瓶子遞給他,「還有,藥浴的水全程都要保持沸騰,不可降下。我就在外頭待著,老爺子泡完澡後叫我。」
說完,她便逕自離開房間,丟下一屋子的人。
也不是她故意無視其他人,而是她知道,站在角落處的那群人,雖然從頭到尾都沒有開口干擾她,但他們加諸在她身上的目光卻十分火熱。
沒錯,就是火熱!
在她拿出養靈液與那些丹藥後,那些人的目光瞬間變了,就像狼群看到了上等肉塊一樣。
在這麼恐怖的注視下,她怎麼能不開溜?
當然啦!若對方想出手搶劫,她也不怕。
再怎麼說她也是「仙道」等級的高手,而修真者一旦過了大乘期,修煉成仙,就會被接引到仙界去,也就是說,能對她產生威脅的都已經不在這裡了。
山中無老虎、猴子稱大王──這就是金渝現在的最佳寫照。
不過她也不想太過張揚,畢竟「世事無絕對」,若不小心遇上一些沒有渡劫成功、肉體湮滅轉以元神修煉的散仙,或是已經到了大乘期準備飛昇成仙的高手,而他們手上又擁有高等法寶……
雙方要是打起來,金渝也不敢保證自己百分之百能勝出。
作人太高調會被雷劈,她不就是因為得到寶物、幸運值太高才被劈來這裡的嗎?
所以說,還是低調一點比較妥當。
分類:娛樂

輕小說作者。喜歡輕鬆、歡快的故事和天馬行空的幻想。

評論
上一篇
  • 第七章 修煉計畫(1)
  • 下一篇
  • 第六章 唐家人(1)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