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第三章 軒轅家族(2)

第三章 軒轅家族(2)
「哇喔!這根本不是船,是『島』了吧?」看到飛船的規模後,金渝不禁發出讚嘆。
本來以為,這裡的飛船大概就跟豪華郵輪差不多,然而,實際見到後,她發現她真是小瞧了修真界的飛船。
抬頭仰望,飛船足足有四、五層樓高,最上方還有類似塔樓的建築物,至於整艘船的長度……
金渝站在這頭、看不見那頭,所以她也無法估算出整艘船到底有多長。
搭船的人並不多,除了金渝與韓非以外,就只有三名旅客。
眾人順著飛船降下的階梯上行,當他們抵達入口時,幾名穿著粉紅色宮裝的少女分列兩旁,笑盈盈的列隊迎接旅客。
「歡迎各位貴客蒞臨『飛星號』,船上設有商店街、賭坊、煉器坊、丹藥坊、拍賣場、藥草坊等等,各位可以依據地圖指引前往參觀,若是逛累了,各位貴客可以前往跟船票號碼相同的房間休息。」
「如果需要有專人為您進行介紹,只需要花費五顆一品靈石就能聘僱到一名導遊。」
解說完畢,宮裝少女們一臉期盼的看著客人,希望對方願意聘僱她們。
只可惜,五顆一品靈石的要價實在是太高了,會在這顆中級星球上船的旅客,就算有這些靈石也捨不得花在這上面。
聽完宮裝少女的歡迎詞後,旅客們就各自分散,沒有人聘僱導遊,這情況也讓少女們面露沮喪。
她們都是來這裡打工的修真學徒,除了平日的工資之外,最大的收入來源就是擔任導遊。
實話說,五顆一品靈石的要價是船商的定價,她們也不能擅自更動。
再者,這五顆靈石可不是全收入她們的口袋,其中四顆可是要上交給這艘船的船商,她們只能得到一顆。
「呦呦!幾位美人妹妹怎麼啦?一個個嘟著小嘴,心情不好嗎?」流裡流氣的男子聲音傳來,一名手持摺扇、衣著華麗的富家少爺朝她們走來,色瞇瞇的神情讓人看了直皺眉。
紈褲少爺調戲美女,還真是經典的場景啊……金渝興致勃勃的站在旁邊看戲。
「沒有客人聘僱妳們嗎?」富家少爺眨了眨細長的眼睛,輕蔑的笑道:「嘖嘖!這也正常,這裡只是一顆中級修真星球,窮的要命,他們怎麼捨得花靈石呢?」
對於他的這番說詞,宮裝少女們自然是無視了,她們客氣的對他一欠身,隨即準備告退。
「欸欸,別急著走嘛!」少爺攔住她們,「他們不請,我請啊!不過是五顆一品靈石而已,本少爺多的是!」
「感謝黃少爺的好意,只是我們幾位姊妹還有別的事,恐怕……」
富家少爺不屑地哼笑一聲,「妳們不過是打工的學徒,連正式店員都算不上,現在又沒人聘僱妳們導覽,能忙什麼事?」
這話說得很不客氣,但也是事實。
在這條船上打工的,就算是最低等的清掃人員,也都有築基期以上的水準,而她們只是學徒,還在最低的靈動期奮鬥,連築基都不到,除了導覽介紹的工作,她們還真沒其他事情能做。
「……」幾名宮裝少女互望一眼,面露為難。
她們雖然很討厭對方,可這位富家少爺畢竟是客人,得罪不得,而且聽說他家裡也小有勢力,要是惹他一個不高興,最後吃虧的還是自己啊……
「幾位姊姊不是說要陪我逛街嗎?怎麼還不走?」清麗稚嫩的女子聲音傳來,替少女們解了圍。
眾人尋聲望去,只見一名身穿月牙色裙裝的女孩,笑臉盈盈地朝他們走來。
少女頭戴紫色額冠,黑眸燦爛如星,滑順的秀髮以碧色釵與花卉步搖點綴,衣服的袖口與衣擺等處繡了數朵火紅色的彼岸花,隨著她行走的步伐,月牙色裙裝閃爍著柔輝,而彼岸花也化為金紅色火燄躍動。
「姊姊們,我們走吧!」金渝朝對方眨眨眼,後者立刻會意。
「好。」
「等等!」富家少爺再度攔住了她們的去路。
「有事嗎?」金渝佯裝不解的問。
「有,當然有事,而且是很重要的事。」富家少爺嘿嘿一笑,手上的摺扇搧了幾下,「在下是浩川城黃家的大少爺黃一峰,大家都叫我黃大少,不知這位姑娘貴姓大名?」
「金渝。」
「金渝?這真是好名字。」黃一峰瞇眼笑著。「渝妹妹要是不嫌棄,哥哥我正好有空,可以陪妳到處逛逛。」
聽到這裡,金渝總算明白了。
真不愧是色狼,見一個追一個,非常有「狼人」本色。金渝額上冒出數條黑線,嘴角微微抽搐。
原本她是打算來個「英雌救美」的,結果現在反倒成了色狼的目標,這還真是出乎她的預料……
她不認為自己長得漂亮,隨隨便便就能招惹一堆蒼蠅蜜蜂,她將這種情況歸咎於修真這檔事情上。
那些修真小說裡總是說,修煉層級越高的人,身上就會出現一種非凡的仙氣,這些氣質會增加修煉者的魅力。
她想,她現在遇到的情況,應該就是小說裡提到的情形吧!
正當金渝思索著要不要在這隻色狼身上大撈一筆,狠狠敲他一筆竹槓再將他踢開時,一抹黑色身影突然擋在她前方。
「滾開。」韓非板著臉,冷聲說道。
跟金渝的雪白裙裝相反,他穿著一襲黑色長衫,衣襟與袖口滾著黑色緞邊,仔細一瞧,黑色衣料上織有銀灰色暗紋,隨著他的舉手投足,那暗紋如同星辰般閃爍著。
這套「暗影長袍」是金渝親手製作的低階裝備,具有相當不錯的防禦功用,雖然她想要做出等級好一點的裝備給他,但「懷璧其罪」這個道理她還是明白的,為了不讓其他人覬覦韓非,她可是為了材料苦惱很久,她的空間裡頭全都是高階材料,沒有能製作這種近乎新手裝的東西,後來還是黑山發現了她的苦惱,詢問過後替她送來了材料,這才解決了她的困擾。
「哪裡來的小鬼?本少爺的事情你也敢插手,找死啊!」被韓非這麼橫插一手,黃一峰不滿了。
「把這個不長眼的小子拉開!」他對侍衛下令道。
「他是我的朋友。」金渝勾住韓非的手,挑明了兩人的關係。
「朋友?」黃一峰狐疑的打量他們,雖然兩人的動作有些親密,但他可不相信金渝會看上這麼一個小鬼。
「既然是渝妹妹的朋友,那本少爺就看在妳的面子上,不跟他計較了。」黃一峰抬高下巴,一臉寬宏大量的模樣。
「哼。」韓非斜睨對方一眼,眼底明擺著不屑。
「小鬼你……」
「既然已經沒事了,那我們就先走了。」事情演變成這樣,金渝原先想要捉弄對方的心思也沒了。
「渝妹妹,妳要去哪裡?」黃一峰拉住她的手。
皺了皺眉,金渝一把甩開他的手,才想放出靈力壓一壓對方,旁邊又有一個人冒出來了。
「敢問黃公子攔住我們軒轅家的貴客,意欲為何?」說話者是一名留著山羊鬍的中年人。
見到來人,黃一峰的臉色瞬間一變。
他們黃家在浩川城雖是名門大族,但若是跟軒轅家相比……說句難聽點的,黃家的財力連幫對方提鞋的資格都沒有!
現在他們所搭乘的這艘飛船,就是軒轅家的產業之一。
也因為顧慮到飛船背後的勢力,在他出門時,家中長輩千叮嚀萬交待,要他千萬不要惹事,不然家族也保不了他的小命。
若非有這些叮囑,他在船上的行為怎麼會如此收斂?
在浩川城,凡是被他看上的姑娘,不管對方願不願意,直接命人綁回家裡就是了,哪裡還會跟她們磨嘴皮?
「晚輩拜見軒轅總管。」黃一峰恭敬的向對方行禮,「前幾天才想前去拜訪您,結果您的隨從說您正在忙,晚輩就沒有打擾了,若是有失禮之處,還請總管見諒。」
「這位公子,你似乎沒聽清楚老夫的問題。」軒轅任冷笑一聲,這種小家族也敢跟他攀關係?未免也太自不量力!
「老夫是問你,為什麼攔住軒轅家的貴客!」
「貴客?沒有啊,晚輩哪有騷擾什麼貴客?」黃一峰面露茫然,「軒轅總管,這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老夫親眼所見,你還敢狡辯!」軒轅任狠瞪了他一眼,隨後轉向金渝,朝她一揖,「金前輩,實在很抱歉,打擾了您遊船的興致……」
「她、她是軒、軒轅家的、的……」看著軒轅任客氣有禮的模樣,黃一峰頓時嚇白了臉。
不只是他,現場其他人也是一臉震驚,而金渝本人則是納悶不已。
我什麼時候又變成貴客了?
她可不認為買了船票搭船就可以當成貴賓對待,但對方又明確叫出她的姓氏,表示他並沒有認錯人。
難道……
金渝朝藏身暗處的幾人掃去一眼,這些人應該是船家的人吧?
打從上船後,她就發現有幾道靈識鎖定了她,因為對方沒有惡意,她也就沒當一回事。
「……這份薄禮是軒轅家的賠罪,還請您笑納。」軒轅任從袖口中取出一個儲物袋,以雙手恭敬地呈遞上前。
「賠罪就不用了,我只希望這種事情不會再有第二次。」她沒有收下禮物。
無功不受祿這個道理她還是懂的,她可不希望因為一時的貪小便宜,導致日後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
「這……在下知道了。」軒轅任將儲物袋收回袖中,「如果前輩允許,請讓在下帶您參觀,為您進行解說。」
對方都已經這麼說了,要是再拒絕,那就太不給面子了。
於是,在軒轅任的引路下,金渝與韓非朝船上最熱鬧的商店街走去。
名義上是商店街,其實這裡是一個大型交易區,客人可以在此購物,也可以在此販售自己的物品,也因為貨源眾多,各式各樣的修真商品都可以在此見到。
軒轅任帶他們逛的第一間店舖,是一間佔地六百多坪的法寶販售店。
寬敞的一樓大廳擠滿了人,身著淡綠色制服的店員穿梭在櫃台與顧客之間。
儘管眾人都忙著購物、沒空理會他人,但金渝等人的出現,還是引來了不少關注。
這些人不認得金渝,但他們全都認識她身旁的軒轅大總管。
這位大總管手上掌握了不少軒轅家的生意,是軒轅家對外的主要負責人,名氣相當響亮。
除了陪伴軒轅家的幾位重要人物出門之外,這位大總管可不隨便露面,而現在他竟然陪在兩名年輕人身邊,這可真是大大的出人意料。
不少人開始猜測金渝與韓非的身份,還有人認定他們是軒轅家重點栽培的精英。
一時之間,金渝與韓非身上聚集了諸多目光,還有人直接放出靈識探測兩人的修為。
若只有一回、兩回那也就算了,但一而再、再而三的被靈識掃描,金渝也有些不高興了。
她嘀咕了幾句,暗暗掐動手訣,將自己給隱匿起來。
隱匿咒並不是讓她憑空消失,而是消除她的存在感,宛若化為空氣一般。
這一項變化,距離她最近的軒轅任跟韓非自然察覺到了。
明明金渝就站在他們面前,但靈識卻完全感應不到她的存在,就像化成虛無,消失在他們的感知之中。
「妳……不見了。」韓非拉住她的手,若不這麼做,他真怕下一秒她真的就消失了。
「被探查太多次,覺得煩了。」金渝無奈的聳肩。
這話一出,軒轅任大概也猜出對方做了什麼。
一些高手都有他們獨到的「斂息」手段,用來消除自身行蹤,避開敵人的追查。
只是……
軒轅任又瞧了金渝一眼,心底暗暗驚訝。
他還是第一次見識到這麼厲害的斂息術,在他的印象中,也只有軒轅家的族長跟幾名大長老,才能達到這種「空無」的境界。
「這裡人太多了,請兩位跟我上樓。」壓下心底的驚愕,軒轅任維持著平靜的神色,態度更加恭敬地領兩人上樓。
二樓的人潮大概是一樓的一半,人數依舊很多。
沒有多作停留,軒轅任拐了個彎,直接帶著他們走上三樓。
與前面兩樓相比,三樓的空間小了不少,擺放出來的商品也少了一半,除此之外,客人也銳減不少,只剩下四、五十人。
「一、二樓都是一般常見的修真法寶,三樓這裡才是真正值得一看的商品。」軒轅任對兩人解說道:「兩位若有喜歡的物品,可以將名稱告訴服務員,由他們來為兩位取出。」
點頭應允後,金渝與韓非走向展示櫃參觀。
櫃子前方覆蓋著一層淡綠色禁制,用來阻隔不法份子的偷盜,只有服務員才會知道取物的方法。
架上陳列的商品十分多樣,舉凡:丹藥、靈石、礦物、飛劍、法寶、符籙、陣法、儲物裝備等等,能想得到的東西這裡都有。
金渝本來想要大肆採購一番,好好滿足一下逛街購物的欲望,然而,這裡的東西雖然多,卻都比不上她空間裡的收藏。
打量一圈後,她沮喪的收回目光。
她失望的神情,自然盡收軒轅任的眼底,這自然又讓他對金渝的身份與背景高看了幾分。
早在金渝兩人上船時,藏身暗處的隱衛就已經向他做出報告。
軒轅家的隱衛都有元嬰期的水準,但凡境界比他們高的旅客,他們都必須立刻上報,這是軒轅家的家規。
原因無他,就只是為了招攬這些高人,讓他們成為軒轅家的客座高手。
就算這些修真高手背後有其他勢力,無法招攬,那也沒有關係,他們同樣會好生招待,在這些高手心底留下一個好印象。
軒轅家是商業大家,商人最重要的就是左右逢源、和氣生財,交情越多、人脈越廣,他們的勢力也就越大,這也是軒轅家在修真界屹立不搖的不二法門。
當軒轅任見到金渝與韓非時,他真是嚇了一大跳,他沒想到隱衛口中的高手,竟然如此年輕!
再進一步觀察他們的穿著打扮──月輝緞、三玄綢織、暗符花紋、碧色釵,星金寶礦細工打製的花形步搖……樣樣都是難得一件的上等品,價值不斐。
別的不提,光是兩人衣服的衣料,依照軒轅任估算,要製作出這樣的一套衣服,至少也要花上兩百多顆的四品靈石,換算成一品靈石的話,大概是三百萬顆的數量,而且這還只是成本價,不是售價,沒有算入製作手工與副料成本!
雖然軒轅家的財力也足以製作出數十套這樣的衣服,但夠資格穿這些衣服的,少說也要大執事或長老的等級。
不管是實力或是衣著,這兩人都不是小戶人家能培養出的孩子,就連那些他所熟知大門派,他也想不出有哪幾個門派能下這樣的重資,培育出這樣的人才。
也正因為這樣,軒轅任這才會親自出馬,以貴賓級的高規格接待金渝二人。
「若這裡沒有兩位喜歡的東西,那我們就繼續上樓吧!」他開口提議道。
「這裡一共幾層樓?」金渝問道。
「七層。」
「最好的商品在七樓?」
「是的。」
「那就直接去七樓吧!」她直接拍板定案。
「這……」軒轅任面露猶豫。
「不行嗎?」金渝不解的問著。
「實不相瞞,七樓的商品是軒轅家花費數百年尋覓的精心收藏,家族裡有明文規定,那些珍品只能以物易物,不能用靈石兌換,若兩位想前往七樓,必須先拿出交換物品提供鑑定,鑑定通過了才能夠進去。」
「那要是我在裡面看不到喜歡的,我的東西可以拿回來嗎?」金渝並不擔心精品交易這一點。
早在她來到這個世界之前,她就已經將各個角色的收藏放入儲物空間裡,依照她這幾個樓層看下來,她可以斷定,她的那些收藏裡隨便拿出一樣,都可以被對方列為珍品。
「可以。」軒轅任連連點頭。
「那就這個吧!」金渝取出一把通體火紅的長劍,「帝雉劍,材質是熔岩隕鐵跟少許七晶礦,還摻了幾滴火雉血,用九陽天火熔煉而成。」
金渝抽劍出鞘,向軒轅任展示著。
帝雉劍的劍刃閃亮如霜,紅光紫氣縈繞劍身,在長劍抽出時,一聲清麗響亮的雉鳴隨之傳出,撼動了整棟建築。
火紅色劍氣化成雉鳥,在半空盤旋數圈才緩緩消散,原本還有些涼爽的室內,頓時熱浪滾滾,讓人汗水直冒。
分類:心靈

輕小說作者。喜歡輕鬆、歡快的故事和天馬行空的幻想。

評論
上一篇
  • 第四章 示好(1)
  • 下一篇
  • 第三章 軒轅家族(1)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