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第二章 小跟班(1)

貓邏 上仙 修真 金手指
第二章 小跟班(1)
「全都給我閉嘴!」
三長老爆喝一聲,讓那些還在鬼吼鬼叫、不知死活的兔崽子全都噤聲。
「這、這位大仙,小輩無禮,冒犯了您,實在是很對不起,晚輩在此向您賠罪了。」說著,他朝金渝深深一揖,寬大的袖子幾乎要碰到地面。
這話一出,那些跪在地上、以為有靠山的人,紛紛露出訝異、難以置信的神情。
過了好一會,才有人結結巴巴的開口。
「……大、大仙?」
他們剛才竟然在大仙面前叫囂,而且還對她出言不遜!一想到對方的身份與力量,那些人瞬間一陣癱軟,面色蒼白、冷汗淋漓。
「大、大仙前輩,請恕罪、請恕罪,小的不是有意冒犯的。」
「大仙前輩饒命啊……」
幾個人伏在地上,邊求邊哭,全身抖得跟篩子一樣,還有人的袍子下方滲出不明液體,空氣中隱隱傳出刺鼻的尿騷味。
「元嬰期?」查看對方的境界後,金渝挑了挑眉,面露狐疑,「你能看出我的等級?」
依照金渝從修真小說得到的「知識」,等級低的人是探查不出高階者的境界,而眼前這個老人竟然知道她已經是仙道位階?
難道這個世界的規則不一樣?她困惑了。
「不、不是。」面對金渝的質問,三長老頓時汗如雨下,身子彎得更低。
若不是他還足夠鎮定,恐怕現在也要跪下了。
「晚、晚輩只是猜測、只是猜測。」
「喔?從哪裡猜出來的?」她好奇了。
「您、您剛才放出的火……」三長老的話還沒說完,金渝手上就冒出了一簇金色火苗。
近距離觀看這團火苗,三長老明顯感受到火苗發散出的灼熱與威壓,這情況又讓他冒出了一身冷汗。
「你知道它?」金渝好奇的追問。
難道這個世界也有九陽天火?
「不、不,晚輩愚笨、見識淺,並不清楚它的來歷。」三長老惶恐的搖頭,「晚輩只是覺得這火焰比威力強大的烈火術還要炙熱,故而、故而……猜測它可能是三昧真火。」
三昧真火?金渝搖頭失笑。
「晚、晚輩猜錯了嗎?」一直關注她的三長老,自然察覺到她眼中的不以為然。
「這個叫做『九陽天火』。」金渝語氣平緩的介紹,「威力足以震懾天地,三昧真火根本不及它的萬分之一。」
聽到這團金火有這樣的大威能,三長老頓時臉色煞白。
天級火焰啊!這、這竟然是天火!
直到現在,三長老這才明白,金渝剛才根本是對他們手下留情了,若她真的要殺了他們,那一團小火苗就足以滅了全部的人。
「謝、謝謝上仙前輩手下留情。」他再度朝她一揖。
「有個問題我很好奇。」寒暄結束,金渝回到最初的話題,「你們跟他……究竟是怎麼回事?」
她的目光在藍髮男子與這群人之間來回掃了一圈。
「他……」三長老才準備開口,金渝又打斷了他的話。
「你最好實話實說,我不喜歡受到欺騙。」念及對方可能會因為藍髮男子不能說話,胡亂編造故事,金渝語帶威脅的警告。
「是、是,晚輩絕對不敢欺瞞。」三長老連連點頭應允,在上仙面前,他可沒有那個勇氣欺瞞啊!
雙方之間的故事其實很短、很簡單。
這名藍髮男子叫做「韓非」,他們韓家在這裡算是一個小氏族,門下有幾間鋪子,經濟情況比一般百姓好上一些。
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韓非的父親惹上了一位吳總管,而這位吳總管就是三長老他們的家族總管。
照理說,一些小爭執應該不至於動刀動槍,但這位吳總管卻帶了一干僕人,滅了韓家滿門。
雖然這個世界有官府、有律法,但那全是用來管控世俗人的,修真者根本不受律法約束,所以這件事情也就這麼不了了之。
說起吳總管做出的事情,三長老就算臉皮再厚,這時也不禁面露尷尬。
「後、後來一個月前,他……韓公子突然出現,殺光了吳總管全家。」
「那位吳總管滅了韓家,現在這樣人家找上門報仇了,很合理不是嗎?為什麼你們還要追殺他?」金渝挑眉質問。
「這、這……」三長老狼狽的抹去臉上的汗水。
合理是合理,可是打狗也該看主人啊!
林氏家族可是地方上赫赫有名的大族,這傢伙在族長宴客時,直接衝上門殺人,這根本是不給族長面子嘛!族長當然會對他下追殺令。
雖然在心底腹誹著,可三長老卻不敢將這些話說出口。
「他說的這些是真的嗎?」金渝向韓非確認著。
「……」韓非面色蒼白的點了點頭,遲疑了一下,他從懷裡取出一封信,遞給金渝。
信封裡頭只有兩張微微泛黃的信紙,看得出來這封信有些年代。
信件是韓非的母親寫的,內容是韓家被滅門的緣由。
原來,根本不是韓非的父親惹到了吳總管,而是對方不曉得從哪裡聽說,韓家有幾本珍貴的修煉祕笈,三番兩次逼迫韓父交出,但那可是韓家的傳家之寶,他怎麼可能給他?
於是乎,吳總管捏造了一些藉口,直接上門抄家……
信末,韓非的母親明確告訴他,她將這件事情寫出來並不是要韓非去報仇,而是要他知道,他的父親並沒有像那些人傳聞的那樣,做出那些骯髒勾當,他的母親希望他拿著這封信,前往「蒼曜星」的東薩城,找「唐家」,那裡是她的娘家,只要他到了那裡,他的爺爺一定會保護他。
雖然字句不多,但金渝仍可從信中感受到深切的關懷與濃烈的母愛。
「你……」金渝才想說些什麼,眼角餘光卻瞧見韓非的身體晃了幾晃,彷彿就要倒下。
「喂!你沒事吧?」
出手攙扶住他,金渝放出靈識,快速探查了他的身體狀況。
這一檢查,卻叫她皺起眉頭。
韓非體內的經脈嚴重受損,照理說,傷成這樣,他早就該奄奄一息,躺著等死了,然而,他卻服用了一種極為霸道的丹藥,用那猛烈的藥力強撐著。
在這之前,他還服用過另一種丹藥,強行提昇自己的力量,這種丹藥對他的身體同樣也造成了極大的損害。
在兩種藥效的摧殘下,韓非現在的身體簡直可以用破敗、殘損來形容。
就算他撐過了這群人的追捕,他也活不了多久。
「你怎麼把自己搞成這樣?」金渝輕嘆一聲,扶著他緩緩坐下。
關注著對方傷勢的金渝,並沒有發現,在她發出那聲感嘆時,韓非的綠眸閃過一抹詫異。
手掌一翻,她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一個白玉瓶,正當她準備取出丹藥時,卻因手上已經乾了的污泥楞了一下。
掐動手訣,她召來一顆水球洗去手上的髒污,甩乾了水滴,而後才從白玉瓶中倒出一顆丹藥,做完這一切動作,白玉瓶又消失了。
「吃下。」她將丹藥遞到他面前。
男子低眸凝望著她的手,遲遲沒有接過手。
並不是他對金渝有所顧忌,雖然不清楚她的身份,但從剛才雙方的互動中,他知道對方並沒有惡意,也知道這顆丹藥肯定能救他的命,不管怎麼想,他都應該要立刻接過丹藥服用。
然而,當他望向那顆碧綠色丹藥時,目光卻不由自主的被那白皙、細緻的纖手吸引。
光滑細緻的肌膚沒有一絲疤痕,膚色白裡透紅,彷彿吹彈可破,手指修長漂亮,指頭呈橢圓狀,修剪乾淨的指甲泛著乳白色光澤……
他從沒想過,原來人的手可以這麼漂亮。
「欸、欸!你還好吧?」見他遲遲沒有動作,金渝拿著丹藥在他面前晃了晃。
「……」回過神來的他,尷尬的搖頭,耳朵微微泛紅。
他慶幸自己現在全身沾滿髒污,就算羞紅了臉,也不會被人發現。
「這顆是九轉大還丹,不管是多麼嚴重的傷,只要你還有一口氣在,就能將你救回來,受損的經脈也會恢復,斷掉的舌頭也會重新長出,還可以洗筋伐髓、改善體質,讓你脫胎換骨。」
誤以為對方是對丹藥有所顧忌,金渝細細為對方說明著效用。
她所說的功效其實是簡化版,這顆九轉大還丹除了醫治內外傷之外,還具有解毒、增加修為、返老還童等功效。
可以說,它是所有靈丹中,最高級、最特殊、效用最大的萬靈藥。
這個「九轉大還丹」是在靈泉空間裡頭發現的,除了九轉大還丹之外,那個空間的角落還堆了大量物品──成堆成疊的書籍、兩公尺高的紫檀木高櫃、琳瑯滿目的藥箱,沉香木製成的書桌上擱著文房四寶,五個矮櫃放置著不知道用途的瓶瓶罐罐,另外還有幾個不明金屬製成的大箱子,箱子上佈置了奇特的機關,裡頭存放著相當罕有的物品……
金渝的解說讓一旁的三長老等人羨慕地瞪大雙眼。
這哪裡是療傷藥啊?根本是仙丹了嘛!
在眾人嫉妒的目光中,韓非接過丹藥服下。
藥一入口隨即化開,藥力瞬間擴散至全身經脈,溫潤而令人舒淌的暖流在體內遊走,他的傷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飛快痊癒,一些烏黑的液體自皮膚的毛細孔溢出,那些全是他體內的雜質與毒素……
雖然沒經歷過這種情況,韓非多少也能猜到這就是「洗筋伐髓」的作用,只要這些雜質排乾淨了,他也就等於脫胎換骨了。
不用金渝提醒,他隨即定下心神,打坐修煉。
在他修煉時,金渝也在旁邊關注著他,而三長老等人也一動也不動的待在原地,連大氣也不敢吭出一聲。
現在絕對是逃跑的好時機,卻沒人敢輕舉妄動。
──他們不是不想逃,而是不敢逃。
大仙只要手指一點,就能輕易取他們性命,想在她的眼前耍詭計開溜,無疑是自找死路!
還是乖一點、安分一點、聽話一點,要是能討得大仙高興,他們還能有一線生機。三長老等人就是這麼盤算的。
時間眨眼即逝,一個時辰後,韓非再度張開眼睛。
「你們家被搶走的東西,你拿回來了嗎?」待他重新站起身時,金渝開口問道。
「……」韓非點了點頭。
儘管他現在已經能說話,但他已經當了十多年的啞巴,一時之間還是不習慣開口。
「你的仇,已經報了嗎?」金渝又問。
這個問題乍聽之下有些奇怪,他都已經殺了吳總管一家,自然是報了仇了,又怎麼還會問他報仇了沒?
然而,再一細想,三長老的臉色瞬間又蒼白了些。
那個吳總管畢竟是林家的總管,當年滅韓家時,用的也是林家的手下,真要說來,林家也跟這件滅門血案脫不了關係。
若是腦子動的快一點、想法歪斜一點,說不定還會認為這件事情是林家族長在背後指使……
如果韓非也是這麼認定,依照這位大仙對他的照顧程度看來,說不定還會幫他滅了林家!
一想到這個後果,三長老頓時冷汗涔涔,手腳冰冷。
該死的吳老狗!沒事貪人家的祕笈做什麼?三長老氣急敗壞的在心底大罵。
若不是因為他的貪婪,又怎麼會為林家惹來這場禍事?
要是吳總管現在還活著,三長老肯定第一個衝去殺了他!
#貓邏  #上仙  #修真  #金手指 
分類:親子

輕小說作者。喜歡輕鬆、歡快的故事和天馬行空的幻想。

評論
上一篇
  • 第二章 小跟班(2)
  • 下一篇
  • 第一章 穿越女是強大的(2)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