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第一章 穿越女是強大的(2)

上仙 貓邏 修真 金手指
第一章 穿越女是強大的(2)
隔天,金渝慢悠悠的晃著腳步,朝昨晚的戰場方向走去。
從昨晚爆發的彩光來看,這次的規模比她之前遇過的更盛大、戰況更加激烈,想當然爾,戰場上的收穫肯定更多。
這麼一想,她不由得樂得滿臉傻笑,甚至還愉快的哼起了歌。
有句話說的好,「樂極生悲」,於是乎,她摔倒了。
要是在平常時候,這麼一摔也沒什麼,頂多就是吃了一嘴草、擦破點皮,但老天似乎故意要整她,她在斜坡上摔倒了,基於牛頓的運動定律,她「咕嚕嚕」地滾下小斜坡。
在她滾得頭暈眼花時,「啪搭」一聲,整個人落入一灘泥漿中,瞬間成了黑糊糊的小泥人。
「呸呸、呸呸呸……」
她狼狽的從泥漿裡爬起,咧著嘴,拼命將剛才灌入嘴裡的泥水吐出。
滿嘴的泥水味讓她反胃至極,在艱辛的爬出泥漿後,她趴在地上吐了起來。
「……還好早上只有吃水果,不然還真是浪費。」
難受的甩去雙手的泥巴,又將手往草地上抹了幾下,等手上乾淨一點時,她才以手抹去臉上的泥水。
「不知道這裡有沒有水可以洗澡?」
她四下環視,卻意外對上一雙如翡翠般晶瑩、漂亮的綠色眼瞳,那雙綠眸現正充斥著驚愕與意外。
眼睛主人是一名伏跪在地的男子,頭髮是漂亮的海藍色,臉上被人畫了幾十刀,交錯的疤痕讓他看起來相當猙獰。
那張臉,幾乎可以用「面目全非」來形容。
金渝跟對方就這麼靜靜凝視了兩秒,而後雙方一同做出反應。
男子奮力挺直上身,朝她揮刀砍出,而她則是縱身一跳,直接飛到半空。
沒料到金渝會飛,對方驚愕的張大嘴,呆愣愣的望著她。
「欸,你是人還是妖獸?」金渝憑空一抓,一團金色火焰出現在她手上。
來到這個世界這麼久,她不是第一次見到人,但那些大多是妖獸化形的偽人類,牠們用那人模人樣的外表作為偽相,獵捕受騙的妖獸或人類。
金渝就被騙了幾次。
也因為這樣,她在見到這個人時,才沒有開心的撲上去,反而是在回過神時,先一步跳開。
對方張了張嘴,卻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僅僅只是挪開了對準金渝的刀尖。
「唔?是真人?」金渝緩緩自空中飄落,落地無聲。
依照過往她跟那些人形妖獸對戰的經驗,這些妖獸一遇到人就揮舞著爪子撲上來,可不會使用武器,更不會與人溝通。
「你好,我叫做金渝,你叫什麼名字?」她試圖跟對方進行交談。
「……」男子沉默的看了她幾秒,眼底閃過猶豫,而後緩緩張開嘴巴,示意她觀看。
這時,金渝才注意到對方的舌頭被割除了。
「抱歉,我不知道……」她尷尬的抓抓頭髮。
對方搖了搖頭,以刀尖抵著地面,試圖從地上爬起。
然而,他掙扎了幾次,卻始終無力站立。
「我幫你。」
金渝上前扶住他的手,觸手的衣料濕涼,但她也沒有多作在意,手上用了點力,便將他一把拉起。
男子搖搖晃晃的站穩,臉色煞白、氣息粗重,額上冷汗淋漓。
「你的臉色很差,生病了嗎?」金渝皺眉打量對方,當她鬆開攙扶的手時,這才發現帶泥的手掌沾滿鮮血。
「咦?你受傷了?」她後知後覺的驚呼。
由於對方穿著一襲黑衣,雖然有些地方開了幾道裂口,身上也泛著血氣,但她也只當那是被樹枝劃破的痕跡,根本沒注意到他傷得很重。
正當金渝想叫對方坐下治療時,周遭突然傳來幾聲破空異響,眨眼間,十幾名身穿灰色衣袍、腳下踩著一柄長劍、御空飛行的男子包圍住他們。
「御劍飛行?是御劍飛行耶!」金渝激動萬分的叫嚷著,而她身旁的男子則是面色古怪的看著她。
御劍飛行不過是最低階的手法,只要築基期圓滿,得到師門賜予的飛劍,練習一下手訣跟口訣就能夠使用,她剛才所展現出來的,可是元嬰期高手才能辦到的浮空術!具有這樣的實力,又怎麼還會去羨慕別人會御劍呢?
若是金渝知道藍髮男子的想法,她肯定會哈哈大笑。
她之所以那麼激動,當然不是因為羨慕他們會御劍,她是因為能夠穿越到修真世界而興奮!
修真啊!這樣的話,我以後也能當神仙囉?她萬分期待的想著。
在這些御劍飛行的人出現後,金渝便以靈識掃描他們的狀態,而後發現,這裡的境界設定與遊戲一樣,眼前這幾位都只是築基期的實力,比她在森林裡遇見的妖獸還要弱上幾倍。
要是雙方人馬開打,她連手都不用動,光用氣場就能壓垮他們!
就跟電玩的等級設定一樣,修真者的修為境界也有高低之分,詳細的境界名稱她記不清了,只記得其中的三個必經階段──築基、元嬰跟渡劫。
築基期是修真的入門門檻,主要是針對身體的修煉,要把身體鍛鍊成可以吸收並且儲存靈氣,就像是在建造房屋時,需要先打造地基一樣。
而元嬰期是指把元神修煉成「元嬰」,也就是一個外表如同嬰兒一樣,以純粹能量體存在的自己,煉化出元嬰後,也就達到靈魂不滅的階段。
最後的渡劫期就是被雷劈啦!
傳說中,修煉成仙是一種逆天而行的行為,因為違逆天意,上天就會出面攔阻,給修真者增設考驗關卡。
你想成仙?沒問題,先來給我劈個幾下再說。
據說,這雷劫不只劈一次,不過確切的數字也是眾說紛紜,有人說會劈上九九八十一道,有些人則說只是劈個幾下就收工了。
這其中的差別,或許是跟個人的人品有關,也有可能是天雷趕著下班收工,或是打雷的機器忘記充電,這才少劈了幾下……
咳!扯遠了。
在所有階段之中,最危險的就是渡劫期,一個不小心就會灰飛煙滅,肉體連同元神一併消失。
被天雷劈過後,就可以放鞭炮慶祝,準備飛昇成仙了。
在渡劫與飛昇之間,會有一段時間的緩衝期,這是讓肉體與靈氣進行轉化,變成仙人體質的時期。
那麼,金渝現在是什麼階段呢?
她現在擁有的能力來自遊戲,遊戲裡的等級設定,可不會只讓玩家玩到成仙,在一再改版與進階後,她可是達到了「仙道九層」的最高境界,再往前一步就成神了!
而且她還是仙界中的高手級玩家,雖然在遊戲排行榜上名列百名以後──沒辦法,丹藥師是偏重治療的輔助系職業,攻擊力原本就比不上劍仙、御蟲師那些攻擊性職業,但單以丹藥師這一職業來看,她可是位列前十名的高手!
只不過,這是在「穿越之前」的等級,穿越後,她發現自己雖然得到能力,但等級也被往下壓縮,變成了仙道一層的境界。
儘管如此,要她應付眼前這些人,依然綽綽有餘。
「原來你這傢伙還有幫手,難怪會往這邊逃!」
落地後,領頭者冷哼一聲,也不問清楚緣由,就直接將金渝與男子視為同夥。
「別跟他們廢話!這傢伙殺了總管,又殺了我們那麼多人,我們現在就殺了他們報仇!」另一人氣憤的吼道。
「哼哼,昨晚天色不佳,被你逃了,現在看你怎麼逃!」
昨晚?難道昨天那場戰鬥不是妖獸,而是他們在戰鬥?金渝從他們的對話中約略猜出了情況。
「識相的話就立刻跪下懺悔,我可以考慮留你們一個全屍。」領頭者神情囂張的命令。
「哼!」
藍髮男子握緊了刀,忍受著身上的痛楚,往旁走了幾步,拉開跟金渝的距離。
「你這是在跟他們表示,你跟我並不認識?你覺得他們會相信?」金渝狐疑的看了他一眼,對他這樣的舉動感到不以為然。
「……」男子的目光閃爍,他剛才的確是這麼想的,只是現在他也覺得自己的想法過於天真。
「如果我說,我不認識他,你們信嗎?」望著面前的人群,金渝似笑非笑的問道。
對方當然不信。
「我管妳是認識還是不認識,既然妳跟他在一起,妳就必須死!」領頭者斷然回道。
「原來是個女的啊?好好的幹嘛把自己弄成泥人?」另一人戲謔的笑著。
金渝剛才滾落泥漿,全身弄得跟泥人一樣,再加上她的頭髮只是隨意紮綁成束,不像一般女子那樣盤髮梳髻,對方並沒有認出她的性別,直到她現在開口,他們這才從聲音判斷出來。
「林哥,殺她之前先看看她長得怎樣,要是姿色不錯……那可別浪費了。」說話者目光猥瑣的嘿嘿笑著。
「不漂亮也行,總歸是個女的嘛!」另一人色瞇瞇的附和道:「為了追殺這個傢伙,兄弟們都好幾天沒有逛窯子泄火了,嘖嘖!憋得真是難受。」
幾個人話說得露骨,還有人朝著金渝吹口哨,說些猥褻不堪的話,讓她聽得眉頭直皺,臉色越來越沉。
她生平最厭惡、最痛恨的就是色狼!
而眼前這幾個傢伙,根本就是令人髮指的強暴犯,還是最惡劣、最噁心的那種!
「看來……我們也不用談了。」金渝冷下臉來,指尖一彈,一簇拇指大的小火苗漂浮在她指尖。
與一般火焰不同的是,那火苗的火焰是璀璨奪目的金色,如同黃金融成液體的金黃色調。
「呦呵?小娘子的脾氣還挺悍的啊!不錯、不錯,這種的玩起來才有趣,我喜歡!哈哈哈……」
「這團小火焰能燒得了什麼?」對方面露嘲諷,「來來來,哥哥教妳,這個,才叫做火球。」
他從懷中拿出火符,掐動手訣激發,火符頓時化為一團籃球大小的紅色火球。
「看到沒?這個才叫做火球術。」
「小美人別傷心,等哥哥我解決這小子後,再一個步驟、一個步驟慢慢的教妳,嘿嘿嘿……」
「你要教火球術?我看你是想教她合歡術吧!」旁人戲謔的笑著。
「哈哈,是極、是極!那種翻雲覆雨、水乳交融的爽快,怎能不讓小美人感受一下呢?」
無視他們的猥褻調侃,金渝將小火苗輕輕一彈,直接轟向手上聚起火球的人。
對方不以為然的嗤笑一聲,指揮火球與她對轟。
本以為小火苗被火球這麼一撞,肯定會灰飛消散,然而,實際情況卻是小火苗將大火球給吞噬了。
吞食掉大火球的火苗,並沒有停下衝勢,而是繼續朝發動火符的男子飛去。
眼見情況不對,男子立刻掐動手訣,放出護盾防禦。
「嗤──」一聲輕響,火苗燒穿了護盾,竄上了他的衣服。
對方驚呼一聲,慌張地拍打著火的衣擺,這一舉動卻讓他引火上身,火苗燒上了他的手掌,而後迅速蔓延至手臂、身體、頸部、雙腿……一直到將他整個人燒成灰燼為止。
前後過程,不到一秒。
被燒死的男子只有最初發出一聲驚呼,引火上身後,他連半句慘叫都來不及喊出,就這麼化為灰燼了。
沒料到情況竟然變成這樣,他的同夥面露驚愕,張著嘴、瞪著眼,全都啞口無言。
那到底是什麼火焰?眾人目瞪口呆的看著她,心口開始發寒。
「真是有夠笨。」金渝搖搖頭,頗不以為然的說道:「那些妖獸一看到我放出火苗,馬上就逃得無影無蹤,結果你們卻連躲也不躲,比妖獸還不如。」
雖然殺了一個人,但金渝心底卻沒有半分牴觸,彷彿這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
難道我是個冷血的傢伙?她納悶的猜想,隨後又否定了這樣的念頭。
若她真是天性冷血,她在獵殺第一隻妖獸時,就不會因為看見一堆血與內臟而大吐特吐,而後,在她殺死第一隻人形妖獸時,也不會因為自己殺了「疑似人」的妖獸,而惶恐不已,足足花了半個月的時間才讓自己心情平復。
眼下的情況,只能解釋成她已經適應了這個世界的規則──弱肉強食,強者為尊。
再說了,對方見到她時,可是直接對她判了死刑,還妄想要將她先奸後殺。
她可不是「聖母型」的女生,會想要對敵人以德報怨,用愛感化對方。
對於不講理、難以溝通的傢伙,就直接用暴力手段,揍到他學會溝通!──這才是她的行事準則。
想通了這些,金渝心裡也就釋然了。
「接下來……該誰呢?」
她的指端又燃起三團火苗,黑眸往其餘幾人一掃,那些人立刻心驚的跪地求饒,全身顫抖個不停。
「前、前輩饒命!小的知道錯了,請饒命!」
「請前輩饒命!您大人有大量,請放了小的吧!」
「只要前輩能饒小的一馬,小人回去後會立刻供上您的長生位,日日燒香祈求您健康、境界大進、壽與天齊!」
看著他們跪在地上不斷磕頭求饒,金渝勾了勾嘴角,目光掃向另一處的樹林。
「看了那麼久的戲,還不出來嗎?」
隨著她的這聲詢問,樹林裡出現細微聲響,一名白髮老者弓著身子走出。
「長老、是三長老!」見到來人,那些跪在地上的人全都面露驚喜。
「三長老,這個女人殺了六師兄,你快殺了她替師兄報仇!」
「三長老,她想殺我們,請您救救我們!」
「三長老,您快殺了這個妖女!」
聽到那群人左一聲「三長老」、右一聲「殺了這個妖女」,三長老額上冒出不少冷汗。
他可不像這群沒眼力的蠢蛋,在那簇金色火苗出現時,他就知道眼前這個人絕不是他能招惹的人物。
他雖然不清楚火苗的來歷,但憑藉多年的經驗與感應,他可以斷定,那肯定是「三昧真火」等級的火焰。
三昧真火啊!能夠調動三昧真火的人就算不是仙人,也是接近仙級的高手,他不過才元嬰期中階的等級,對方一根手指就能將他給撚死了!
看到那簇火苗時,三長老第一個反應是──逃!
當他想移動腳步時,卻發現雙腿沉重如鉛,完全移動不得。
他當然不會以為這是自己驚嚇過度,導致手腳無力,他知道,他在不知不覺中,就已經被這位大仙給困住了。
若對方不是困住他,而是直接對他下殺手……一想到那個後果,三長老就嚇得渾身直發抖。
而現在,這群不知死活的兔崽子竟然叫他殺了對方?
一群白痴!
#上仙  #貓邏  #修真  #金手指 
分類:娛樂

輕小說作者。喜歡輕鬆、歡快的故事和天馬行空的幻想。

評論
上一篇
  • 第二章 小跟班(1)
  • 下一篇
  • 第一章 穿越女是強大的(1)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