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網遊也可以這麼仙!於壹》預計於9月1日上市~

第一章 獄門環
早上五點半。
身上穿著簡單水藍色休閒服、黑髮黑眼的少年一邊輕哼著歌,一邊姿態悠閒地來回在爐灶前,翻翻炒炒。
須臾,少年關上爐火,俐落一個甩鍋,將炒好的花生小魚乾盛在白色盤子上,而後一手端著盤子、一手解開腰上繫著的那條黑白格子圍裙,掛好,走出廚房,來到了餐桌前。
黃桐木製的方桌上,依序擺著一鍋尚冒著熱氣的小米粥,一盤黃綠相間的蔥花炒蛋,一盤對半剖開、蛋黃溼潤流油的鹹鴨蛋和兩盤當季的炒青菜,以及昨晚吃剩下的滷肉和紅燒魚頭。
少年將手中的花生小魚乾擺上。
這頓早餐也就齊全了。
而幾乎就在同一瞬間──
「喵~~」
喵叫聲從遠處傳來。
聲音入耳時,一道白影就已經端坐在餐桌一角,速度快得讓人根本看不見祂的動作。
「就只有魚頭?」毛色雪白、體形跟小獅子差不多大的九尾白貓口吐人言,臉上的鄙夷表情十分明顯。
「王白,早安。」少年偏過頭朝九尾白貓溫和地笑笑,「冰箱裡還有一小盆魚凍,你要吃嗎?」
「魚凍啊……」白貓抖了抖貓鬚,舌頭舔過唇瓣,「好吧!本貓仙勉強吃了。」
「嗤──」
驀然,一聲嗤笑自餐桌的另一頭傳出。
原本空蕩的椅子上憑空出現了另一名男子。
男子的容貌看起來三十出頭,鬆鬆地編成了把辮子垂在身後的長髮卻是灰白色的。他懶洋洋地靠著椅背、翹著二郎腿,態度悠閒。
「吃白食的還這麼囂張?貓啃魚骨頭就夠了。」
「誰吃白食了!」九尾白貓條件反射般生氣地炸毛。
「難道你有交飯錢?」灰髮男子──這三口之家名義上的戶長福爺挑眉反問。
「我可拿了不少東西過來!」白貓底氣十足地反駁道:「你家後院養的魚,還是我帶來的!」
「那魚,不是被你吃掉了嗎?」福爺呵呵地淺笑,憑空一個揮手,不遠處的電視便自動開啟。
「那又怎麼樣?」
九尾貓王白不耐煩地以肉呼呼的爪子拍打著桌面,「我可是等牠生下很多小魚才吃的!牠的子孫後代都還在呢!」
「嘖嘖!你這貓妖真殘忍,吃了魚祖宗,連牠的子孫後代也不放過……」
聽著一人一貓的鬥嘴,早已見慣了這場面的少年笑了笑,轉身走向廚房,端那盆魚凍去了。
他們這麼鬧騰也不是第一次了,幾乎每次見到都會鬥上幾句。
自幼就已經見怪不怪的於壹,也早就摸清楚兩人的狀態──王白的九條尾巴還在甩動,沒有豎起,那就表示祂現在心情還不錯,不會真的跟福爺打起來。
要是王白被氣得豎尾巴了,那他就要趕緊叫杏哥出面制止,免得這屋子又被他們砸毀了。
從他出生到現在,十八個年頭,這房子就被毀了六十二次,平均每年要重建三次到四次,幾乎可說是每一個季節換一棟新房。
要不是建築團隊的效率極高,一天就可以完成所有的興建工程,他們早就不知道搬幾次家了!
當於壹端著魚凍重新回到餐桌前時,電視正在播放新聞。
「……國家科研院研發的《獄門環》上星期釋出第十五批玩家名單,如今這些玩家的遊戲艙都已經安裝完成,預定於今日進入遊戲。」
晨光新聞台女主播乾淨甜美的聲音,伴隨著碗筷碰撞的聲音清晰地播報著晨間新聞:「這次的玩家一共有兩千七百五十位,比上一次增加五百位。研發人員表示,他們會在保持遊戲艙的品質下,盡可能地加快製造速度,希望能夠接納更多用戶……」
「小杏兒呢?怎麼沒出來吃飯?」福爺拿起大碗公,給自己盛了半碗粥。
雖然粥只有半碗,不過那碗公的半碗份量也足有普通飯碗的兩碗了。
「杏哥在趕稿。」於壹拿起正常版本的飯碗,也給自己盛了一碗。
「趕稿?他的交稿日不是還有半個月嗎?」福爺端起盛裝了滷肉的盤子,幾筷子就把一半的滷肉掃進大碗公裡。
「杏哥說他來了靈感,想要一口氣寫完。」
福爺搖搖頭,又夾了一大把青菜丟進碗公裡,「不過一個意念就能完成的東西,他偏偏要一個一個字地敲,自找麻煩。」
於壹微微一笑,夾起一筷子炒蛋吃著,沒有回應福爺的話。
這種話他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聽到一次,不管是他或是杏哥,都已經習慣了。
「這新聞真無聊。」王白晃了晃貓鬚,隔空切換了電視頻道。
「《獄門環》是我國近年來最傑出的高科技發明。」
畫面跳出了另一則新聞報導:「這款在遊玩的同時還能夠學習知識、技能以及鍛鍊身體的網路遊戲,七年前上市時隨即引發了極大的轟動,各種質疑、困惑、毀謗喧囂塵上。
如今,《獄門環》證明了當初的宣傳語,它確實是一款超乎想像的遊戲……」
王白一邊啃著魚頭,一邊又晃了一下尾巴。
電視頻道再度切換。
螢幕上的畫面變成了一段訪談介紹。
「陳沉是《獄門環》第十批的玩家,他原本是一個喜愛田徑卻沒什麼運動天賦的學生,自從他進入《獄門環》學習後,不到三年的時間,他的體能和身體素質大幅上漲,今年順利入選國家青年田徑隊……」
王白貓鬚抖動了下,尾巴加大了力道又一甩,直接將電視頻道切換成了財經台。然而──
「……外國某間知名科技公司試圖『複製』《獄門環》,耗費大量金錢卻仍然宣告失敗,他們甚至派遣了無數商業間諜過來,最後偷盜回去的資料卻造成電腦大中毒,但是該公司負責人卻否認……」
「嘖!怎麼淨是播報這些啊?」
王白不耐煩地甩動著尾巴。
電視頻道也隨著尾巴晃動不斷跳來轉去。
「每一次開放名額就全是《獄門環》的新聞,都幾年了,播來播去就是那些,看不膩嗎?為什麼不消停一會兒!」
然而,也不能怪新聞台一窩蜂地報導這些消息,畢竟可以讓人在遊戲裡頭進行各種學習,還可以改造身體資質、提高智力、精神力,並且修煉武術和賺錢的遊戲,全世界就只有《獄門環》辦得到。
它所造成的轟動,可是席捲全國,每個人都想進入《獄門環》裡頭,讓自己踏上飛黃騰達的未來。
「不想看就別看,又沒人逼你看。」
福爺將最後一口菜扒進嘴裡,隨手一揮關了電視,「為了這種事情鬧脾氣,你可真閒。」
「你說什麼!」王白又炸毛了。
眼看著兩人又鬧了起來,於壹搖搖頭,開始收拾起餐桌。
這時,一陣怪異的手機鈴聲響起。
「逼哩滴哩~~小壹哥,我是包子,聽到請回答!」
於壹放下正在清洗的碗盤,擦乾雙手,接通電話。
「小包子~~」
「欸嘿嘿嘿嘿……小壹哥!你醒了沒?」咋咋呼呼、充滿活力的少年聲音傳出,伴隨著一陣詭異的笑聲。
「醒了。」
「嗚呼呼呵呵呵~~~我也是!我還怕會睡過頭,特地定了三個鬧鐘,結果六點就醒了……小壹哥,我們改成七點進遊戲吧!」
「好。」於壹無可無不可地回道。
他可比那個興奮得找不著北的周濤同學更清楚,不是他不想更早進入遊戲,而是他們這種「新人」,一開始都會有登入時間的限制。
根據「獄門環」制訂的規則,新手玩家最早的登入時間就是早上七點,而且剛開始的一個月是適應期,每天只能在遊戲中待五個小時,之後就會被強制下線。
「小壹哥,你打算取什麼名字?我想了好幾個遊戲名字,不過都還不確定要用哪一個……」
「我用本名。」於壹回道。
「這樣也好,到時候我創建完成後加你好友。」
「好。」
「欸嘿嘿~~《獄門環》啊!《獄門環》!我沒想到我竟然可以玩《獄門環》!我弟說我走了狗屎運,嘎嘎嘎嘎嘎!他投了好幾次申請都沒過!哈哈哈哈……」
包子同學笑得得意又囂張。
於壹被逗笑了,「你該不會一直在小洲面前炫耀吧?」
「欸嘿嘿~~我怎麼可能炫耀呢?我就是跟他說,膠囊遊戲艙躺起來很舒服、外型很漂亮,而且在裡頭躺一整天也不悶……」
「你在遊戲艙裡頭躺一整天?」
「對啊!」
「時間沒到就不能進入遊戲,你躺在裡面做什麼?」
「我就是想先體驗看看啊!」周澤回得理直氣壯。
「……你高興就好。」
「不過那遊戲艙真的跟我想得不一樣,裡面完全不會悶耶!溫度剛剛好!而且,我覺得裡頭的空氣比外面新鮮!真的好奇怪,就隔著一個遊戲艙而已啊……」周澤感到很納悶。
「畢竟是國家科研所推出的遊戲艙,當然跟市面上賣得不一樣。」於壹輕描淡寫地回道。
心底卻是哭笑不得地吐槽,《獄門環》的遊戲艙當然與眾不同!
它可是法器!法器!
遊戲艙的能量來源是靈石,外殼那些看起來像花紋的彩繪全都是陣法!更別提它的整個材質,還都是從各個小世界收集來的!
別的不說,一般的遊戲艙可以讓你去異世界嗎?
一般的遊戲艙可以讓你的靈魂脫離而且保護你的靈魂嗎?
一般的遊戲艙可以逐漸改善你的體質,讓你將另一個世界學到的技能帶到現實中嗎?
「我弟看到我拿遊戲艙當床睡,羨慕死我了!他還說要把他心愛的遊戲借我玩,要我讓他躺一次遊戲艙,哼哼,我才不給他躺!」
「你這麼做,你弟沒生氣?」
「他找我單挑,不過他打不過我!哈哈哈哈……」
包子同學的本名叫做「周澤」。
這喳喳呼呼的傢伙,是於壹從小學到高中的同學兼老朋友,兩人的孽緣從小學時候的同桌開始,直到現在都還維持著聯繫。
也因為周澤的關係,於壹跟他的弟弟周洲也認識。
「周澤同學,兄弟之間要相互友愛。」
「哎呀!小壹哥,你說的那種兄弟情只有故事書才有,真正的兄弟姊妹都是相愛相殺的!」
「所以,你們打算走上禁忌的道路了嗎?你爸爸媽媽會哭的。」
「……小壹哥,你說這種冷笑話會很容易失去我的。」
「那我就該唱首『我終於失去了你』對吧~~」性子偏向溫和的於壹,熟練地和周澤一來一往地扯淡。
「……」再次被噎得再度無語,電話那頭的某少年習慣性地撓了撓鼻心,終於認敗嘆道:「小壹,你以後還是少上網吧!都學壞了!還我當初溫和可親的『小壹哥』來!」
包子同學周澤佯怒地吼道。
「乖~~哥哥我現在也是很溫和、慈祥的呦!」
於壹勾起唇角,將洗好的碗筷擺放整齊,轉身走出廚房。
電話那頭,周澤很快又找了一個話題。
「小壹哥,你的身體現在好多了吧?」
打從他們小學一年級相識的第一天,於壹就因為吃了他送的一顆零嘴而送進醫院,之後更是經常請病假。
就因為這樣,以前兩人還在念中學時,班上的那些女同學還給於壹取了個「花王子」的外號呢!
意思是,「像鮮花一樣嬌弱的王子殿下」……
十幾歲的女生正是充滿浪漫幻想、喜歡看漫畫的年紀。
而那年代的少女漫畫,男主角大多用王子啊、騎士啊這樣的語句去描述,於是除了花王子之外,女生們還給於壹取了「溫柔天使」、「星星王子」、「月光騎士」、「優雅貴公子」等等外號……
當然,這些稱號只在私下流轉,沒人那麼不識相地在於壹面前這麼喊他,所以一直到現在,於壹都還不曉得自己有這麼美妙的外號。
不過,當初周澤聽到這個外號時,整個人都不好了!
從此在這個熱血笨蛋的心裡,於壹已經跟「虛弱」畫上等號。
「不過你也不用太擔心。」
這幾年為了給於壹補身體,周澤挖來的偏方、藥材可不少,也如往常一樣努力地安慰著他,「身體虛弱一點也沒關係,等你開始玩《獄門環》,就能像那些人一樣,鍛鍊出很好的身體……」
於壹笑了笑,「放心,我現在身體很健康。」
「也對!」
電話那頭的周澤拍了下腦袋,鬆了口氣似的笑開:「《獄門環》這款遊戲是會進行審核的,身體資質不達標的都不能玩。不過他們的審核標準也挺難理解的,有些人看起來很弱,可是他們偏偏就過關了,有些看起來很強壯的反而沒有……」
「嗯,大概是那些被選中的人有特別的優點吧?」
於壹將手機開了擴音外放,擺到一旁的流理台上,又繼續未完的洗碗大業。
「我也是這麼覺得!」周澤激動地說道:「我聽說啊,《獄門環》的幕後團隊裡頭,有隱世的武林門派!那些篩選肯定是篩選可以習武的人!欸嘿嘿……說不定我們以後可以變成絕世高手!」
這也不是周澤異想天開的想法。
事實上,這些傳聞早就是公開的秘密,而那些進入《獄門環》的玩家中,確實有人練出了武藝。
然而,周澤同學肯定想像不到,幕後的真實情況比他、比世人所猜想得還要不可思議!
──《獄門環》是由天界、人間和冥界共同籌辦的網路遊戲,其創建的目的,竟是為了「救世」!
現在的世界進入末法時期,等到天地間最後一分的靈氣消散,天道就會死去。
天道一旦消失,世界的秩序將會崩塌。
屆時,人間便會出現各種災厄,類似於電影中的「世界末日」場景那般,星球會出現極大的異動,人類和眾生萬靈都將會走向滅亡。
而為了自救,天道告知了天界和冥界這樣的未來,因此促使了《獄門環》的誕生。
《獄門環》對於玩家的刪選和限制,倒不是有意刁難,主要是受到本世界的靈氣豐沛量和玩家靈魂資質的影響。
由於遊戲中的世界,是個介於真實與虛妄之間的位面,參與的玩家想進入那些小世界,必須以自身的靈魂進入,若是靈魂不夠強大,就像電腦設備的等級太低,連遊戲都開啟不了,那又怎麼玩得動呢?
可以說,《獄門環》這款遊戲原本就是本世界和小世界的交流門戶。
玩家們藉由進入遊戲中被稱為「小世界」的各種副本地圖,蒐集、學習和交流各種知識和技能,完成小世界所發布的任務,行善積德,可以用這些功德兌換本世界所需要的靈氣,和玩家本身需要的物品。
而天道將喪的那些小世界,也能在玩家們的幫助下逐漸變得完整,成為一個真實世界。
讓雙方達到互惠互利、共生共榮的存在。
玩家從小世界換回的靈氣越多,受到靈氣滋養的眾生也就越多,資質好的玩家,吸收靈氣的效果也會比較快,經過一段時間的滋養後,這些人就會成為下一批遊戲名單中的幸運兒。
換言之,若以於壹的靈魂強度,他從一出生就有進入小世界的資格,然而,相較於靈魂的強大,他的肉體卻是太過虛弱,這樣的他要是再繼續修煉靈魂,就只會導致肉體崩毀。
為此,福爺他們找來了各種靈草仙丹,讓他每個月都要泡上一次的藥浴,就這麼持續了十多年,他的身體強度總算變得能與自身強悍的靈魂批配。
所以,不知情的人看他一副纖細文弱的模樣,實際上,就連足有腰圍粗的樹木他可以一個掌刀劈斷,花崗岩那麼硬的石材,他一指頭就能戳出洞來!
完全是行走的人間兇器啊!
只是,於壹的性子不喜歡彰顯。
對陷入「誤區」老是將他當成柔弱綿羊的包子同學,也沒有更正的念頭。
六點五十分。
於壹提前進入遊戲。
獄門環規定登入時間有限制,新手玩家最早只能在七點進去,但,那是針對剛剛拿到遊戲名額──譬如包子同學周澤,這種才剛接觸遊戲的嫩新人設下的限制,像於壹這樣有「特殊背景」的,早就跟著福爺他們進入《獄門環》好幾百次了。
只是為了身體著想,他每次都只能待在十方城裡,也就是登入《獄門環》遊戲後的固定上下線地點。
十方城是玩家交流、學習、貿易、討論、休閒娛樂的場所,在這裡,你身邊經過的人很可能是神仙、鬼魂或是妖怪,甚至可以在這裡見到自家去世的祖先親友!
進入遊戲後,原本黑髮黑眼的於壹瞬間變了個模樣,原本的一頭黑髮,轉換成燦亮中透著些許暖意的淺玫瑰金色,短髮也變成了束著髮髻的長髮,眼瞳則是左黑右金的異色眼瞳,身上的休閒服也被色調淡雅的古風長袍取代。
手上晃著一把羽扇,於壹熟門熟路地朝商店街的位置走去。
《獄門環》的建築,都是以古色古香的中式構造,像是以朱色和白色為主調,大氣、莊重、宏偉的唐代建築;秀麗而清淡高雅,透著禪味和儒家風範的宋代建築;色彩濃重、華麗而典雅的明代建築等等……除了造型和風格各異的建築之外,沿途還可以見到怪石嶙峋,各種千姿百態的園林造景。
可說是一步一景、如詩如畫。
而《獄門環》的交流區,就像是網路遊戲中的主城,玩家們互動、商店、休閒、交易、學習等等……都是在這個區域進行。
於壹滿十八歲前雖然還沒有正式進入過遊戲裡那些小世界,卻已經從福爺他們口中聽說了不少情報,知道新人進入小世界之前要做好哪些準備──雖然,福爺和王白總是跩跩地說就算沒有準備,也無所謂!
不過,於壹很清楚福爺跟王白的宣言,是屬於他們這種修行者的自信,沒有修煉過的凡人想要在任務世界中取得好成績、好收穫,最好還是提前採購些物資或是技能比較妥當。
所以,趁著跟周澤約定的時間還沒到,於壹打算買些周澤需要的東西給他。
新手玩家剛進入《獄門環》時,基本上都能領到官方贈送的一千界元(獄門環的貨幣兌換單位),玩家們可以用它購買消耗性的道具,或是學習基礎技能。
而相較於新手略顯乾扁的錢包,有著一群愛操心的長輩當靠山的於壹,自然就富有多了。
打從確定他的身體無礙,能夠進入《獄門環》後,福爺和一些長輩們就送給他不少界元跟道具,甚至連空間儲物裝備都有好幾個!
順帶一提,獄門環最早期的遊戲貨幣單位,是黃金、白銀和銅幣,只是後來開放虛擬錢幣跟三界貨幣的兌換機制後,發現貨幣計算變得相當複雜,乾脆就將遊戲貨幣給簡化了。
於壹一邊思索著新手可使用的道具跟物品,一邊晃悠悠地走向十方城的商店街。
獄門環裡,每個小世界的文明發展都不同。
有些世界很落後,有些跟現代差不多,也有一些世界戰亂不斷,如果是在生活機能便利的世界那還好,至少食衣住行還能花錢解決,如果是蠻荒、原始的世界,那一切的食衣住行全得靠玩家自己,這個時候,手動能力就很重要了。
要知道,就算遊戲裡的商店有販賣便利的道具可以使用,但是這些道具都是有使用次數限制的,更何況玩家即使準備得再充分,儲備的道具也總會有用完的一天,如果面臨道具用完卻來不及返回商店補充的情況,那不就糟糕了嗎?
因此,比起道具,於壹覺得那些技能書其實是更加實用、重要的東西。
尤其是一些生存和採集類的技能,像是基礎武技、格鬥術、狩獵技巧、野外生存技巧(包含野炊、佈置陷阱、方位辨識、簡易工具製作等技術),此外,還有毒物的基本判斷方式、草藥和礦石的辨識、剝皮硝製,縫紉、編織、捕魚等等……都是不可獲缺的。
古人不是說,「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嗎?
於壹嘴角帶著笑,挑了幾本周澤應該會用到的書籍。
給道具不如給技能和知識,雖然這些知識不見得能夠適應每個小世界,畢竟,不同的環境生態下,生存方法也不同,可是能有一個基本概念還是比較穩妥的。
周澤懂得的技能愈多,心裡的底氣也會比較足,信心充足,遇到危機時,人也就能冷靜地思考、理性地判斷。
而後,於壹走向商店街角落,一間店名為「琳瑯滿目」的店舖。
「歡迎光……欸?小壹!你來玩了啊?」
一見到於壹,穿著一身水藍旗袍的女店長立刻迎上前,熱絡地招呼著他。
「林玲姐,我來買乾坤袋跟一些道具。」於壹笑著回道。
林玲是一名鬼修,也是於壹的老熟人。
在於壹還小的時候,她當過於壹的保姆,等到於壹長大後,就辭了工作返回冥界,現在在《獄門環》裡開了間小店鋪。
「咦?你不是已經有了嗎?送人的?」林玲曉得他根本不缺這些東西,能猜到得也只有送人這一個選項了。
「對,周澤要進來玩,我想挑一些東西給他。」
「啊,那個胖包子啊……」
林玲對於壹的這位朋友,可是印象深刻。
至於原因,倒不是因為對方是於壹的第一個朋友,也不是因為初見面時,對方白白胖胖、看起來像是年畫裡頭的福娃娃體型,而是因為這小男孩只用一顆糖果,就把於壹給送進了醫院,把他們嚇得膽顫心驚。
雖然這件事怪不得周澤,畢竟當初他們誰都沒想到於壹的體質這麼奇葩,不過也因為那次的驚險,讓他們都記住了這個小胖包。
「林玲姐,阿澤現在已經瘦下來了,聽說還是他們學校的校草。」於壹笑道。
「啊~~果然每個胖子都是帥哥潛力股嗎?」
林玲理解地點了下頭,手腳俐落地抓了十幾樣商品,相當爽快地塞給於壹,「既然是你們要的,我就不收錢了。」
不過一眨眼,於壹的手上就堆滿了止血藥、補充體力的滋養劑、專治斷筋斷骨的續斷膏、防禦符咒、偵查符咒、瞬移符咒、偵測靈氣的工具、弓弩等等……全都是玩家間備受好評,經濟實惠、性價比極高的商品。
「如果你們從小世界採集到東西要販賣,可以來我這裡賣,保證不讓你們吃虧!」林玲拍著胸口保證。
「謝了,林玲姐。」
「有什麼好謝的?」林玲隨意地擺擺手,「我能幫的也只有這些了。」
她說的也是實話。
因為不管是修為或是製作符咒、道具的本領,她都遠遠比不上福爺他們,能贈送的,也只有這些低等級的物品了。
「要是有什麼新的情報,我再發訊息給你。對了,你現在可以進入小世界,那也就能加入聊天群了!」
林玲調出了遊戲裡的通訊道具,馬上發出入群邀請給於壹,「如果遇到不清楚或是不能解決的問題,就在頻道裡頭喊人,那些前輩都會幫忙的。」
「好的。」於壹點選同意加入,眼前馬上出現一個虛擬頁面。
頁面上有幾個選單標籤:成員名單、公告、討論區和交易區。
聊天頻道的名稱就叫做「聊天群」,很直白簡單的名字。
於壹猜想,這麼直白的命名方式,取名的人應該是福爺。
當下,「聊天群」的成員人數並不多,其中,有一大半都是於壹認識的長輩。
小助手林玲:「福爺家的小壹加入啦!嫩嫩的小菜鳥一隻,還請大家多多指教呦~~」
緊接在林玲發言後,正在聊天室裡潛水的的成員們就陸陸續續地冒泡了。
鏡姬:「呦!小於壹也入群了啊?身體好點沒?」
於壹:「我已經完全好了,謝謝鏡姬姊姊關心。」
藥師琉璃:「他的身體再不好,我的藥園子就沒藥草了!」
王白:「不過吃你幾根草,你鬼吼鬼叫什麼?小氣鬼。」
藥師琉璃:「什麼幾根草!那些可都是珍貴的天地靈寶!我養了好久的!」
王白:「呵呵,我就不信你沒從福爺那裡拿到好處。」
藥師琉璃:「那是福爺給我的報酬!」
於壹:「藥師前輩,我要是在小世界裡發現珍稀的藥草就摘來給你……」
王白:「小壹,你別理他!他就是喜歡瞎嚷嚷,喜歡喊窮!」
藥師琉璃:「我本來就很窮!小壹乖,普通的藥草就不用給我了,要送給我的藥草,就跟你泡澡的藥草差不多等級就行了。」
姜苗小師妹:「歡迎!請新人發照片、報年紀、三圍、血型、星座、性別、愛好!我喜歡打架!需要打架儘管找我!」
燕禹:「……小師妹。」
姜苗小師妹:「啊咧……師兄你在啊?我去解任務了!〔手動再見〕」
燕禹:「道德經罰寫十遍,明天交給我。」
姜苗小師妹:「嚶嚶嚶~~師兄,你真的要這麼狠心嗎?我只是在對新來的道友表達歡迎跟熱情啊!於壹道友,我說得對不對?」
於壹:「嗯,雖然有些驚訝,不過還是很感謝道友的歡迎。」
姜苗小師妹:「師兄,你看看、你看看!人家壹壹道友都不介意了,人家只是想讓氣氛活潑一點嘛~~」
燕禹:「把舌頭擼直了再說話。」
姜苗小師妹:「對不起。」
燕禹:「歡迎於壹道友,抱歉,小師妹給您添麻煩了。」
於壹:「不會、不會,她很活潑,這樣的性格很好。」
於壹雖然沒見過燕禹,卻也從王白那裡聽說過不少燕禹的事情。
王白跟燕禹是好朋友,一人一貓的緣份源自前世的某一輩子。
據說,王白能夠從八尾靈貓變成九尾,從靈貓變成仙貓,就是因為燕禹的關係,而王白為了感謝他,那一世就守著燕禹,直到他壽終正寢。
往後,這一人一貓在幾經輪迴轉世,頭幾世燕禹都只是普通人,所以,王白一直不曾在他面前現身。
畢竟仙凡有別、人妖殊途。
直到這一世,燕禹成了道士也踏入了修行門檻,王白才現身他的面前,與他結交。
※頻道公告:當前,敖仲在煉獄地種殭屍磨菇中。
遊戲的世界頻道突然閃過了一串亮瞎眾人眼睛、字體十分之華麗的公告。
幾秒後,聊天群裡掛著寬麵淚的青龍頭像亮了起來。
敖仲:「小幼崽終於可以玩遊戲了嗎?快!快幫仲去求父皇,說你需要仲保護你去小世界!讓父皇放仲出去!快去!」
於壹:「咦?二太子還在試煉地嗎?」
敖仲是龍族的二太子。
這位性格奇葩的太子殿下,總是喜歡拿一些奇奇怪怪的玉珮、玉器給他吃。
是的,於壹可以吃玉。
準確地說,他可以毫無負擔和阻礙地吸收一切有靈氣的東西,就算那法器上面附加了防禦陣法,他也能一口啃了。
這項「特異功能」讓福爺他們嘖嘖稱奇,而敖仲更是在好奇之餘,很興奮地找尋
各種他認為「於壹應該吃不了」的東西給他。
曾經有一次,他甚至偷拿龍皇珍藏的寶劍過來,想試試於壹是否能啃下。
最後的結果就是,寶劍缺了一角。
後來於壹聽說,敖仲被匆匆趕來救劍的龍皇一腳踢進試煉地,之後就沒有他的消息了。
敖仲:「是啊!仲都在這裡待九年了!這裡好無聊,就只有一堆天魔!仲都殺膩了!」
福爺:「別理他,他活該!」
敖仲:「混蛋阿福!明明是你讓仲拿那把寶劍──」
※頻道公告:管理員福爺將敖仲禁言一天。
於壹:「……」
林玲:「……」
姜苗小師妹:「感覺好像有什麼不可告人的內幕?」
書蟲:「小壹啊,要是在小世界看到書籍或是有趣的文字紀錄,記得幫老書蟲收集一些。」
偃師:「小壹,我缺木甲製作材料,有看到的話幫我收集,我送機關獸給你。」
龜老:「呵呵……」
藥師琉璃:「我需要藥草!記得要跟你泡澡的那些同等級喔!」
重明:「咯咯,小壹的身體終於調養好啦?要哥哥帶你玩嗎?」
姜苗小師妹:「為什麼前輩們都請於壹道友帶東西?壹壹道友很厲害?」
頻道安靜了一瞬。
藥師琉璃:「嗯……」
書蟲:「這個嘛……」
小助手林玲:「就某方面來說,小壹確實比我們都強。」
福爺:「他的靠山很強大。」
偃師:「對對,小壹的靠山相當厲害!」
重明:「沒錯!」
王白:「那位靠山沒人敢招惹。」
姜苗小師妹:「欸?」
龜老:「嗬嗬,歡迎小壹……」
敖仲:「老玄龜,你得反應還是一樣的慢啊!」
※頻道公告:歡迎新成員「天道」加入「聊天群」。
看見天道加入,聊天群裡所有知道天道是誰的神仙鬼怪都矇了。
他們很肯定,並沒有人邀請祂加入,而且也沒人能邀請祂加入。
因為,這個天道就是「天生道,道生性」的天道;是「修道最終之境,乃天之大道也」的天道;是天地間的法則秩序的天道;是「萬物的規則,萬物的道理」的天道。
然而,這麼一個「只能遠觀」的天道,竟然就這麼進入了他們的聊天群!
──他該不會一直在偷窺他們說話吧?
一想到有這種可能,所有人都覺得有些凌亂了。
儘管他們知道,這個新生天道跟以前的天道相比,活潑了不少,也沒那麼冷漠疏離,可是這不代表他們能夠平靜地接受一個喜歡潛水窺屏的天道啊!
這就像是小孩跟夥伴們開心地玩耍,結果突然一個大家長冒出來,還說要跟大家一起玩一樣,整個氣氛都不對了啊啊啊啊!
知道天道身分還能高興地歡迎他加入的人,大概只有於壹一人了。
畢竟天道可是他在滿周歲時就認識的玩伴呢!
於壹:「小天!你也來啦?」
※頻道公告:天道將暱稱改為「小天」。
姜苗小師妹:「啊咧?那位靠山該不會就是這位小天前輩吧?前輩!倫家也想抱大腿!」
福爺:「前輩!我也想抱大腿!」
王白:「前輩!大腿!抱!」
※頻道公告:小天發放禮包給所有成員,請查收。
藥師琉璃:「啊啊啊!是藥草包!感謝前輩!」
燕禹:「謝謝前輩,長劍我很喜歡。」
偃師:「我的是機關材料!謝謝前輩!」
姜苗小師妹:「我的是拳套!謝謝前輩!這個拳套完全是我的菜啊!愛死它了!我會每天抱著它睡覺,跟它好好培養感情的!」
福爺:「……為什麼我的禮包開出一張『銘謝惠顧』的紙條?不能厚此薄彼啊!小、天、前、輩!」
三足老闆:「謝謝前輩,禮物很好,我很喜歡。」
※頻道公告:「本雜貨鋪收集各種貨物,價格好商量!」
福爺:「銘謝惠顧的紙條收嗎?」
三足老闆:「不收。」
小助手林玲:「啊啊啊!三足大大出現了!三足大大,如果您有看不上眼的貨色,拜託轉賣給晚輩!三百六十度旋轉跪地請求三足大大關照!」
林玲的店舖在《獄門環》還挺受歡迎的,在玩家間的口碑也很好,但是她的商品也只能賣給普通人和煉氣期的小修士,築基期的修士就對她的商品看不上眼了。
如果三足老闆願意將他篩選剩下的貨品轉賣給她,她的小店也就能夠出現幾樣「鎮店之寶」,也就更加有底氣了。
「沒問題!過兩天我準備整理倉庫,妳再過來看看。」
三足老闆並不是吝嗇的人。
他瞧不上的東西轉賣給其他人,也算是二次利用,所以對於林玲的請求,他很爽快的同意了。
小助手林玲:「謝謝三足大大!〔撒花〕〔撒花〕」
分類:娛樂

輕小說作者。喜歡輕鬆、歡快的故事和天馬行空的幻想。

評論
上一篇
  • 挑戰連續30天發文!第2天
  • 下一篇
  • 《蜂舞10》預計於漫博出書~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