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異族特赦番外─黑心貨 第五章

第五章 圍剿巫妖
那時候我剛把黑玫瑰女王欠下的「任務負債」清除一半,正想找個時間休息時,那個精靈老頭突然找上我,見面後,他只丟下一句:去幫忙清一下垃圾。
然後我就被他打暈,然後又用特殊的液態金屬袋子打包,丟上聯盟的軍機。
當我醒來時,發現自己已經是聯盟任務小隊的一員了。
當領隊的隊長向我解釋任務內容時,我才瞭解,原來這次任務的目標是一隻發瘋的巫妖,他的住處是在城外郊區的一處莊園,因為這名巫妖以往有一些不太好的紀錄,所以聯盟一直監控著他,而他原本的表現也都算正常,沒有到處擄人進行一些血腥的煉金實驗。
直到上個月,也不曉得他是閒的發慌還是已經瘋了,他竟然放出一堆不死生物攻擊城市,屠殺了整座城市的居民,還把那些死去的人變成了不死怪物,原本很正常的城市,現在成了一處到處有不死怪物徘徊、血腥氣相當重的廢墟。
前幾天,聯盟的情報員傳回消息,這隻發瘋的巫妖在放出一堆不死生物的那天,竟然還在自家莊園設下生命魔法陣,吸收城裡那些民眾的生命力,利用這些力量製作人造怪物,也就是說,那些不死生物其實是一個障眼法,為的是隱瞞他使用生命魔法陣的事情。
現在來到這裡的這些聯盟成員,任務目標就是進入巫妖的莊園,殺了他以及他那些實驗品。
這算什麼清垃圾啊?這是一個高難度的任務啊啊啊啊!
我真想衝到聯盟總部掐死那個老頭子。
如果換算成傭兵公會的任務,這個任務就算不是最高的S等級,也會是A級任務,酬庸賞金可不少,結果那個狡猾的精靈老頭竟然用一句「清垃圾」帶過,直接把A級任務降成最低的清道夫等級,這算什麼啊?省錢也不能這麼省啊!黑心的混蛋!
不爽歸不爽,人都已經被打包送到這裡來了,任務還是要作,反正對方只是要我來當「環境清潔員」嘛!聽說鑽研鍊金術的巫妖都很有錢,家裡除了有好幾個大金庫之外,古董、高級魔藥、高價收藏品也是不少,既然人都要被宰了,我當然要好心一點,幫他收收屍、順便幫他清除那些帶不走的財產,至於打打殺殺什麼的,讓這些聯盟成員去忙就好,關我屁事?
領隊隊長聽說了我的任務職責後,表情變得很怪異,好像便秘了好幾個月一樣,隊長可是負責整個任務的重要人士,為了讓任務能夠順利完成,我從儲物戒指裡拿出一瓶藥劑底給他。
「清除宿便的藥劑,一瓶五萬。」
「……」隊長的表情更糾結了,那黝黑的臉隱隱泛青。
他哼了一聲,掉頭離開,完全不鳥我。
……難道他不是便秘,而是痔瘡?我默默的收回藥劑,暗暗反省自己的眼力不好,竟然連這個狀況都看不出來,難怪這筆生意會作不成!
圍剿行動很快就展開了,領隊隊長原本想把我的位置排在前頭,但被我婉拒了。
身為一名安分守己、明白團隊合作精神的優質傭兵,就應該要清楚隊伍的位置與責任的分配,只有斥侯才能走在隊伍最前頭,他們負責的工作就是搜查與排除障礙,而位置排在斥侯之後的職位是前鋒,專門負責清除臨時出現的敵人,前鋒後頭就是隊伍大軍了,前鋒是運用游擊、迂迴戰術等高超技巧對敵,而大軍就是以強大的火力直接碾壓,手段雖然暴力了一點,但卻也是最有效率的,而我的職位則是吊在隊伍後方,在大軍摧毀敵方武力後,負責清掃戰場、搜刮敵人的財物。
清道夫跑在隊伍前面能作啥?跟斥侯搶工作嗎?還是要學習盜賊,用偷竊手法扒光敵人?
身為一名合群的傭兵,我很無法理解,為什麼受過聯盟專業訓練的隊長,竟然會提出這種不合常理的要求?
狼人不是獸族裡頭還算聰明的種族嗎?為什麼這隻狼人隊長卻表現的這麼弱智?難道他是少見的低智商型?
好吧!既然他的智慧有所欠缺,但比起莽撞、愚笨的牛頭人來說,這狼人隊長還是可以溝通的,所以我很嚴肅、很認真、很誠懇、很慎重的拒絕了他。
「我只是清道夫,其他事情與我無關。」
「……」
隊長聽了我的回答,臉色又變得難看起來,我想,他的痔瘡肯定又發作了,於是我這次很準確的拿出與他病症相對應的痔瘡軟膏。
「三天見效,只收你五萬。」這下應該會買了吧?
「……」狼人隊長很糾結的看著我,一臉的欲言又止。
怎麼還不買?難道……他身上沒帶錢?我猛然想到這一點。
對啊!他可是來出任務的,身上怎麼可能會帶錢出來?
「可以刷卡,或是回去後再轉帳。」我很好心的給了其他選擇,並拿出一台隨身型刷卡機。
瞧!我是多麼稱職的商人啊!所有情況我都替客人設想到了。
「……」
最後,隊長黑著臉,默默的接過藥膏,選擇了轉帳的交易方案。
我也不怕他回去後不付錢,聯盟的成員還是可以信任的,要是真的有什麼交易糾紛,聯盟的成員那麼多,精靈老頭子應該也不會在意消失了一個。
因為是來圍剿的,所以眾人佈置好了以後,整批人馬就這麼浩浩蕩蕩、光明正大的衝了進去,這種行動方案真是非常符合獸族的無腦性格。
一開始的路程還算順利,雖然驚動了巡邏跟守衛,不過聯盟這邊可是派出了兩部軍機的成員過來,人數上佔了大半優勢,那位狼人隊長也是個懶得動腦筋的,直接讓部隊強力碾壓過去,手段很暴力、很直接,這種不浪費時間的行為很不錯。
進入屋裡後,隊伍自然而然分散成幾個小隊,分頭從不同的位置進攻。
他們打他們的,我這個清道夫自然有我的事情要忙。
繞過戰區,躲過巡邏,我花了半小時的時間搬空一個大金庫以及一間收藏室。
這隻巫妖的確很有錢,不過才搜刮兩個地方,我的儲物袋就裝滿了。
打劫時卻發現沒有辦法把所有財寶搬走,那可是一件相當讓人鬱悶的事情啊!
還好,為了預防有這種情況發生,我總是喜歡多帶幾個儲物袋在身上備用。
早在聯盟大軍衝進屋裡時,巫妖的注意力就被這些人吸引走了,他的手下也全被派出去作戰,一路上遇到的敵人不多,這也節省了我很多時間。
在地下室繞了一圈後,發現已經沒東西能拿了,我開始往樓上邁進。
一樓目前是火力最集中的戰區,雙方人馬在這裡打得轟轟烈烈,子彈、魔法彈、箭矢滿天飛,各式各樣的冷兵器、熱兵器與魔法武器全部出爐,還好巫妖把整棟房子建構的很堅固,佈置了各式各樣的防禦與強化禁制,要不然這棟房子早就倒塌了。
在人群中鑽鑽繞繞、順便混手摸魚殺死幾隻怪物,我略過一樓,跑上二樓。
二樓有很多房間,起居室、茶室、會客室、書房、旁廳、花房等等,看得出來這隻巫妖很懂得享受生活,不過這些都不是我關注的重點。
花了四十三分鐘搜索後,這二樓竟然連一點可以拿得東西都沒有!牆上掛的是假畫、仿畫,房裡的古董擺設也是假貨!沒錢就沒錢嘛!幹嘛打腫臉充胖子?要衝胖子也就算了,還間接地浪費了我的時間,真他X的可惡!
三樓就不一樣了,這裡的空氣飄著濃烈的血腥味,這血氣聞起來不怎麼新鮮,甚至還有些發臭,血氣之中還混雜著一股奇怪的藥味。
我抽了抽鼻子,試圖分析這裡面的成份,只可惜這股藥味太過複雜,我只猜出二十三種原料,其他的要用精密儀器才能分析的出來。
不過這也不關我的事,我只是一時職業病犯了,聞到藥味就想分析一下成份而已。
三樓只有三間房間,我打開其中一間房間的門,門一開啟,鋪天蓋地的鮮紅隨即映入眼簾,伴隨顏色出現的還有濃郁十倍以上的血腥味。
從房間還沒有被染色的牆壁可以看出,這間房間以前是白色,現在則是被大量鮮血染成紅色,地板上積著厚厚的血漬,牆上像被潑了紅色油漆一樣,讓我納悶的是天花板──為什麼有人會在殺人時,還特別把那兩層樓高的天花板染上鮮血?這不是很奇怪嗎?
牆壁上的血花很明顯可以看出是潑上的、濺上的,地上的自然是從屍體上流淌出來的,可是天花板……
還有一個問題,鮮血的來源很明顯就是堆在房間中央,像小山高的屍體堆,那……殺害這些屍體的人呢?
「噗哧──」
一塊銳利的玻璃碎片刺入我的側腹,一雙被鮮血染紅的手握著玻璃片的另一端,那雙手的主人是一個小鬼,跟血一樣鮮紅的頭髮、灰紫色眼睛,全身赤裸,身材乾瘦。
他就像在血漿裡打滾過一樣,頭髮因為乾掉的血液凝固成束,臉、脖子以及身體各個部位都呈現暗褐色,就像穿了一件血衣一樣。
「原來你在這裡。」
我抓住他的手腕,手上稍一用力,幾聲喀喀的碎裂聲響起,他的手就被我折斷了,他原本還想掙扎,但他畢竟還是太過幼小,沒辦法作到有實質用處的反抗。
掐著他的脖子隨手一扔,他被我扔到遠處牆角,摔得四腳朝天。
可惜了,這件衣服我還挺喜歡的。
看著衣服上的破洞,我無奈的扯扯嘴角。
我不否認我是故意用這種方式釣他出來,這個小傢伙隱藏氣息的功夫不錯,只是他還是稚嫩了點,呼吸聲與腳步聲太大了。
雖然不知道這小傢伙是什麼來歷,但我只是負責搜刮財物的,他與我無關。
確定這房間裡沒有東西可拿,我隨即轉身走出,前往下一間房間。
第二間房間是一間大型實驗室,各式各樣的材料、藥劑、煉金產物與儀器一應俱全,煉金學是一門相當昂貴的興趣,基礎材料雖然不貴,但越往上走,付出的心血與金錢也就越多,可說是一個無底大坑。
從櫃子裡收藏的物品看來,這位巫妖肯定是一名煉金大師,隨便一樣東西都能在市場上賣到十幾萬的價格!
搜刮、搜刮!就算是看不出用途、以前從沒見過的東西,我也一律收到儲物袋裡,寧可把垃圾當寶貝收起,也不想把寶貝當垃圾遺漏!
在我搜刮完第二間房間,才剛跨出門口時,旁邊閃來一抹鮮紅身影,對方出手掐住了我的脖子,而且毫不拖泥帶水的擰斷,而他也被我逮住了。
隨手一揮,那傢伙被我抓去撞牆,他的腦袋在牆上撞出一個凹洞,自己卻只流出一些血,依照我的力道,就算是最壯碩的熊族人也會當場腦袋開花、腦漿四濺,絕對不會像他這樣,只是破了一個小裂口。
這小鬼的腦袋挺硬的嘛!我開始對他好奇了。
搖晃幾下脖子,把我彎曲的骨頭校正回來。
還好我是屬於特殊種族,骨頭的傷害沒有太大影響,自體恢復的速度也很快,要不然我就要花錢去醫院打石膏,還要把脖子吊上三個月了。
斷了腿、缺了胳膊還好,脖子的傷勢可是會影響行動力的,這對傭兵來說可是阻礙賺錢的大事啊!
「叫什麼名字?」我冷聲問著。
「……」小鬼沒有回應,也不曉得是不會說話,還是不想回答。
「無趣。」
會想問他名字也只是一時心血來潮,有沒有得到答案我都無所謂。
我也懶得理他,隨手把他往走廊的另一頭丟去,扔的遠遠地,讓他不會來煩我。
其實我比較想把他丟出去外面,只可惜,這個樓層沒有窗口,除非我把牆面打穿,但這樣又太費力了,我是領了清潔工的任務,來這邊搶劫、收寶物的,又不是來這邊當破壞工。
往前走了幾步,我打開了第三間房間。
嗯,這裡的確是一間「房間」沒錯,若要再說的詳細一點,這是巫妖的房間,而現在房間主人正坐在屋子裡,用灰白色眼瞳瞪我。
我跟他對視了幾秒鐘,時間長的讓我以為他已經變成雕像,或是他已經遲鈍的無法思考現在的情況時,巫妖終於開口說話了。
「你是誰?」
嘖!這個問題問的還真沒水準。我暗嘆一聲。
聽說研究煉金的人,都會被這樣那樣的毒物腐蝕身體,巫妖的身體不怕腐蝕,不過我看他的腦子應該已經被毒物毀的差不多了,要不怎麼會問出跟那隻狼人隊長差不多智商的話呢?
「收垃圾的。」
瞧!為了配合他的智商,讓他能夠迅速理解我的職業與來意,我做的犧牲還真大啊!一瞬間就從頂尖傭兵變成清潔工了呢!
「清潔工?呸!」巫妖很骯髒的吐出一口口水,「別以為我不知道你跟樓下那些傢伙是一夥的,想要奪取我寶貴的研究,別做夢了!你們這些卑鄙的小偷,快給我滾出去!」
……看來這傢伙的智商真是有待商榷,就算是一起走進屋子的又怎樣?那能代表什麼?難道一起坐同一部電梯的人,彼此就都認識嗎?
再說了,雖然清潔工有些行為真的像是在搜刮東西,可是搜刮跟搶奪、竊盜還是不同的行為,而且動機也不一樣,這三者怎麼能混為一談呢?這隻巫妖真該好好去學一下語文課,跟他溝通實在太辛苦了!
巫妖發了一頓脾氣後,隨即舉起他的法杖,嘴裡喃喃念著咒語。
不得不說,這隻巫妖真的該砍掉重練了。
我迅速衝上前,在他咒語唸完之前,一把扯掉他的舌頭,再扭掉他的腦袋,接著又折斷他的雙臂,然後是他的雙腿……
「嗚嗚#**&#@!啊啊哇哇哇@$@%&#%*……」
巫妖的腦袋在地板滾來滾去,嘴裡含糊不清的大吼。
「白痴。」
我真的很不想鄙視他,可是我實在不曉得該怎麼樣表達我的心情。
就算是聯盟的克莉絲汀,她也不會在近身戰時發動咒語,而是會在開打前先拉出一個適當的施法距離。
為什麼呢?
因為發動魔法是需要時間的!
除非用的是瞬發法術,不然每一個魔法發出,都需要一段時間唱法,要是敵人在咒語完成前打斷施法,施法者除了會有一定機率出現法術反噬之外,他還有百分之百的機率會被對手虐殺!
剛才我跟巫妖就只有五公尺的距離,這一點距離對我的速度來說根本不算什麼,他竟然敢在這樣的距離,沒有使用任何防護,就這麼光明正大的在我面前施法,這不是自己找死嗎?
要是在他這麼蠢的舉動下,我還沒辦法打斷他的施法,我就該自己找個地方自殺了!
──這個自殺地點還不能被黑玫瑰女王發現,不然她肯定會把我的屍體拖出來鞭屍!
巫妖是一個把自身靈魂命脈藏在命匣,藉此獲得永生的存在,就算我把他打成渣,他也依舊不會死,所以我也就不浪費時間了。
殺巫妖是樓下那些團隊的事,與我無關。
在房間裡翻翻找找,把一些看起來有價值的東西全都入儲物袋,巫妖攤在地上,心疼的罵罵咧咧,不過因為他的舌頭被我拔了,他也只能哼哼啊啊、哇哇啦啦的亂吼,沒辦法罵出詞彙。
搜刮到一半,門口有了新動靜,那個被我丟走的小鬼又出現了,從他傾斜的站姿看來,他的右腳應該是不小心摔斷了。
「啊啊啊嗷嗷磝……」
見到他,那巫妖激動的吼了一通,目光熱切,好像是見到保鑣還是親人一樣。
男孩拖著斷腿,一跛一跛的走向巫妖,而後一拳把巫妖的頭打爆。
我就說吧!溝通是一門很重要的學問,話說的含含糊糊、不清不楚,誰知道你想做什麼?
讓巫妖安靜下來後,小鬼轉頭望向我,漂亮的臉蛋上沒有任何表情,緋紅色的雙瞳泛著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
我不清楚小鬼跟巫妖的關係,不過小鬼的表情讓我領悟到一件事──教育果然是很重要的事情!跟不懂溝通的巫妖相處久了,這看起來有些聰明的小鬼,竟然連簡單的情緒也無法確實表達。
那撲朔迷離、隱晦不明的眼神是怎麼回事?你是想表達什麼?困惑、茫然、喜悅、冷漠還是賣萌?
原以為這個小鬼會像剛才那樣,沒腦子的撲過來攻擊我,結果他就只是這樣靜靜的盯著我看,一臉老沉,也不曉得在想什麼。
小孩子這種生物果然很難理解。
搖搖頭,我繼續翻箱倒櫃,找尋值錢的東西,雖然是背對著小鬼,可我還是分出一分心神監控這傢伙,要是他有什麼不軌舉動,我就一巴掌滅了他。
已經給過他兩次機會了,要是他還不懂得愛惜自己這條小命,那我也沒必要替他顧慮太多。
那個小鬼見我沒理他,挪了挪腳步,慢慢的朝我走來,大概是怕引起我誤會吧!他是繞著路、貼著牆邊走的。
小鬼站在巫妖的床舖前,吃力的挪動傷腿,緩緩趴下身體,巫妖的床舖下方有一個小空隙,像他這麼瘦弱的小鬼鑽進去正合適。
也不知道他在找什麼,只聽到幾聲敲木板、敲地面的聲音,而後又聽到「喀咖」的卡鎖開啟聲響,這聲音吸引了我,能夠被藏的那麼隱密的,肯定是重要的東西,這小子當著我的面拿出來,該不會是想讓我搶劫他吧?
不一會,小鬼拿著一個盒子鑽出床底,看到那盒子上面的魔法符紋,我想我知道那是什麼東西了。
「……」小鬼捧著盒子,沉默的看著我,像是在猶豫要不要把巫妖的命匣給我。
「我不是來找命匣的,你要你就拿去吧!」
前面已經說了,消滅巫妖及其手下是聯盟的事,我只是來當清潔員的。
聽了我的話,那小鬼低頭看著命匣,而後又看著在地上殘喘蠕動的巫妖屍骸一眼,最後他打開命匣,拿出裡頭的生鮮心臟,狠狠的將它捏爆!
「啊啊啊啊啊啊啊──」巫妖發出嘶啞殘破的聲音哀號,身體瞬間崩毀,化為一堆塵土。
「不要亂吃。」
我攔住小鬼接下來的動作,這個蠢蛋竟然把心臟泥往嘴裡塞!他難道不知道食物是有保鮮期的嗎?
再說,這巫妖也不是什麼好貨色,誰知道他的心臟會不會寄生什麼糟糕的病菌?要是吃了它,說不定會對身體造成危害,要吃這種東西還不如去餐廳後門找廚餘吃!
「……我餓。」
小鬼仰起頭,用黯啞而乾澀的聲音回道,看樣子他應該已經有好幾天沒有喝水了。
你餓不餓、有沒有吃東西,關我屁事!我又不是褓姆!
我仰天翻了一記白眼,本來不想理他,可這小鬼已經聽從我的話,把手裡的垃圾丟了……
黑玫瑰女王曾經說過,有些種族繁衍不易,在外頭遇到稀罕的幼獸,要是對方還算聽話,那就暫時養起來,反正也不缺他一口吃的。
雖然不曉得這小傢伙的來歷,但是看他這樣子,應該可以列在「稀罕種族」的範圍裡。
長輩說的話要乖乖遵從,尤其是黑玫瑰女王的話!
想了想,我從儲物袋裡拿出兩瓶水以及一袋燉肉,一瓶水讓他洗去手上乾涸的血與髒污,另一瓶水讓他飲用。
小鬼的手洗乾淨以後,其實膚色還蠻白的,那些美容產品的廣告詞是怎麼說的?白皙透亮?晶瑩剔透?
這小鬼的皮膚大概就是那樣的等級。
等我把房間的東西搬空後,那些跟小怪們戰鬥的聯盟成員也來到三樓。
「他是誰?」狼人隊長神情複雜的看著地上的命匣,又望了一眼正在吃東西的小鬼。
他是誰?我怎麼會知道?
「叫什麼名字?」我轉頭問小鬼。
「名字?」小鬼偏著腦袋,一臉的茫然。
「那隻巫妖平常怎麼叫你的?」
小鬼低頭想了幾秒,而後抬頭,「親愛的寶寶、可愛的小寶貝、我出色的小北鼻、乖孩子、甜心、哈尼……」
小鬼很有模仿天賦,他把巫妖當時的語氣、猥瑣的表情全都模仿出來,那些讓人聽了會起雞皮疙瘩的話語,讓他用小孩的嗓音說出,聽起來有多古怪就有多古怪!
「……」我跟其他人都無言了。
「這巫妖還真他媽的噁心!死變態!」狼人隊長抖了抖毛皮,一副吃了一嘴鼻涕蟲的樣子。
「同感。」我贊同的點頭。
聽說有些老不死的因為活的太久,能玩的東西都玩遍了,在窮極無聊的狀態下,心理也就開始不正常,這隻巫妖肯定是其中的典範。
巫妖跟他的手下都死了,財產也被充公了,接下來就是各自散會,各回各的家。
由於小鬼是巫妖的人,基於聯盟法規,他需要被留在聯盟裡頭,由專員看管一段時間,直到確定他不會對裡世界造成傷害。
狼人隊長拎著小鬼回聯盟,連帶還帶走我搜刮到的三分之二的財物。
雖然我是聯盟聘僱的人,但個人所得的戰利品並不需要全部上繳,這是傭兵界的常規。
我留下的東西,在丟到黑市拍賣後賺到了五千多萬,算是相當不錯的收入。
這個消息被精靈老頭知道了,他很眼紅,他本來想假借這樣那樣的名義,對我以及我的餐館罰款,後來這項消息走漏,被我知道了。
做生意當然要以和為貴,既然雇主不爽了,我當然要彌補一下,不然以後可就少一個客戶了──雖然我也不怎麼喜歡這個客戶,但人總不能跟錢過不去。
思索過後,我聯繫上精靈老頭,跟他說我願意送一些相當特別的病毒給他,他很客氣的拒絕了,而且還指天誓地的說這絕對是一場誤會,肯定是有人想要抹黑他,破壞我跟他的交情,最後這件事情就這麼不了了之了。
這讓我很遺憾,我是真心誠意要送他禮物的,那可是我精心培養的病毒,只要一試管就能放倒兩座城市的人,這麼好用的東西,要是放到黑市的拍賣場,肯定能炒到天價,他怎麼拒收了?
難道是覺得太貴重,不好意思收?
雖然覺得精靈老頭臉皮厚的跟地殼一樣,應該不會有所謂的「不好意思」的情緒,但在百思無解之下,我只能做出這樣的判斷了。
原以為這件事就這麼到此結束,應該不會有後續,但我實在是太低估精靈老頭愛找我麻煩的個性了,他沒拿到想要的好處,怎麼可能那麼乾脆的就此作罷?自然還是會有後續的陷害跟刁難……
看著事隔兩個月後重新出現在我面前,跟我大眼瞪小眼的小鬼,我突然覺得頭疼起來。
「這孩子現在叫做費德勒,他的身體檢查已經過關,現在是裡世界的合法居民。」狼人隊長站在我的餐館門前,滔滔不絕的對我說道:「你也知道,這年紀的孩子都需要監護人或是寄養家庭,我本來想讓他住在狼族部落,讓他像正常狼崽子那樣,互相追咬對方尾巴、在泥地裡打滾,玩一些你撲倒我、我撲倒你的遊戲,可是總長說他不是獸人,這樣的教育方式可能會讓他產生誤解,所以我又想了其他人選……」
「說重點。」我皺眉打斷對方。
我可不信這傢伙一早帶著小鬼過來,就是要站在門口跟我聊天!
「總長覺得你可以把費德勒訓練成出色的人才,要我把他帶來給你,呃、要你當他暫時的監護人。」
「暫時?」我冷哼一聲,這所謂的「暫時」,該不會是直到他成年為止吧?
「你也別這麼不爽,我也不認為你適合當孩子的監護人,這孩子要是讓你來教,往後肯定也會成為愛錢而且面無表情的冷臉人!」狼人隊長對這項決定也是頗感不滿,「總長也說了,只要找到其他願意扶養與教導費德勒的人,你就可以解除這個職位。放心吧!我一定會盡快找到合適人選,不會讓你污染他!」
污染?我不動聲色的挑了挑眉,「你現在就可以把他帶走。」
我才想擔上這麼一個麻煩!小孩這種生物最討厭了!
「要是能帶走,我現在也不會在這裡了!」狼人隊長哼哼幾聲,「三個月,最多三個月我就會找到合適他的監護人!」
「拒絕。」
「總長說會給你五十萬扶養費。」狼人隊長不滿的哼了幾聲。
「太少。」
「這五十萬不包括他的生活費,就只是給你的酬勞,聯盟每個月會支付兩萬元給這孩子。」
只是讓這小鬼在這裡住三個月就有五十萬,這樣也算是划算。
「好。」
「總長說了,既然你接下這個任務,那就要保障他的安全。」
丟下這句話,他轉身離去,留下小鬼跟我大眼瞪小眼。
「……」我沉默的看著這隻紅毛小鬼。
「……」小鬼睜著灰紫色大眼,眨也不眨的回望。
保障安全?意思是只要沒死掉就成了吧?我猜測著。
本來還覺得今天天氣很好的,現在連曬太陽的心情也沒了。
「進來。」我轉身往店裡走去,也懶得管他有沒有跟上。
分類:娛樂

輕小說作者。喜歡輕鬆、歡快的故事和天馬行空的幻想。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