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第八章 分離、誘餌與動力

「你這傢伙又跑來作什麼?不是叫你不要來干擾嗎?」氣呼呼的瞪著眼,克莉絲汀真想將札克轟出去。
從進行對戰練習到現在,一個多月了,每次的練習札克總會來找碴,有他在場,什麼怪物都讓他給解決了,那蜜亞的練習該怎麼辦?
「妳以為老子想來嗎?」札克同樣氣憤。
海底打撈沈船的作業進行到一半,他就被緊急召喚過來,而召喚的原因竟然只是要他來砍一隻變形蟑螂?
「小鬼,妳當老子是什麼?專業殺蟑人員?這種小蟲不會自己殺嗎?」他爆出怒吼。
「牠、牠、牠很大隻。」蜜亞結結巴巴的回道。
倒在地上的蟑螂屍體,跟她差不多高。
「這種東西就叫做大?妳當老子眼瞎了嗎?這裡隨便一隻石像怪都比牠大!」他指著附近的石像怪大吼。
「那、那不一樣啊,石像怪比較可愛。」她嘟著嘴辯解。
那種東西哪裡可愛?札克額上冒出黑線。
「札克‧歐尼爾,我再次認真、嚴肅的警告你,不要再出現了!」板起臉孔,克莉絲汀怒沖沖的說道:「每次你一出現,她就直接躲在你背後,不,躲也就算了,要是她能發揮一點攻擊力,那也算可以,可是她卻是直接將自己當成治療師,只注意你有沒有受傷,完全不戰鬥!這算什麼?我是要讓她當攻擊手,不是治療師!」
「喔呵呵呵,拜你所賜,蜜亞的治療術進步神速呢!」坐在一旁休息乘涼的哈蒂嘉,笑嘻嘻的說道。
「老子也不想來!有本事妳叫她不要叫我啊!」一想起他中途離開的損失,札克就相當不滿,「馬的,老子好不容易找到不錯的寶物,還沒拿到手就被傳來了。」
全身濕淋淋的他,順手抓下還掛在身上的幾條海草。
「呃,對、對不起,我、我不……」蜜亞想道歉,聲音卻被兩人的爭執聲蓋過。
「難道你不能克制嗎?」克莉絲汀轟了回去,「是不是男人啊你?隨便叫一下就跑來,一點矜持都不懂!」
「真的很抱歉,我以後會……」
「靠!最好我可以克制這種傳送!」札克火氣更盛,「還有,男人要矜持作什麼?那是妳們女人的東西!」
「男人就不需要矜持?真是笑死人──」
「對、對不起!」鼓足氣,蜜亞爆出大吼:「請你們不要再吵架了!都是我的錯!我不應該老是想依靠札克,我、我應該要靠自己,但是、但是我就是會想找札克嘛……」
說到最後,淚水自蜜亞的臉頰滾落。
「死海盜,你又將蜜亞惹哭了,你這張嘴能不能收斂一下?」克莉絲汀抓起餐桌上的飲料猛灌。
「又是老子的錯?妳就沒吼?」
「我罵的人是你,不是她。」
「哎呀呀,這點我可以作證!」哈蒂嘉插嘴道:「從頭到尾都是札克在跟蜜亞發牢騷,克莉絲汀可沒說蜜亞不好喔!所以是札克的錯!」
「不、不是札克的錯,是我不好。」蜜亞急忙搖手澄清,胡亂用袖子抹去臉上的淚水。
「瞧瞧,她還替你說話呢!蜜亞真是善良呀!」
「嘖!」煩躁的抓抓頭髮,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的札克,一把抓起餐桌上的烤布丁,大口往嘴裡塞下。
「嗶嗶嗶──」札克的通訊器傳出聲響。
「隊長大人!」克里夫的驚吼聲傳出,「你怎麼了?遇到麻煩了嗎?李維說他偵測不到你,你還好吧?」
「吵死了,老子能發生什麼事?東西都撈好了嗎?」札克直接將話題帶開。
「目前進行到一半。」
「那就快點去撈啊!多撈一點。對了,叫李維追蹤我最後的位置,那裡有不錯的古董。」
「是!」停頓一會,克里夫再度開口,「隊長大人,你等一下會回來嗎?」
「……老子直接在總部等你們。」札克皺眉回道。
掛上電話,札克又吃下一個烤布丁,這才轉身往門外走去。
「札、札克。」追上前,小碎步的跟在他身後,蜜亞臉上透出不安,「你、你,我、我會努力不依賴你,我會好好加油,你、你不要生氣……」
「……」斜眼瞧著她,聽到她那可憐兮兮的聲調,又見到她身上大大小小的傷勢,札克就算想罵也沒了火氣。
這個臭小鬼,都傷成這樣了才召喚老子?找死啊?緊鎖著眉頭,札克的臉色越發難看。
「札克,你不要生氣,對、對不起。」發現他的情緒越來越糟,蜜亞想拉住他,手伸到一半卻又硬生生止住。
她感到惶恐,怕札克會將她的手一把甩開。
「我、我以後不會再這樣,札克,你、你……」不要不理我。
她想哭,卻只能強忍著眼淚。
「夠了!」札克突然停住腳步,低頭追在他身後的蜜亞,直接撞上他的背部。
「……對、對不起。」捂著撞疼的鼻子,蜜亞反射性的道歉。
「幹嘛道歉?依賴老子有什麼錯?」插著腰,札克沒好氣的質問:「老子是妳的監護人兼保護人,遇到麻煩,妳不找老子要找誰?難不成找那兩個女人?」
彎下身,札克咄咄逼人的靠近她,兩人的臉只有十多公分的距離。
「我、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蜜亞只能瞪大雙眼望著他。
「我可是事先警告妳,要是妳遇到麻煩不第一個找老子,小心老子扁妳!聽到沒?」
「聽、聽到了。」她楞楞的點頭。
「很好。」札克滿意的點頭,連帶揉亂了她的頭髮,「受了傷就快去擦藥,女孩子身上有疤不好看。」
「好。」
接下來的日子,札克還是照常出現在克莉絲汀家中,兩人一見面就起爭執,吵得不可開交。
「死女人!妳以為妳放狗來老子就怕了嗎?信不信老子砍了牠作成狗排?」
「有本事你砍啊!就怕你最後只會淪為狗食!」
「札、札克,好了,我、我們該走了,今天不是說要去找木熊他們吃飯嗎?」
硬拉著他,蜜亞連同綠皮小怪們費盡力氣才將他拖走。
「嘖!真是令人討厭!礙事的傢伙!」坐在沙發上,克莉絲汀滿臉不悅,猛灌了幾口酒。
「哎呀呀,我住在這裡都已經八個月了,蜜亞這孩子卻一點進展也沒有。」哈蒂嘉滿臉不以為然。「克莉絲汀,妳教學的功力退步了……」
「這都是札克害的!要是他不要每次都來搗亂,蜜亞也不……哈蒂嘉,妳收東西作什麼?」見她將烤布丁跟汽水不斷裝入隨身行囊中,克莉絲汀瞇眼詢問。
「離開啊!」哈蒂嘉回的理所當然,「這裡一點都不好玩,我已經看膩妳跟札克的爭吵了,再不走,我就要無聊死了!我要回戰場去玩。」
「唉,我也好想結束休假。」克莉絲汀滿臉無奈的道:「原本以為這次的教學會很有趣,結果呢?一點長進都沒有!悶死了!」
「嗚呼呼,想要蜜亞進步,除非讓札克消失。」哈蒂嘉輕笑著。「只要他一不在,蜜亞就沒人能夠依賴了。」
「消失嗎?」藍眸晶亮的閃爍,「這是一個不錯的方法。」
「哎呀呀?妳……想殺了札克?」哈蒂嘉來了興致,「如果是這樣,我倒可以提供幾個不錯的方式。」
「為了這點小事殺人?不覺得太大費周章了嗎?」克莉絲汀白了她一眼。
要是她真的殺了他,蜜亞肯定會鬧個天翻地覆,說不定還會毀了整個世界呢!
拿起電話,她撥了一組號碼,吩咐幾聲,電話掛上。
要讓一個人消失,其實很簡單。美麗的臉龐浮現微笑。
※  ※  ※  ※
「為什麼?為什麼要突然去表世界出差?要去多久?你們全部都要去?」追在札克身後,蜜亞滿臉疑問。
「這是早上突然接到的命令。」李維代為回答,「上頭說表世界分支機構缺人,要我們小隊過去支援。」
「只有你們嗎?為什麼只要你們去?為什麼他們不找別人?」蜜亞嘟著嘴,滿臉不情願。
「那當然是因為他們覺得老子很厲害,所以才會特別找老子的小隊出去!」札克滿臉得意的道。
他在休息室的衣櫃裡抓了幾件衣服、幾樣私人物品塞入背包,這樣就算整裝完畢。
「沒錯、沒錯!一定是他們折服於隊長大人英明神武,覺得他的才能埋沒在此太可惜,所以才會委託這份重責大任!」克里夫極盡所能的稱讚。
什麼英明神武,札克哪有英明神武,每次東西都亂丟、不會照顧自己。嘴巴翹得老高,蜜亞小聲嘀咕。
「好棒、好棒!我們要去表世界了!」無視蜜亞的陰鬱心情,艾希開心的歡呼,「以後玩遊戲不用等,新遊戲一出來就可以馬上買到,帥呆了!」
「電玩、冰淇淋、開心的~~表世界!」一邊將私人物品掃入行李,奧勒一邊哼著奇怪的歌,他跟艾希同感興奮。
「蜜亞,妳有想要的東西嗎?告訴我,我幫妳買了寄回來!」艾希順口問道。
「沒有。」
「沒有嗎?冰淇淋、點心、玩具都不要?」艾希狐疑的反問。
「不要。」扁著嘴,她一臉的不開心。
「那好吧!」艾希還沉浸在開心的情緒裡,「要是有看到有趣的,我E-mail給妳看,要是妳想要,再回信跟我說。唔,我還有什麼東西沒拿的嗎?」
「嗯。」
「怎麼了?」敏感察覺到她的不悅,奧勒好奇的追問:「妳的電波很糟。」
「……都要離開了。」說話的音量極為輕細。
「什麼?妳說什麼?妳想到要買的東西了?」沒聽清楚對話,艾希蹦蹦跳跳的跑到她身旁。
「札克要走了,你們也要走了,全部都要走了,就只丟下我一個人!」蜜亞哇的一聲,嚎啕大哭了起來。
「呃……」意識到她的心情,眾人這才稍稍壓下內心的開心。
「我、我可以跟你們一起去嗎?」她滿臉淚水的央求,「拜託,帶我一起去好不好?」
「不行。」札克想也不想的回絕,「老子是去工作,不是去玩,不能帶妳一起去。」
「可、可是……」
「妳又不是一個人,妳現在不是跟著克莉絲汀學習嗎?」札克轉移了話題,「趁著這次我不在妳身邊的機會,妳就專心的學習,好好努力。」
「是啊,蜜亞,妳就趁著這段時間好好加油,等隊長大人回來,讓他對妳刮目相看。」克里夫安慰著她。
「我會加油。」她乖乖的點頭。
「隊長大人,出發的時間到了。」李維提醒道。
「好,走吧!」拎著行李,札克轉身往外走去。
「札、札克,我會寫信給你,我會每天寫電子郵件給你,你有空要開信箱看喔!」追在他身後,蜜亞試圖把握最後的相處時間。
「你要好好照顧身體,不要生病,我不在你身邊,你不要經常受傷,要記得吃飯,不要老是喝酒!」
「好、好、好,我知道。」札克敷衍的點頭應和。
「要是工作結束,就快點回來!我會乖乖等你回來,要是有空也要寫信給我,打電話也可以,我會住在克莉絲汀家裡!」
「知道了。」
來到傳送室,札克等人往傳送門走去,蜜亞被其他工作人員攔住。
「札克,你、你……」
蜜亞還想再說些什麼,札克等人的身影卻已經消失在傳送門彼端。
……走了,札克走了。無力的跪坐在地上,蜜亞覺得心底好像被抽空了一塊。
「蜜亞、蜜亞?妳沒事吧?」喬治亞出現在她身旁,關心的詢問:「妳臉色很難看。」
「我沒……」
蜜亞想起身,卻感到一陣天旋地轉,眼前的景物好像全都被拋至空中,桌子、椅子、傳送門等等,全都不尋常的飛轉。
「碰!」她倒在地上,耳朵嗡嗡作響,耳邊好像有人對她喊著什麼,可她卻什麼都聽不見。
身子輕飄飄的,彷彿失去重力,躺在雲端上。
為什麼札克一離開,我就覺得好累?緩緩閉上眼,她讓自己陷入黑暗之中……
「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她會突然暈倒?」
聞訊趕來的克莉絲汀,一見到凱特,就抓著她質問。
「水土不服。」凱特說出一個常見病症。
那是所有人來到這個裡世界後,最容易產生的疾病。
「水土不服?」克莉絲汀的音量升高,「別開玩笑了,她在這裡住了這麼久,怎麼現在才發生這種症狀?」
「大概是心理因素。」凱特聳肩回道:「突然失去依賴的人,空虛寂寞瞬間湧上,再加上她內心潛在的壓力,兩者一併爆發就變成這樣了。」
躺在病床上的蜜亞,臉色白的像一張紙,秀眉緊蹙、額上冒著冷汗,纖細的身子看起來比平常更加脆弱。
即使在睡夢中,她仍舊不停的呼喚札克與修女的名字,只不過,這次她的呼喚,再也喚不回札克。
「不說,不代表什麼都沒有發生。」凱特憐惜的望著蜜亞,「這孩子真是很會忍耐,失去了孤兒院的親人,突然被帶到這個陌生的地方,然後又陷入一堆混亂的事情,若換成其他人,大概早就已經受不了了吧?」
「蜜亞真是很了不起。」一旁的古羅‧松風讚賞的說著,「年紀輕輕,心智與勇氣卻遠勝過成人,令人佩服。」
「令人憐惜的女孩。」喬治亞感嘆的道:「如果可以,我真想取代札克照顧她,可惜我跟他的勝負未分。」
因為蟲族的搗亂,活動被迫中止,他與札克之間自然也沒分出勝負,賭約也就因此取消了。
「既然她只是水土不服,我現在可以帶她回家休養了吧?」克莉絲汀提出要求。
「當然可以。」凱特做出了請的動作。
「這、這怎麼行?」出乎意料地,古羅‧松風反駁了凱特,「雖然只是水土不服,可是要是疏於照顧,病患也很可能……」
「放心吧!」凱特點然一根薄荷香煙,「雖然克莉絲汀不值得信賴,但是她家裡還有綠皮小怪,蜜亞可以放心交給他們。」
「嘖!怎麼將我說得一無是處?」克莉絲汀語帶埋怨。
「妳誤解我的意思了。」凱特揚起淺笑,「每個人都有擅長跟不擅長的部份,妳的專長在戰場上,日常生活跟個性上的缺點其實不用在意太多。」
「明褒暗貶啊?」克莉絲汀自然聽出她話中的意思。「妳說話真是越來越厲害了。」
「妳想聽表面上的好話,我就說給妳聽。」凱特聳肩笑笑,「身為學生,對老師阿諛奉承這一點我還是做得到。」
「除了動嘴,行動上也要表示一下吧?」克莉絲汀指指病床上的蜜亞,「幫我將她搬到我的車上。」
「粗重的工作就該讓男人去作。」凱特微笑回道。
「啊,我、我……」古羅‧松風有些猶豫。
他想幫忙,可是他不確定自己是否抱得動蜜亞。
「讓我來吧!」喬治亞自薦道。
他脫下身上的長外套包裹住蜜亞,輕手將她抱起,舉止優雅,就像在對待珍貴的寶物般慎重。
當他尾隨克莉絲汀步出醫療站時,沿途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讚嘆與羨慕聲四起,每個女孩都想成為蜜亞,讓喬治亞抱在懷中。
本以為蜜亞應該一兩天就可痊癒,沒想到她在床上躺了三天,情況依舊沒有起色。
「嘎啦啦、嘎嘎呱呱……」擔心蜜亞的情況,綠皮小怪們向克莉絲汀提出抗議。
「我太過急躁了?」克莉絲汀皺起眉頭。「你們的意思是說,如果我沒有讓札克離開,蜜亞就不會生病?」
「嘎嘎嘎、嘎呱呱!」綠皮小怪點頭如搗蒜。
「錯了!」克莉絲汀可不這麼認為,「就是因為她悶得太久,才會一病倒就這麼嚴重,如果她一開始就發病,說不定休息個一天她就好轉了,所以,這一切都是札克的錯!」
「嘎呱呱嘎嘎嘎嘎……」
「通知札克?沒,我沒通知他。」克莉絲汀揮揮手,「倒下就要靠自己的力量爬起來,只會依賴別人,那要是有一天札克死了那怎麼辦?」
「嘎嘎──」
「不、不好意思!」門外傳來的喊聲打斷他們的對話,「我是古羅‧松風,聽說蜜亞發高燒,我過來探病。」
「進來吧!」
獲得允許,古羅‧松風拿著探病禮走入。
「克莉絲汀榮譽顧問您好。」他恭敬的鞠躬,「這是要給蜜亞的水果,請問她有好一點嗎?」
「算有吧!至少不再昏迷不醒。」克莉絲汀隨手往樓上一指,「她的房間在二樓。你們帶他上去。」
「嘎嘎嘎。」
在綠皮小怪的帶領下,古羅‧松風來到蜜亞房前。
門一開,原本應該躺在床上的她,竟坐在電腦前打字,身上裹著棉被,小臉異常發紅。
「蜜亞,妳怎麼不休息?」古羅‧松風詫異的上前,對方卻彷彿沒聽到他的話。
「蜜亞、蜜亞?妳還好吧?」他伸手上前,測量她的額溫。
「好燙!」他彷彿被熱水燙手一樣的縮手,「蜜亞,妳這樣不行,不舒服就該躺著休息。」
古羅‧松風想將她拉起,對方像是這才察覺到身旁有人,緩緩轉移視線。
「啊,古羅,你好。」虛弱的笑笑,她的目光有些渙散。
「蜜亞,妳坐在這邊作什麼?為什麼不休息?」視線往螢幕掃去,他見到蜜亞正在發信,收信人是札克。
信上寫的盡是言不及義的事情,像是:我很好,不用擔心,我每天都吃好多飯,很努力學習……
「我在寫信給札克。」蜜亞緩緩回道:「信才寫到一半,手好重,我舉不起來。我跟札克說我每天都會寫一封信給他,可是我卻一直到今天才寫,札克不知道會不會生氣?」
「他……不知道妳生病的事情?」古羅‧松風猜測的問。
「不可以讓他知道。」她搖頭,「札克在辛苦工作,不可以干擾他。」
發覺蜜亞就算生病了也還是處處為別人著想,古羅‧松風感到疼惜。
「我想札克隊長應該可以體諒妳,這封信晚點再寫,我扶妳上床休息。」
「不要。」她固執的搖頭,「我想要快點寫信給他。」
「可是妳現在這樣要怎麼……」
「嘎嘎嘎嘎!」
突然,綠皮小怪搬了椅子過來,擠開了古羅‧松風,並將鍵盤抓到自己面前。
「你、你們?」古羅‧松風滿臉困惑。
劈哩啪啦地,綠皮小怪飛快敲著文字,一下子就替蜜亞打好了一封信。
「呱嘎嘎嘎嘎!」指指螢幕,綠皮小怪示意蜜亞閱讀。
「對,就是這樣,派區,我就是要寫這些,謝謝……」掛在心上的事情一完成,蜜亞隨即暈了過去。
「蜜、蜜亞!」
古羅‧松風連忙攙扶住她,卻因為力道不足,自己也摔跌在地,蜜亞就這麼壓在他身上。
「嘎嘎。」搖搖頭,名為派區的綠皮小怪掃他一眼,隨手按下信件發送件。
其他幾隻綠皮小怪七手八腳的將蜜亞扶起,扛到床上置妥。
從地板上爬起,古羅‧松風才想上前照料蜜亞,綠皮小怪們的動作卻比他迅速,眨眼間,水盆、毛巾、體溫計等用品已經備妥至床邊。
將毛巾弄濕擰乾,一隻綠皮小怪將毛巾置於蜜亞額頭上,另一隻則是以體溫計測量她的體溫。
另外還有以聽診器檢查她的身體狀況,在一切檢查完備後,派區嘰哩咕嚕的交待幾聲,兩名綠皮小怪立刻跑出房間,待他們再回來時,手上端了一杯烏黑的湯藥。
「等、等等!藥物不能隨便亂吃!」古羅‧松風想要上前攔阻,卻被兩名綠皮小怪架住行動。
雖然綠皮小怪身形矮小,可氣勢卻遠勝於他,光是被他們的眼睛瞪著,古羅‧松風就緊張的不敢妄動。
「她發高燒,你、你們應該要帶她去看醫生……」他怯怯的抗議著。
沒有理會他,綠皮小怪讓蜜亞喝下湯藥,而後為她蓋好棉被,準備離開。
「我、我要留下來照顧她!」不放心蜜亞,古羅‧松風鼓起勇氣提出要求。
沉默的掃他一眼,綠皮小怪們沒有多作回應,逕自離去。
這樣……應該是允許了吧?目送他們離去,古羅‧松風困惑的想。
小心翼翼的搬了一張椅子到床邊,古羅‧松風為蜜亞更換額上的毛巾。
病床上的蜜亞,少了平日的笑顏,眉頭緊鎖,發著高燒、嘴裡含糊不清的說著夢囈,情緒激動時,雙手胡亂在半空亂揮、亂抓,嚷嚷著「不要走、不要丟下我」之類的話。
「沒事、沒事,我不會離開。」握住她的手,古羅‧松風輕聲安慰。
也不曉得蜜亞有沒有聽入他的話,嘴上的叫嚷稍歇,將古羅‧松風的雙手抓的老緊,不肯鬆開。
就這麼睡睡、鬧鬧的過了好一陣子,傍晚時分,蜜亞終於再度醒來。
「古羅?你……怎麼會在這裡?」忘了先前兩人碰面的情況,蜜亞眨著眼,滿是困惑的詢問。
「聽說妳生病了,我來探病。」古羅‧松風再度為她量了體溫,「還好,終於退燒了。」
「謝謝。」蜜亞試圖撐起身體,卻無法施力。
見狀,古羅‧松風立刻小心翼翼的將她扶起,為她調整枕頭,讓她半躺半坐。
「妳還好嗎?」
「嗯。」垂著頭,蜜亞神情黯然,「札克走了,哈蒂嘉也離開了……」
「我有聽說,哈蒂嘉她回前線去工作了。」
「可是她什麼都沒跟我說。」蜜亞滿腹委屈的嘟著嘴,「我有時候會想,哈蒂嘉是不是在生我的氣,所以才會跑掉?我太笨了,老是教不會,哈蒂嘉、克莉絲汀、凱特她們都好厲害。」
「別亂想,妳很厲害,凱特一直都很稱讚妳。」古羅‧松風認真的道:「而且,妳這樣就叫做笨,那我該怎麼辦?有些妳懂的事情我都還不懂呢!」
「可是我魔法都學不好。」
「每個人在學習過程中都會遇到瓶頸,那很正常,妳只是剛好遇到低潮,不用太緊張,過陣子就會學會了。」
「真的嗎?」蜜亞眼底燃起希望。
「當然是真的。」古羅‧松風鼓勵著她,「我也遇過這樣的情況,不管我怎麼努力用功,考試還是考不好,老師教的東西都記不住,後來我發現,不要給自己太多壓力,輕鬆的學習反而有好的成果。」
「嗯,我知道了……」
「肚子餓了吧?妳一整天都沒吃東西,我去找點食物給妳。」古羅‧松風才打算起身,門口卻先傳來了食物的香氣。
「嘎嘎嘎、嘎嘎。」端著熱湯,綠皮小怪們進入房裡。
「謝謝,我還不餓。」看著端至面前的熱湯,蜜亞卻一點食慾也沒有。
「嘎嘎嘎、嘎嘎嘎!」
「我不是不吃,只是想要晚點再吃。」
「呱嘎嘎嘎。」
「不,不可以,不可以跟札克說!」蜜亞著急的搖頭,「我、我會乖乖吃藥,我很快就會好起來。」
「呃,蜜亞,妳……聽得懂他們在說什麼?」古羅‧松風感到極為訝異,從頭至尾他只聽見對方嘎嘎呱呱的叫。
「啊……」後知後覺地,蜜亞自己也感到訝異。
「好奇怪,雖然我也聽不懂,可是……我『知道』他們在說什麼耶!」
那種「懂」的感覺,十分奇妙,它不是文字、語言上的明白,而是一種「意會」,好像對方將他的情緒直接傳達給蜜亞,是一種情緒上的渲染。
「嘎嘎、呱嘎嘎嘎。」
「原來克莉絲汀就是用這種方式跟你們溝通的啊?」蜜亞終於明白了。
「嘎嘎嘎嘎。」派區突然拿出一張相片遞給她。
「這是……」看著相片上的人物,蜜亞的雙眼瞬間重新燃起光彩。
照片上的主角是札克,背景是一個陌生的地方,旁邊還有幾個她不認識的人,從時間跟地點看來,這應該是札克在表世界的生活照。
「你們怎麼會有這個?」蜜亞激動的問。
「嘎嘎嘎、嘎嘎。」
「有人幫你們偷拍?你們還有很多?」
「要,我要!」
「耶?要身體好起來才給我?我、我好了啊!我現在就已經好了!」
「湯?只要我將湯喝光就可以嗎?好,我喝。」
不知道是綠皮小怪們的湯藥與照顧讓蜜亞身體好轉,還是因為札克照片的關係,她隔天就恢復了健康,並開始跟隨克莉絲汀學習。
「我、我、我不行了。」忙了一上午,蜜亞這才勉勉強強收拾掉一隻D級魔物。
疲憊過度的她,直接倒在庭院中的吊床上休息。
倚在門邊,克莉絲汀滿是困惑的瞧著她。
「真奇怪,突然生病又突然康復,現在又急著說要進行訓練?她不是很不喜歡對戰嗎?」
眼睛往旁掃去,克莉絲汀盯著綠皮小怪們。
「你們是不是有事情沒跟我說?」
「嘎……」額上冒出冷汗,綠皮小怪們將所有事情全都招了。
「你們付錢請那對雙胞胎偷拍札克?用札克的照片當誘餌?」聽完綠皮小怪們的敘述,克莉絲汀揚起燦爛無比的甜笑。
「原來如此,這一招還挺有趣的嘛……」
自從發現札克還有這種「激勵」功能,克莉絲汀自然也就好好運用這「誘餌」了。
「要是妳進步很快,札克回來後一定會嚇一大跳,之前總是要被他保護的蜜亞,竟然學會保護自己,他一定會覺得妳很棒!」
「真的嗎?札克會稱讚我嗎?」蜜亞雙眼閃閃發亮。
「當然,他一定會以妳為傲!」克莉絲汀說謊說得臉不紅氣不喘。
「好!我一定會加油!」
「很好,既然這樣,我們今天就將練習程度提升一些些吧!」
「呃……好。」
於是乎,克莉絲汀直接將教學難度往上提高,危險的對打訓練還差點要了蜜亞的小命。
隔了一陣子……
「札克他們那個小隊,就是因為隊員太少,才會沒辦法進行大任務,沒辦法受到器重,要是妳變厲害了,就可以成為札克的助力!為了札克,妳要好好加油!」
「我會!我一定會!」蜜亞認真的點頭,「我的目標就是要成為札克隊上的一員,我想跟他一起出任務!」
「很好,不過依照妳目前的狀況……想達到那個目標可能還要十年呢!」
「十、十年?好久,不能縮短一點點嗎?」這個數字對蜜亞來說是個天文數字。
「那就要看妳的努力囉!」克莉絲汀笑吟吟的回道:「對了,我發現妳黑魔法方面還不是很熟練,我們就針對這點進行加強練習吧!」
「好。」蜜亞乖乖點頭。
然而,克莉絲汀所謂的「加強」,可不是只有稍微增加練習次數,她丟了一堆功課與訓練給蜜亞,將她累得每天一沾床就睡,差點連吃飯的叉子也舉不起來。
「我不要學了!」某日,蜜亞長久壓抑的情緒爆發,生氣的大吼:「札克離開那麼久,連一封信也沒回給我,他一定是忘記我了!」
就算她再忙再累,她還是維持每天寫一封信給札克的習慣,但是一、兩個月過去了,對方卻沒有任何回應,反倒是雙子與李維或克里夫會捎來札克的訊息。
「蜜亞,冷靜點。」克莉絲汀冷靜的勸道:「妳覺得札克是那種會窩在電腦前敲鍵盤回信的人嗎?」
「就算不寫信,也可以打電話啊!」她悻悻然的回道。
「妳覺得被調去表世界很輕鬆嗎?需不需要我給妳一張他們的行程表?」克莉絲汀一彈指,綠皮小怪就遞上一疊文件給蜜亞。
「看看吧!這是他們一天的工作行程。」
瞪眼看著上面密密麻麻的工作事項,蜜亞心頭的怒氣頓消,她以為自己目前的學習狀況已經很辛苦、很累人了,沒想到札克他們的工作量是她的三倍!
「札克好辛苦。」蜜亞感到心疼不已,「他還需要在那邊待多久?」
「不知道。」克莉絲汀回的乾脆,「我只希望妳記住,他這麼辛苦的工作,為的也是希望能讓妳過好生活、好好學習,我希望妳不要讓他失望。」
「對不起。」將文件抱在胸口,蜜亞的眼眶泛紅,「我、我會用功唸書,我一定會加油!」
「很好。」克莉絲汀滿意的點頭,「我記得札克之前常說,他喜歡能夠獨當一面的女生,希望等他回來,妳可以變成那樣的女生。」
「獨當一面?我、我會!我一定會!」蜜亞立刻將這件事情記在筆記本上頭,還在上面打上三個大大的星形記號。
「嘴巴說說誰都會,想要獨當一面,妳就必須戒掉依賴札克的想法,知道嗎?」克莉絲汀補充著。
「好。」她認真的點頭。
「好,既然沒有其他疑問,今天我們來學新的東西吧!」
「好!」
在克莉絲汀半真半假的誘騙下,蜜亞的學習逐漸上軌道,在學習告一段落後,克莉絲汀還讓她跟隨聯盟的人出任務,培養團隊實戰能力。
分類:親子

輕小說作者。喜歡輕鬆、歡快的故事和天馬行空的幻想。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