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第七章 決心學習

「哎喲喲,好厲害呢!蜜亞上報了。」翻閱著報紙,哈蒂嘉笑嘻嘻的朝她招手,「聯盟年紀最輕的小術士,才華與智慧出眾,讓爭鬥不休的蟲族化干戈為玉帛……嘖嘖!怎麼不讓他們幫妳拍張照片放上去呢?上這樣的頭版新聞,沒有照片人家怎麼知道妳是誰?還有,怎麼名字也沒有?小術士?這樣誰知道是誰啊?」
「那種東西不重要,哈蒂嘉,快點教我魔法!」站在外頭庭院,蜜亞催促著她。
「什麼不重要?妳登上裡世界日報頭版耶!這可是很難得的吶!」放下手上的報紙,哈蒂嘉走出房子,斜倚在門口。
「哈蒂嘉,為什麼我的魔法老是丟不出去?」手上握著魔杖,蜜亞滿臉困惑。
她與目標物之間的那段草地,地上出現坑坑點點的焦黑痕跡,那全是中途墜落的火球,在草皮上燃燒後造成的結果。
「哎呀呀,因為妳方式不對嘛!」哈蒂嘉指點著,「將妳的注意力集中在魔杖上,想像它就是妳的手,在頂端聚集魔法,優雅的將魔杖輕輕一揮,咻~~魔法在空中劃出美麗的軌跡,磅!命中目標!」
「集中注意力、揮魔杖。」瞪著摩杖前端,蜜亞握緊了手,而將它甩出。
「啪!」甩出的魔法直接衝向草地,飛的距離比前幾次都短。
「哎呀呀,叫妳集中注意力,不是要妳將魔杖捏斷,握那麼緊作什麼?」哈蒂嘉懶洋洋的笑。「放鬆點,緊張成不了事。」
「放輕鬆、放輕鬆。」做了幾次深呼吸,蜜亞再度嘗試。
「啪!」依舊是一顆飛向草地的火球。
「嗚呼呼,妳這孩子真有趣。」哈蒂嘉像是看戲般笑著。「放棄吧!也許妳不是這塊料,還是去跟凱特學治療術就好。」
「不要,我一定要學會!」她篤定的回道。
「呦呵?妳今天很反常喔!」單手托腮,哈蒂嘉頗感興趣的打量她,「之前叫妳練習總是要三催四請,怎麼現在這麼積極呢?」
「因為我要先有一把刀。」蜜亞說得一臉認真。
「刀?」這句沒頭沒腦的回答,讓哈蒂嘉困惑了,「妳要什麼刀?」
「能夠保護人的刀。」她繼續練習著拋擲魔法。
這句補充,哈蒂嘉聽懂了。
「是因為蟲族,所以妳才想要擁有保護人的力量?」
「嗯。」她點頭。
蟲族的事件讓她下定決心,讓她不再困惑迷惘、不再逃避。
不想要讓傷害發生的最好辦法,就是擁有制止的能耐,想要保護人,就必須先擁有力量才能保護。
「我曾經……用我的天賦傷害過人。」緩緩的,蜜亞說出她的過往,神色透出淡淡地懊悔。
「那些人要拆掉我們的家,所以我對他們做了不好的事情,我讓他們受傷,因為那件事情,我對自己的力量感到害怕,我怕再讓別人受傷,但是……」
神色一變,她的神情透出決心,眼神不再猶豫不安。
「經過這次的事件,我發現我的力量並不是只有傷害,它也可以讓我保護別人,我應該正視我的天賦,不應該因為害怕而逃避,上天只是給了我這樣的能力,要怎麼使用,是我自己的決定。」
「哎呀呀,說得真好。」哈蒂嘉隨便拍了幾下手當作鼓掌,「不過在這之前,是不是應該先將妳的火球丟中目標?要是再這麼被妳燒下去,這些草皮可能就死透了,嘖嘖!小草好可憐吶!」
「我、我會努力,我一定會丟中!」漲紅了臉,蜜亞賭氣的回嘴。
「蜜亞,烤布丁沒了。」穿著火紅色睡袍,克莉絲汀現身門口。
「啊,我、我忘了,我現在馬上去作!」低著頭,她匆匆忙忙的跑入廚房。
「嗚呼呼,這孩子也不算笨,一下子就開竅了。」蜜亞走遠後,哈蒂嘉這才笑著稱讚。
「心結打開了,之後的學習應該會大有進展吧?」克莉絲汀如此期望著。
她已經厭倦目前的課程,只想將她擁有的知識與技能一股作氣全教給蜜亞,傾囊相授。
「喔呵呵,還以為妳想要跟她慢慢磨、慢慢打混,原來最著急的人是妳啊?」哈蒂嘉揶揄著她。
「認識我那麼久,妳覺得我是有耐心的人嗎?」秀眉一挑,克莉絲汀似笑非笑的反問。
「哎呀呀,也對。」哈蒂嘉附和的點頭笑笑,「這小女孩以後會變成什麼模樣呢?真是令人期待。」
然而,日後的發展卻遠遠超出兩人的預期……
「妳就只能發出這種小火球嗎?」插著腰,克莉絲汀滿臉不悅。「我要的是能燒毀一輛車的大火球!妳給我這顆小球作什麼?它連烤熟一片肉都沒辦法吧?」
「我、我有很努力。」滿頭大汗地,蜜亞也不知道是哪個環節出了錯,她明明是照著克莉絲汀的指示去作啊!
「哎呀呀,都已經兩個多月了,怎麼妳的進展才只有這麼一點點?」雙手交疊胸前,哈蒂嘉滿腦子疑問。
現在的她已經可以順利擊中目標,但是攻擊力與射程卻遠遠不足。
若是依照克莉絲汀她們原本的想法,蜜亞現在早就該結束這個課程,往更進階的魔法邁進,可是……她卻始終卡在這個關卡,沒有進展。
難道她沒有學習魔法的天賦?蜜亞的學習成果,讓克莉絲汀不免有這樣的質疑。
不,不可能,這孩子的資質明明很好。她確認過很多次。
「嗚呼呼,該不會是腦袋跟不上吧?」哈蒂嘉提出另一種可能性,「不是有那種,身體反應比腦袋快的人嗎?也許她就是那種?」
「妳的意思是,與其讓她這樣循規蹈矩的練習,不如……」
「嗯哼。」哈蒂嘉一臉認真的點頭。
為了測試蜜亞是否如同哈蒂嘉所說的情況,克莉絲汀改變了教學方式。
「克、克莉絲汀,妳、妳、這、這……」瞪眼看著面前的怪物,蜜亞驚恐不已。
「放心,這只是C級魔物。」克莉絲汀語氣平淡的說明:「反正所有基礎你已經都學會了,從今天開始就進入實戰練習課程,看妳是要單獨跟魔物對打,還是要召喚幫手都可以。」
「喔呵呵呵,蜜亞,加油喔!」手上端著烤布丁,哈蒂嘉坐在一旁看戲。
「要我加油,可、可是這未免也太、太突然了。」蜜亞慌得差點連魔杖都抓不住。「我、我們可不可以慢慢來?從最小隻的低等魔物開始?」她祈求的詢問。
「對我而言,這種程度就是最低階的。」克莉絲汀毫不妥協。
可是明明還有E跟D級的魔物啊,哪有人這樣跳級,還一次跳兩級ㄧ啊ㄝ是最低階的?ㄨㄛ幫手,……她卻始終卡在這一到……蜜亞嘟嘴埋怨。
「集中精神,準備開始了!」克莉絲汀提醒了聲,隨即命令召喚魔物進行攻擊。
「哇啊!別、別過來!」蜜亞慌張的揮動魔杖,丟出一顆又一顆弱小的火球。
「不要只會逃,妳要找到空隙反擊!」克莉絲汀往椅子上一坐,端起烤布丁吃著。
「嘎嘎、呱嘎嘎嘎啊……」一旁觀戰的綠皮小怪們,同樣替她感到著急。
「我、我也不想逃跑,可、可是牠一直追我啊!」
蜜亞慌張的在花園裡跑來跑去、躲來躲去,逃避著魔物的追擊。
「哎呀呀,像一隻被貓玩弄在股掌間的小老鼠呢!」哈蒂嘉拿起可樂喝著。
「要是打不過,不會叫出召喚魔物嗎?」克莉絲汀真是有點看不下去了。「妳的角獅呢?那隻大魔王一出來,這種小貨色馬上就會被牠一口吃掉。」
「我、我沒辦法叫牠。」蜜亞垮著臉回應。
「喔呵呵?沒辦法?」偏著頭,哈蒂嘉一臉的不信,「牠跟妳訂了契約,怎麼可能沒辦法?」
「我、我……哇啊—─」一不留神,蜜亞被魔物撲倒在地。
壓在蜜亞身上,魔物貪婪的瞧著她,似乎正在盤算要從哪一個部位開始吃下。
「克、克莉絲汀,救命!」蜜亞高聲尖叫,手上的魔杖亂揮,試圖擋住魔物的獠牙。
「自己想辦法。」克莉絲汀已經鐵了心,無論如何她都要逼出蜜亞的力量,就算會讓她受傷也再所不惜。
「走、走開!」
甩著魔杖,蜜亞突然發出一顆大火球,將魔物擊退,暫時救自己脫險。
被這麼一激,魔物兇狠的朝她咆嘯,氣勢更甚。
「哈、哈蒂嘉救我,拜託……」蜜亞哭哭啼啼的央求。
「哎呀呀?妳的決心只有這樣嗎?」哈蒂嘉回以不以為然的淡笑,「嘖嘖嘖!看看妳,信誓旦旦的說要保護別人,想要擁有保護人的力量,現在怎麼了?放棄了?想當個被保護的人就好?」
咬著下唇,蜜亞當然不希望變成這樣,她也想要順利擊退魔物,但是……
魔物再度朝她撲來,蜜亞再度尖叫著逃跑。
「小姐,妳是想逃到什麼時候?」克莉絲汀實在是看不下去了。「剛才的那一擊火球很不錯,怎麼不再接再厲?」
「我、我……」她勉強自己停下腳步,逼自己面對魔物。
「我要加油!」給自己小聲打氣後,她揮出魔杖,再度發動攻擊。
然而,這一次的火球,依舊小小一顆。飄啊飄地,才飄到魔物面前,對方朝它噴了一口氣,就將火球給滅了。
「天啊……」克莉絲汀頭疼的扶額。
「哎呀呀,我有看錯嗎?那隻小魔物露出嘲笑的笑容耶?」哈蒂嘉不可思議的瞪大眼。
「救、救命啊!」蜜亞再度拔腿狂奔。「札、札克救我!救命!」
「神經,要叫也應該叫妳的寵物,叫札克作什麼?」克莉絲汀不以為然的翻翻白眼。
「呵呵,就是說啊,再怎麼樣,角獅也比札克快多了!」哈蒂嘉端起第二盤烤布丁吃下。
「啊──」蜜亞再度被魔物壓倒。
就在魔物張口咬下時,她身邊突然出現一道光圈,札克意外現身她身旁。
「咦?老子怎麼……」
還沒來得及搞清楚狀況,就先聽到蜜亞高分貝的求救。
「札克救我!」
定眼一瞧,他見到蜜亞被一隻魔物撲倒在地,眼看著魔物就要張嘴咬下了。
「不長眼的傢伙,老子的人你也敢碰?」
起腳一踢,那隻魔物隨即被札克踹飛,強大的腳力讓魔物在半空散成煙霧消失。
「哎呀呀,沒想到,她真的將札克給召來了?」擱下吃到一半的烤布丁,哈蒂嘉一雙美目瞪得極大。
「真是……詭異,你是從哪冒出來的?」從座位上起身,克莉絲汀繞著兩人好奇的打量。
「不知道。」抓抓後腦杓,札克自己也一頭霧水,「老子剛才還在跟李維討論事情,不知道為什麼,就突然出現在這裡了。」
「嘎嘎、嘎嘎嘎嘎。」綠皮小怪們似乎察覺到什麼,拉扯著克莉絲汀的裙襬。
「什麼?」
「呱嘎嘎、喀嘎呱呱。」
「你們是說……他是蜜亞的召喚物?這怎麼可能?」湛藍的眼眸透出狐疑,克莉絲汀怎都無法聯想到這種事。
一般而言,召喚物應該是術士或召喚師從異界,大多是魔界,召喚出的生物才是。
「嗚呼呼,這也不是沒有可能。」哈蒂嘉湊上前,在札克身邊嗅了嗅,「他身上有魔法氣味呢!唔……還有啤酒跟汗臭味,噁!」
捏著鼻子,哈蒂嘉揮了幾下手,試圖將鼻前的臭味揮除。
「廢話!」札克回她一記白眼,「老子才剛結束任務,忙了一整天當然全身都是汗!哪像妳們,閒著沒事坐在那邊喝茶聊天。」
「有趣、真有趣。」瞇起眼,克莉絲汀笑得異常美豔,「我怎麼不知道,札克現在變成蜜亞的契約寵物啦?」
「什麼寵物?妳在胡說什麼屁話?」札克沒好氣的反駁。
「嗚呼呼,如果你沒跟她簽訂契約,怎麼可能回應她的召喚而來?」哈蒂嘉同樣笑得詭異。
「瘋了!妳們兩個真的瘋了!老子怎麼可能跟她簽什麼鬼契約?」
搞不清楚事件發生的緣由也就算了,現在還被她們兩人這麼戲弄揶揄,這讓他感到十分惱火。
「怎麼?妳們兩個是閒著沒事作,故意耍老子找樂子嗎?」
「耍你?你以為你很好玩嗎?」克莉絲汀輕蔑的掃他一眼,「就算本女王再無聊,我寧可去玩電動,也懶得將時間浪費在你身上。」
「妳說什麼!」
「哎呀呀,克莉絲汀說得沒錯!我們可是認真的不能再認真呢!」眨眨眼,哈蒂嘉一臉無辜。
「可是我們真的沒有簽什麼契約,是不是誤會了?」滿是困惑的蜜亞開口澄清。
「嘖嘖嘖!錯了、錯了。」哈蒂嘉朝她搖搖手指,「契約的形式,可不是只有書面,只要雙方認定了,任何一種形式都算喔!」
「唔?」偏著頭,蜜亞絞盡腦汁的回想,「沒有啊,札克沒有跟我說他要當我的寵物。」
「廢話!」札克嗤之以鼻的回道:「老子的腦袋又不是壞了!好好的人不當,當妳的寵物作什麼?」
「確定沒有?」克莉絲汀滿臉質疑,「要不要再回想一下,是不是有說過什麼承諾?像是『要永遠保護妳』之類的話?」
「保護……啊!」蜜亞終於想到了,「之前的聯盟活動,札克說會保護我,遇到危險的時候,只要叫他的名字,他一定會立刻趕到!」
「啊……」經過她這麼一提,札克後知後覺的記起這件事。
「不會吧,這樣也算?」他垮下臉,抓亂了頭髮。
「嗚呼呼,誓言、口頭約定都算!」哈蒂嘉拍拍他的肩膀,語氣帶著竊笑,「加油喔!可愛的小蜜亞以後就靠你保護,要好好善盡僕人的職責呦!」
「想不到、真是想不到。」克莉絲汀促狹的笑著,「札克竟然會成為蜜亞的契約僕人?哈哈哈……」
無視札克鬱悶的情緒,克莉絲汀爆出大笑。
「妳!」又悶又氣的札克,一把她的衣領,「取消,快點把契約取消,聽到了沒有?」
「我不會。」兩手一攤,克莉絲汀回的乾脆。
「少唬我!妳怎麼可能不會?這不是妳教給她的嗎?」
「錯了,我可沒這麼教她。」克莉絲汀拉開他的手,「你們的情況,我只能說,一切都是奇蹟。」
「噗~~哈哈哈,這句話說得棒!真的是奇蹟!」哈蒂嘉笑到蹲在地上,無法起身。
「奇蹟個頭!」札克完全不接受這樣的理由,「妳在耍老子對吧?妳是故意不說的對吧?怎樣,是想叫老子跟妳認錯嗎?還是又想拐老子煮飯給妳吃?」
「我該說你蠢,還是該說你無知?呆?低能到令人訝異?」克莉絲汀語氣尖酸的回嘴:「你的大腦大概被海水沖掉一大半了吧?」
「妳在胡說什麼妳?老子現在沒心情跟妳耍嘴皮!」
「我也沒那種閒功夫。」雙手交疊胸前,克莉絲汀語氣冷淡的回應,「接下來的話,我只說一次,用你那顆蠢腦袋給本女王好好記住。」
「什麼蠢──」札克本想抗議,卻被綠皮小怪們衝上前,摀住了他的嘴。
「要跟人簽訂契約,通常需要經由某種特定儀式,像是以古老的特殊語言吟詠,以血為雙方的連結誓約,擊掌為誓等等,而你們……」
目光掃向蜜亞,她隨即舉手回道:「我跟札克是勾手指。」
「勾手指?」克莉絲汀笑了出來,「原來偉大的海盜、平常粗魯無比的札克先生,竟然會跟人勾手指?真是好可愛的契約締結方式。」
眼角往札克掃去,只見他臉上一陣紅、一陣青,尷尬不已。
「常理來說,能夠簽訂這種契約的,只有惡魔與被召喚出的異界生物,你,是特例。」塗著鮮紅色指甲油的纖指指向札克,「像你們這種,一切都在常理外的契約關係,你要我怎麼幫你們解除?」
「……」聽完說明,札克也懂了。
「對不起。」哭喪著臉,蜜亞不安的絞著手指,「我不知道會有這種情況發生,要是知道,就不會……」
「幹嘛說對不起?」克莉絲汀不以為然的回道:「妳有強迫他嗎?妳事先知情嗎?再說了,他不是口口聲聲說他是妳的監護人,有保護妳的職責?現在正好,以後妳遇到危險他絕對可以隨傳隨到,有什麼不好?」
「可是札克……很生氣。」蜜亞怯生生地望向他,聲音輕得跟蚊子聲差不多。
「唔唔……」才想回答,札克的嘴卻被綠皮小怪捂得老緊。
「放、放手!」用力甩開他們,他沒好氣的整整衣服。
「臭小鬼,幹嘛一副要哭出來的樣子?老子沒生氣!」他矢口否認。
「真、真的嗎?」長長的睫毛凝著尚未掉落的淚珠,「你真的……不生氣嗎?」
「生氣什麼?這、這樣很好啊!」他的語氣十分僵硬。
「為什麼覺得這樣很好?」蜜亞困惑了,她怎麼想都不覺得這種契約有什麼好處。
「就、就是……」煩躁的抓抓頭髮,札克絞盡腦汁,試圖找出他覺得很好的理由:「就像克莉絲汀那個女人說的,以後妳有危險,老子馬上就可以傳到妳身邊,不用跑來跑去累得半死,這樣有什麼不好?」
「啊,也對喔!」蜜亞這才理解的點頭。
「哎呀呀,沒想到脾氣暴躁、個性衝動、從來不知道溫柔體貼該怎麼寫的札克,竟然可以說出這麼貼心的話!真是……嚇署偶哩!」哈蒂嘉惡質地笑道。
「是啊,我也很意外。」克莉絲汀深有同感,「這個傢伙真的是札克嗎?該不會是蟲族偽裝的吧?該不會真正的札克早就被蟲族吃掉了?」
「說什麼啊妳?」被這麼嘲笑,札克的火氣又冒出來了。「老子可能被那些死蟲子吃掉嗎?」
「這可難說。」克莉絲汀聳聳肩膀。
「死女人,妳想打架是吧?」挽起袖子,札克就要衝上前。
「札克,不可以!」蜜亞急忙抱住他,試圖阻止,「不可以打架啦!」
「聽到沒有?你家『主人』要你不要打架喔!」克莉絲汀笑得一臉燦爛。
「馬的!老子幹嘛聽一個小鬼的話!嘖!臭小鬼,別礙事,滾!」怒氣當頭,札克用力的將蜜亞推開。
「啊!」跌坐在地上,蜜亞的頭部結結實實的撞在地上,額頭流血,白細的手肘、手腕也因此出現擦傷。
「哎呀呀,蜜亞流血了呢!」哈蒂嘉上前查看她的傷勢,「還好傷在額頭,要是傷在臉上,這張可愛的小臉蛋不就可惜了嗎?」
「說要保護人,結果反過來傷害她?你還真是厲害呢!」克莉絲汀陰沉著臉,狠瞪著札克。「難道你不知道,臉是女孩子最重要的地方嗎?」
「囉唆!要不是因為妳,老子會這樣嗎?」害蜜亞流血受傷,札克自身也是十分惱火。
「呵,犯了錯就想將錯誤推給別人?」克莉絲汀咄咄逼人的冷笑,「我最瞧不起的,就是你這種犯了錯還不知悔改的男人!」
「沒、沒關係,我沒事,不要緊,你們不要吵架。」不想讓札克為難,蜜亞忍痛笑著。
「哎呀呀,還說沒事,都流血了。」哈蒂嘉直搖頭。
「進屋去擦藥。」札克語氣僵硬的催促。
「是啊,快進屋裡去吧!」克莉絲汀異口同聲的要她離開。
「可是……」蜜亞有些擔心。
「哎呀呀,他們兩個都是大人了,自然會用成熟的態度解決爭執,妳瞎操心什麼?」哈蒂嘉嘻皮笑臉的道。
「進去吧!我會用很和平的方式跟他談。」克莉絲汀揚笑道。
「沒錯!老子會很成熟的溝通!」札克信心滿滿的道。
如果真是那樣,你們為什麼將武器都拿出來了?蜜亞暗暗長嘆一聲。
「走吧、走吧!我陪妳進去。」哈蒂嘉拉著她往屋內走去。
無奈地,蜜亞只好乖乖進屋,尾隨在後的綠皮小怪們,甚至還「好心」的將大門關上,阻隔他們戰鬥時的噪音。
這場戰鬥可說是轟轟烈烈、驚天動地,不曉得是不是因為地點位於克莉絲汀的住家庭院,兩人破壞起東西來毫無顧慮,出手更是毫不留情。
原本站在庭院當雕像擺設的石像怪、骷髏怪,還有種在花園裡的草藥,紛紛逃離庭院,爬窗戶、鑽門縫地衝入房屋裡頭避難。
這場激戰歷時一個多小時,直到蜜亞傷口包紮完畢、製作了一盤烤布丁,兩人還不肯停手。
兩人渾身傷痕累累,衣服殘破不堪、血跡斑斑,就招式攻防看來,兩人似乎勢均力敵,但就身上的傷勢輕重評斷,克莉絲汀佔了上風。
「天都黑了,他們還要打多久?」站在窗戶邊,蜜亞滿臉無奈。
庭院已經面目全非,草皮全被翻開,露出深色土壤,噴水池被毀,自水池裂口湧出的水讓地面濕了一片,鋪有美麗碎石的步道如今殘破不堪……
「他們到底想將庭院破壞到什麼程度啊?」蜜亞頭疼的扶額。
「嗚嗚嗚……」以庭院為家的那些石像怪與骷髏怪,靠在蜜亞肩上哭泣。
最後,蜜亞還是忍不住出面制止了。
「這算什麼『大人的、成熟的』處理方式啊?」板著臉,蜜亞生氣的質問:「有你們這麼愛搞破壞的大人嗎?」
「囉唆!老子累了,回家了!」抹去嘴角的血漬,札克轉身往外走。
「札克,你怎麼……」
「發什麼呆?還不快過來?妳不想回去嗎?」札克沒好氣的催促。
「克莉絲汀,我、我回去了,妳要記得擦藥喔!」向她叮嚀了聲,蜜亞快步追了出去。
「哎呀呀,沒想到妳會搞得這麼狼狽?」哈蒂嘉從屋裡走了出來,目送蜜亞離去。
「哼!」淡淡地哼了一聲,克莉絲汀隨手順了順凌亂的頭髮。
「讓妳這麼激動,應該不只是札克傷了蜜亞吧?」哈蒂嘉笑問。
「我在嫉妒。」克莉絲汀沒有掩飾她的情緒。
就因為嫉妒,所以她才拿札克來發洩她的不滿情緒。
「嫉妒……札克?還是蜜亞?」哈蒂嘉有些摸不著頭緒。
「我也想要一隻人寵。」嘟著嘴,克莉絲汀悶悶不樂的道。
這回答讓哈蒂嘉噗哧一聲的笑了出來,「憑妳女王的魅力,應該有不少男人心甘情願當妳的寵物吧?」
「那不一樣。」她要的可不是那種東西。
「他們兩個的羈絆也真是奇妙。」哈蒂嘉開心的道:「活了這麼大把歲數我還沒見過這種事,真是有趣極了。」
「基本上,他們兩人的存在,就像是上帝開的一個玩笑。」克莉絲汀不慍不火的回道。
「嗚呼呼,不覺得這樣很好玩嗎?我倒想看看他們往後的發展呢!」
「是啊,我也很期待他們的未來。」克莉絲汀伸了個懶腰,傷口微微被牽動,讓她眉頭皺起。
「哎呀呀,在這麼期待之前,似乎應該先將蜜亞教好,至少要讓她從妳手上畢業啊!」
「……這還真是難度很高。」
一想到蜜亞那不知道該說是聰明還是愚笨的資質,克莉絲汀真是一個頭兩個大。
「嗚呼呼,人生嘛!沒有挑戰還有什麼好玩呢?」拍拍她的肩膀,哈蒂嘉笑得一臉燦爛。
「……我要去睡了。」苦著臉,克莉絲汀轉身往屋裡走去。
累了一天,她暫時不想再讓這些問題煩自己,一切全留待明天再來應付。
分類:心靈

輕小說作者。喜歡輕鬆、歡快的故事和天馬行空的幻想。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