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第五章 野地實戰訓練

然而,這次的爭吵出乎他意料之外,蜜亞直接借宿克莉絲汀家裡,拒絕跟札克回家,也不跟札克見面,就算路上遇見了也不跟他交談。
「臭小鬼,竟然記恨這麼多天,心眼還真小!小孩子果然很麻煩。」躺在床上,札克不滿的發著牢騷。
「算了!她不在也好,老子樂的輕鬆,不用跟人擠一張床!」
大大伸展著四肢,札克嘴角勾勒出滿意的笑,但,這份好心情持續不到一分鐘,手臂上傳來的空蕩感讓他覺得不自在。
「蠢小鬼,不要輸不就沒事了,對老子那麼沒信心嗎?」
翻過身,將頭埋在枕頭裡,札克強迫自己入睡。
兩人的「冷戰」一直維持著,直到聯盟活動當天早上……
「蜜亞,時間差不多了,妳還沒收拾好嗎?」哈蒂嘉催促道。
這場聯盟活動,克莉絲汀與哈蒂嘉獲邀擔任評審,原本克莉絲汀打算拒絕,但,哈蒂嘉卻自作主張的替她接下這份差事。
「嗚呼呼,反正又不是我們在那邊受罪,看著別人在泥巴裡打滾也很有趣啊!」哈蒂嘉笑嘻嘻的勸道。
「要我看蠢蛋在泥地裡滾,不如讓我在遊戲裡頭跟玩家廝殺幾場。」克莉絲汀悶聲回道。
她的不滿,有一半以上來自她需要被迫跟電腦隔離幾天,這對一個習慣成天賴在遊戲裡的玩家來說,是一件十分折磨的事情。
「嗚呼呼,反正那些傢伙都要去參加活動,就算妳窩在家裡也沒人能陪妳玩。」哈蒂嘉不以為然的說道。
克莉絲汀掃她一記白眼,「難道我不能找路人去副本玩?」
「哎呀呀,妳已經變成無藥可救的阿宅了。」哈蒂嘉感嘆的搖頭,「蜜亞,妳好了沒?要準備出門了!」她朝二樓喊著。
「好了。」垮著臉,她背著小包行李現身客廳,悶悶地往沙發上一坐。
若不是她早就答應了凱特,她其實很不想參加這場活動。一想到比賽結束之後,她的命運也會隨之改變……眼淚就不自覺在眼眶裡打轉。
笨蛋札克、可惡的札克、冷血的大豬頭!扯著抱枕,蜜亞一肚子火氣。
「還不打算和好?」嘴角噙著笑,克莉絲汀斜躺在另一頭沙發,懶洋洋的打量她。
「不要!」蜜亞賭氣的回道:「札克竟然拿我當打賭的東西,太可惡了!我不要他了!」
「嗚呼呼,好啊!把他丟掉好了!來當我的孩子吧!」哈蒂嘉舉雙手贊成。「我每天都會跟妳玩遊戲,到哪邊都會帶著妳喔!」
「……不用了。」一想到哈蒂嘉的「遊戲」,蜜亞就渾身冒冷汗。
「為什麼這麼生氣?妳是擔心他會輸?」克莉絲汀好奇的反問。
「……」咬著下唇,克莉絲汀說中她的擔憂。
「看來妳對他也沒什麼信心嘛!」克莉絲汀輕笑著,「平常口口聲聲說『札克最棒、札克最好』,結果妳的信任也沒有多少。」
「那跟那個無關!不管怎麼樣,他都不應該拿我當賭注!」蜜亞氣呼呼的反駁。
「的確,這一點是該生氣。」克莉絲汀贊同的點頭,「妳只屬於妳自己,沒有任何一個人,就算是妳的父母,也沒資格決定妳的未來。」
「哎呀呀!這些話說得真好!就是這樣沒錯!」哈蒂嘉不斷點頭附議。
「但是,信任又不是這麼回事了。」克莉絲汀接口道:「從這次的事件中,很明顯可以看出,妳不相信札克的能力,不認為能贏過對方。」
「我、我有啊!」握緊拳頭,蜜亞想否認這項指控,可聲音卻極為細弱,「可是那個人是A階的隊長。」
「那又如何?」長長的睫毛眨了幾下,藍眸中透著不以為然。
「我聽說,聯盟會用能力區分隊伍。」絞著手指,蜜亞嘟嘴回道:「那個人是A,札克是E……」
「就因為這樣,妳就認定札克會輸?」克莉絲汀突然笑了出來。
「我、我說錯了嗎?」蜜亞不安的反問。
「哎呀呀,其實妳說的也沒錯啦!大部分的情況是這樣。」哈蒂嘉嘻皮笑臉的道:「聯盟的確會用才能作為分隊標準,不過有些是因為血統的關係……」
「血統?」
「以狗來比喻,就是純種狗跟雜種的區隔囉!」克莉絲汀面露嘲諷,「標榜一視同仁的聯盟,竟然會以出身作為分級的資格,很可笑吧?」
「啊啦啦,妳這種比方要叫蜜亞怎麼聽得懂呢?」哈蒂嘉接口解釋,「就跟人類一樣,以前的妖怪其實也有階級制度,歷史悠久的妖怪,就會被認定是貴族、是上流人士,而像札克他們這種後來才出現的unknown,就被當作是低等妖怪,不過這樣的情況近期有改善很多。」
「還不夠,聯盟還是有不少自以為是的傢伙。」一提起這件事情,克莉絲汀的好心情頓失無蹤。「擁有長遠的血統又怎樣?廢渣一堆,看了就令人作噁!」
「嗚呼呼,一大早的別為了這種事情壞了心情。」哈蒂嘉命綠皮小怪取來烤布丁,「吃甜點吧!蜜亞的烤布丁有一種讓人心情愉快的魔法呢!」
「蜜亞,札克他們之所以被列為E,跟他們的能力無關。」將烤布丁接過手,克莉絲汀繼續說:「純粹就只是因為他們是unknown,被一些食古不化的老傢伙輕視而已。」
「喔呵呵,聯盟裡,能跟我和克莉絲汀對抗的人可不多呢!」哈蒂嘉吃完一個布丁,又接著吃下一個。
「這麼說,札克有可能會贏?」蜜亞重新燃起希望。
「誰知道呢?」克莉絲丁賣了個關子,「喬治亞可不是廢渣。」
「……」這樣的回答,讓蜜亞稍稍降下的心又被提起了。
「嗚呼呼,擔心的話,晚一點妳就跟札克組隊啊!」哈蒂嘉提議道:「他擔任隊長、妳擔任治療師,兩人一起為了勝利而努力,這樣不是很美好嗎?」
「說得也是。」蜜亞恍然大悟的點頭。
她一直都想成為札克隊上的一員,儘管她現在還不是聯盟的人,還要再努力,但,這次也不失是一個機會!
「走吧!該出發了。」吃完烤布丁,克莉絲汀起身催促。
由綠皮小怪駕著車,眾人前往聯盟機場,與其他高層人員會合後,搭著飛機,花費了一天的飛行時間,一行人終於抵達目的地,一座位於海上的孤島。
當他們下飛機時,時間已經是出發的隔日凌晨。
「這次的活動地點還真遠。」大大打了個呵欠,克莉絲汀活動著酸疼的筋骨。
「哎呀呀,飛這麼久,根本是在折騰我這把老骨頭。」哈蒂嘉同樣嘟嘴埋怨。
雖然她嘴邊總掛著「老」字,然而,她的外貌看起不過像是一名十七八歲的少女,不清楚真相的人還會以為克莉絲汀比她年長呢!
在他們抵達時,所有參與活動的聯盟成員已經整隊完畢,站在飛機降落的空地前。
「因為這次治療師人數不足,我們另外找了學校的學生及外界人士補位。」活動負責人之一,安德烈透過麥克風對眾人道:「晚一點我們會分配食物跟用品給各位,這次的活動規模較大,估計各位可能需要兩天才能完成,請大家控制好配給的量。」
在安德烈說明完後,又緊接著介紹了此次的活動的評審員,大多是聯盟的高層人員,另外有幾位是外界受邀前來參加的貴賓。
「為了公平起見,參與的隊伍不管大隊小隊,人數全都必須控制在二十人,多餘的就分派到其他人數不足的隊伍。」
「每個團隊會安置兩名治療師,這樣的人手雖然有點吃緊,但,這也是考驗著各位的團隊默契,大家好好加油!」
「要是沒有其他疑問,我們就開始進行成員的分配,要是隊上人數足了,就請各隊的隊長來抽出你們的治療師。」
咦?是用抽籤的啊?蜜亞本以為她可以自行選擇要跟誰同隊,沒想到現場卻是採用抽籤來分配。
等待抽籤開始進行時,所有治療師全在私底下議論紛紛。
「真希望我可以被A─01小隊抽中,聽說那是聯盟最優秀的小隊呢!」
「喬治亞隊長好帥!之前就一直想跟他同一隊,今天終於有機會了!」
「要是能在A─01小隊,應該很有希望可以拿到優勝吧?」
在眾所矚目之下,喬治亞面帶微笑,脫隊走向治療師們,停在蜜亞身旁,所有跟隨他的視線也全部聚集在他與蜜亞之間,議論紛紛。
「那個小女生是誰?她跟喬治亞隊長認識嗎?」
「怎麼治療師裡有年紀這麼小的孩子?」
「那孩子該不會是其他人帶來的眷屬吧?」
「你、你有事嗎?」不習慣被這樣注視,蜜亞顯得有些侷促不安。
「來跟妳打聲招呼。」朝她眨眨眼,喬治亞語氣迷人的道:「真希望我能抽到妳,我很希望妳能成為我隊上的一員。」
「我想跟札克同一隊。」蜜亞堅持著她的想法。
「是嗎?那就看幸運女神會眷顧哪個人,達成誰的願望。」喬治亞朝抽籤用的籤筒走去。
主啊,請保佑我,讓我達成我的心願吧!蜜亞不安的祈求。
然而,上天似乎沒聽到她的祈禱,更甚者,似乎是有意捉弄她,她竟然真的被喬治亞抽中了!
怎麼會這樣……蜜亞的心情沮喪至極。難道是因為天堂離這裡比較遠,所以上天沒聽到我的祈求嗎?
「看來,幸運女神似乎是站在我這一邊。」開心的揚笑,喬治亞給了她一個熱情擁抱,「我很期待往後的合作。」
「老子有准你抱她嗎?信不信我去告你性騷擾?」札克現身兩人身旁,一把將蜜亞拉至身後。
「這只是給新隊員的歡迎擁抱,是社交禮儀。」喬治亞揚揚手上寫著蜜亞名字的籤紙,「啊,抱歉,我忘了,海盜應該沒學過禮儀,也難怪你會誤會。」
「誤什麼會?」札克惡狠狠的瞪著他,「我管你什麼社交禮儀,老子說不准碰就是不准碰!」
「真是蠻橫。」喬治亞聳肩笑笑,「還好這場活動過後蜜亞就會跟我一起生活,屆時我會好好教導她,讓她學習各種禮儀、知識與技能……那些你無法教她的事物。」他話中有話的道。
「你這個該死的娘砲……」札克挽起袖子準備揍人,卻被蜜亞拼命拉住。
「札克,不可以打架,總長他們都在看這邊了!」她慌張的制止,不想讓札克在這種場合做出暴力行為。
因為蜜亞的力勸,札克這才稍稍收斂情緒。
「差不多要開始了,我先回隊上整隊,蜜亞,妳醫療袋領了之後快點過來集合。」朝蜜亞拋了記媚眼,喬治亞走回他的隊伍之中。
「噁心的傢伙!瞧瞧他剛才的表情,他跟妳拋什麼媚眼?」對著對方的背影,札克仍舊不停的數落,「那傢伙肯定是一個有戀童癖的變態!小鬼,妳沒事最好離他遠一點,聽到沒有!」
「……」沒有回答,蜜亞只是加重抓住他衣服的力道。
「幹嘛啊妳?為什麼不回──」
回過頭,札克這才發現蜜亞扁著嘴,眼眶泛紅,小臉上佈滿淚水。
「哭什麼啊?」札克沒好氣的揉亂她的頭髮,「放心吧!要是那傢伙敢對妳亂來,老子一定馬上衝過去砍死他!」
抽抽噎噎的搖頭,蜜亞撲進他懷裡,而後放聲大哭。
「喂、喂,妳怎麼了?」札克一頭霧水,完全不清楚她發生什麼事。
蜜亞的哭聲引起不少人的注視,不少人對著他們指指點點。
「看什麼看?沒看過小孩子哭啊?再看老子就把你們扁到哭!」惡聲惡氣的朝人群大吼後,札克抱起蜜亞,將她帶到一旁。
「小鬼,妳是在哭什麼?再不說話,老子打妳屁股!」他厲聲警告道。
「我、我、我好想你。」斷斷續續地,蜜亞終於將話說出,「好想、好想你,晚、晚上,你不在旁邊,我睡不著。」
仔細一瞧,美麗的金棕色眼睛下,掛著兩個淡淡地黑眼圈。
「……笨蛋。」用袖子胡亂擦乾她的淚水,札克揉了揉她的頭髮。
「你不可以輸,我不要去喬治亞那裡,絕對不要!」她極為認真的說:「要是你輸了,我一輩子都不理你,聽到了沒有,一輩子!」
「臭小鬼。」札克往她額頭敲了一記,「對老子這麼沒自信?老子當然會贏!妳不相信我?」
「相信!我相信!」蜜亞拼命點頭,「只要是札克說的話,我都相信!」
「很好。」札克滿意的揚笑。
同一時間,廣播器傳來活動開始前的催促。
「再過二十分鐘,比賽就要開始進行,請還沒有領取用品的人前來服務站領取。」
「差不多了,妳去準備吧!」札克催促道。
「……我好想跟你同一隊。」嘟著嘴,蜜亞完全不想移動腳步。
「笨小鬼,嘴巴不要翹成這樣。」札克往她的嘴唇輕捏一下,「不用擔心,要是遇到麻煩,我一定會去救妳。」
「真的?」聽到這安慰,蜜亞這才稍微振作起精神,「只要我叫你的名字,你就要立刻跑來喔!打勾勾!」
「臭小鬼。」札克失笑的搖頭,但還是伸出了小指,與她勾手指。
「約定好了喔!你要保護我。」蜜亞不放心的說道。
「好。」
「只要我叫你,你要馬上出現!」
「好。」
「要保護我,不讓我被任何人欺負!」
「知道啦!真是囉唆。」札克又往她腦袋敲了一記。
「那我先回隊伍裡去了!」露出滿意的笑容,蜜亞開心的跑開。
在走向喬治亞的隊伍之前,蜜亞先去領取相關的醫療用品。
「這是妳的醫療袋。」服務台人員將一個軍綠色的側背背袋遞給她。
「謝謝……」狐疑的過手,手上輕巧的背袋跟她原先想像的不同,她還以為會拿到一個像是急救箱之類的東西呢!
這麼扁、這麼輕的袋子,裡頭有裝東西嗎?她好奇的打開觀看,這麼一瞧,可讓她瞪大了雙眼。
袋子裡頭有數個夾層,分別放置各式各樣的醫療物品,從基本的繃帶、藥水、紗布……直到開刀用的手術用具全都一應俱全。
「好多東西。」後知後覺地,她想起凱特也有一個類似的袋子。
凱特曾經跟她說過,袋子裡混入了特殊的異空間魔法,那種魔法可以增大袋子的空間,還可以減輕物品的重量。
「蜜亞小甜心,我們該出發囉!」古龍水味伴隨著喬治亞的聲音傳來。
「喔。」尷尬的笑笑,蜜亞跟隨在喬治亞身後前往隊伍。
「各位,跟你們介紹一下,這位是我們隊上另一位治療師,蜜亞。」喬治亞笑吟吟的說道。
「啊?小孩子?」隊上成員紛紛表現出無法置信的神情。
「看來今年的治療師真的很缺人,竟然找小朋友過來。」
「蜜亞,妳今年幾歲?在哪間學校學習?」
「十三,我……沒有上學。」她怯怯地回道。
「沒有上學?那妳從哪邊學習醫術?」
「一些是自己看書,一些是凱……」話還沒說完,就被另一個男生打斷。
「嘖!一個隊伍只有兩名治療師就已經夠累了,現在另一個治療師竟然是個小孩子?」同是擔任治療工作的男子故作苦笑,「唉,這下我可慘了,你們最好自求多福。」
雖然說得無奈,但語氣中卻透露出對自己能力的自信與得意。
面對議論紛紛的眾人,喬治亞面露神秘且得意的笑。
「蜜亞是克莉絲汀的學生,也是凱特醫官的學生,我想,有這兩位導師作擔保,她的實力應該是毋庸置疑。」
「克莉絲汀跟凱特?」一聽到這兩位的名號,所有人神情一變,目光全都亮了起來。
「原來她就是傳說中,克莉絲汀收的那個學生?」
「我之前有聽說凱特身邊多了一個小助手,我還以為是開玩笑的……」
「太好了!這樣一來,我們根本就是贏定了!」士氣激昂的他們,開心的喊道。
「優勝絕對是囊中物!」
相較於蜜亞他們這團隊的開心氣氛,札克所處的團隊卻是籠罩在沉默之中。
沒有幹勁,那些人只是安靜又頹喪的坐在一旁,擺明了只是來這裡「參觀」,一點獲勝的鬥志都沒有。
「看來蜜亞凶多吉少。」奧勒搖頭嘆息。
「札克,情況很不樂觀耶,怎麼辦?」艾希指指面前的隊員苦笑著,「他們一點幹勁都沒有,這樣要怎麼比賽啊?」
「無所謂,反正賭注不是團隊。」札克本來就沒有奢望要依賴團隊取勝。
「隊長大人!」克里夫突然握住他的手,語氣激動的道:「我知道這次的比賽隊隊長大人很重要,我一定會竭盡所能的幫你,我們要一起努力,共同獲得勝利、共享榮耀!」
「你說話就說話,抓老子的手作什麼!」札克一把將他的手甩開。「李維,東西都備妥了嗎?」
「大致上完成。」李維望向隊上的治療師,面露猶豫,「現在只剩下從兩位治療師中挑出一位。」
「請問……為什麼只挑一位?」其中一人怯怯地提問。
「連這個也不懂,你是第一次跟團行動?」札克反問道。
「是,我叫做古羅‧松風。」他自我介紹道:「明年才會從學校畢業,目前跟隨凱特醫官學習中。」
「咦?你是凱特的手下啊?」艾希瞪大眼睛發問:「那你應該也認識蜜亞囉?」
「是,我們是朋友。」古羅‧松風點頭道:「她很聰明,凱特醫官教導的東西她一下子就理解了。請問……你們也認識蜜亞?」
「當然,我們跟她很熟!」艾希挺胸回答,「蜜亞經常作烤布丁給我們吃!她做的布丁真是超級好吃!」
「他是蜜亞的監護人。」奧勒指向身旁的札克。
「啊,您就是蜜亞常常提起的監護人?幸會、幸會。」古羅‧松風向他伸出手。
「札克‧歐尼爾。」札克報上自己的全名。
「看來人選已經決定了。」李維下了定論。
「是啊。」克里夫同意的點頭。「既然他跟蜜亞是朋友,我們當然要好好照顧他。」
「呃?請問你們是在討論……我嗎?」古羅‧松風完全不明白狀況。
「是啊,我們正在決定要保護誰。」艾希點頭回道。
「保護?」他滿臉困惑。
「回答你最初的問題。」李維語氣平淡的接口,「比賽內容與危險程度是個未知數,為了預防有危急的情況發生,需要預先做出取捨。對團隊來說,醫護員的重要性甚至比隊長還高,要是醫護員陣亡或脫隊,損傷可比滅團。為了不造成這樣的後果,預先選定要保護的人選是必要工作,尤其本隊戰力嚴重不足。」
「原來如此。」古羅‧松風這下聽明白了。「可是這樣可以嗎?是不是要依照醫療能力……」
「無所謂啦!」艾西不以為意的揮揮手,「反正你們兩個感覺上差不多,既然要關照,有關係的當然是首選!」
「……謝謝。」儘管是靠關係才得到重視,古羅‧松風還是恭敬、感激的道謝。
「注意、注意!」廣播器傳出聲響,「再過五分鐘開始進行比賽!請各位快到預備區集合!」
預備時間一到,啟程的槍聲響起,每個小隊依著拿到的地圖,朝目標路線邁進,原本平靜的小島也因為他們的活躍,開始騷動起來。
※  ※  ※  ※
「哇啊──」一個沒留神,古羅‧松風一腳踩空,整個人往下滑落。
若不是札克及時出手拉住他,他恐怕就要摔到二三十公尺深的凹洞裡去了。
「謝、謝謝。」狼狽地,古羅‧松風抹去額上的汗水。
「真奇怪,你真的是精靈嗎?」艾希狐疑的瞧著他,「我聽說你們精靈在大自然裡很吃得開,森林就像是住家後院一樣,怎麼你……看起來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
「我不是在森林裡長大,我在都市出生。」古羅‧松風尷尬的笑笑。
打從他有記憶開始,他總是跟著父親在各個營區、醫院東奔西跑,接觸到的全是水泥高樓,唯一堪稱熟悉的自然景物是花園裡的草皮與鮮花。
「請問……我們真的不等其他人嗎?」古羅‧松風朝蜿蜒的山路往下眺望,其他隊員幾乎已經快要看不見蹤影。
打從鳴槍出發之後,札克一行人便以極快的速度趕路,將同對得其他人遠遠甩開,若不是他對跑步還算有自信,恐怕就要跟不上他們了。
「不用等、不用等,我們又沒有走很快。」艾希笑嘻嘻的回道:「他們應該只要稍微加快速度,應該就可以趕上了。」
「他們是烏龜。」奧勒不以為然的評論道。
說話當中,艾希跟奧勒跳過了一棵橫倒在路旁的大樹,行動輕鬆矯健。
而,古羅‧松風卻是辛苦的攀爬,還讓李維從旁幫手,他才勉強越過。
「隊長大人,我找到第一個目標物了。」領前探路的克里夫,站在不遠的轉彎處,朝他們招手示意。
越過那個彎道,他們瞧見一座小湖,湖中央飄著一個塑膠方版,上頭插著一面旗幟。
「那個就是我們要拿的旗幟嗎?沒想到竟然會放在那麼顯眼的位置。」古羅‧松風感到意外。
「你以為他們真的那麼好心?」艾希掃他一眼,話中有話的笑。
「應該有埋伏。」奧勒往四周張望。
李維調整了他的墨鏡,偵查附近情況,「湖畔邊埋了微型地雷,水裡設置了不明器械。」
「地雷?」聽到這個詞,古羅‧松風嚇出冷汗,「這、這不是比賽而已嗎?怎麼……」
「你現在知道那些主辦人有多奸詐了吧?」艾希無奈的聳肩,「反正不用他們親自參與,當然就放手惡整囉!」
「我們的意見沒有被採納。」奧勒苦著臉。
「是啊,真討厭!」艾希嘟嘴道:「也不想想是我們幫他們構思整場活動,不過是要他們放個水,他們竟然不肯。」
「李維,你拆地雷需要花多少時間?」札克詢問道。
「依照外觀判斷,那應該是舊型地雷。」李維回答道:「拆除一個大約要七分鐘,估計需要拆除十八顆地雷才能讓我們順利抵達湖邊。」
「這麼久?」札克不想將時間浪費在這上頭。「引爆呢?有辦法將它安全的引爆嗎?」
「可以,但是連環爆炸的威力,估計會將旗幟一併摧毀。」李維說出後果。
「……麻煩死了。」札克不滿的抓抓頭髮。「難道沒有更省時間的辦法?」
「隊長大人,我有辦法!」克里夫興沖沖的說道:「若是能標示出地雷位置,我可以改變身形越過。」
「不可能。」李維直接否定,「地雷的偵測範圍控制的十分精妙,沒有空隙讓你這麼作。」
「這麼說,除了拆除地雷,應該就沒有其他方法了吧?」古羅‧松風如此認定著。
「真的沒辦法嗎?」艾希狐疑的偏著頭,「札克,你覺得呢?」
沒有回答,札克的目光沿著附近地形地物游移,最後停駐在附近的矮樹上。
「或許可以。」他笑了,極度燦爛。「李維,幫我一下。」
「唔?」
現場沒有人清楚他的想法,直到他要付諸行動之前……
「你瘋了,這根本不行啊!你、你真的要這麼作?」古羅‧松風臉色慘白。
其實,札克要進行的事情很簡單──引爆炸彈、乘著炸彈的暴風越過湖面,順便摘旗。
很簡單,卻也很瘋狂。
「你、你、我、我要鄭重的跟你說明。」板著臉,古羅‧松風認真的說道:「雖然我會復活術,可是你應該也知道,復活術的成功機率並不高,還有,要是身體被炸成碎片,根本無法施行復活術!」
「真囉唆。」札克白了他一眼,「老子有說要把自己炸成碎片嗎?」
「板子組裝好了。」李維遞給札克一塊強化鋼板,「估計它可以承受三次的爆炸威力。」
「嗯,那應該夠了。」
抓著板子,札克爬到附近的樹上,克里夫拉長身體捆在樹上,當作人工繩索,札克朝李維打暗號後,拉著克里夫的手盪至高空,在他鬆手高飛,在半空成一道拋物線之際,李維引爆最外圍的地雷。
爆炸的上升氣流撞擊札克踩著的鋼板,讓他再度往上飛越。
留意著札克下降的位置,李維又引爆了一顆地雷。
很順利地,只是炸開兩顆地雷,札克連同鋼板順利的降落湖面,在水面滑行一段後,他順利取得旗幟。
本以為事情應該就此結束,沒料到取下旗幟後才是狀況的開始。
預先埋設在水裡的器械有了動靜,像是剪刀般的機器手臂紛紛從水底冒出,針對札克進行攻擊。
他試圖砍斷那長臂,卻徒勞無功,被困在水面上的他,一下子就被拖到水底去了。
「隊長大人!」
「札克!」
岸上的他們陷入心急與不安,克里夫更是想要直接衝上前救人。
「有地雷!」李維一把抓住他,同時引爆湖畔剩餘的地雷,打算清出一條路來。
連串的爆炸過後,煙霧與沙塵遮去了他們的視線,克里夫衝入黃霧頭,直接跳下水面。
待煙霧散去,湖面恢復平靜,克里夫遍尋湖底卻見不到札克的身影。
「隊長大人、隊長大人你在哪裡?」他心急的叫喊:「該死!那些機器到底對隊長大人做了什麼事?」
「水裡……偵測不到札克的電波。」艾希的面色惶恐。
「湖裡搜尋不到生命跡象。」李維做出同樣的回報。
「札克應該不會是被……」奧勒做了一個割喉動作。
「不!不可能!」克里夫全然不信,「隊長大人怎麼可能就這麼死去?隊長大人!你有沒有聽到我說話?快回答我!」
「吵死了!」札克的怒吼聲自上空處傳來,「老子怎麼可能被那種東西殺死?倒是你們,沒事引爆地雷作什麼?老子都被你們炸上天來了!」
全身溼透的他,傷痕累累的掛在樹幹上,面色難看。
「炸成這樣都還死不了,札克真是生命力超強的超人。」艾希感嘆的說道。
「恐怖的恐怖份子。」奧勒對他豎起拇指。
「恐怖個頭!還不快來救老子下去!」他氣得七竅生煙。
在這個關卡過後,他們又接連面臨到大大小小的狀況,陷阱、埋伏、甚至還有惡作劇式的猜謎遊戲,更糟糕的是,謎題跟謎底完全搭不在一塊。
明明謎題一切的指示都是顯示「水底、北方」,而他們卻是在東方的一處山壁上找到物品。
「我很質疑這位出題者的邏輯。」站在謎底物旁邊,李維臉色十分難看。
「累死了,我再也走不動了。」艾希直接躺下。
為了找尋這個第三面旗幟,他們耗費了大半天時間,遍尋各處,最後若不是奧勒耍脾氣,硬是要往相反的方向走,他們說不定找上幾天幾夜都還不見得能找到。
「肚子餓。」奧勒悶著臉,情緒低沉。
「來吃東西吧!」艾希翻找著背包,拿出早上領取的糧食,「為什麼他們老是發乾糧跟麵包給人?就不能發點蛋糕、罐頭之類的嗎?」
一邊埋怨、艾希一邊將食物遞給奧勒。
「我想吃蜜亞的布丁。」繃著臉,奧勒不情願的咬著乾糧。
「回去之後再叫她作給我們吃吧!」艾希無奈的聳肩。
「不知道他們現在進行到哪裡?」經過這段時間的拖延,札克擔心他們速度落後對方。
「進度跟我們差不多。」李維回答道:「目前他們進入了紮營休息的程序,位置距離我們約莫四公里處。」
「請問,您怎麼會對他們的行動這麼清楚?」古羅‧松風好奇的發問。
「我在他們身上裝設了追蹤器,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李維說得雲淡風輕。
「李維,你這招很棒喔!做的好!」艾希開心的大笑。
「隊長大人,既然雙方速度都差不多,我們要不要就在這裡紮營休息?」克里夫建議道:「養足精神,明天一早再繼續趕路?」
「好!」
「贊成!」雙子紛紛表示同意。
「不行,先離開這裡再休息。」札克持反對意見。
「為什麼?」奧勒不情願的扁嘴。
「睡飽之後再下去就好啊,天快黑了耶!」艾希嘟嘴嚷嚷。
「你們想死就在這邊睡。」札克站在邊緣處,眺望底下的森林。
「咦?這、這裡有埋伏嗎?我們會被殺死?」古羅‧松風害怕的詢問。
「這裡是高處,在這裡生火很容易引起注意,危險度高。」李維解釋的回道。
「李維,下一個目標的位置在哪裡?」札克拿起望遠鏡,觀察四周。
「距離這裡約莫七公里的位置,西北方。」李維回應道。
順著他所說的位置,札克調整望遠鏡瞧去,不經意間,他見到幾抹黑影掠過樹叢。
「奇怪,那是什麼?」
他試圖追蹤,可對方移動的速度快,再加上有樹叢作掩護,一下子就失去了對方的行蹤。
「隊長大人,發生什麼事了嗎?」克里夫好奇的詢問。
「剛才好像有奇怪的東西跑過。」札克皺眉回應。
「會不會是動物或鳥?」古羅‧松風猜測著。
「不知……」
才要回答,底下的廣大樹叢裡,傳出爆炸聲響,火光竄升,無垠的綠色樹海出現一個燃著火焰的紅圈。
「那個地方……」札克連忙調整望遠鏡進行觀察。
事故發生的地點,距離他追丟黑影位置,只有相隔兩百公尺。
「好像有東西從火場離開。」李維調整墨鏡進行追蹤,其他人也紛紛將目光集中在事發地點。
「那是……人嗎?」瞪著望遠鏡,艾希不甚確定的問:「跑得好快,眼睛都快追不上了。」
「怪怪的。」奧勒困惑的皺眉。
對方移動得太快,那樣的速度很難與常人產生聯想。
正當他們還在針對那組黑影進行追蹤時,另一個地點也傳出了爆炸聲響。
「又一個?」艾希連忙將鏡頭轉移。
「他們該不會是故意在搞破壞,阻礙我們進行任務吧?」克里夫臆測著。
「耶!不會吧?」艾希垮著臉慘叫:「這次的活動主辦人怎麼這麼壞心啊?給爛謎題也就算了,還派伏兵?」
「惡劣、壞心眼。」奧勒不滿的抗議。
「先離開這裡吧!」札克催促道。
他們所處的位置地勢雖高,但也不至於遮斷所有視線,相反地,這地方沒有任何遮蔽物,很容易讓他們成為對方狙擊的目標。
才想退離,幾道黑影掠過他們眼前,不過是眨眼的瞬間,他們就已經被三個身著迷彩裝的蒙面人包圍。
「哇賽,你們是用飛的嗎?刷刷刷的就出現了!」艾希瞪大眼,語氣中透出稱讚。
蒙面人互望一眼,沒有開口,只用眼神傳遞訊息,下一秒就朝他們發動了攻擊。
雙子被定為首要攻擊目標,三位蒙面者群起對兩人進行攻擊。
「退開!」札克一個箭步上前,將艾希與奧勒護在身後,以彎刀擋住對方的武器。
雙子沉喝一聲,身上凝聚電光,強大的電流自兩人身上發出,將攻擊他們的對手震飛。
趁著對方被電流麻痺身軀的時機,克里夫與李維衝上前去,將那三人制服。
「說!你們攻擊我們作什麼?」札克將刀架在對方頸子上,冷聲質問:「要是不說,老子就砍了你!」
盡管處於劣勢,蒙面人依舊一聲不吭。
「不說是吧?真以為老子不敢動你們?」札克一腳踹向對方,「就算你們是聯盟派來的人,老子一樣照扁!」
「我家隊長大人在問你們話,還不快點回答!」克里夫絞著對方脖子的手稍稍使力,壓迫著對方的呼吸。
「……」面對這樣的威脅,三人依舊沉默,但身體突然出現莫名的抽搐。
「退開!」發現情況不對,眾人紛紛退避。
也就在他們退遠的同時,綠色汁液自那些蒙面客身上噴出,當那些汁液噴濺在石地上時,石頭發出被腐蝕的聲音。
還沒搞清楚狀況,對方的身體裂成兩半,就像是破繭而出,三人化成蟲子飛離現場。
「原來是蟲族啊……」望著他們離去的方向,克里夫這才清楚這些蒙面客的來歷。
「還好閃得快。」艾希心有餘悸的道。
若他們退避的動作再慢一些,恐怕發出腐蝕聲音的就是他們的身體了。
「竟然請了蟲族來搗亂?聯盟這次還真是大手筆。」克里夫不以為然的搖頭。
「先離開這裡吧!」札克催促道,他可不想再來一批,耽擱他的時間。
分類:心靈

輕小說作者。喜歡輕鬆、歡快的故事和天馬行空的幻想。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