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試閱」《異族特赦05》 第一章 測試開始(1)

隔天一早,天邊才微微發出亮光時,所有學生就已經起床準備了。
昨日夜裡,真正入睡的人沒有幾個,大部份的學生都因為過於緊張與興奮,情緒高漲、輾轉難眠,當然,也有一些膽子小的人,是被血色廢墟的種種傳聞以及怪物嚇得渾身發抖,徹夜無眠。
儘管沒有睡好,但幾乎每個人的臉上卻都是容光煥發、神采奕奕,看不出半點倦容。
他們期待這一天已經很久了。
只要通過這場畢業考兼聯盟招生測試,他們就能成為聯盟的一員,這可是他們長久以來的夢想啊!
等眾人吃過早餐,將營地收拾乾淨後,測試的時間也差不多到了。
所有人再度聚集在血色廢墟的入口處,潔西卡又重複了一次規則。
「紅旗三十分、藍旗十分、綠旗兩分,總分少於一百三十分的就算失敗!第六天後的這個時間,才准離開廢墟,要不然也當作失敗!聽懂了沒有?」
「懂了!」眾人齊聲喊道。
相較於學生的精神百倍,札克則是睡眼惺忪的打著呵欠,滿臉不悅的嘀咕,「那些怪物真是吵死了,害老子一整晚都沒睡好。」
半夜裡,怪物的吼叫聲與哀號聲不斷自血色廢墟傳出,在寂靜的夜裡顯得格外淒厲,就算摀住耳朵,那些聲音也能穿透過阻塞物,侵入腦中。
除了聲音的干擾,血色廢墟本身的氣場也是影響札克睡眠的因素之一。
血色廢墟原本不叫做血色廢墟,它的前身就跟其他都市一樣,是一座相當正常的城市,直到那天,被稱為「血色末日」的來臨,這裡才瞬間成了活人的煉獄,不死生物的樂園。
根據書籍資料記載,造成血色末日的是一名巫妖,他在城郊外建立了一座莊園,距離城市約莫五公里的路程。
巫妖對鍊金術相當有研究,很喜歡拿活體生物進行實驗,性格古怪、傲慢、孤僻,有人傳聞他喜歡吃生肉、飲生血、以人的頭骨作為裝飾;又有人說他喜歡吃處女的心臟、嬰兒的腦漿;還有人說他的莊園裡養了許多怪物,那些怪物都是他以鍊金術製造出來的……
總之,各種光怪陸離、稀奇血腥的傳言都有。
城市裡的人因為畏懼於巫妖的力量,不敢靠近他的莊園,也不敢驅逐他,雙方就這麼相安無事的相處了數十年。
城裡的民眾以為,這種和平的生活可以一直持續下去,直到血色末日到來的那天,他們才驚覺自己錯了。
獅子永遠都會是獅子,不會成了吃草的綿羊。
那一天,大批的不死生物衝入城鎮,見到活物就撲上前啃咬,家禽、寵物與人全都無一倖免。
一開始,民眾們還會為了親人被怪物啃食而哭泣,後來他們發現,那些人能被吃得乾乾淨淨,那算是存活者的幸運,最怕的就是被咬個幾口或是啃蝕一半的「屍體」。
那些氣絕的屍體會在死了幾小時後再度「醒來」,而後便加入不死怪物的行列,四處尋找活物攻擊。
不死生物屠城後,緊接著向外擴散,找尋其他獵物,頓時間,這片區域陷入了殺戮浩劫之中。
這件事情很快就驚動了聯盟總部,總部派遣了十數支隊伍,前來阻止這場災難。
花費了進一年的時間,聯盟成員終於順利將不死生物逼回血色廢墟,同時潛入巫妖的莊園,殺了對方,並以一把火焚毀他的莊園。
然而,巫妖臨死之前,下了一個非常毒辣的血咒。
當血色廢墟的不死生物滅絕時,地獄之門將會重啟,棲息在地獄中的惡魔將會透過此門現世,引發另一場更大的劫難。
就是因為這個血咒,所以聯盟總部不敢清光這些怪物,在找到破解詛咒的方法之前,他們只能任憑不死生物繁殖,並定時派人過來削減它們的數量。
近百年來不曾間斷的殺戮,讓血色廢墟被血腥陰鬱所浸染,殺氣凝成一股奇異的自然磁場,壓迫著進入這裡的所有生物,這讓直覺敏銳的札克感到分外不舒服。
「……這裡有求救信號彈,一人一顆,遇到危及性命的狀況時,你們可以用它求救。」潔西卡命人將乒乓球大小的紅色圓球發了下去。
聽到有求救用品,學生們個個面露驚訝,先前出發時,安德烈不是說「就算他們重傷死去,聯盟成員也不會出手救人嗎?」
學生們心裡在想什麼,潔西卡當然也知道。
最初開會時,克莉絲汀的確是這麼提議的,然而,這些人可都是聯盟學校花了許多時間培養出來的人材,就算他們現在的能力沒辦法通過測驗,往後呢?
有不少人都是經過數次挫折後,才終於開竅,進而掌握了良好的實力。
光憑一次測試,其實是看不出未來的。
現在總部的人手已經夠少了,要是學生們又因為這場測試出現死傷,就算學生的父母親不計較,聯盟學校的校長肯定也會跑來聯盟大鬧一場。
要知道,聯盟學校雖然名義上是在為聯盟總部培養人才,但校方本身也相當需要人手,對這些傑出的學生更是虎視眈眈,每一年學生畢業之前,校方都會搶先誘拐幾個優秀學生,讓他們簽下賣身契,將他們留在學校擔任助教或講師。
蜜亞就是學校的目標之一。
若不是蜜亞身後有克莉絲汀等人撐腰,校方早就對她下手了。
基於上述因素,以及聯盟總長與學校校長私下不可告人的秘密協商,測試的規則改了。
「這個求救彈不是讓你們隨便用的。」潔西卡說道:「一旦你們使用了它,這場考試就算失敗,必須立刻退出隊伍,而成員減少的小隊依舊要拿到一百三十分才算及格,聽明白了嗎?」
這樣的要求,自然在學生間引起一陣嘩然。
成員減少,但團隊的及格分數卻沒有因此降低,這不管是對求救者或是整個團隊,都是一項負擔。
「這樣的話,要是隊伍只剩下一半的人,隊員的負擔不就增加一倍了嗎?」喬瑟夫面露擔憂的道。
「用了就算失敗,那還發它做什麼?根本是在逼人不能用求救彈嘛!」薇薇安不滿的嘀咕。
「求救彈是要給妳保住小命用的,難道妳寧願被怪物殺死?」夏綠蒂淡淡地掃她一眼,碧綠的雙眸流露出輕蔑。
「妳!」薇薇安氣惱的瞪著她。
「用了求救彈不只是讓自己的成績不及格,還會給其他隊員增加麻煩,這還真是……」迦納族的藍膚少年苦惱地皺著臉,「要是、要是我用了信號彈,你們會生我的氣嗎?」遠洋眨著一雙藍眼睛,可憐兮兮的望著蜜亞等人。
「這有什麼好生氣的?命當然比測驗重要啊!」夏綠蒂白他一眼,「人生還很長,為了一場測試死在這裡才不值得。」
聽到夏綠蒂說出這種與她個性不符的發言,眾人紛紛愕然的瞪大眼。
若是以往的夏綠蒂,肯定會說「寧可戰死,也絕不投降」之類的熱血發言,她現在說出的這番話,實在是太不像她了。
「你、你們這樣看著我做什麼?」夏綠蒂尷尬的撇撇嘴。「這是古羅醫師告訴我的,我覺得很有道理,本來嘛!我們還年輕,往後還有一、兩百年要過呢!一時的失敗又算什麼!」
「說得好!」蜜亞笑嘻嘻的點頭。
她本來還有些擔心夏綠蒂的脾氣太過衝動,怕她進入廢墟裡之後會惹出麻煩,現在看來,她的擔心是多餘的。
「隊伍成員少一半又沒關係。」南宮狩懶洋洋的聲音傳來,「他們又沒有規定不能跟其他隊伍組隊。」
「啊,說得也是!」經過提醒,喬瑟夫等人這才想到這一點。
就在幾個人的討論告一段落時,求救信號彈也已經發送完畢。
在聯盟成員的指引下,學生們分成三批,經由三個不同的入口進入血色廢墟。
一踏進廢墟的範圍裡,壓抑、沉悶的血腥氣味隨即撲鼻而來,空氣黏稠如漿,獸嚎聲此起彼落,讓人聽得頭皮發麻,精神繃緊,眉頭也不自覺的蹙起。
剛才待在外頭時,仗著人多勢眾,再加上有潔西卡等厲害的聯盟高層在場,學生們臉上還能保持輕鬆自然,現在進入血色廢墟,親身感受到那沉積百年的死寂時,不少人立刻明白,他們還是將這場測驗想得太簡單了。
學生團隊一進入廢墟後,便自動分散開來,各自找尋合適的獵物與場地,蜜亞等人自然也是這樣。
在組隊之初,他們就已經分配好各自的職責與工作,小隊隊長是齊哈兼戰士,蜜亞是治療師,偵查員是夏綠蒂與迦納族的遠洋,南宮狩擔任輔佐與守夜員,薇薇安與她的兩名跟班玟玟、蘭蘭是法師,剩餘的兩名少年,喬瑟夫與巴托則是戰士,與隊長齊哈一起並肩作戰,擔任肉盾。
血色廢墟很大,怪物也很多,一群人才往裡頭走不到十分鐘,就見到了獵物。
「前面有兩隻人面蜘蛛,綠色旗幟。」夏綠蒂回報她的偵測結果。
像夏綠蒂這種飛行種族,除了眼力比一般族群好之外,他們還有一套特殊的偵測術,只要風眼術一施,夏綠蒂的感知就會化成風流,飛上高空,俯視大地萬物。
緊接在夏綠蒂之後,一陣透著海洋氣息的波動回傳,淺藍色光芒形成水流,在迦納少年身邊繞成數個迴圈。
「在蜘蛛左下方三百公尺處的牆角,還藏著一隻隱翅雙頭蠍,綠旗。」遠洋提醒道。
空中看不到的死角、具有隱藏天賦的魔物,在迦納一族的水波探測術下,同樣無所遁形。
「呵呵,運氣不錯嘛!一進來就遇到三隻獵物。」隊長齊哈笑道,那自信滿滿的模樣,彷彿前方只是三塊等著他取用的蛋糕。
「有毒,真麻煩。」虎頭虎腦的齊哈,撓了撓頭,一頭蓬鬆的頭髮頓時變得像鳥窩一樣。
「大家上吧!」齊哈首先衝了上去,其他兩名戰士尾隨在後,戰鬥力卓越的夏綠蒂也跟著衝了上去。
「等……」蜜亞才想叫住他們,結果所有人卻一溜煙的跑光了,只剩下睡眼惺忪的南宮狩,以及一臉不知所措的遠洋待在她身旁。
作戰時,戰士的職責就是衝在最前方,以他們的力量與敵人抗衡,用他們強壯的身體與鎧甲作為法師與治療師的護盾,而法師則是在戰士們的保護下,詠唱咒語,以強大的魔法攻擊敵人,以輔助法術增強化夥伴的戰力,或是削減敵人的力量,然而,現在卻……
「那些皮薄、脆弱的法師衝過去幹嘛?找死嗎?」札克挑了挑眉,不以為然的批評道。
同樣觀看這一切的喬治亞,臉色也不怎麼好,一直掛在臉上的笑容消失了。
薇薇安等人站在戰士身後不到十步的地方,一邊對怪物詠唱法術攻擊,一邊又忙碌的到處跑來跑去閃避,而原本正在對抗怪物的戰士們,還要留意法師們的情況,有時候還要替她們擋下怪物的毒液與蠍尾。
原本應該是正經嚴肅的戰鬥場面,頓時變成你追我、我追他,他打我、我揍你的可笑狀況。
「……差好多。」南宮狩揉揉眼睛,打了一個大呵欠。
先前與蜜亞一起跑到聯盟營區幫忙的他,也跟聯盟戰士並肩作戰過幾次,眼界與經驗因此開闊許多。
見識過正規聯盟成員的戰鬥,再來看同學們的對敵情況,就像看過了大聯盟職棒的球賽,再回頭看小學生的棒球比賽,等級相差甚多。
「遠洋,幫他們加水盾!」蜜亞著急地取出法杖,施展荊棘術將怪物的行動困住。
與此同時,遠洋也朝隊友們丟出一個又一個的水系護盾,用來隔絕怪物們的毒液。
南宮狩則是慢吞吞的從口袋中掏了掏,取出一個黑色方盒,隨手朝戰區扔去。
「七秒,跑。」他語氣悠哉的示警,音量跟平常說話的大小差不多。
在那樣的混亂狀態下,若不是夏綠蒂聽覺靈敏,又以眼角餘光瞧見南宮狩丟了個東西過來,現場恐怕沒人會注意到他的警示。
「退!快退!」一手拎著一個隊員,夏綠蒂動作迅速的退離。
她不知道南宮狩扔出了什麼東西,但根據她以往跟他相處的經驗,這東西肯定會連他們這些人也一起撂倒! 
分類:親子

輕小說作者。喜歡輕鬆、歡快的故事和天馬行空的幻想。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