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穿越到網王的世界78

「搶走我?你搶我做什麼?抓去賣嗎?」璃音不以為然的笑道:「為了你的人身安全,我勸你不要這麼做喔!廚師伯伯肯定會拿著桿麵棍追殺你的!」
「哈哈哈,那可真可怕啊!好啦!不吵妳了,快去吃冰吧!」喬治摸摸璃音的頭,東方人的滑順髮質,讓他十分愛不釋手。
喔喔!那個國光少年好像有些不開心呢!竟然用那種不滿的眼神瞪他。
「喬治,你又把我的髮夾拿走了!」察覺到盤起的長髮披散而下,璃音不滿的抗議。
為了行動上的方便,璃音現在總是將長髮盤起,再用一個大髮夾固定住,但不知道為什麼,身邊總是有人喜歡拿掉她的髮夾。
「盤起來做什麼,妳把頭髮放下來比較好看。」喬治又伸手捏了捏她粉嫩嫩的臉頰。
嘖嘖!小孩子的肌膚真是細緻,手感真好!
喔喔喔!有殺氣!喬治亞嘻皮笑臉地望向正在釋放冷氣的國光少年,後者的臉色相當陰沉。
「不要亂吃我豆腐!你這個怪叔叔!」璃音氣呼呼的罵,但她紅著臉頰、鼓著腮幫子的模樣,卻只會讓人更想欺負而已。
「呀~好可愛!」旁邊傳來一聲女生的尖叫,然後璃音就被對方給抱住了。
「怎麼會有這麼可愛的東方娃娃呢?好想帶回家,小甜心,跟姊姊回家吧!姊姊會好好疼妳的呦~」
「漢娜,妳又喝酒了。」對方身上的酒氣讓璃音覺得難受,她捏著鼻子,努力想從她懷裡掙脫出來。
在漢娜指導手塚國光進行復健訓練時,璃音也在旁邊旁聽,記下了復健的注意要點與各種事項,也因為這樣,她跟漢娜也認識。
「呵呵,只是喝了幾杯,沒問題的呦!」漢娜湊上前,往她兩邊的臉頰各吻了一記。
「口水、口水!不要把口水留在我臉上!」璃音用手背擦著臉頰。
「哎呀~妳竟然將我的吻擦掉了,真是令人傷心啊!嘖嘖!既然這樣,我們來個舌吻吧!小甜心。」
「別開玩笑了!」璃音急忙摀住嘴巴防禦,「國光、喬治,救我!」
「啊啦?任性、臭屁、自大而且又很老成的國光也在這裡?」漢娜放開了璃音,氣勢騰騰地瞪著手塚。
「我說你啊,中學生就該有中學生的樣子,老板著一張臉、擺出一副優等生的姿態,自以為了不起,看了就讓人生氣!」
「漢娜,妳喝醉了,回去休息吧!」璃音皺眉勸著她。
「真是糟糕啊,怎麼喝成這樣呢?」喬治同感苦惱。
然而,對方仍舊指著手塚國光喋喋不休。
「幹嘛不回答?我最看不慣你這種態度,要是不服氣就反駁我啊!哼!不過是資質好一點而已,就以為是網球天才?笑死人了,像你這種人,網壇上多得是!你……」
「漢娜!妳說得太過分了!」璃音板起了臉,厲聲喝止,「這段時間的相處,難道妳沒看出國光他的努力嗎?為了讓手臂復原,妳知道他忍受了多大的痛苦嗎?什麼叫做天才?也許國光他的資質比常人好,但光憑這樣能練出好的球技嗎?我不准妳用『天才』兩個字就抹消他的辛苦!」
被璃音這麼一罵,讓漢娜與其他人都安靜了下來。
「國光,我們走,不要理這個酒鬼!」璃音朝他的方向伸出手。
「啊。」手塚國光回握住她。
「漢娜,我勸妳還是戒酒比較好。」
臨離去時,他如此對漢娜說道。
餐廳裡。
璃音嘟著嘴,坐在靠窗的位置上,手裡捧著一杯咖啡牛奶喝著,而手塚國光則是前往廚房,端廚師要給他們的冰淇淋甜點。
在等待的時間裡,璃音還是氣憤的低聲嘀咕著。
「什麼嘛!就算過去是職業選手又怎樣?怎麼可以這麼看輕人呢!真是太過分了!」
激動過度的她,用力地拿吸管戳著杯底。
「可惡!真是讓人生氣!不行,怎麼可以被她看扁呢?」
就在這個時候,她聽到了旁邊有接近的腳步聲,伴隨而來的是淡淡地薄荷氣味。
知道是手塚國光端了餐點過來,她迅速回過頭去。
「國光,你──唔?」
她的唇碰到了一個冰冰涼涼、柔軟又有著香甜氣味的物體,反射性地,她探出舌尖舔了一口。
「香草牛奶?」她嚐到了濃郁香醇的牛奶味。
真是的,怎麼連國光也學壞了?竟然偷偷用冰淇淋嚇人。璃音在心底嘀咕著。
雖然待在這醫院裡的都是年紀比他們大了十歲、二十歲的「大人」,但,像喬治那種調皮的人也頗多,有些總是喜歡玩「用冷飲冰別人臉頰」的遊戲。
璃音就被這樣的舉動嚇過幾次,後來她的警覺性提高了,會開始留意周圍靠近的腳步聲,這才阻止了這樣的惡作劇。
不過……剛才舔到的觸感好像不太對?錯覺嗎?
喝了冷飲後,嘴唇跟舌頭變得冰冰涼涼的,一些感覺也遲鈍了。
「……吃吧!」手塚國光將湯匙交到她手上,並將她的那份冰淇淋放在她前方的桌面。
璃音摸了摸器皿的位置,而後舀起一湯匙品嚐。
「真好吃!」她滿足地瞇起眼睛笑著。
冰淇淋的口感綿密又滑順,甜而不膩,而且還有濃郁的香草牛奶味,讓璃音吃得當高興,剛才的一些不愉快也被冰淇淋的美味給沖散了。
開心享用冰淇淋的璃音,並不知道,坐在她對面的手塚國光,此時雙耳紅得通透,總是一成不變的神情,罕見地出現羞窘模樣。
他面前的那份冰淇淋有著一個半月形凹洞,那是剛才廚師要他先品嚐味道,挖了一大匙讓他吃下的結果……
兩人在德國的生活過得很愜意,在復健治療以外的時間,手塚國光會帶著璃音到處參觀。
美術館、市集、咖啡館、教堂、奧林匹克公園等處,都有兩人行走過的足跡。
要是有職業網球比賽要在附近舉行,手塚國光也會帶著璃音一同去觀看,有時候也會去聆聽音樂劇或是交響樂。
與此同時,在日本的關東大賽也展開了,大石褓姆等人都會寄信跟手塚國光說起目前的情況,而相澤雪每隔一、兩天便會打電話給璃音,跟她說唱片公司的事情。
離開日本之前,璃音拜託相澤雪關照池上徹他們。
雖然池上徹他們什麼都沒說,但璃音還是從其他員工的口中得知,唱片公司因為綾只接受廣播電台的電話訪問,不肯接受其他媒體採訪,承受了各界不少壓力。
還有人藉機造謠,說根本沒有綾這位歌手,她的歌聲是電腦合成的,也有人說,綾是被池上徹他們軟禁起來……種種的無稽之談甚囂塵上,有些歌迷被謠言影響,相信了,一堆指責信件湧入公司信箱,讓所有人忙得一團亂。
除此之外,部份媒體、某一、兩間唱片公司以及電視台,紛紛對池上徹的公司進行打壓,讓旗下的其他歌手在宣傳上受到不小的阻礙。
因為璃音的請託,相澤雪開始調查幕後的原因,這才知道是有人在幕後指使,想藉著這個機會將池上徹鬥垮,後來,相澤雪動用了家族的力量,擺平了這件事情,也給了對方一個教訓。
「雪姊姊,謝謝妳。」從池上徹那邊得知這件事情後,璃音對相澤雪相當感激。
她不否認,她拜託相澤雪關注池上徹他們,也是抱著想讓相澤家作為池上徹後盾的私心。
然而,璃音並沒有想到,相澤雪竟然為她作到這個地步。
「這可不全是我的功勞。」電話那頭傳來相澤雪的笑聲,「跡部家在這件事情上也出了不少力,聽說他們還跟阿徹他們合作了幾個企劃呢!」
「跡部?為什麼?」璃音訝異的反問。
「應該是想報答妳吧!」
「報答?」璃音驚呼,「可是你們已經做很多了,我在日本的住院費用、在德國的醫藥費跟生活費,這些全是你們出的……」
「比起妳為我們做的,這些還遠遠不夠,別忘了,妳可是救了兩個孩子的命。」而且還因此失明。
「可是這跟阿徹又有什麼關係?就因為他是我朋友?」
「妳是真糊塗還是裝傻啊?『綾小姐』。」相澤雪失笑的揶揄道。
「他們也知道?」璃音詫異地驚呼。
她是「綾」的這件事,璃音後來告訴了相澤雪跟南次郎,其他人就沒說了。
「喂喂!不要小看我們的智商好嗎?妳都做的那麼明顯了,沒看出來的才是笨蛋!」相澤雪笑道。
璃音跟池上徹在病房裡進行討論時,從來就沒有刻意在他們面前掩飾,有時也會在他們面前哼哼唱唱,要是這樣還判斷不出來,那跡部景吾絕對是一個笨蛋!
「再說了,那天的送別演唱會,只要聽過綾的CD的人,都能聽出妳們的聲音一模一樣,現場發現這一點的人也不少,除了幾個遲鈍的傢伙之外,其他人應該都知道了。」
「那、那他們……」璃音緊張了。
「放心吧!雖然不知道妳為什麼要隱瞞,但是,妳的秘密就是我們的秘密,千鳥她們都不會說的,至於其他人……我看他們的反應,應該也是會替妳保密的。」
「對不起,我一直瞞著你們。」璃音歉然的低下頭,「我只是想要跟你們保持現在的樣子。」
她以前曾經聽電台的前輩說,很多明星出了唱片、成名之後,身邊的人對他們的態度也變了,一些友誼也變質了。
雖然璃音不認為這群朋友會這樣對她,但她也不希望有萬分之一的可能發生。
「我明白。」相澤雪理解的回道。
她也遇過這樣的情況,往來的一些朋友知道她是國內大型企業─相澤家的千金小姐時,對她的態度也產生了一些改變,原本單純的友誼摻入了利益。
就是因為這樣,她才會選擇進入青學這所「平民學校」就讀,遠離那些貴族名校。
「不用為了這種事情煩惱,在我眼裡,妳永遠都只是璃音,其他人肯定也是這樣想的。」相澤雪安撫的說道。
「嗯。」語氣停頓了下,璃音又有些遲疑的開口,「跡部家是因為我的關係,才幫助阿徹、跟他合作嗎?」
「噗哧!才要妳不要胡思亂想,妳怎麼又開始了?我們可是商人喔!這可是雙方公司的合作案耶!跡部家怎麼可能拿生意當人情贈禮?」
「那就好。」璃音鬆了口氣。
池上徹的個性雖然隨和,但他的自尊心可是很高的,如果跡部家是因為人情才提這種合作案,他一定會很生氣,認為自己的音樂被褻瀆了。
「對了,之前妳錄製的『友誼專輯』,已經製作完成了,大家都拿到了,妳跟手塚的那份我昨天寄出給妳了。」
所謂的「友誼專輯」,其實就是將璃音那天演唱的幾首歌曲收錄在一起,製作成CD,這片CD並不對外販售,就只有那天有在受邀名單裡的人才能擁有。
在專輯的開頭,璃音以朗誦的方式,唸了一段印度女詩人Sarojini Naidu 的詩作「Life」。
Till you have battled with great grief and fears, And borne the conflict of dream-shattering years, Wounded with fierce desire and worn with strife, Children, you have not lived: for this is life.
詩句的大意是說:「除非你力戰過悲傷與恐懼,承受過讓你夢想破滅的年歲,因劇烈的慾望而受傷、因衝突傾軋而疲憊不堪,孩子啊,你不算真正的活過:這就是人生。」
當然啦!為了讓更多人能聽到綾的歌聲,收錄在專輯裡頭的歌曲,過一段時間還是會製作成單曲CD,在市面上發行,但就只是單曲CD而已,並不像友誼專輯這樣,把所有歌曲全收錄在一起。
 
※ ※ ※ ※ ※ 
今天唯一的一章,最後的存稿啦~ 
分類:親子

輕小說作者。喜歡輕鬆、歡快的故事和天馬行空的幻想。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零度領域》漫畫版,將於7月1日在《新少年快報》連載呦!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