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穿越到網王的世界69

曾希望可以走得更遠
只會發生一次的奇迹是不可預料
因此,正因如此,可能懼怕
坐上列車,無限伸展的自由
看不清的未來,即使尋求答案
雲飄散,風在星空之上不斷吹過 
無論去哪兒,目標永遠就在內心深處
無論未來有怎麼樣的十字路口
將眼前這一刻全部擁抱
直闖過去,明日還未有染上任何顔色
與你相遇令我初次懂得面對軟弱
在迷途的對岸尋找陽光 
坦率地活下去,只有受傷害的每一天
你我也將不能隱瞞的想法埋在心裏
實現不了的夢想,輸掉了感情
都附在眼淚深處震動的感情啊 
無論多少次也可從頭再做
但現在的這一刻卻是不會再來
內心深處觸不可及的地方
雖然踏進去會痛得掉眼淚
前進吧!與其怪責是時代的錯
是誰的錯
不如再一次描畫夢想吧
藍天下你的美麗笑臉
就像可以一直伸展開去 
旭日昇起,新的世界開始
不斷展現,真正的自己 
不要放棄,這樣的心靈
可以闖過決定了的道路
正是強風猛吹的日子
比誰也更快、更強、更美麗地闖過去吧
在夢想中向著光線,劃破黑暗
答案肯定不只一個
傾盡每一分力走過去吧
走得更遠
擁抱與你的相遇走去吧
更遙遠的地方
這首歌是「レミオロメン(雷密歐羅曼)」的「もっと遠くへ(向著更遠的方向)」,是一首充滿希望、相當勵志的歌曲。
原本璃音是希望將這首歌交由音質相近的男歌手演唱,但池上徹卻覺得由她來詮釋也別有一番韻味,所以這首歌便變成了兩種版本,除了她的女生版本之外,池上徹找來同樣具有爽朗聲調的男歌手,唱片公司最近力捧的一位新人演唱。
池上徹打算將兩種版本收錄在一起,也算是藉由綾的人氣替新人拉抬聲勢。
「好,OK!今天的狀態很棒!」池上徹朝她豎起拇指,這也代表今天的錄製工作結束了。
在公司待了一天,直到下午五點多,璃音完成了兩首歌的錄製,進度算是相當快。
除了「もっと遠くへ」這首以外,璃音還錄了一首相當動聽的經典情歌─「Pasión(真愛)」,是「Sarah Brightman(莎拉布萊曼)與墨西哥男歌手feat Fernando Lima(利馬)合唱的西班牙歌曲。
當初璃音聽到這首歌時,就深深被這兩人的嗓音所吸引,花了一段時間才將這首歌給「背」了起來。
而與璃音對唱的男歌手,聽說是池上徹找來的一位西班牙男歌手,嗓音也很棒!
對方的部份已經錄製完成了,現在就剩下池上徹他們將兩人的歌聲合在一起就行了。
「辛苦了,妳可以回家休息了。」池上徹靠在椅背上伸了個大懶腰,活動著筋骨。
「不行、不行,璃音還不能走。」南宮曜急忙制止,「晚上七點有廣播電台的採訪,你忘了嗎?」
「啊,我還真是忘記這件事了。」池上徹拍了一下額頭。「那璃音就先出去逛個街,放鬆一下心情,晚點再回來吧!」
「好。」
就在璃音拿起背包,準備前去醫院找幸村聊天時,卻在入口的接待處見到了兩名小男孩,兩人的年紀約莫是七、八歲。
「安妮姐,他們是?」她好奇的問道。
安妮是負責接聽電話與接待客人的總機小姐,跟璃音的感情不錯,總是會跟璃音分享她自己製作的手工餅乾。
「這兩個孩子是來找綾的。」安妮無奈的嘆道:「我勸了他們好多次,說綾小姐並不會來公司,他們卻不肯走,都已經在這裡坐一下午了呢!」
「找綾?找她做什麼?」璃音訝異了。
「說是想跟她拍照,想親手將禮物送給她,吶!就是他們抓在手上的小禮物。」
順著安妮的目光,璃音這才發現他們手上都拿著一個包裝精美的小盒子。
「也不能這樣讓他們一直在這裡坐著吧?他們家人應該會擔心的。」璃音皺眉說道。
「放心吧!再過不久,他們的家人應該就會找來了。」安妮篤定的道。
「妳已經聯繫上他們的家人了?」
「沒有,他們根本不跟我說家裡的電話,不過啊……」安妮突然壓低了音量,「妳看他們身上的衣服跟鞋子,全部都是名牌呢!這兩個孩子肯定是有錢人家的少爺,像這樣的孩子出門,身邊怎麼可能沒人陪同?肯定有保鑣之類的人在暗處看著,所以啊,大概再過一段時間,他們的家人就會找上門了。」她像是偵探一樣地分析著狀況,越說越是如此確信。
「……要是妳猜錯了呢?」璃音額冒黑線的問。
「那就送他們去警察局啊!」安妮回的乾脆。「家裡孩子失蹤,一定會報警協尋的。」
聽了這樣的回答,璃音沉默了。
雖然這樣的處理方式是正確的,但……這兩個孩子可是來找她的啊!
「小朋友,你們好。」璃音走到兩人面前,「我叫做安倍璃音,你們呢?」
兩名孩子對看一眼,猶豫了一下,才開口說出自己的名字。
頭髮梳理的相當整齊、個子較矮的男孩叫做跡部亮,另一個容貌清秀、頭髮微卷的孩子叫做相澤誠也。
跡部、相澤?聽著這兩個熟悉的姓氏,璃音反射性地開口詢問。
「你們認識跡部景吾跟相澤雪嗎?」
她原本也只是隨口一問,沒想到這兩個孩子頓時露出了緊張的神情。
哎呀,竟然猜中了?璃音彎起嘴角。
「綾不在這裡,你們快點回去吧!不然我要叫他們過來接人了。」她拿出手機,作勢要撥打電話。
「不、不可以。」誠也緊張地制止,而跡部亮則是一個箭步衝上前,搶過她的手機。
「嘖嘖!搶東西的行為可不好呢!」璃音搖了搖頭,如果跡部景吾在這裡,肯定會說,真是太不華麗了!
「妳不打電話,我就還妳。」跡部亮提出要求。
「如果你們肯乖乖回去,我就不跟他們說。」
「……」兩人沉默了。
就在璃音還想勸他們時,一陣肚子飢餓的叫聲傳出,聲音來源是相澤誠也,他頓時害羞地紅了臉。
「走吧!我請你們吃東西。」璃音說道。
「真的嗎?謝謝姊姊!」誠也開心的道謝。
「妳不是在騙我們吧?」跡部亮一臉的狐疑。
「這種事情有什麼好騙的?難道跡部景吾都用這招騙你?」璃音困惑的反問。
「哪、哪有!我怎麼可能會上當!」跡部亮的小臉瞬間紅了。
嘖嘖!看來跡部大爺的教育方式很糟糕啊……
「走吧!你們想吃什麼?」璃音領在前頭走去。
「我要吃冰淇淋聖代、漢堡、薯條還有巧克力甜甜圈!」跡部亮一連串報出了食物名。
「我、我跟小亮一樣。」誠也害羞地回道。
「漢堡啊?這附近有一間漢堡王,就去那裡吃吧!」
走出建築物時,璃音一手一個,牽住了他們的手,沿途注意著來往車輛,小心地護著兩人。
到了速食店,璃音點了兩人想吃的餐點,三個人就這麼坐在窗邊用餐,一邊看著往來行人,一邊大口咬著漢堡、喝著可樂。
經過交談,璃音對這兩個孩子的情況也有一些認識了,他們各自是跡部景吾與相澤雪的遠房堂弟跟姪子,他們跟家人住在輕井澤,放假時就會跑來東京找他們兩人。
也在聽完兩人的介紹後,璃音這才知道,原來跡部家與相澤家除了是舊識之外,生意上也有不少往來。
而兩人今日跑來唱片公司這件事,跡部景吾與相澤雪並不知情,他們是偷溜出來的。
因為很喜歡歌手綾,所以才會想要跑來唱片公司送她禮物,跟她見面。
「綾的每一張CD我們都有收集喔!」跡部亮自豪地道。
「其實我們也知道應該不容易找到她,只是……我們真的很想將禮物交給她。」誠也低聲說道。
其實你們已經見到她了。璃音默默地喝著可樂。
「妳跟唱片公司的人好像很熟,妳見過綾嗎?」跡部亮好奇地問。
「……沒有。」璃音轉而拿起薯條啃著。
「這樣啊……」兩張小臉黯淡了下來。
「沒必要一定要見到人吧?」璃音試圖開導他們,「只要你們喜歡她的音樂,她就很開心了。」
「可是就是想看到她啊!」跡部亮說道:「我想跟她說,我喜歡她的歌,請她繼續加油!」
「是啊,我們想要幫她加油。」誠也點頭。
「……吃過飯以後,是要我送你們回去,或者我讓跡部景吾跟雪來接你們?」璃音岔開了話題。
「這個……」誠也猶豫地望向跡部亮。
「既然妳都這麼說了,那我們就勉強讓妳送好了。」跡部亮跩跩地抬高下巴。
「……你現在這樣子跟跡部景吾還真像。」近墨者黑嗎?
「真的嗎?我跟景吾哥哥一樣華麗?」跡部亮很高興地撥了一下瀏海。
從他那得意的表情可以看出,他對於跡部景吾肯定相當崇拜。
三人吃飽喝足後,璃音起身將餐盤放回放置處,準備帶他們兩人離開,就在這時,外頭突然傳來一聲尖銳地煞車聲。
反射性地朝外面望去,璃音見到一輛車以奇怪的蛇形方式朝店面衝來,首當其衝的就是他們三人。
「危險!」
璃音急忙將他們兩人推向櫃台前排隊的人,自己卻來不及閃避,被衝入店裡的車子直接撞上。
「碰、碰碰……」
璃音的身子先是摔上了車輛的擋風玻璃,將玻璃撞出了蜘蛛網狀的凹洞,而後又滾落到車蓋處,最後才摔落到地面上。
「姊姊!」跡部亮與誠也的尖叫聲傳來,一聲又一聲的喚著她的名字。
璃音全身淌血,視線與意識逐漸模糊,在陷入黑暗之前,她腦中只閃過一個念頭。
這是第二次了呢……

歌曲聆聽網址:http://www.youtube.com/watch?v=RrjCwTyRpzM 
分類:心靈

輕小說作者。喜歡輕鬆、歡快的故事和天馬行空的幻想。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