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穿越到網王的世界59

關東大賽會場。
一大早,比賽會場就充斥著激昂且緊張的氣氛,不管是選手還是前來加油的人,每個人的臉上都洋溢著期待。
「你是第一次來吧?」球員A開玩笑地問著夥伴。
「呿!你不也是一樣?」球員B戲謔地回道。
………
「都給我聽好了,只許勝不許敗!」男子教練說道。
「是!」齊聲回答。
………
「喔喔喔喔──」一邊發出宏亮地吼叫,桃城武一邊將他製作的加油大旗舉起。
「好帥!不愧是阿桃學長!」堀尾聰史讚嘆道。
「你也想拿一下嗎?」桃城武笑問。
「不用了,我沒辦法啦!」堀尾聰史急忙搖頭。
「對了,一年級的新生,頭上都要綁上應援帶,去替選手們加油!」桃城武接著拿出他自製的頭帶。
「真的要嗎?」堀尾聰史錯愕地問。
「冰帝的應援團大概來了兩百人以上,應援上我們絕對不能輸他們!」桃城武堅持道。
「是!」
「請注意,離大會登記結束剩下二十分鐘,請還沒有登記的選手儘速登記。」廣播器傳出了催促聲音。
「大石那傢伙還真慢啊……」乾貞治看著時間說道,現在就只剩下他一個人還沒到場。
「一定在哪裡迷路了。」菊丸英二猜測道。
「那是不可能的,今年的場地跟去年一樣。」乾貞治反駁。
「會不會是送要臨盆的孕婦去醫院了?」越前龍馬回道。
「這個不是你上次用的藉口嗎?」菊丸英二壓了壓他的頭。
「很痛耶……」龍馬嘟嘴。
就在這時,龍崎教練的手機響了。
「喂?大石啊,你現在人在哪裡?什麼?送要生產的孕婦去附近的醫院?」
「噗!咳咳咳……」正在喝飲料的龍馬被嗆到了。
「……」眾人沉默。
「大石的話,應該不是說謊。」河村隆說道。
「嗯。」不二周助同意地點頭,大石褓姆的人品是可以信賴的。
「好,我瞭解了,你趕得回來嗎?要等孕婦的家人不能離開?」
「我去代替他。」璃音急忙說道:「我去醫院幫學長照顧孕婦,替換他回來。」
在龍崎教練問清楚醫院位置後,璃音立刻朝醫院的方向跑了過去。
不到十分鐘的時間,她便在醫院裡找到了大石秀一郎,而後者在璃音趕來後,也隨即朝會場的方向趕去。
不一會,璃音接到了手塚國光傳來的簡訊。
手塚:『大石到了,但因為他的右手受了傷,換成桃城上場,與菊丸打雙打。青學出賽名單如下:雙打二:桃城與菊丸、雙打一:乾與海堂、單打三:河村、單打二:不二、單打一:手塚,龍馬是候補。』
「啊咧?大石學長的手怎麼會受傷了?」璃音納悶地自語。
「對不起,都是因為我……」躺在床上的孕婦歉然地說道。
那時候她正在下天橋,結果走到一半,肚子突然痛了,本來想拉住扶手的她,卻因為重心不穩而摔了下去,那時候大石秀一郎正好經過樓梯下方,急忙衝上前護住了她,手也才因此受傷了。
「啊、沒關係、沒關係,大石學長他人很好,不會介意這種事情的。」璃音急忙安撫對方。「請您盡量放鬆心情,準備迎接寶寶出生。」
孕婦現在正在忍受陣痛的痛苦,卻還分心跟自己解釋這些,這讓璃音覺得十分不好意思。
安撫孕婦之後,璃音回了封簡訊給手塚,讓他們加油。
『雖然我現在不能在現場聲援你們,但是精神與你們同在喔!加油!青學必勝!』
又過了十多分鐘,簡訊又來了。
手塚:『菊丸跟桃城的狀態不好,目前比數四比零,冰帝領先。』
呃,四比零?這未免也……
『我相信菊丸跟桃城一定能夠逆轉勝的!青學的選手都喜歡玩大逆轉這種招式呢! 璃音』
手塚似乎擔任轉播員當上癮了,接下來的時間裡,只要場上情勢有變化,璃音就會收到一封賽場簡訊。
手塚:『菊丸重新振作了,反擊開始。』
手塚:『菊丸與桃城擺出澳大利亞陣型,在場上交換位置,菊丸放棄了他的特技式打法,變成了後衛,成為桃城的後援,接任了大石原本的位置,青學比分一口氣追回,目前是三比四,還差一分平手。』
手塚:『冰帝的其中一名雙打體力下降,出現了漏洞,他同樣是特技式打法。目前比數是五比四,青學領先。』
手塚:『賽末點,桃城與菊丸做出了漂亮的假動作,桃城假扣殺,菊丸利用時間差扣球得分,比賽結束,比數六比四,青學獲勝。』
『太棒了!幫我跟他們說聲恭喜,晚一點我會買甜點跟漢堡過去! 璃音』
接下來,又隔了一段時間,簡訊才又過來。
手塚:『冰帝的雙打二的高速發球相當快,乾與海堂完全無法回擊。乾應該收集到了資料,但實戰又是另外一種狀況,特別是有超過資料的情況發生時。冰帝領先取得一局。比數一比零。』
『連乾學長也無法回擊的球?那還真是相當厲害呢! 璃音』
手塚:『雖然那人發球速度快,但控球力不佳。』
噗!怎麼有一種好像不服氣的感覺呢?璃音掩嘴笑著。
就在這時,孕婦的先生趕到醫院了,跟夫妻倆打過招呼後,璃音隨即趕往會場,當然,她也沒忘記買承諾的食物過去。
然而,就在她快要抵達比賽場地時,卻是先見到躺在大樹下睡覺的慈郎。
「這小子怎麼走到哪睡到哪啊?」璃音無奈的嘆氣。
走上前,她搖晃著慈郎,試圖將他叫醒,但對方卻無動於衷。
「慈郎,這裡有好吃的點心喔!」璃音拿出一個巧克力甜甜圈,放到他鼻子前面誘惑他。
「慈郎啊,只要你現在起床,這巧克力甜甜圈就是你的喔!」
「唔、巧克力、我要吃……」慈郎含糊不清的嚷著,嘴巴更是一開一合,像是想要咬到甜甜圈一樣。
「起來就給你吃。」璃音將甜甜圈拿高,遠離他的嘴巴。
就在這時,一個高大的身影出現在兩人身旁。
「是你啊,樺地,來找慈郎回去的?」
「USU!」
「太好了,我還在擔心要是他叫不起來那該怎麼辦呢!他就交給你啦!」璃音將甜甜圈塞入慈郎嘴裡,讓他咬著。
「你喜歡吃甜食嗎?」她問。
「……不。」
「那漢堡呢?這裡有豬肉口味、雙層起司堡,還有牛肉漢堡……」璃音將袋子拿到他面前。
「牛肉。」
「那這個給你。」璃音將雙層牛肉堡給了他,「一個夠吃嗎?唔,不過你也是要上場比賽的,要是吃太飽可不好……」
「USU!」
「那我就先走一步了,祝你們順利,啊、也不能這樣說,要是你們順利,我們青學不就慘了?」低著頭,璃音微微皺眉,「那……祝今天雙方都能有精彩的表現!」
「USU!」 
「咦?那個很兇悍的青學經理!」不二裕太詫異地指著她喊道,他的身邊跟著上次被桃城武用扣殺球打暈的柳澤慎也。
「什麼叫做很凶悍的青學經理啊?不二的『弟弟』?」璃音上前捏住了他的臉頰。
「痛痛痛!放、放手!」不二裕太奮力掙脫,半邊臉頰已經發紅了。
「唔,好吵……」芥川慈郎這時候也醒來了。
「啊!是上次用了十五分就把裕太打敗,冰帝的芥川慈郎的說!」柳澤慎也指著慈郎驚呼。
「啊……」慈郎迷茫的指著不二裕太,然後又倒回去睡了。
「……」眾人黑線。
「慈郎!快給我醒醒!」璃音終於忍不住了,她走上前,一把捏上了他的臉頰。
「唔,好痛……咦?是璃音啊!陪我打球!跟我打球!我們去打一場吧!」他就像八爪章魚一樣地抓著璃音不放。
「打什麼球啊?現在你們冰帝在跟我們青學比賽,你馬上給我回球場去!樺地,馬上將他帶回去!」
「USU!」
樺地拎起慈郎,一把將他扛在肩上。
「唔,不要、不要,我要跟璃音打!」慈郎在樺地的肩膀上掙扎扭動。
「你給我適可而止!」璃音朝他的額頭拍了一掌。
「嗚……」慈郎扁著嘴、眼眶泛淚地望著她。
「你的出場順位是?」
「單打二。」
「啊啦?那你會對上不二學長,你輸定了。」璃音不客氣的評論道。
「真的嗎?他很厲害嗎?」被璃音這麼打擊,芥川慈郎並沒有沮喪或生氣,反而是一臉的興奮。
「很厲害,比你厲害多了,你跟他打的話……大概只能拿下一局吧!」璃音估算著。
「哇喔!太棒了!這場比賽一定很有趣!我熱血沸騰起來了!」芥川慈郎開心的歡呼。
「哼!看來妳對我哥哥的評價很高嘛!」不二裕太的心情有些複雜,他一方面因為哥哥受到稱讚而開心,一方面又因為察覺到自己跟哥哥之間的實力懸殊而沮喪。
「這樣都能鬧彆扭,你的性格還真是扭曲啊!難道是叛逆期到了?」璃音揉揉他的頭髮,惡質地笑著。
「妳──」
就在這時,手塚部長的簡訊又來了。
『四比零,冰帝領先。』
「嗚哇!看起來情況很不妙,樺地,我先走了,慈郎,好好加油!」
「USU!」
分類:運動

輕小說作者。喜歡輕鬆、歡快的故事和天馬行空的幻想。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