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穿越到網王的世界54

到了醫院,醫生檢查過後,判定璃音是因為疲勞過度,沒有好好照顧身體才會引發這麼嚴重的感冒。
「體溫四十點八度,很危險啊!怎麼到現在才來?」醫生不滿的責備。
「……」手塚冰山的冷氣強化了。
「對不起。」
「我先幫妳打一針退燒,然後再吊一袋點滴,妳好好休息。」
「還要吊點滴啊?已經有退燒……」
「那就麻煩醫生了。」手塚國光直接拍板定案。
「吃過早餐了嗎?」醫生又問。
「還沒。」
「哎哎,怎麼可以不吃早餐呢?現在的孩子真是……」
「……」手塚冰山的臉上凝出了冰霜。
「對不起。」璃音再度認錯。
打了退燒針,璃音在護士的帶領下到病床上躺著。
「點滴吊完時我會叫醒妳,妳睡一下吧!」護士替她蓋上了薄被,「妳的臉色很不好,都出現黑眼圈了。」
「謝謝。」
在護士離開後,手塚國光則是交疊雙臂,站在床邊看著她。
「部長,你可以回去了,我點滴吊完就去找你們。」
被他這麼盯著瞧,就算璃音想休息,也沒辦法睡得安穩。
「等一下記得去吃早餐。」他叮囑著。
「好。」
「如果還不舒服,就回家休息。」
「好。」
「不要逞強。」
「……是。」
叮嚀過後,手塚國光終於離開了,璃音也因此好好的睡了一覺。
當璃音睡醒時,發現自己睡了三個多小時,手上的點滴針早已經被拔除。
怎麼回事?護士不是說會叫醒我?
璃音急忙抓了外套與背包起身往外走。
「啊,妳醒了啊?」護士笑盈盈地望著她,「陪妳來的那位男生要我不要叫醒妳,讓妳好好睡一覺,我就沒叫妳了,他還說他們比賽結束之後會過來找妳。」
「謝謝,我已經休息夠了,現在精神很好。」璃音向對方點頭道謝之後,立刻朝比賽會場跑去。
當她氣喘吁吁的來到比賽場外時,發現裡頭已經在進行單打二的比賽了。
越前龍馬對上山吹的亞久津仁,也就是最初攔住他們去路的那個銀髮少年。
璃音急忙朝記分牌望去。
雙打二,不二周助與河村隆這對雙打輸了,比分六比三。
雙打一,青學的黃金搭檔以七比五獲勝。
單打三,桃城武對上千石清純,以七比五贏了。
青學現在二勝一敗,龍馬這場是取勝關鍵。
目光環視一圈,她找了一會之後終於找到青學眾人的位置。
當她想要跑去跟他們會合時,卻被一聲熟悉的聲音叫住了。
「呦!丫頭,妳怎麼來的這麼晚啊?」越前南次郎站在場邊,笑嘻嘻地朝她揮手。
「大叔?你來看龍馬比賽嗎?」璃音詫異地朝他走去。
「切!誰要看那小鬼的無聊比賽啊?我是來找伴田那個死老頭的!」他一臉不以為然的道。
「伴田?」
「吶!就是跟青學對打的學校的教練,坐在場內的那個老頭,看到沒?」他朝伴田教練所在的方向指去。
那名老人臉上掛著微笑,一頭灰髮,看起來似乎是很親切的老者。
「看起來好像是很和善的長輩。」
「和善?呸!妳別被他給騙了!那傢伙是個狡猾的狐狸!惡魔!討厭鬼!我以前就吃過他的虧,妳啊,以後見到這個傢伙,盡量離遠一點,知道嗎?」
「喔……」璃音楞楞地點頭,她還是第一次看到南次郎這麼激動的模樣。
「大叔,你前面的比賽有看吧?跟我說一下情況。」
「有什麼好說的?還不就是那樣,小孩子的遊戲,計分表上不是寫得很清楚嗎?」越前南次郎頗不以為然。
「不過青學單打三的那個小鬼不錯,小腿都抽筋還是硬撐著比完,最後還是被人扛下場的,嘖嘖!」
「被扛下場?」璃音一聽,心底開始擔心起來。
「沒事、沒事,剛才他還活蹦亂跳的,應該沒什麼大傷害。」
「我去看看。」璃音急忙朝青學眾人的方向跑去。
「璃音?妳看完醫生啦?」
「身體有沒有好一點?要是不舒服就先回去吧!」
「吃藥了嗎?燒退了嗎?」
一見到她,眾人立刻關心的詢問狀況。
「沒事,我聽說阿桃學長的腳抽筋了,沒事吧?」她朝坐在一旁休息的他望去。
「沒事、沒事,我好的很!」桃城武舉了舉腳,但隨即又痛得皺眉。
「阿桃學長,你都這樣了還亂動!」璃音面露責備。
「嘿嘿……」對方抓了抓頭髮,笑容爽朗。
「吃了嗎?」手塚國光的詢問聲傳來。
「我買了飯糰還有牛奶。」她從背包裡取出一袋食物。
「哇~我正好也餓了,妳有多買嗎?」桃城武摸著肚子,露出飢餓模樣。
「有,我買了好多,還有漢堡跟薯條呢!」
購買餐點時,璃音考量到其他人的肚子應該也餓了,於是便多買了一些。
「嗯喵~我也要吃漢堡!」菊丸英二跳了過來。
就在場外的眾人吃吃喝喝之際,場內的比賽則是打得如火如荼。
龍馬與亞久津仁的比賽持續了很久,從最初的技巧比試、速度戰延續成毅力持久戰。
「已經沒有人能阻止他們倆個了。」不二周助笑道。
「亞久津他……一開始還只是勉強跟上。」與亞久津仁認識的河村隆,開口說道:「但聽了那個教練的指示之後,他的實力提昇了,變得更強了,換成一般人,這時候早就沮喪急躁起來了……」
「但是越前那個傢伙,鬥志完全沒有動搖呢!」桃城武回道。
「是啊,他正勇敢地戰鬥著。」不二周助點頭附和。
「場上最忌諱的就是失去鬥志、氣餒。」乾貞治推了推眼鏡,說道:「越前的本能這樣清楚地告訴他。」
「網球是一種雖然追求技術,但球員的精神狀態也會很大地影響比賽的運動。」手塚國光下了這樣的註解。
「雖然兩個人都互不相讓,但是……他們看上去很開心呢!」璃音坐在長椅上,單手撐著下巴,笑嘻嘻地說道。
「開心?他們兩個剛才還互相把球打到對方臉上呢!」菊丸英二高聲嚷著。
「這樣啊?你們男生的友誼,果然是靠打架來的啊……」璃音下了這樣的結論。
「友誼?」
「越前跟亞久津?」眾正選們詫異了。
這……可能嗎?越前之前還被亞久津仁打傷過呢!
比賽進行到最後,終於到了越前龍馬的賽末點,只要再贏得一球,青學便可以拿下冠軍了!
場上的兩人互不相讓地攻擊對方,緊迫的氣氛叫人幾乎快要無法喘息。
「就快了,越前就快贏了!」桃城武緊張地抓緊護網。
「但是,我擔心他的集中力還能持續多久。」乾貞治有些不安。
「咦?」
「乾說的對,到一定的時候,他會失去集中力。」手塚國光同意地附和,「情況就像弦繃到最大限度,到最後會斷掉一樣。」
「……」手塚國光的這一番話,讓正選們再度緊張起來了。
「說起來,我還欠你一點東西。」場上的越前龍馬朝亞久津仁用力的轟出一球。
「這是河村學長的份!」回敬你將飲料倒在他頭上。
亞久津仁回擊後,他又再奮力地打出一球。
「還有打荒井前輩的!」
越說,越前龍馬的鬥志越高昂。
「還沒完喔!還有用石頭打傷我!」越前龍馬打出了抽擊球A這項絕技。
在球朝自己衝來時,亞久津仁縱身往後一跳,反擊了回去。
正當亞久津仁以為越前會再度強勁的回擊時,越前龍馬卻只是輕輕一碰,放了個短打,球越過球網後便落下了,讓站在後場的他一時無法反應過來。
「比賽結束,青學勝利!」裁判宣佈道。
瞪著眼,亞久津仁走到網前,一把揪住越前的衣領。
「糟糕了!亞久津他要揍人了!」
「龍馬!」
就在場外眾人心急不安時,越前龍馬笑了。
「是我贏了。」他對亞久津仁說道:「你也努力的打了場漂亮的比賽呢!」
「……」亞久津仁沉默的瞪著他。
好一會之後,他放開了手,哈哈地笑了出來,就這麼轉身走回山吹中學的休息區。
比賽結束,越前龍馬來到場外後,受到眾人開心的慶賀。
「喂,妳感冒好了嗎?」越前龍馬望著璃音問道。
「哪有那麼快啊?」璃音回他一記白眼。
「妳的身體真弱。」
「我會感冒還不是你害的!」璃音爆走了,「要不是你跟不二學長在雨天還堅持著要比賽,我就不用陪你們一起淋雨!混帳小不點,咳咳、咳咳咳……」
太過激動的叫罵,就是讓璃音咳得面紅耳赤,差點沒將肺給咳出來
「好了、好了,妳現在在生病呢!控制一下脾氣,別這麼激動。」大石褓姆輕拍她的背部,試圖讓她舒服一點。
「喂喂,妳還活著吧?」越前龍馬皺眉看著她。
「放心,我會活的比你久!」她怒瞪了他一眼。
「聽說阿乾學長的乾汁對身體很好。」越前龍馬說道。
「乾式特製超級強化版蔬菜汁。」乾貞治拿著水壺冒了出來,「喝一杯吧!保證妳喝完之後就康復了。」
「……謝謝,不用了。」璃音額冒黑線的退開。
喝了那種詭異的東西,她肯定再被送回醫院打點滴!
「結幕式要開始了,全體集合!」手塚國光喊道。
東京都大賽的比賽結果:青春學園得到優勝,亞軍是山吹中學,季軍是銀華中學,第四名是不動峰,第五名是在附加賽勝出的冰帝──以上這五所學校可以接著參加關東大賽,進而邁向全國比賽。
分類:運動

輕小說作者。喜歡輕鬆、歡快的故事和天馬行空的幻想。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