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重生!灌籃高手!14

「混帳仙道!你送人送到迷路了嗎?」一抵達男籃的練習場,田岡茂一的怒吼聲隨即傳來。
「真是對不起!」尾隨他們回來的相田彥一,立刻鞠躬認錯。
「教練,我在那邊看了一場很不錯的比賽。」仙道彰坦然以告。
「哼!女籃的練習賽有什麼好看的!」田岡茂一的語氣裡帶著些鄙視。
「嘖嘖!那你就錯了。」仙道彰朝他搖搖手指,「這位紅葉學妹的球技很精彩喔!」
「是啊、是啊!紅葉同學真的很厲害!」相田彥一激動的點頭附和,「她們本來落後十二分,全靠她在下半場把分數追回,還贏了十七分!」
「又是妳?」田岡茂一挑眉看著紅葉。
「又打擾了。」紅葉回以微笑。
「教練,給我半個場地,讓我跟她打球吧!」仙道彰將紅葉身上的物品接過,拿到場地旁放置。
「你、你、你要跟她打?」田岡茂一瞪大雙眼。
陵南的王牌、神奈川縣的頂尖高手,現在要跟一個……
「妳幾年級?」他問。
「湘北一年級。」
「新生?」
「嗯。」
「仙道彰──」田岡茂一回頭朝他怒吼:「籃球不是你泡妞的工具!你這個該死的混小子!」
「……」現場一陣寂靜,男籃社其他社員完全不敢吭聲。
「老伯,就算那傢伙素行不良,你也不用把我拖下水吧?」紅葉從地上抄起一顆籃球,拿在手裡轉著玩,「我跟他過來這裡,就只是想要找人好好打一場。」
「妳……」
「既然要『好好打一場』,妳至少也該將腳上的重力帶拆了吧?很沒誠意喔!紅葉學妹。」仙道彰笑嘻嘻地望著她。
「要跟我打球,你連暖身也不做,是誰比較沒誠意呢?」紅葉挑釁的回嘴。
「咦咦?仙道學長,你的意思是說,她剛才比賽時也是戴著重力帶?」相田彥一後知後覺的驚呼。
「十分鐘熱身,夠了嗎?」紅葉問著。
「可以。」仙道彰點頭。
就在仙道彰進行熱身時,紅葉著手拆除腳上的重力帶,並將有些鬆散的頭髮重新盤起。
「教練,不制止他們嗎?」陵南的隊長,身高足足有兩百零二公分的大塊頭─魚住純,上前詢問。
「不,先看看。」田岡茂一搖頭回道。
剛才他被仙道彰氣得冒火,完全無法冷靜判斷,現在看了兩人的互動後,仔細回想,仙道彰這個人雖然個性散漫,但他並不會拿籃球開玩笑,能讓他看中的人肯定有什麼過人之處。
看著低頭坐在地上,閉著雙眼,像是在集中精神、準備上場的紅葉,田岡茂一對接下來的比賽突然有些興趣了。
「紅葉學妹,我好囉!」完成熱身的仙道彰朝她喊道。
緩緩睜開眼,紅葉起身走向球場,周身的氣勢改變了。
「這就是妳的『認真模式』嗎?真不錯呢!」感受到紅葉發散出的氣勢,仙道彰也被挑起鬥志了。
「十五分?」
「好。」
紅葉運球幾下後,隨即拋出一記三分球,進籃得分!
「喂喂……」仙道彰苦笑,他連跨出一腳時間都沒有。
「這個三分球只是想提醒你……要是不認真,就會輸了喔!」紅葉回以微笑。
「我會銘記於心。」仙道彰點頭。
緊接著,紅葉又在仙道彰全力防守時,俐落地一個錯步,旋身過人,帶球上籃得分。
「仙、仙道學長的防禦被……」相田彥一與其他人張大了嘴,田岡教練也瞪大了雙眼。
防守時被對手闖過,這很正常,但,對方展現出來的模樣卻是那麼輕鬆,就像看出了仙道防守上的弱點,這才是讓田岡教練詫異的地方。
然而,這只不過是剛開始,紅葉在這之後的表現更是讓他們驚嘆,嚇得嘴巴都合不起來。
她不只突破仙道的防禦,還能從他手上截到球,甚至在他起跳投籃時蓋他火鍋,當仙道彰也想拍掉她的球時,她卻像是早有預料一樣的,使出了換手上籃、往後跳投等技巧。
比賽至今,紅葉取得了七分,而仙道彰卻連一分都沒能拿下。
「妳果然深藏不露。」仙道彰抹去額上的汗水,這種被緊緊壓迫著的感覺,他已經很久沒有經歷過了。
「嚇到了?」紅葉笑著反問。
「是啊,我的小心靈受創了。」仙道彰嘴上開著玩笑,動作卻完全沒有絲毫放鬆,不斷想從紅葉手上搶到球。
「嘖嘖!真可憐。」
紅葉繞到場邊,站在與籃框平行的邊角,又投出了一記三分球,同樣進籃得分。
仙道彰吹了聲讚嘆的口哨,像那種零角度的球,是最難投入的。
「還剩五分。」
「是啊,妳再投一顆三分球就結束了。」仙道彰以手背抹去額上的汗水。
「呵呵,我怎會那麼殘忍呢!」
「妳的外號不是『魔女』嗎?」仙道彰運著球移動。
「錯了。」紅葉使了一個假動作後,漂亮地從他手上抄到球。
她運著球退回到球場中心處,在閃過仙道彰的截球後,縱身起跳,身子如同滑翔翼一般,在空中劃出一道長長的軌跡。
「碰!」灌籃得分。
「我啊,是有著黑色羽翼的天使呦!」落地後,紅葉極為燦爛地朝仙道彰笑著。
「天、天啊!她、她……」相田彥一張口結舌,半天說不出一句話。
「空中漫步?」田岡教練的表情也變了。
瞬間,圍觀的男籃社眾人一片嘩然。
「妳……」仙道彰臉上的神情複雜。
「還有一球。」
「再來一次吧!那一招。」迅速收拾起情緒,仙道彰眼中的鬥志更旺盛了。
「Good!」紅葉欣賞的點頭笑了。
唯有具備不服輸的鬥志與承受挫敗的高抗壓性的人,才能成為一名優秀、出色的運動員。
最後,在紅葉取得十五分結束球賽時,仙道也從她手上拿下四分。
「為了安撫我受傷的心靈,中午的這頓飯妳請。」仙道彰狀似埋怨的說道。
「沒問題。」紅葉欣然允諾。
「教練,我跟她去吃飯,下午再回來。」仙道彰朝田岡教練揮手道別。
「……哼!」田岡教練這一次沒有制止了。
「你們家教練這次怎麼沒有罵你?」紅葉好奇地詢問。
「紅葉很希望我被罵?」仙道彰可憐兮兮的反問。
「不,我只是在想,你家教練是不是罵你罵到嗓子啞了,所以現在才沒聲音。」她跨出了練習場。
「啊,好像有這個可能呢!要不然等一下買喉糖回來給他?」
「我知道有一個牌子的喉糖不錯,赤木都是吃那個……」
兩人的對話並沒有刻意縮小音量,田岡教練全都聽到了。
「仙、道、彰──」
練習場內爆出了宏亮的怒吼,但紅葉與仙道彰已經走遠了。
分類:運動

輕小說作者。喜歡輕鬆、歡快的故事和天馬行空的幻想。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