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穿越到網王的世界51

錄音室裡,簡單的鋼琴聲傳出,伴隨著單純清澈的少女嗓音。
你說起那條回家的路,路上有開滿鮮花的樹
秋天裏風吹花兒輕舞,陽光會碎落成一面湖
陌生的城市讓人想哭,又一次愛情已經辜負
能不能把未來看清楚,尋著流星方向,可不可以找到幸福  
越害怕,越孤單,誰的付出多一點
越躲藏,越相愛,越怕輸
越長大,越懷念,少年時有多勇敢
騎單車,摔多痛也笑著哭
越單純,越幸福,心像開滿花的樹
努力的,深愛過,就不苦
越單純,越幸福,心像開滿花的樹
大雨中,期待著有彩虹……
這首歌名叫「越單純越幸福」,原唱者「王箏」,是一首旋律簡單、歌聲純淨,相當耐聽的歌曲。
雖然意境不是完全吻合,但這首歌卻也有些符合璃音的情況,因此,她演唱起來,更增添了一分淡淡地懷念餘韻。
那個世界、那段曾經的過往、那些曾經的朋友,還有以前的種種經歷,一切的一切,彷彿是很久遠的事情。
在這個世界生活了一段時日,她已經完全融入了這裡,將自己當成這個世界的一份子。
同時,她也期盼著能在這裡找到新的未來,擁有新的幸福。
「好!OK!」池上徹對這次的錄製很滿意,璃音只唱了幾次就完成了錄音。
「嘖嘖!不到一小時就完成錄音,璃音真是越來越厲害了。」上村嵐讚許的笑著。
「璃音,新的單曲製作完成了喔!」南宮曜手上拿著一片CD朝她晃了晃。
因為要配合網球協會的宣傳,接下來要發行的單曲CD是關東大賽與全國大賽的主題曲──The Climb(登峰造極),這是一首相當勵志的歌曲。
「妳要的CD我已經幫妳放在袋子裡了。」南宮曜指著沙發上的提袋說道。
璃音曾經跟他們說過,想要將單曲CD送給她的朋友,唱片公司本來就會預留一些作為宣傳贈品,自然就答應了她的要求。
「謝謝。」
璃音的錄製完成,但池上徹與上村嵐卻還有後續的後製要忙,不想打擾他們的工作,璃音便背起背包,準備再去探視幸村精市。
去醫院陪幸村精市聊天似乎已經成了她的固定行程,她以前曾經在醫院裡躺過一段時間,知道一個人留在病房裡的寂寞,雖然幸村精市的訪客很多,但她也曾經見過他獨處時的落寞。
「我可以再多拿一片嗎?」她問。
「是要送給那位生病的朋友吧?拿去吧!」池上徹理解的笑道。
璃音外出時,都會向他們報備行蹤,所以池上徹等人也都知道,在公司附近的東京綜合醫院,她有一位長期住院的朋友。
「謝謝。」
將CD放入背袋中,璃音在離開唱片公司後,又跑去買了一堆甜點與果凍,然後才朝醫院走去。
立海大網球部的正選們也經常來探望幸村精市,而且每次都是在練習結束後過來,運動過後最容易覺得飢餓,也因為這樣,訪客的探病點心都會他們被一掃而空。
今天也是一樣,璃音才剛推開病房的門,小海帶跟丸井文太就衝過來,搶走她手上的食物。
「切原、丸井!太鬆懈了!」真田弦一郎的斥責聲傳來。
「今天除了甜點之外,還有果凍。啊,記得留一個綠茶茶凍給我!」璃音叮囑著那兩隻貪吃的小鬼。
幸村精市笑了笑,替璃音取出了她點名的食物,自己也拿了一樣的果凍。
「來,給妳。」他將湯匙遞給璃音。
「謝謝。」將碗狀果凍接過手,璃音接著從背包裡取出CD,將它遞給幸村精市。
「這個是……」幸村精市看著上頭的歌名。
「關東大賽跟全國大賽的宣傳主題曲,今天剛拿到公司,過段時間就會在市面上見到了。」
「咦咦?是綾的CD!主題曲是綾唱的啊?」丸井文太看著歌手的名字驚呼道。
「真好,部長可以提前聽到主題曲。」切原赤也嘴裡咬著湯匙,一臉的羨慕。
「謝謝。」幸村精市朝她點頭笑笑。
「噗哩~要不然,現在先放出來聽聽?」仁王雅治提議道。
「贊成、贊成!」丸井文太與切原赤也雙雙附和。
「呵呵,好。」幸村精市將CD放入音響,按下播放鍵。
清朗帶有朝氣的女子歌聲傳呼,唱出了相當勵志的歌詞……
I can almost see it  我幾乎能看見
That dream I'm dreamin' but  我所夢想的事
There's a voice inside my head saying  但腦海裡卻響起一個聲音
you'll never reach it  告訴我那是遙不可及
Every step I'm taking  我邁出的每一步
Every move I make feels 每一次行動
Lost with no direction我的信心在動搖
But I, I gotta keep tryin.  但我將會繼續努力
Gotta keep my head held high  我將要昂首闊步 
There's always gonna be another mountain  前方總會出現另一座山巒
I'm always gonna wanna make it move  讓我一心想征服它
Always gonna be an uphill battle  攀登過程將會充滿艱辛
Sometimes I'm gonna have to lose  有時或許會遭遇失敗
Ain't about how fast I get there  重點不在於多快攻頂
Ain't about what's waitin on the other side  也不在於另一頭的風景
It's the climb  而是步步攀登的過程 
The struggles I'm facing  我面對的掙扎
The chances I'm taking  所做的改變
Sometimes might knock me down but  有時會讓我一蹶不振
No I'm not breaking  但我絕不因此氣餒
I may not know it  或許我不知道方向
But these are the moments that  但這些時刻
I'm gonna remember most, yeah  將會成為難忘的回憶
Just gotta keep going  我必須繼續向前
And I, I gotta be strong 我必須堅強
Just keep pushing on 'cause  不斷繼續向前…… 
聆聽著歌詞意思,幸村精市彷彿陷入了沉思,而其他聽得懂的意思人也沉默著,就只有丸井文太與切原赤也面露茫然。
「好聽是好聽啦!但是完全聽不懂。」切原赤也苦著臉道。
「唔,我只聽懂幾句。」丸井文太的英文比切原赤也好上一點。
「CD盒裡有歌詞跟翻譯。」璃音指了指擱置在桌上的方盒,兩人急忙拿了歌詞觀看。
「喔喔!原來是這個意思啊?」
「寫的真不錯呢!」兩人恍然大悟。
「璃音。」幸村精市抬起頭,漂亮的紫眸直視著她。「謝謝。」
道謝的神情相當認真,透出了某種堅定。
「你喜歡就好。」璃音回了個笑。
「噗哩~青學已經打入關東大賽了,對吧?」仁王雅治問道,但語氣世肯定的。
「你們立海大也是,不是嗎?」璃音回問。
「立海大,全國三連霸,無死角!」真田弦一郎信誓旦旦的道,這是他的信念,也是一直掛在嘴邊的口頭禪。
「這裡不就一個死角了?」璃音指著小海帶切原,吐槽了回去。
「……」真田弦一郎的臉黑了。
「第二十三次交手,真田敗,璃音勝率五十三……」柳蓮二在筆記本上快速寫著數據。
「喂喂!妳胡說什麼?我可是立海大的王牌!怎麼可能會輸?」海帶切原氣呼呼的跳了起來。
「你不就輸給我了?還輸了兩次。」她朝他豎起兩跟指頭。
「那、那、那是因為妳是女人!好男不跟女鬥!」切原赤也說了一個很勉強地藉口。
「是嗎?我記得你用網球打我的時候,可沒有為我是女生就手下留情呢!」璃音挑眉回道。
「妳、妳不也是一樣!」
「我有用球打你?」璃音質疑的反問。
「妳有用腳踢我。」他還記得之前璃音暴打他的事情。
「不過是用腳踢而已。」璃音不以為然的回道:「如果我真的想傷你,我會用球拍揍。」
「妳、妳、妳……」
「第五十五次交手,海帶敗,璃音勝率九十七……」柳蓮二繼續紀錄。
「咳!太鬆懈了!切原,回去罰寫第十課英文,十遍!」真田弦一郎沉聲道。
「啊,為什麼又要罰寫?」海帶抗議。
「不尊重真田副部長,違抗命令,再加罰十遍。」璃音笑嘻嘻地落井下石。
「妳……」
「呵呵,聽說璃音在東京都大賽時,曾經跟冰帝的選手打過球,而且打得很不錯?」幸村精市扯開了話題。
「你連這個都知道?」璃音反射性地望向立海大的資料收集狂─柳蓮二,後者很平靜的拿起點心吃著,彷彿這件事情與他無關。
「沒能親眼見到,真是可惜呢!」幸村精市笑呵呵的道。
「有什麼好可惜的,又不是真正的比賽。」璃音不以為然的撇嘴,「我倒是想幸村比賽時的模樣呢!」
「會的,我一定會儘快歸隊。」幸村精市目光炯炯地宣告。
「那我就拭目以待啦!」璃音笑著,「出院之後,跟我打一場球吧!」她提出邀約。
「為什麼璃音突然想跟我打球?」幸村精市笑容滿面地反問。
「好奇吧!聽說你很厲害。」
這個「聽說」的消息來源,自然從是青學的資料狂乾貞治口中聽來的。
「我們部長當然厲害!他是我們立海大的支柱!」切原小海帶對幸村相當崇拜。
「聽說你們一年級的正選,網球水準不錯。」柳蓮二開口打探。
「龍馬是打的不錯,比你們家的小海帶還厲害呦!」璃音笑呵呵地回道。
「騙人!我怎麼可能會輸給一年級的!胡說八道!」小海帶又被激怒了。
「你不就輸給我了嗎?我也是一年級的。」璃音指著自己。
「妳、妳不一樣!」小海帶很無力地掙扎。
「是、是,我知道,我是女生嘛!自然是不一樣的。」璃音從善如流的接口。
「……哼!」小海帶忿忿地別過臉去。
「呵呵,妳就別再欺負他了。」幸村精市笑道。
「嘛!只是調劑一下身心,最近的生活過得太緊繃了。」璃音回以微笑。
學校功課、男網部的訓練與比賽、學生會的各項事務與開會,以及唱片公司的錄音與填詞,觀看與回覆歌迷的信件等等,每天都要忙到半夜一、兩點,睡眠時間不到五小時,就只有假日能多休息一會,就算是鐵打的人也會覺得累啊……
「要注意身體健康,別太過逞強了。」看出她眼底的疲憊,幸村精市忍不住開口勸道。
他知道璃音在這附近的公司打工,他雖然沒有在外面工作過,但也知道那是相當辛苦的事情,看著比自己小兩歲,卻因為父母的關係被迫獨立的她,幸村精市真是覺得相當佩服。
每當璃音前來探望他時,她總是精神奕奕、笑容滿面,從沒出現過沮喪或是對現在的生活有任何埋怨,個性十分的樂觀開朗。
唯一的一次哭泣,就只有在他們初次相遇,她飛奔在街邊,試圖喚住那對與她父母相似的夫妻……
儘管嘴上不說,但她的心底,還是期盼能和父母親團聚的吧?幸村精市望向正在跟丸井文太搶甜甜圈的她,後者沒察覺到他的注視,仍開心的跟海帶與文太鬥著嘴。
這一個週末假日,就在熱鬧、愉快的氣氛中渡過了。
分類:運動

輕小說作者。喜歡輕鬆、歡快的故事和天馬行空的幻想。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