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重生!灌籃高手!09(修)

場上,新生隊總是把球傳給流川楓,而只要流川楓一拿到球,高年級生的臉色就會瞬間變了,個個嚴陣以待。
運著球,流川楓一連越過兩人,來到球框前起跳、投籃,但他投出的球卻被赤木剛憲一把拍掉了。
高年級迅速傳球回擊,赤木剛憲以一記強力灌籃奪得分數。
「好耶!大猩猩灌籃!」同隊的球員忘形的歡呼,緊接著便受到赤木大猩猩的鐵拳制裁。
「誰是大猩猩了?」他氣憤的罵道。
「哥哥跟一年級生還打得這麼認真,流川真是太可憐了。」晴子不滿的嘀咕。
「站在球場上,要是不全力以赴,那才是對流川楓的侮辱。」紅葉語氣淡漠的反駁:「再說了,妳看那傢伙像是沮喪的樣子嗎?」
「紅葉說的沒錯!」彩子贊同的點頭,「沒想到晴子這麼不瞭解流川楓,妳別看他一副呆呆的、死板的樣子,其實他這個人是很不服輸的,剛才赤木學長在他面前打了這麼厲害的一球,他現在心底一定很不平靜。」鬥志肯定全被激發起來了。
接下來,流川楓就像彩子說得那樣,展開了劇烈的反擊。
「十二號!推人犯規,罰球!」裁判吹哨說道。
犯規的是高年級生,要是他們沒有這麼做,那他們就會輸這群一年級的了。
就在流川楓站在罰球線準備罰球時,櫻木花道跑到籃框底下,朝他做鬼臉,試圖讓他無法投進。
「笨蛋。」紅葉無力的掩面。
流川楓並沒有受到影響,依舊準確投入,反彈的球還撞上了櫻木的下巴,將他擊倒。
這傢伙到底在想什麼啊?白痴。流川楓白了對方一眼。
「你這個白痴!只有注意力不集中的人才會被你影響!就像是你這種傢伙!」赤木剛憲揍了他一拳,「真是的,你到底要笨到什麼時候?我都替你覺得丟人了!」
可惡!我不會讓流川楓一個人耍帥的!
櫻木花道氣憤的走向安西教練,開始纏著他讓他上場。
「老爹!拜託你啦!用你教練的權力讓我出場比賽好不好?我可是曾經打敗過赤木的人呦!我比那個流川楓更有潛力!」
這個笨蛋。紅葉再度扶額。
「啪!」彩子拿著一把大摺扇往他的後腦敲下去。
「安西教練,真是很不好意思,我會好好教育這個超齡問題兒童的。」彩子歉然說道。
「爺爺,讓他上場吧!」紅葉站起身,將長髮盤了起來,「讓他去一年級的那邊,我去學長那隊。」
她要在球場上,好好教教這個傢伙「規矩」!
「呃?紅、紅葉,妳也要上場?」彩子愣住了,而流川楓則是眼睛一亮,目光炯炯地看著她。
「只是內部的練習賽,赤木隊長應該不會反對吧?」她朝赤木笑著,「而且我很想跟學長合作看看呢!」
「好。」赤木讓一名二年級的與紅葉替換。
「為什麼我要去支援流川楓?」櫻木花道不樂意的埋怨。
「你只有這個選擇,要不,就不要上場。」紅葉不容他討價還價。
「呿!」櫻木花道轉身往角落走去。
「啊啦?不打嗎?那我……」紅葉才想坐回位置上,流川楓卻將籃球丟給了她。
「進場,妳欠我一場比賽。」
「你確定?」紅葉笑了笑,尾隨在他身後走進球場裡。
球賽一開始,紅葉就立刻從流川楓手上奪過了球,並且立刻發動快攻,瞬間取得一分,前後過程不到十五秒。
「好、好快!」沒見過她打球的一年級新生,全都嚇愣了。
「在球場上不能發呆喔!」紅葉燦爛的笑著,而後又再次俐落地閃過流川楓的防守,又進了一球。
流川楓的防守動作更積極了,他幾乎是貼緊了她,努力斷絕她的每一個動作。
緊繃的氣氛環繞在兩人之間,完全容不下其他人插手,場上其他人都只能愣愣地旁觀,心神全被他們精彩的表現吸引。
「這、這簡直是職業級水準!」木暮公延嘆道。
而站在角落處的櫻木花道,也被流川楓與紅葉的精彩球技扣動了心弦。
他想打球,想要上場像他們這樣打球……
「啊!」
就在紅葉試圖突圍時,防守的流川楓為了追上她,不小心絆到了腳步,連帶推著紅葉雙雙摔倒。
「沒、沒事吧?」其他人擔心的詢問。
「好痛……」紅葉被流川楓壓在身下,完全動彈不得。
「喂,你還好吧?」紅葉推了推他,「要是沒事就快點起來,別再壓著我了,你好重!」
「好軟。」流川楓用平靜的語氣說道。
「啊?」
紅葉先是愣了一下,而後才注意到左邊胸部的感覺似乎怪怪的……
她低頭看去,發現流川楓的手掌正覆蓋在她的胸部上。
「軟軟的。」流川楓緩緩坐起身,放在胸部上的手還順勢捏了兩下。
「……」現場一陣寂靜,一些純情少年還因此紅了臉。
「你給我滾開!」紅葉漲紅了臉,氣呼呼的踹開他。
「你、你!沒人跟你說女生的胸部不能亂捏嗎?」紅葉氣急敗壞的指著他大罵,後者則是一臉呆愣的坐在地上,「剛才的摔倒是意外,我就不跟你計較了,但是你後來捏得那兩下又是怎麼回事啊?」
「因為手感很好。」流川楓回出了讓紅葉吐血、讓其他少年噴鼻血的答案。
「啊啊!你這隻狐狸!沒想到你竟然這麼好色!」櫻木花道大吼:「晴子,妳聽到了吧?這傢伙根本就是色狼,妳要離他遠一點……」
「流、流川楓竟然……」晴子完全沒將櫻木花道的話聽進去,反而對著紅葉流露出羨慕的神情。
「好你個頭!因為手感很好就多捏幾下?這是什麼狗屁答案啊!」紅葉又想踹他了,卻被彩子急忙架住。
「紅、紅葉啊,是意外、這是意外。」彩子尷尬的勸解,「流川楓這個傢伙除了睡覺就是籃球,其他那些事情全都不懂,流川楓以前在國中的時候,學校女生送了很多情書跟巧克力給他,可是這傢伙竟然連情書都看不懂!吃了人家的巧克力後,對方來問他回應,他竟然回說巧克力太甜了,情書因為字太多,懶得看就丟掉了,他真的是一個白痴對吧?那些女生就這麼莫名其妙的被拒絕了,真是好可憐呢!妳、妳就把他當成、當成一個跟人類溝通不良的外星人,嗯?」
「……外星人?」紅葉做了幾次深呼吸,努力平復著怒氣。
「是啊!妳瞧瞧他,瞧瞧他這張臉,面無表情、呆板,這種臉啊,俗稱面部神經癱瘓,簡稱『面癱』,正常人會像他這樣嗎?不會嘛!還有啊,他平常回話都是『哼、嗯』幾個音節,一看就知道是有溝通障礙,他的腦袋迴路也跟一般人不同,根本就是外星來的嘛!」彩子連連舉證,試圖讓紅葉信服。
為了平息紅葉的怒火,就算會得罪流川楓跟他的粉絲,她也要把他往外星人的方向掰彎!
「所以呀!我們就不要跟這個外星人計較了,妳看,他現在還是那副死樣子,完全不懂我們在說什麼呢!」
「……我知道了。」紅葉無力的點頭,對方連自己在生什麼氣都不知道,那她還生什麼氣?
「啊、我明白了。」就在此時,流川楓突然捶了下手,「那個地方很重要對吧?」
「……」紅葉與彩子無力的扶額。
這傢伙果然是火星來的。
「算了,繼續比賽吧!」紅葉不想再跟這個白痴說下去,當她撿起球、回過身時,卻發現球場上的一干人等全都滿臉通紅、臉上掛著兩條鼻血。
「……」紅葉再度無言了。
「咳!繼續比賽!」赤木剛憲抹去鼻血,尷尬的催促。
「喂!你累了吧?你現在應該很累了吧?」櫻木花道纏著一名一年級生,讓對方將球衣讓給自己,換他上場。
「櫻木花道!你又在做什麼了?」赤木剛憲怒斥。
櫻木花道眼眶泛淚,「讓我出場吧!大猩猩,我想上場。」
他想要像紅葉跟流川楓那樣,打出帥氣、厲害的籃球!
「不准哭!」赤木黑線了。
後來,在彩子與木暮的求情下,櫻木花道終於獲准上場了。
「喂喂!不要忘記你們兩個是同一隊的!」
看著一到場上就跟流川楓互瞪的櫻木花道,赤木剛憲又頭疼了。
「這種組合真有趣。」木暮公延笑道。
有趣?赤木剛憲可不這麼認為。
櫻木花道上場後,為了贏過流川楓,奮力地在場上奔跑、搶球。
「櫻木,流川這邊是空的,快點傳球!」隊友們朝他喊道。
「……」櫻木花道完全不理會。
「你是怎麼了?再不傳球時間就要到了啊!」
然而,沒等傳球時間到,櫻木花道手上的球就被紅葉截走了。
「啊!妳竟敢搶我的球!」
「有本事來搶回啊!」紅葉朝他笑著。
流川楓也在此時趕到她身邊,就在他伸手搶球時,紅葉將球丟回給櫻木花道。
「呃?」接著球,櫻木花道愣住了。
「再不快點,時間就要到了喔!」就因為場上剩餘時間不多,紅葉才會決定讓他有個表現的機會。
就在流川楓想要將櫻木花道手上的球搶回時,紅葉轉而防守住他。
櫻木花道隨即快速運球,朝籃框下衝了過去。
抓著球,起跳,準備灌籃。
「休想得逞!」防守在籃下的赤木剛憲也跟著起跳。
就在眾人以為赤木剛憲會將櫻木花道的球拍下時,櫻木花道卻將球狠狠地砸在赤木剛憲頭上,赤木大猩猩倒地不起。
「……」所有人都傻住了。
「隊、隊長!」
「大、大猩猩,我不是故意的。」櫻木花道額冒冷汗的賠罪。
他只是錯估了距離,本來應該砸入球框的球,砸到了赤木大猩猩頭上罷了。
「你這個臭小子!」赤木大猩猩爆走了,「我今天絕對不會放過你!」
他箝住他的脖子,像是要將他的頭扭斷一樣地掐緊。
「我、我就說我不是故意的。」櫻木花道奮力掙扎著。
「這個白痴。」紅葉無奈的扶額。
「挺有意思的。」流川楓面無表情的說道。
「……」火星人的思維果然不是地球人能瞭解。
「我有看。」流川楓又沒頭沒尾的丟了一句話。
「啊?」
「我不要,所以拒絕了。」
「蛤……」你這傢伙到底在說什麼啊啊啊啊?
「這場不算,妳還欠我一場比賽。」
「啊啊?」現在又是哪段對話?
「陪我練習。」流川楓撿起地上的籃球,往另一邊的球場走去。
「……喔。」終於有一句話她能聽懂了。
「這次不算。」
「啊?」很好,她又聽不懂了。
就在紅葉跟流川楓進行一對一鬥牛時,坐在一旁的安西教練對這一屆的新生也有了一番瞭解。
分類:運動

輕小說作者。喜歡輕鬆、歡快的故事和天馬行空的幻想。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