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重生!灌籃高手!08

紅葉在加入女籃社後,憑著她出色的球技,很快就成為女籃社的正選球員,得到前鋒這個位置,在女籃社的五名正選以及七名候補球員裡頭,只有她是一年級。
雖然社團中也有人對此頗有微詞,但當她們跟紅葉打過練習賽,實際在場上較量過後,這些聲音逐漸消失了。
知道自己這樣的狀況很容易引起爭端,破壞社員之間的向心力,紅葉在閒暇之餘也會盡量跟其他人互動,在不引起對方反感的情況下,給予技術上的指點。
再加上隊長小松胡桃的居中協調,紅葉只花了三天就融入其中,並得到社員們相當好的肯定。
似乎是顧慮到女生們的安全問題,女籃社的練習最晚只進行到六點,夏季則到六點半,而男籃社則是不分季節,一律都練到將近七點,也因此,紅葉在結束女籃的練習後,還能到男籃社的練習場晃一下,然後再跟爺爺一起回家。
這天,紅葉依照慣例,在結束訓練後前往男籃社的練習場,卻意外發現練習場的門被關了起來,幾名女生在外頭用力地敲著門,朝裡頭不斷叫嚷,要裡面的人開門,而她的爺爺則是被女生擋在後面,沒辦法進入練習場。
「不好意思,請讓一讓。」安西教練試圖請女學生們讓路,卻被對方回手推了一把,重心不穩地往後摔倒,還在地上滾了幾圈,撞上了放置在牆角的水桶等清潔用具。
「爺爺!」紅葉緊張的跑上前,將爺爺攙扶起來。
「抱歉。」似乎是覺得這樣的場景很好笑,女學生們臉上憋笑,不太誠懇的道歉。
「這就是妳們對待老人家的態度嗎?」紅葉火大了,「把人推倒之後,用這種嘻皮笑臉的模樣道歉?」
凌厲的眼神加上滔天的怒火,讓這幾名女生嚇壞了。
「對、對不起,那是因為他們把門關上了。」
「是啊,我們只是想看流川楓打球。」
「要看球就安靜的看!」紅葉厲聲斥責道:「妳們剛才那種態度只會影響到他們練習!全給我讓開!」
「是!」女生們乖乖地分列兩旁,讓出中間的路來。
扶著爺爺朝門口走去,餘怒未消的紅葉,一把將門往旁扯開,發出了一聲撞擊巨響。
「您沒事吧?」彩子擔心的跑上前,剛才紅葉在外頭的斥責聲他們全都聽見了。
「沒事、沒事,你們已經開始練習了啊?」安西教練笑盈盈的道。
「喂!大叔,這裡不能隨便進來。」櫻木花道打斷了兩人的對話,上前攔在安西教練面前。
安西教練來籃球社的次數不多,大多時候都是待在辦公室裡,而他過來的時候櫻木花道又總是心不在焉、魂遊天外,自然沒注意到安西教練這號人物。
「你又是誰啊?怎麼留那種頭?」安西教練笑呵呵的回問。
「你這種大叔沒資格批評我的頭!」櫻木花道反駁:「你自己還不是一樣,看看你的頭髮、你的下巴,還有那圓滾滾的肚子……」
他一下子拍著安西教練的肚子、一下子捏他的下巴,看得其他人紛紛變了臉色。
「你給我住手!」紅葉一腳將他踹飛。
「唔!死女人,妳幹嘛踹我!」櫻木花道爬起身,赤木剛憲又緊接著給了他一拳,讓他疼得跪在地上。
「真是對不起,安西教練。」赤木剛憲恭謹地立正站好,「您決定要怎麼處罰這個傢伙都無所謂,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叫這個傢伙切腹去吧!」紅葉一腳踩在他的背上,「連籃球隊的教練都不認識,他還留在這裡做什麼?」說著,她又氣呼呼的踹了他兩腳。
回過頭,紅葉冷冷地望著門口的那群女生,「妳們也都聽到了吧?這位是籃球隊的安西教練,以後,我不希望再有人擋住他的路,明白?」
「是。」女生們惶恐地點頭。
「算了、算了,不知者不罪。」安西教練打圓場的道。
「不行!」紅葉可沒打算放過櫻木花道:「死罪可免、活罪難逃,去給我繞著球場外圍跑五十圈!」
「五十?」
「嫌太少嗎?一百如何?」紅葉惡狠狠的瞪著他。
「妳──」
「還不快去!」赤木剛憲又往他的頭揍了一記。
「跑就跑,哼!」櫻木花道摀著頭,不情願的跑步去了。
「要是讓我發現你少跑一圈,就在加罰十圈。」紅葉淡淡地警告道。
「嗚哇~真不愧是白髮魔的孫女,果然很嚴厲吶!」彩子笑嘻嘻的望著她。
「白髮魔?」
「這是安西教練以前的綽號。」彩子笑道:「聽說五年前的安西教練,訓練時相當嚴厲,被選手們封為白髮魔,不過現在完全變了,人變得很和藹,外號也改成白髮佛了。」
「我今天過來這裡,是要跟大家說,我們將要跟陵南高中進行練習賽。」安西教練突然丟出一記重磅炸彈。
「陵、陵南?」木暮公延等人的臉色變了。
陵南高中的男籃球隊是神奈川縣內的強隊之一,名列前四強,去年湘北參加縣大賽時,還以一百多分的差距,慘敗給對方!
「集合!」赤木剛憲吼了一聲。
看著集合的眾人,安西教練點了點頭,「現在開始進行一年級對高年級的比賽。」
「咦?怎麼會突然要進行比賽?」有人困惑的私語。
「應該是要瞭解一年級的實力吧!」木暮公延回道:「畢竟二、三年級的人數不多,比賽時很有可能要讓一年級的上場。」
就在眾人興沖沖地進行準備時,櫻木花道卻因為基礎練習還沒完成,不能上場。
而晴子的到來,讓他的心情更加鬱悶了。
好不容易晴子過來了,他卻不能在她面前一展身手……
紅葉搬了兩張椅子,跟爺爺坐到球場邊,準備觀看這場對決。
「妳覺得今年的新生如何?」安西教練笑呵呵地問。
「能上場的只有一個。」她回的乾脆。
「那二、三年級呢?」
「……勉強算是兩個。」她停頓了一會才回道。
目前看來,高年級裡就屬赤木剛憲與木暮公延的球技較好,但與赤木比較起來,木暮卻又是差了一等。
「呵呵呵~」安西教練笑了。
場上,高年級的人在運動服外加了一件紅色背心,一年級則是黃色,用來做兩個隊伍的區分。
不過,與其說是新生與學長們的較量,還不如說是流川楓與赤木剛憲的比試。
開場的跳球,流川楓從赤木手上截下了,但當他將球拍開時,卻被一旁的學長截住。
之後,流川楓又在場上截了幾次赤木的球。
看著場上鬥得激烈的兩人,彩子與晴子也各替一方加油,彩子認為赤木會贏,而晴子則是站在流川楓這一邊,兩人甚至皮笑肉不笑的鬥起嘴來,驚得站在她們旁邊的櫻木悄悄逃離,跑到了紅葉與安西教練身旁。
「為什麼流川打不贏哥哥呢?彩子你說話好奇怪喔!哥哥前陣子不是才輸給櫻木嗎?」
言下之意,流川楓比櫻木花道厲害,所以絕對能打贏赤木剛憲。
而聽到這句話的櫻木花道,被打擊的落淚了。
「妳怎麼可以這樣說自己的哥哥呢?赤木學長真可憐,怎麼會有妳這樣的妹妹呢?」彩子諷刺的笑著。
「彩子妳還不是一樣嗎?流川不也是妳在富丘的學弟?他才剛進高中不久,是個緊張又不安的一年級生,不能說的那麼無情吧?」
「不安跟緊張?妳覺得那小子身上會有這種現象嗎?」彩子一臉的難以置信。
那傢伙根本是個只知道打籃球跟睡覺,沉默寡言、面無表情的面癱!
「那小子就連總決賽那天,還會睡過頭、遲到的啊!」彩子舉出了流川楓的過往事跡。「而且啊,那傢伙竟然若無其事的厚著臉皮進來,他根本就是遲鈍、沒神經而且還愛裝死樣子!那個傢伙不管從哪邊看,都不可能會緊張跟不安的,啊哈哈哈哈……」彩子捧腹大笑。
「我生氣了!」心上人被這麼批評,晴子發火了,「就算是彩子,我也不能原諒妳!我真的生氣了!」
兩人就這麼在大門口鬧了起來,怎麼看都像是彩子在惡質的戲耍晴子。
「咳!兩位,現在正在進行比賽。」紅葉提醒著她們,她們的說話音量已經嚴重干擾到比賽進行了。
「啊……」
發現球場上的人都停下來看她們兩個,兩人連忙道歉。
分類:運動

輕小說作者。喜歡輕鬆、歡快的故事和天馬行空的幻想。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