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穿越到網王的世界48

球賽並不是連續進行,在上一場與下一場之間,都會有一段休息空檔,在單打三比賽開始之前,不二周助向璃音拿了汽水,去找他那位不知道在哪個練習場熱身的弟弟。
「咦?龍馬不見了,剛才明明還在這裡的。」水野勝雄納悶的環顧四周,接下來就是他與不二裕太的比賽了呢!
「真拿那小子沒辦法,依照他的個性,說不定又躲在哪裡偷懶了!」堀尾聰史不以為然的回道。
「單打三是最重要的勝負關鍵。」乾貞治看著筆記本上的資料說道:「不知道越前準備好了沒?」
「不曉得。」手塚國光回道:「可能去進行他自己的那套精神集中法了。」
每位選手在上場比賽前,都會用各自的方式調整狀態,讓自己一上場就進入狀況。
「櫻乃好像跑去找他了。」璃音沒見到櫻乃的身影。
在比賽的時間到來之前,越前龍馬回來了,從他那自信滿滿的神情看來,似乎已經將自己的狀態調整好了。
與此同時,不二周助也回來了,手上依舊拿著那瓶葡萄柚汽水。
「……」璃音撇了撇嘴,移開目光。
單打三的比賽開始了,這是一場兩名選手都是左撇子的對決。
「左撇子的對決賽啊?不知道誰會贏?」觀眾們的議論聲傳出。
「一個是這次大賽唯一的一年級正選,一個是天才不二的弟弟。」
「天才不二的弟弟啊……」
場上的不二裕太似乎對這個稱呼相當反感,他惡狠狠地瞪了場外的不二周助一眼。
「你就是不二學長的弟弟啊?」越前龍馬惡質的問道:「誰比較強呢?真令人好奇,好想知道啊……」
挑釁,而且還是非常幼稚的挑釁。璃音頭疼的扶額。
「不二裕太,人稱左撇子殺手。」乾貞治緩緩說出他得到的資料,「據說千葉縣的代表佐賀選手,在練習賽時曾經慘敗在他手上,他與左撇子球員交手的成績是……十六戰全勝。」
「耶?真的嗎?」河村隆瞪大眼驚呼。
「十六戰全勝?」龍套三人組也一臉的驚愕。
「他對上左撇子選手為什麼會這麼厲害?」加藤勝郎追問。
「他跟左撇子選手進行過很多場練習賽。」乾貞治解釋道:「因為大部分的人是右撇子,所以選手們大多是和右撇子比賽練習,而左撇子選手因為上場機會少,大家跟他們接觸不多,面對他們所打出的反向旋轉球,很多人都不能無法適應……」
「對喔!目標不同的話,旋轉也會不同。」父親在網球場擔任陪練教練的加藤勝郎,很快就理解乾貞治所說的話。
「真的會不一樣嗎?井上前輩。」記者芝沙織聽不明白。
「反向旋轉的球的確很難應付。」井上給予肯定答覆,「在一般比賽裡,發球方總是比接球方有利,這個妳知道吧?」
「是,特別是擅長發球的就更加有利了。」芝沙織點頭。有些厲害的選手光是用發球就能取得局數。
井上記者點點頭,接著說下,「在比賽當中,選手要在左邊和右邊輪流發球,當右撇子選手在右邊發球,或者是左撇子選手在左邊發球時,他們就能打出最好的角度,將對手逼到場外,出於一些原因,盤點時的發球都是在左邊……」
「耶?是這樣啊?那不就是對左撇子選手比較有利了嗎?」芝沙織驚呼。
「嗯,是這樣沒錯。」井上點頭,「也就是說,只有在40-15這個局點時,選手們是在右邊發球的,但是在左邊位置發球的卻有三個,40-0、40-30以及盤點的時候,在剩下一球就決定勝負的關鍵點發球,比起右撇子,左撇子選手比較容易贏得發球局。」
他拿著樹枝在地上化了簡易的球場圖,並在上面添了幾筆發球的球路位置。
「原來如此。」龍套三人組不知道何時蹲在旁邊聆聽。
「真神奇,我都不知道原來發球還有這麼多學問。」璃音也著蹲在一旁,看著地上的圖樣研究。
「呃?妳也不知道?」井上詫異了。在他看來,球技如此優秀的她,應該是清楚這些常識的啊!
「沒有,我打球全憑直覺,沒有注意這些。」璃音朝他笑了笑,她打球向來是隨心所欲,並不會特別去留意這些枝微末節。
「可、可以請你再說明一次嗎?」朋香已經聽得混亂了,而一旁的櫻乃也是有些茫然。
「呃,好的……」井上記者再一次講解,而已經聽懂的璃音則是走回原先的位置上。
「對上不二裕太這個左撇子殺手,越前恐怕要陷入苦戰了,早知道會這樣,就讓他跟同樣都是左撇子的手塚多練習一下了。」乾貞治看著手塚國光說道。
「看來情況對我們的小不點不利啊……」菊丸英二也開始擔心了。
「不用緊張,龍馬他沒問題的。」璃音老神在在的笑著。
誰說龍馬小不點沒有跟左撇子練習的?他的南次郎老爸不就是一個最好的陪練對象?
「喔?璃音知道些什麼嗎?」乾貞治很好奇。
「嘿嘿~這是秘、密呦!」璃音故作神秘的笑了。
就在眾人談論著兩名選手的狀況時,場上的比賽也進行一會了。
一開始,越前龍馬似乎被對方壓制,動作上表現的不像平日那麼流暢。
「不愧是你的弟弟啊!」看著不二裕太的球技,乾貞治讚嘆道。
「嗯,裕太的半截擊水準又更上一層樓了。」回話的音調裡,流露出對自家弟弟的自豪。
「半截擊?那是什麼?」朋香不解的追問。
「就是球一反彈就立刻回擊的球。」井上記者回道。
「也就是說,這是在球還沒反彈到最高點就將它打回去的招式。」乾貞治補充說明。「這種打法會比一般的回擊速度更快,並且還能借力使力,在對方打來的球速再作加速,讓對手沒有回防的時間,使選手在整場比賽中都處於有利的位置。」
在乾貞治解說完畢時,場上不二裕太也取下了第一局。
「騙人!龍馬少爺竟然輸了一局!」朋香一臉的無法置信。
「心情很複雜吧?不二。」手塚國光來到他身邊。
「為什麼這麼說?」不二周助微低下頭,顯上依舊掛著微笑。
「……」手塚國光沉默的看著他。
「我……只要裕太覺得好就好。」他緩緩說道。
看著不二周助略顯無奈的模樣,璃音上前捏住了他的臉頰。
「這是什麼表情啊?不想笑就不要笑!」她不滿的數落,「我可是事先提醒你啊!要是你再繼續這樣放任你家弟弟,說不定那個小鬼會變成不良少年喔!」
聽著璃音斥責中的關心,被捏紅了臉頰的不二周助,這才恢復了往常的笑靨。
「不會的,裕太他很乖。」
乖個屁!璃音回他一記白眼,「你這個哥哥真的是……呃,那個詞怎麼說?」她一時之間忘了。
「弟控?」不二周助理解的接口,「的確有人這樣說過我呢!」他笑得很開心。
「……你已經沒救了。」璃音無奈的扶額。
「呵呵。」
場上,越前龍馬使出了外旋發球準備反擊,但對方卻順利擊回了。
「龍、龍馬他的外旋發球被接住了!」龍套三人組驚呼。
「怎麼可能!」
「這有什麼好驚訝的?」璃音不以為然的嘀咕。「不過就是外旋發球,又不是什麼厲害的絕招,很多人都能接住啊……」
手塚國光、不二周助,還有她自己,光是青學的球隊就有三個人可以應付這外旋發球,更何況是其他學校的球隊正選?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吶!
「那小鬼的外旋發球還差得遠呢!」
經常跟越前南次郎對練的她,這種外旋發球早就打膩了,自然不會覺得龍馬的外旋發球有多厲害,比起越前南次郎,龍馬的球速跟力道都差了一個層級。
「不是每個人都像妳一樣啊……」聽著她的碎唸,青學其他人頓時額冒黑線。
分類:運動

輕小說作者。喜歡輕鬆、歡快的故事和天馬行空的幻想。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