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穿越到網王的世界41

當璃音等人趕到比賽場地時,時間已經是十點半了,比賽已經開始進行,青學的兩對雙打與單打三都已經結束比賽,以六比零的成績取得勝利。
「啊,越前來了!」見到他們,大石秀一郎這才鬆了口氣。
「太慢了,越前,你做了什麼去了?」手塚國光質問著。
「做了一些熱身。」一路跑過來這裡應該算是熱身吧?
「什麼熱身啊!你這個臭小子。」桃城武用力地揉著他的頭。「我們回去後,你要罰跑四十圈!」
「是一百。」璃音插嘴糾正。
「呃……一百?」桃城武額冒黑線,他們這位經理果然比部長狠多了,以後絕對不能惹火她!
「待會再教訓你,現在先準備比賽。」手塚國光沉聲說道,現在已經輪到青學的單打二上場了。
「是。」
「去吧!龍馬,首戰要大獲全勝喔!看你的了!」龍崎教練催促道。
正當越前龍馬在場上比賽時,先前在門口叫住龍馬的奇怪少年,也出現在球場的另一邊。
「咦?是那個人?」璃音注意到了對方。
「璃音見到認識的人嗎?」不二周助好奇地詢問。
「我在門口等越前時,那個人叫住了他,還問他今天會不會用左手比賽,好像有特地研究過他。」璃音指著少年的方向。
「那是聖魯道夫的……」乾貞治似乎認出了對方。
就在這時,越前的比賽結束,同樣以六比零的成績獲勝。
「啊!龍馬的比賽已經結束了嗎?」記者芝沙織與井上慢了一步趕來。
「非常精彩的比賽呦!」朋香一臉的得意,彷彿贏得比賽的人是她一樣。
「什麼嘛!難得我還特地帶了新買的攝影機。」
「不,我們現在來的正好,一定要好好錄啊!」井上面露期待的笑著,「妳應該還沒看過吧?」
「耶?什麼?」芝沙織一臉的不解。
「青學最後一位選手,單打一,手塚國光。」井上說明道。
場上,手塚國光緩緩走入場地,所有人的目光也隨著他的步伐移動。
「是手塚。」
「終於出場了……」
「真是令人期待啊!」
山吹中學、聖魯道夫、冰帝等有名的球隊,之所以出現在青學的比賽場外,就是為了觀察手塚國光的比賽。
「決勝局,青學的手塚國光發球!」裁判宣佈道。
首球,手塚國光打出了一記凌厲的發球,球的落點在中心線的邊角處,對方完全被他的氣勢壓制,無法做出反應。
「好、好厲害!一開始就直接發球得分了!」加藤勝郎讚嘆道。
「而且速度好快!」水野勝雄驚訝地附和。
「15-0!」
「他真的好厲害。」錄影中的芝沙織,總算開了眼界。
「他是青學的王者吶!」井上以肯定的語氣說道。
接下來的第二、第三甚至是之後的幾球,手塚同樣都是以發球得分,球的落點與第一球相同。
「真是不可思議的速度跟控球。」芝沙織讚嘆著。
「不只是這樣。」井上接著說出他的觀察,「他應該是在平發球裡又帶著一點削球。」這可不是能夠輕易打出的球路。「一般說來,以左手發出的強力外角球是很難接到的。」
所以他的對手才會一直被他得分。
「厲害!他的對手完全觸碰不到球!」朋香面露崇拜的讚嘆。
「這就是手塚部長的真正實力……」櫻乃同感驚奇。
「這還不是全部。」越前龍馬的聲音傳來,「部長的實力才不只這樣,剛才不過是熱身練習。」
「是啊,他的對手太弱了。」璃音同意的點頭,表情有些失望,「還以為能看到一場不錯的比賽呢!」
連這種發球都接不住,那還要打什麼?之前她跟手塚對練時,他可沒對她這麼「仁慈」啊!
「呵呵,對手塚來說,很少有對手能讓他使出渾身解數……」不二周助彎眼笑著。
場上的「手塚熱身賽」很快就結束了,同樣是六比零獲勝。
成績告示板前,一群穿著秋山三中制服的選手正在討論他們下一場對手。
「真不愧是青學啊,全都是以六比零獲勝。」
「真倒楣,我們的下一個對手就是青學,柿之木中學的人所說的,手塚的手肘受傷不過是個謠傳。」
「今年的青學真是戰無不勝啊,真希望有人能告訴我他們的弱點……」
「可惡,我們贏不了的。」
「不好意思,你們是秋山三中對吧?請問部長是哪一位呢?」先前的那名聖魯道夫少年,來到這群選手面前。
「我是,請問你是……」
「呵呵,我是要來幫助你們的人喔!」聖魯道夫的少年神秘的笑道。
「……」
青學與秋山三中的比賽很快就展開了。
青學的雙打二是河村隆與不二周助,兩人以六比零拿下勝利。
而雙打一是青學的黃金拍擋──大石秀一郎與菊丸英二。
眾人都以為他們應該能輕鬆取勝,然而,這對默契十足、戰無不勝的搭檔,卻陷入了預料外的苦戰。
「怎麼感覺怪怪的?」璃音皺眉看著場內,嘴巴微嘟。
「嗯?」手塚國光望向她。
「璃音發現了什麼嗎?」乾貞治追問,他同樣也察覺到不尋常。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璃音側著頭想了一下,「總覺得他們兩個打球時,動作上不像平常那麼流暢,好像『卡卡』的,你們沒有這種感覺嗎?」她反問。
乾貞治低頭沉思了一下,「河村、不二,即使你們是以六比零獲勝,但是時間也是拖得很長,對吧?」
「嗯,總覺得打得不順手。」不二周助回道。
「他們一直朝著我討厭的地方打。」河村隆附和。
「唔……」乾貞治朝站在對面的聖魯道夫少年看了一眼。
在這份靜默中,青學的黃金搭檔以六比一獲勝。
「贏了、贏了!」
「嗯喵~好熱,我要水、水~」
「辛苦了。」璃音將他的水壺丟給他。
「好樣的,二連勝了,不愧是黃金組合!」桃城武稱讚道。
「你們兩個都很大意,犯了那麼明顯的錯誤。」手塚國光提醒著他們的失誤。
「因為他們的打法是我不喜歡的嘛!」菊丸英二拿起水壺喝了幾口。
「我也是。」大石褓姆附和。
「又是這樣嗎?」乾貞治察覺到了情況。「他們老是瞄準你們不擅長的位置打。」
「對手也是地區預賽的冠軍,多少也會對我們做過一些研究吧!」大石褓姆不是很在意。
「不說了。」乾貞治沒了討論的欲望,「但是我可以肯定,絕對不是因為今天天氣太熱的關係。」丟下這樣的一句話,他轉身離去。
「……」看著乾貞治離去的背影,璃音猶豫了一下,也跟著追了上去。
「好了,輪到我們的小不點上場了!」菊丸的叫喚聲自她身後傳來。
「阿乾學長。」璃音追上了他,「大石學長他不是有意的,只是天氣太熱,所以……」
「不是,我沒生氣。」乾貞治打斷她的話,「我只是過來找人。」
「找人?」
跟著乾貞治走了一段路後,璃音與他來到場地的另一邊,他們之前站的位置的對面。
聖魯道夫的那名少年正站在護網旁,望著球場內的比賽。
「收集到有用的資料了嗎?」乾貞治開口問道。
「嗯,乾。」對方沒有回頭,視線仍舊望著場內,關注著越前龍馬。
「我猜,你應該是聖魯道夫的新幹事吧?」乾貞治繼續說道。
「其實並不是『我猜』,對吧?」少年笑了,「你已經注意我好一會了,是吧?」
少年轉過身來,面對著乾貞治。
「我叫做觀月。」對方說出了自己的名字,「乾,你竟然知道我是誰,這真是我的榮幸。」
「你不用去替自己的隊伍加油嗎?」乾貞治問著。
「他們現在應該已經贏了吧!」觀月自信的回道:「雙打二,六比零;雙打一,六比二;單打三,六比二。我相信一定會是這樣。」
「真是厲害,單從資料就可以預知這麼多。」乾貞治稱讚著。
「能讓乾你這麼說,我就更有自信了。」
「通過資料是可以分析出結果的,可是……」
「可是?」
「有時,它也會是一把雙刃劍。」
「什麼意思?」
乾貞治越過他,走到護網前,看著裡頭正在進行的比賽。
「你跟秋山三中接觸過,對吧?」乾貞治說道:「你大概是在賽前告訴了他們青學的弱點,拜你所賜,雖然我們最終贏了,但比賽也變得有些麻煩,你想知道,當對手知道我們選手的弱點時,我們會怎麼應付,然後你就可以從中收集資料,我說的對吧?」
「正如你所說,就因為這樣,秋山三中也可以抵抗一下青學,現在他們也應該很滿意了。」
畢竟,要是沒有他的情報,秋山三中上場後絕對會立刻被青學秒掉,怎麼可能現在還在這裡掙扎呢?
「要利用一切能利用的人,我說的沒錯吧?」觀月看著場內已經結束的球賽笑道。
越前龍馬以六比零贏了,這一點同樣在他的計算之內。
「錯了,你的這種手段,絕對不會為你帶來收穫。」璃音開口否決了他的話。
「嗯?」觀月回頭朝她望去,對上了那雙宛如黑寶石般耀眼的眼瞳。
「而且我現在也可以告訴你,就算你收集到青學的資料、知道選手們的弱點,勝利依舊屬於青學。」
「喔?是嗎?」
「不信的話,我們來打個賭吧!」璃音燦爛的笑著。
「好。」觀月欣然允諾,「輸的人就請對方吃一頓飯,如何?」
「怎麼老是要人請吃東西啊?剛才遇見的那個傢伙也是,真是沒創意……」璃音低聲嘀咕了幾句,最後還是點頭應下了。
「我很期待跟你們的比賽,待會見。」觀月轉身離去。
分類:運動

輕小說作者。喜歡輕鬆、歡快的故事和天馬行空的幻想。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