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穿越到網王的世界40

上午九點五十分,東京都大賽比賽場地內。
「好慢!龍馬到底在做什麼啊?」龍崎教練皺眉看著手錶上的時間。
「如果八位正選在十點前沒有完成登記,我們就會喪失比賽資格了。」不二周助擔憂的說道。
「那、那就糟糕了啊!」河村隆一臉的驚慌。
「這個該死的小鬼,這種日子竟然也敢遲到?」璃音想揍人了。
她此時正拿著手機,不斷撥打越前家裡的電話,但卻沒有人接聽,而越前南次郎沒有攜帶手機的習慣,唯一的聯繫方式就是家用電話。
「大石聯繫到越前了嗎?」手塚國光問道。
為了找到越前,璃音負責打他家裡的電話,而大石褓姆則是撥電話回學校,從校方那邊找越前的其他聯絡人。
「好像還沒。」菊丸英二回道。
「臭越前,這傢伙哪天不選,非要選擇今天遲到。」堀尾聰史埋怨著。
「嗯嗯。」
「怎麼了?賽前集會嗎?」記者井上笑著朝他們走來,身後尾隨著拿著攝影機的芝沙織,以及前來加油的櫻乃與朋香。
「再不快點報到的話,會喪失資格的喔!」井上記者提醒著。
「井上先生,這是因為龍馬他還沒來。」水野勝雄解釋道。
「咦?」井上等人一陣驚愕。
「真不愧是龍馬少爺!」崇拜龍馬的朋香,笑嘻嘻的說道:「連東京都大賽都敢遲到,實在是太酷了,哈哈哈……」
「小朋,這麼說也實在太……」櫻乃不太同意她的說法。
「這種行為叫做很酷?」璃音沉著臉色質問:「在這麼重要的日子裡遲到,甚至有可能害整個團隊喪失資格,讓其他人這段時間、甚至是這幾年的努力都毀在他一人身上,連比賽場都沒法進入就要被判出局,這種行為叫做酷?」
也只能說朋香倒楣,聯繫不上越前就已經讓璃音很煩躁了,朋香的話無疑是在她的怒火上添加汽油,讓她轟然炸開。
「呃,我、我不是、不是那個意思……」
在璃音滔天的怒火中,朋香被嚇白了臉,而其他人則是緊閉著嘴,完全不敢開口。
「妳最好從現在開始祈禱,祈求青學的報名能夠平安過關,要不然,我絕對不會放過妳那位龍馬少爺!」
「對、對不起……」朋香不安的點頭。
「喂~我聯繫上越前了。」大石秀一郎的出現,舒緩了現場緊繃的氣氛。
「他說他送一位快要生產的孕婦去醫院。」大石褓姆說出越前遲到的理由。
「……」眾人沉默。
「騙人的吧?」桃城武不信。
「嗯。」龍套三人組點頭附和。
「百分之百在說謊。」海堂薰跟著說道。
「我們要是再等他,絕對會來不及。」龍崎教練決定不等了,「待會非要教訓他一頓不可。」她從隨身背袋中取出一頂帽子。
她打量著龍套三人組,而後選定了堀尾聰史,將帽子戴在他頭上。
「海堂,把你的外套借他。」龍崎教練說道。
「耶?」堀尾聰史詫異的驚呼。
都已經表現的這麼明顯了,他就算再笨也知道龍崎教練是要他偽裝成龍馬。
一行人來到報名處,手塚國光將資料遞給服務人員。
「一百二十八號,青春學園,請替我們八人登記一下。」
「好的。」
接過手塚遞上的資料,服務人員開始進行例行說明。
「我先向你們解說一下,你們在第一輪裡要跟五個隊伍對打,至少要贏三個隊伍才能晉級。東京都大賽的前五名才有資格參加關東大賽,前四強的學校自然有資格,而在前八強決賽中輸了的四所學校,要參加敗部復活賽,進行最後一個名額的爭奪,明白了嗎?」
「明白了。」
「好。」將規則解說完畢後,服務人員這才低頭觀看正選的資料,「咦?你們有一位一年級的正選啊?」
聽到對方這麼說,戴著帽子偽裝成越前龍馬的堀尾聰史,緊張的縮了縮脖子,其他人也跟著緊張起來。
要是在這裡就被拆穿,那他們……
「有什麼問題嗎?」發現氣氛似乎不太對勁,服務人員困惑的問。
「沒什麼,他們只是有些緊張罷了。」璃音神色鎮定的回道:「請問我們的報到手續完成了嗎?比賽時間差不多要到了,如果可以,我們想快點到球場去。」她佯裝出著急的模樣。
「已經完成了,預祝你們比賽順利。」服務人員點頭笑著。
「謝謝。」璃音回以甜甜一笑,隨即拎著堀尾聰史快步離開。
「呼~好險。」青學其他人這才鬆了口氣。
來到比賽場地後,璃音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不要被動等待。
「教練,我去門口等他,見到龍馬之後,我會立刻將他帶來。」
「那就麻煩妳了。」
點頭回應一聲,璃音隨即朝會場的大門方向跑去。
當她來到入口處時,越前龍馬也正好抵達。
「龍──」璃音才想開口叫喚,另一名站在門口的少年先她一步說話了。
「遲到這麼久……你還這麼悠哉啊?青學的越前龍馬。」少年微帶諷刺的道。
「唔?」發現對方是在跟自己談話,越前龍馬停下腳步。
「你又是誰?」
對方笑了笑,「你很厲害嘛!剛升上一年級就成為正選球員。」
對方沒有報上名號,越前龍馬也不以為意,當他準備繼續趕向球場時,對方又說話了。
「你今天會用左手吧?越前。」
「穿著制服,你已經要打道回府了嗎?真的是差遠了!」越前龍馬挑釁的回嘴。
「龍馬,都已經遲到這麼久了,你還站在這邊跟人廢話?」璃音面露不滿的走向他。
「呃……」
「呃什麼呃?還不快走!」一把抓住他的手,璃音拉著他往球場跑去。
在兩人離開後,那名少年笑了出來。
「真是傲慢的人啊,不過這種好勝的個性,比賽的時候最容易上鉤。」
另一方面,球場內。
「怎麼樣?好看嗎?」堀尾聰史炫耀著身上的青學球隊外套。「我可是青學的正選球員了,加上我的球技,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
「越說越離譜了。」加藤勝郎皺眉勸阻,「你這麼招搖,會惹來麻煩的。」
「但是我還真的有點羨慕呢!你穿得可是青學球隊的制服吶!」水野勝雄說道。
只有青學的正選,才有資格穿這一件白底藍色條紋的外套。
除了正選以外,青學裡就只有一個例外,那就是璃音。
基於璃音身為經理而又充當陪練助手的情況,龍崎教練與男網部成員討論後,決定破例也給她一件球隊制服,這是屬於璃音的特別勳章,明白顯示出她在男網部的重要性。
「沒錯!」堀尾聰史得意的抬高下巴,「不過因為外套是海堂學長的,所以有點大。」
在三人談話時,四周的觀眾與他校選手也打量著他們。
「你看,那是青學的正選球員。」
「好厲害,他一定很強。」
在眾人的稱讚聲中,堀尾聰史笑得更加囂張了,全然忘了他並不是真正的正選球員。
「你們看,那個球員。」他指著練習場內的人說道:「這樣的爛發球,跟我的外旋發球比起來,簡直是天壤之別。」
「喂!小子。」一名高大的身影出現,那是一名其他學校的選手。
「你會外旋發球是吧?」剛才堀尾聰史在那邊大放厥詞,讓他覺得很不爽了。
「呃,是。」堀尾聰史怯怯地回道。
「我最討厭你這種愛吹牛的小鬼!」對方吼道。
「我、我才沒有說謊!」堀尾聰史死要面子的回嘴。
「那就跟我打一場啊!」對方提出邀約。
「呃……」
「練習場地正空著,來吧!」
丟下這句話,對方轉身朝練習場內走去。
「……」龍套三人組不安了。
站在練習場內,堀尾聰史的雙腳不斷發顫,而尾隨近來另外兩人,以及櫻乃與朋香也面露不安。
「都是因為龍馬遲到才會這樣……」櫻乃埋怨的說道。
「這也是堀尾自找的。」水野勝雄回道:「誰叫他到處招搖。」
「來啊!打出你的外旋發球啊!」對手叫嚷著。
「嗚~我死定了。」堀尾聰史不知所措時,璃音的聲音從他身後傳來。
「你們在這裡做什麼?」
「璃、璃音!」見到她,堀尾聰史宛如找到的救星。
「啊!龍馬少爺趕來了!」見到站在璃音身旁的人,朋香開心的叫著。
「青學一年級的正選,還不快點發球!」對方持續的叫嚷著。
「正選?嗯?」璃音挑眉瞧著堀尾聰史。
「呃、呃我……龍馬,你怎麼遲到這麼久?」堀尾聰史轉而朝他叫著。「快點進來替換我,跟這個傢伙打……」
「加油啊!『越前』。」越前龍馬沒有幫忙的打算。
「咦?拜、拜託了!我求你了……」堀尾聰史趴在網邊哀求。
「喂,青學一年級的正選,你還在等什麼?快發出你擅長的外旋發球啊!」場上的那名選手叫著。
「龍馬~」堀尾聰史可憐兮兮的央求。
「真沒辦法,請我喝一星期的飲料我就幫你。」龍馬提出要求。
「好!沒問題!」
「不准!」璃音制止了,「其他人都在等你,你竟然還在這裡拖延時間?」
「這種傢伙一下子就解決了。」越前龍馬不以為然的回道。
「這不是容不容易解決的問題!」璃音怒了,「你回去給我跑一百圈!還有你堀尾,回去跑三十圈!」
「呃、是!」
「喂喂,你們還在那邊嘀咕什麼啊?」對方不耐煩的道。
「實在是很抱歉。」璃音走入場內,向那位選手說道:「我們學校的比賽要開始了,我必須帶這位『正選』離開。」
「妳是誰?」
「我是青學男網部的經理。」
「經理?」對方打量了她一眼,面露詭異的笑,「要帶走可以,先讓這個傢伙跟我道歉!然後妳再請我喝杯飲料,我就原諒你們。」
「道歉?為什麼?」璃音不解。
「這傢伙跟我說他會外旋發球,還在那邊批評別人的發球打的爛!」對方一臉厭惡的道:「我最看不慣這種傢伙,就只會胡說八道,你們青學的正選就是這種水準嗎?」
「外旋發球?」璃音笑了,「那很簡單啊,要不,我現在就發一記給你,如何?」
「呃?」
「球拍給我。」她接過堀尾聰史的球拍,走到發球處。
「請你,看清楚了。」
將網球往上一拋,璃音揮出一記又快又狠的外旋發球,對方直接被球擊中臉部,發出一聲慘叫後,隨即倒地不起。
「你給我聽清楚了,青學的正選們,全都是萬中選一的高水準,不容污衊!」璃音氣勢凜然的道。
「那、那個……經理,那個人好像暈過去了。」加藤勝郎怯生生地道。
「堀尾,回去後再加十圈。因為你害青學的正選們名譽受損。」璃音將球拍遞還給堀尾聰史。
「是!實在是很抱歉。」堀尾聰史恭敬地鞠躬。
「好帥~」朋香眼冒愛心的讚嘆,完全忘了她剛才才被璃音吼過。
分類:運動

輕小說作者。喜歡輕鬆、歡快的故事和天馬行空的幻想。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