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穿越到網王的世界39

俗話說的好,「有一就有二」,於是乎,璃音隔天依舊沒有去學校。
「妳這樣可以嗎?連續兩天沒去學校了。」池上徹擔心的問。
「不用擔心,一年級的功課很簡單,就算要我直接跳級到三年級也沒問題。」璃音戴著耳機聆聽歌曲,皺眉回想它的歌詞。
其實也不是她不想上課,只是……她實在沒有去學校的動力啊!
在學校裡,她平常待的地方只有三個──班級、學生會跟網球部。
學生會跟網球部這兩個地方會遇見手塚國光,她現在根本不想看到他,而待在班上則是會看見越前龍馬,看見龍馬小不點她就會想起他跟手塚的那場比試,雖然那件事情不是他的問題,但……
這小子之前在比賽場上也是死撐著要比賽,完全不顧眼睛上的傷口以及嘩啦啦流出的血,同樣也是混帳又任性的死小孩一枚!
現在再加上手塚國光的事件,新仇舊恨被一併勾了起來,要璃音怎麼能夠平心靜氣的面對他?
對、沒錯,璃音現在是在遷怒。
所有打網球又不懂得照顧身體的人,全都該下地獄去!
「璃音,妳……是不是在學校裡遇到什麼麻煩?」南宮曜關心的問。
「啊?」
「我的意思是,妳跟同學相處的還好嗎?」南宮曜隱晦地探問,目光朝她貼著藥布的手腕瞧去。
他還記得她的手腕之前腫了一大圈,調養了一段時間,才過不久,現在又貼上藥布,雖然璃音說那是她不小心撞到了桌子,而上一次是被網球打到,但……會有這麼湊巧嗎?
該不會是遇上了校園暴力事件,所以才不敢去學校吧?
「不是啦,你想到哪裡去了?」璃音終於明白對方的意思了,「同學們對我很好,我只是……覺得有點無聊。」她找了個理由,「一年級的功課很簡單,我覺得上課蠻無趣的,所以才……」
「璃音,妳這種心態不可以喔!」聽到璃音是這樣的想法,池上徹板起臉來,嘮嘮叨叨的訓了她一頓。
他這一念就足足唸了一個小時,直到璃音保證以後絕對不會再犯,他這才作罷。
「現在才十點多,妳現在回去換件衣服還來的及上下午的課,阿曜你載她回去。」池上徹將璃音的背包遞給她。
「欸?明天再去學校不行……呃、我現在就去!」在池上徹的瞪視下,璃音乖乖遵從。
送她回到住所前,南宮曜本想等她換好制服後再送她去學校,但因為臨時有合作商打了電話邀約,他只好作罷,臨走時,還特地對璃音叮囑幾句,這才開車離開。
「真是的……」直到南宮曜的車子遠去,璃音這才垮下臉來。
她現在真的不想見到手塚國光啊!
「對了,去找南次郎大叔吧!」她想到了另一個去處。
寺廟的大鐘塔前。
越前南次郎斜躺在大鐘下方,手上拿著一本泳裝寫真觀看著。
「呦!大叔,又在看寫真集啦?」璃音戲謔的笑聲傳來。
「呦~丫頭,今天怎麼有空來找我啊?不用上課嗎?」越前南次郎坐起身,同樣也是笑容燦爛。
「我蹺課了。」她聳肩回道。
「哎呀呀,妳打算走上不良少女之路了嗎?嘖嘖!這可是要不得的呀!與其當不良少女,不如當個泳裝少女,妳覺得如何?」
「切!才蹺掉幾堂課就是不良少女?我就不相信你沒有蹺課過!」璃音白了他一眼。
「當然沒有,大叔我可是品學兼優的好學生呢!」越前南次郎拍著胸口道。
「是嗎?張辰爺爺可不是這麼跟我說的喔~」璃音面露鄙視。
「咳咳!他跟妳聊了什麼?」
「也沒什麼,就只有提到某人喜歡追在女生後頭跑,還說你中學時曾經寫過情書……」
「咳、咳咳咳!今天天氣真好啊!」越前南次郎裝模作樣的仰望天空,「既然妳都來了,陪大叔我打幾場吧!」
「不打。」璃音臉色陰鬱的回絕,她現在沒那個心思打球。
「不要這麼小氣嘛!大叔現在很無聊吶~」
「不要,想打球就找你家那個臭屁小鬼去打!」
「說到這個,那個臭屁小鬼昨天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對,主動跑來找我打球。」越前南次郎瞇眼笑著,「他打出了一記很漂亮的回擊,從我手上得分,那小子還跟我說,『老爸,我要變得更加、更加、更加的強大』!」他學著龍馬的說話口氣,「看來送他去青學是對的吶!他終於開竅了。」南次郎滿意的點頭。
「……是嗎?」璃音的情緒轉為低落。
手塚,這就是你想要的?
「是啊,雖然不清楚是誰影響了他,但是那個人瞭解龍馬,並且給了他最需要的東西──他把龍馬心中的火焰點燃了吶!」越前南次郎相當開心的點頭。
「……我想,那個人應該也是一個任性的笨蛋吧!」璃音不以為然的回道。
「咦?丫頭,妳怎麼了?看起來好像不高興啊!」
「沒什麼,我只是覺得我跟網球星人有代溝。」璃音鬱悶的扁嘴。
「網球星人?哈哈,大叔我也是網球星人喔!」越前南次郎咧嘴大笑。
「……大叔,對你來說,網球是什麼?」問話時,她的臉上露出迷惘,「網球對你們來說,真的重要到……連身體也可以不顧嗎?」
「這個嘛~誰知道呢!」越前南次郎聳肩笑笑,「每個人的理由都不一樣,妳應該去問帶給妳困惑的人,而不是我。」
「我問了。」她低下頭,瀏海遮住了她的黑眸。
「喔?他回答什麼?」越前南次郎好奇了。
「……」沉默。
低沉的氣壓籠罩,天邊的太陽也被遮去了一些。
「說起來,明天不就是東京都大賽第一天嗎?」見璃音不想說,越前南次郎貼心的轉移話題,「妳這個青學經理不用待在學校督促那些正選嗎?」
「……我退出了。」
「啊?龍馬怎麼沒跟我說這件事?」越前南次郎訝異的問。
「……」
「嘖嘖!幹嘛老是垮著臉啊?一點都不像妳,大叔我還是比較喜歡整天傻笑的丫頭。」越前南次郎用力地揉了揉她的頭髮,讓她回神。
「走吧!陪大叔打球!心情不好的時候,狠狠地打幾場球,心情會很舒暢喔!走走走!」
不讓璃音拒絕,越前南次郎拉著她往球場走去。
聽從了越前南次郎的話,璃音這次跟他的對打,凝聚了全部心神,用盡全力,全心全意地投入,簡直到了忘我的境界。
「原來這才是妳的真本事啊?我先前真是小看妳這個丫頭了。」越前南次郎抹去額上的熱汗,滿意的點頭。
而他的對手璃音,現在則是癱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著氣,溼透了的瀏海貼在額前,看起來狼狽不已。
「嘖嘖!昨天被龍馬拿了一球,今天又被妳得了一局,你們還真是不懂得敬老尊賢啊!」他狀似委屈的道。
「你現在的稱呼是『大叔』,等你成了『爺爺』級的人物,我再來尊敬你。」璃音回他一記白眼。
「哈哈,現在心情好點沒?」
「嗯,像這樣不留餘地、用盡所有力氣的打球,真的很過癮!」她露出一個燦爛而明媚的笑容,盤據在心口的鬱悶,也好像隨著擊球動作被拍飛,瞬間煙消雲散了。
「看吧!大叔說的話沒錯吧!」南次郎得意的笑了。
「不過這種打法也好累,我動不了了。」她好想直接躺在地上。
「嘖嘖!看來妳還是差得遠了!」
「拜託!誰能跟你這個大BOSS比啊?」璃音暗暗嘀咕。
「老爸!你有沒有看到卡魯賓?」越前龍馬的叫聲自門口傳來。
「卡魯賓?沒有啊,牠怎麼了?」
卡魯賓是越前龍馬養的貓,外型長得很像浣熊。
「卡魯賓好像跟著我到學校去了,現在不見了!我回家裡看看。」
丟下這句話,越前龍馬隨即又騎著腳踏車離開。
「他幹嘛那麼慌張啊?不管是貓或者狗,牠們都會記得回家的路啊……」璃音一臉的不解。
「哈哈,那個笨蛋小鬼可是很疼那隻貓呢!」越前南次郎笑道。
「時間差不多了,我要回家了。」璃音從地上站起身,表情有些扭曲。
「怎麼了,丫頭?」
「剛才打得太激烈了,運動過度,現在全身肌肉酸痛……」她一臉痛苦的道。
「哈哈哈,小小年紀就這樣,妳這樣可不行喔!」越前南次郎取笑道:「瞧!大叔我一點事情都沒有呢!」他做出幾個健美動作,展示著身體。
「老人家,小心別扭到腰了。」璃音惡劣的諷刺道。
「才不──啊!」越前南次郎的動作僵了一下,「我、我的腰……」
「笨蛋大叔。」璃音無奈的扶額。
「嗚~璃音丫頭~」南次郎可憐兮兮的看著她,眼眶泛淚。
「真受不了你。」璃音再度翻了一記白眼。
忍著身體的酸疼,她自地上爬起身,緩步走到他身旁。
「忍著點,我扶你回去。」
當璃音將南次郎送回家中時,正好見到龍馬在家裡的各個角落找貓。
「大叔,你好好在家裡靜養,我先走了。」扶著南次郎趴下,並替他貼上藥膏後,璃音起身道別。
「丫頭,網球啊,就只是網球而已。」南次郎突然開口說道:「迷惘的時候打球、心情好的時候也打球,生氣的時候打球發洩、難過的時候也打球……對大叔來說,網球啊,就是這樣的一個存在。」
「……嗯。」璃音點了點頭。
儘管她聽得不是很明白,但她也知道對方話裡的關心與安撫。
「你好好休息吧!我明天再來看你。」
當她走到門口時,卻見到龍馬杵在大門前,擋住了出入的通道。
「你擋在這裡做什麼?」璃音困惑的走上前。
當她來到門邊時,這才發現桃城武、菊丸英二、大石秀一郎與手塚國光這幾個人正站在外頭,他們在部團休息室撿到了龍馬的貓,現在送來給他。
「璃音!妳怎麼會在越前家裡?」菊丸英二詫異的驚呼。
「路過。」璃音神色淡定的回答。
「那妳今天怎麼沒去學校?」菊丸英二又問。
「我迷路了。」
「迷路?」那是學校耶!
「我在人生的道路上迷路了。」璃音慢條斯理的回道。
「呃……」在人生的道路上迷路?
朝幾個人點頭道別後,她越過龍馬,穿過桃城武與菊丸英二,邁步朝外頭走去。
「璃、璃音等等。」在她經過身旁時,大石秀一郎緊張地叫住她。
「學長,再見。」她客氣的點頭,腳步並沒有停下。
「一起走。」手塚國光抓住了她的手腕,限制住她的行動。
「……」璃音皺眉,想要扯回手,對方卻抓得相當緊,讓她無從掙脫。
該死的手塚冰山,不要以為你用左手抓我,我就不敢甩開!璃音氣惱的瞪著他,卻不敢做出太大的動作,引起其他人注意。
「我們先走一步,明天別遲到了。」叮嚀過後,手塚國光拉著璃音離去,大石褓姆尾隨在後。
「欸,你們有沒有覺得……他們三個好像怪怪的?」菊丸英二納悶的問。
「是有一點奇怪。」桃城武認同的點頭。
「……哼。」越前龍馬抱著卡魯賓,面露不以為然。
被手塚拉著離開的璃音,一路上眉頭直皺,不斷設法抽回自己的手腕,但她的力氣根本比不過手塚。
「放手、放手,我說……我的手快被你掐斷了!」璃音生氣的叫著,只不過手上的掙扎力道與她的怒氣相反。
好吧!她的確不敢甩開手塚的手,這並不是因為她怕他,而是因為她不想害他那「脆弱」的左手又受傷了!
「手、手塚,有話好說,別、別動手啊,璃音的手腕被你抓得快瘀青了。」大石褓姆急忙上前打圓場。
手塚國光停下腳步,直勾勾的盯著璃音。
「明天早上九點半,東京都大賽會場集合。」他道。
「我已經退部了。」璃音別過頭去,不理他。
「妳沒有。」
「什麼沒有,我那天就已經跟你們說了!」
「我沒收到退部申請書。」手塚國光回道。
「退部申請書?那是什麼?」璃音以前沒參加過社團,不知道退出社團還需要遞出申請。
「那、那個,退部申請書就是……」大石秀一郎才想要解釋,手塚國光打斷了他的話。
「跟妳無關的東西。」他獨斷的回道。
「你!」璃音炸毛了,「你不要以為你是傷患我就不敢扁你!不過就是手臂受傷,囂張什麼啊?最多不過就是一隻手報廢,我之前還出過嚴重的車禍,死──差點死掉咧!」她硬生生改了口。
「車禍?璃音妳沒事吧?有留下什麼後遺症嗎?」大石秀一郎關心的追問。
「……沒什麼,都過去了。」面對對自己關懷備至的大石褓姆,璃音實在沒辦法惡聲相向。
「三百圈。」手塚國光說道。
「什麼?」璃音一時反應不過來,手塚冰山要罰她跑圈?
「我跑。」
「不需要。」理解他的意思後,璃音沒好氣的回嘴。
「四百。」手塚冰山加碼。
「我說過了,不需要。」
「五百。」
「你!」璃音氣惱的瞪著他,怒極反笑,「手塚學長需要罰跑圈嗎?你有錯嗎?」
「有。」手塚國光斷然回道。
「呃?」沒料到他會回以肯定,璃音張大嘴巴,一臉的驚愕。
這傢伙真的是手塚?不會是外星人假冒的吧?
「身為部長,在大賽前沒有調整好自己狀態,我有錯。」手塚國光語氣平靜的解釋。
「……還真是冠冕堂皇的理由。」璃音低聲嘀咕。
「既然手塚都自請懲罰了,璃音妳就、妳就接受吧……」大石褓姆開始動之以情,「沒見到妳出現在球場,總覺得怪怪的,而且明天就是東京都大賽了呢!妳不是說要陪著我們邁向全國第一嗎?」
「……」在大石秀一郎的柔聲勸說中,璃音終於動搖了。
「那五百圈,部長可以分期付款,一天二十圈。」
「啊。」冰山欣然允諾。
「要是下次又這樣……懲罰加倍!」璃音惡狠狠的威脅道。
「啊。」無條件答應。
分類:親子

輕小說作者。喜歡輕鬆、歡快的故事和天馬行空的幻想。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