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穿越到網王的世界34

隔天下午兩點半,待在唱片公司的璃音,接到了龍馬打來的電話。
「妳要是不過來,我就把妳的球拍丟掉!」越前龍馬的怒吼聲透過話筒傳來。
「我有事情要忙。」璃音將手機拿遠了一點,不讓對方的聲音摧殘她耳朵。
「我管妳那麼多!聽好了,張辰的店在運動街……」他說出了一串地址,「想要拿到妳的球拍,就馬上給我過來!」
在對方掛上電話後,璃音頭疼的揉揉額角。
「這小鬼的火氣怎麼這麼大啊?是誰招惹他了?」
後來璃音才知道,原來這一天櫻乃遲到了,讓越前龍馬在車站前枯等了半小時,而後又聽到璃音無視龍馬前一天的威脅,將網球拍交給櫻乃,請她代為拿去修理的事情,自然就炸毛了。
「怎麼?璃音跟朋友有約嗎?」池上徹笑問。
「沒有,只是請人幫我把網球拍拿去換線,然後另一個小鬼用我的球拍威脅我。」璃音放下手機,順帶活動了下肩膀。
今天一天,她「默寫」出三首歌的歌詞,進度很不錯。
「既然這樣,那就快去救回妳的球拍吧!」南宮曜將背包遞給她,「我正好要出門,順便送妳一程。」
「……一定要去嗎?我實在很不想理那個小鬼。」璃音扁嘴回道。
「放假時間跟朋友出去逛逛也好。」看著鼓著腮幫子的璃音,池上徹笑了,這樣的表情才像是她這年紀的孩子啊!
無可奈何之下,璃音也只好搭乘南宮曜的順風車,趕去張辰的店。
然而,當她抵達店門口時,越前龍馬跟櫻乃竟然還沒到!
「搞什麼啊?這兩個人竟然比我還慢?」下了車的璃音,不滿的站在店前嘀咕。
她的球拍在櫻乃手上,沒了球拍,她也沒辦法進入店裡請人換線。
約莫過了五分鐘後,龍馬跟櫻乃這才姍姍來遲。
越前龍馬依舊穿著平日穿的網球裝,而櫻乃則是穿了一件粉紅色洋裝,看得出來有精心打扮過。
而今天的璃音也是一身簡單的裝束,白色小泡袖上衣、黑色牛仔短褲,腳下是一雙低跟涼鞋。
「好慢,我還以為你們早就到這裡了。」璃音皺眉埋怨道。
「我、我遲到了,龍馬在車站前等了我半小時。」櫻乃紅著臉解釋。
「哼!」
「哼什麼哼啊?球拍還我!」璃音將被龍馬抓在手上的球袋搶了回來。
「這、這是妳的錢。」櫻乃將璃音的錢還給她。
「謝謝。」
「哼!」
「呃,這、這裡就是『張辰』嗎?」為了緩和氣氛,櫻乃連忙轉移話題。
老舊的綠色招牌上,寫著「張辰」兩個字,店門口作成左右拉開的和式門扉,現在店門正關著,也不曉得有沒有在營業。
「嗯,有什麼問題嗎?」越前龍馬反問。
「呃,跟我想像中的不太一樣。」櫻乃回道:「我第一次來這種修理球拍的店,我還以為它會更加乾淨一點。」
沒有回應櫻乃的話,越前龍馬直接將關著的大門拉開,逕自走進店裡。
璃音與櫻乃尾隨在龍馬之後進入。
這三人並不知道,在他們進入店裡以後,桃城武與龍套三人組出現在店門口。
「他們走進了一間髒兮兮的店耶!」
「龍馬不是在跟櫻乃約會嗎?為什麼璃音也出現在這裡?」
「唔,真是一個奇怪的約會。」桃城武納悶的道。
「他們到底要做什麼呢?」
「那個可疑的大叔呢?」桃城武問道。
他們剛才在跟蹤龍馬時,發現有一名戴著墨鏡、穿著和尚衣袍的奇怪大叔也在跟蹤龍馬,他們本來想盤問怪大叔的意圖,沒想到卻被對方給溜了。
無可奈何之下,跟蹤四人組最後決定繼續進行跟蹤,留守店外,等待龍馬他們出來。
而璃音等人進入店裡後,見到店的一邊擺著數款球拍與網球線,另一邊則是和式住宅的玄關,看上去就像是在自家隔出一個空間,兼著經營店舖的感覺。
「有人在嗎?」越前龍馬喊道。
應著這聲叫喚,蓄著白鬍子的光頭老人走了出來。
「歡迎光臨。」老人看著龍馬笑了,「這不是龍馬嗎?有一段時間沒有看到你了,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
「你不是修理球拍的嗎?」越前龍馬回道。
老人朗聲一笑,目光轉向璃音與櫻乃。
「真是可愛的兩位小姐啊!很高興認識妳們,我就是那個穿球拍線的人─天文辰五郎,妳們也可以叫我張辰。」他朝兩人眨眨眼。
「你好,我叫做安倍璃音,叫我璃音就可以了。」璃音回以甜美的笑。
「你、你好,請多多指教,我是龍崎。」櫻乃恭敬地向對方鞠躬行禮。
「龍崎?妳是阿堇的……」
「是的,我是她的孫女,櫻乃。」
一番寒暄過後,老人邀三人坐下休息。
「龍馬的父親跟堇以前經常過來這裡。」張辰面露懷念的道:「我不是在炫耀,但我真的為龍馬的網球球拍出了不少心力。」
「是嗎?」越前龍馬別過頭去,似乎有些不以為然。
張辰不以為意的笑笑,「兩位小姐,龍馬很強吧?」
「是的,他很厲害。」櫻乃恭敬地回道,而璃音則是聳了聳肩,沒有回應。
龍馬那小鬼有什麼厲害的?他可是她的手下敗將呢!
要不是看在對方跟龍馬認識,想要給他留點面子,璃音早就吐槽了。
「這位小姐好像不認同啊?」張辰注意到璃音的神情。
「沒有啊。」璃音純真的眨了眨眼,順手端起杯子喝茶。
見璃音不肯說,張辰也就繼續著他的話題。
「但是啊,在我看來,他只是在模仿『南南』而已,他還早得很呢!」
「噗──」璃音噴茶了。
南南?不會是她想的那個人吧?
「我跟那個老傢伙才不一樣!」越前龍馬生氣的反駁。
果然……璃音的嘴角微微抽搐,張辰所說的「南南」就是她的師父、龍馬的色鬼老爸─越前南次郎啊!
張辰嘿嘿的笑了幾聲,緩和著氣氛,「算了,我好像說得太多了。」
「比起這些,還是請你幫她們兩個修理網球拍吧!」越前龍馬提起主題。
「麻煩您了。」櫻乃將球拍遞給對方,璃音也跟著取出自己的球拍。
「讓我看看……」
張辰先拿出櫻乃的粉紅色球拍,仔細的看著球拍的情況,也只有在這個時候,老人和善的神情才轉為嚴肅。
「這位小姐花了很多時間在基礎訓練上,但是妳還是沒辦法用球拍的中心去擊球。」
「咦?你怎麼會知道的?」櫻乃詫異的反問。
「當妳可以用球拍的中心去打球時,只有球拍中心的線會鬆掉。我幫妳把線拉緊一點吧!」
「謝謝你!」
緊接著,張辰又取出了璃音的兩隻球拍,待他細細看過後,他神情古怪的望向璃音。
「這位小姐進行著很有趣的訓練啊……」他意味深長的笑著。
知道對方可能是在說她針對領域的訓練,璃音回以苦笑。
「與其說是訓練,還不如說是『折磨』。」她感嘆道。
想要將璃音領域練得完美,果然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妳在進行什麼訓練?」越前龍馬好奇的追問。
「不、告、訴、你!」璃音惡質的釣他胃口。
「哼!」
接下來,張辰取出了工具,從櫻乃的球拍開始修理,而璃音等人則是坐在一旁觀看電視,電視上正在播放著日本職業網球比賽。
「這是一場日本頂尖水準的較量。」電視機傳出播報員的聲音,「希望他們兩人在不久以後,可以在世界的網壇上亮相。」
「龍馬你可能不知道,但是……」一邊進行著穿線工作,張辰一邊說道:「其實南南那時候比那些人都強,力量、速度、反應和那種可以得到每個人愛戴的非凡氣質,那種能吸引觀眾注意的神奇球風,即使他突然引退了,成為職業選手以來的三十七場世界級公開賽全勝,一個能震驚世界的網壇的男人……」
當張辰緩緩訴說這段過往時,櫻乃只是面露困惑。
他在說的「南南」到底是誰啊?越前的父親嗎?
「兩位小姐,這可能要花費不少時間,你們要不要先出去逛逛再回來?」張辰建議道。
「走吧!」越前龍馬不想繼續待在這裡發呆,櫻乃也急忙跟著站起來。
「你們去吧!我想待在這裡。」璃音沒有動,視線仍緊盯著電視。
「哼!」
「龍馬,你的球拍也要換線嗎?」張辰問道。
「不用。」
「咦?那你為什麼帶球拍來?」櫻乃納悶的看著他。
沒有回答,越前龍馬轉身朝外頭走去,櫻乃連忙追了出去。
分類:運動

輕小說作者。喜歡輕鬆、歡快的故事和天馬行空的幻想。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