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穿越到網王的世界21

當不動峰的雙打逐漸失分時,頭上綁著頭巾的光頭男突然做了一個怪動作,那嚴肅的表情宛如在宣告著什麼。
「他想做什麼?」璃音好奇的瞪大眼。
沒有讓璃音等待太久,名為石田鐵的光頭男有了動作,他打出了一個叫做「波動球」的絕技。
那記波動球挾帶著強大的球勁,朝著不二周助衝去。
「不二!快閃開!」大石褓姆慌張的大喊。
「不要接!你的手腕承受不了這樣的力量!」
然而,不二周助卻沒有退意,他雙手握緊球拍,打算逞強接招。
就在波動球來到他的前方時,河村隆搶先不二周助一步,接住了這記重球,並且用力地將這顆球打了回去。
見到絕招被打回,石田鐵雙眸一閃,又擺出了打波動球的姿勢。
「石田,不要!你的手會廢掉!」橘桔平朝他大喊。
「我不在乎!」石田鐵吼了回去,球拍順勢揮出。
然而,那顆球卻穿破了他的球拍拍面,落在他們的場地上。
「真是太亂來了,差一點他就接到了。」橘桔平鬆了口氣的坐回位置上。
「還好球拍先壞了。」坐在旁邊的伊武深司同樣一臉慶幸。
「壞掉的不只球拍……」橘桔平意有所指的望向河村隆。
「河村!你這個熱血笨蛋!」璃音的怒吼聲傳來,在場的人之中,除了眼力好的幾人之外,沒人知道她為什麼生氣。
不二周助緩步走向河村隆,一把握住了他握拍的手腕。
「痛……」河村隆瞬間變了臉色。
「你是為了我才變成這樣。」不二周助失去了平日的笑容。
「……」河村隆別開臉去。
「裁判,這場比賽我們棄權。」不二周助轉頭對裁判說道。
當不二周助與河村隆走回休息區時,璃音已經拿著外傷用噴霧劑待命了。
「氣死我了,你們兩個能不能用點腦子啊?不能接的東西就不要接嘛!為什麼非要逞強?」她一邊往河村隆的手腕噴藥劑,一邊生氣的碎唸。
「變成殘廢很好嗎?就為了一場比賽,把手玩到廢掉,你們覺得值得嗎?你們有沒有想過以後?你們不是只打一場球,你們有很多很多比賽要打!你們、你們真是……」
罵了一串話後,璃音已經眼眶泛紅,就只是強忍著眼淚不讓它掉下來。
她最無法忍受的事情,就是看到重視的朋友受傷,而河村隆與不二周助剛才在場上的表現,恰好刺中了她的軟肋。
「對不起。」河村隆低頭道歉。
「乖,不哭、不哭。」不二周助輕拍她的頭安撫。
「我是被你們氣哭的!」璃音怒瞪他一眼,「回去之後,兩個人都罰跑五十圈!」
「呵呵,好。」
「你們幾個也一樣!」璃音惡狠狠的瞪向其他人,「等一下要是還有人給我受傷,回去之後全部罰跑!」
說實話,這番發言配上紅著眼睛、眼睫上還掛著淚珠的表情,看起來真像是可憐兮兮的小動物,沒什麼威脅性,但其他幾位正選還是聽話的點頭,畢竟,小動物被惹火了,也是會咬人的。
「最好還是去醫院檢查一下,可能有傷到骨頭。」乾貞治查看河村隆的手腕後,提出了建議。
「我陪他去。」璃音回道。
經理的工作之一,就是幫選手們打點各項瑣碎的事情,包括送傷患去醫院。
「你是在接球時被傷到的?」醫生握著河村隆的手腕,「球拍還被球穿破一個洞?你在胡說什麼啊?哈哈哈哈……」
看著哈哈大笑的醫生,河村隆與璃音額上冒出冷汗。
「那個……不好意思,這是真的。」河村隆試圖解釋。
「哈哈哈,怎麼可能呢!你別開玩笑了,哈哈哈哈……」
「……」璃音與河村隆無言了。
就在醫生替河村隆治療時,窗外的天色轉陰,烏雲籠罩,雷鳴聲隱隱傳來。
「比賽……不要緊吧?」
璃音擔心的望著窗外,不知為何,她心裡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當河村隆的手腕包紮好時,外頭已經開始下起雨來,而且雨勢還有增大的傾向。
「真糟糕,不曉得會不會停賽?」站在窗戶旁,河村隆不安的道。
「既然下雨了,那就不用急著趕回去,先去吃點東西吧!你應該餓了吧?」璃音轉身朝醫院裡附設的餐廳走去。
填飽肚子後,璃音又買了一些餅乾、點心,還繞到醫療用品店,採購了不少急救物品。
河村隆的手傷嚇到了她,也提醒了她,《網球王子》這部作品中,裡頭的主角群都是要網球不要身體的熱血蠢蛋!
當他們離開醫院時,雨勢已經逐漸趨緩,眼看就要停了。
花了一段時間,他們終於回到會場。
進入比賽場地時,璃音與河村隆不約而同往記分板望去。
雙打二,青學的黃金搭擋贏了。
單打三正在進行,青學派出的人是海堂薰,而不動峰則是神尾彰。
「我們回來了。」璃音向龍崎教練等人回報河村隆的傷勢。
沒有傷及骨頭,只是需要調養一段時間,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海堂他怎麼了?」看著場中渾身泥濘的他,璃音納悶的問。
她還是第一次見到他這麼狼狽的模樣。
「那個蠢蛋在鑽牛角尖。」龍崎教練不滿的說道。
「鑽牛角尖?」璃音放下背包,坐了下來。
只見場中央的海堂薰神情焦躁,一次又一次的打出界外球。
「他……在嘗試某種新招式嗎?」璃音看出了一些端倪。
海堂薰的每次界外都是自己造成,而他打出的球路……唔,很特別。
「迴旋蛇球。」手塚國光回答了她的疑惑。
「在比賽時鑽研新招式?」璃音終於理解龍崎教練那句話的意思了。
果然是在鑽牛角尖啊……她感嘆著。
因為海堂薰執著於迴旋蛇球,他又輸給了對方一局。
「這一點都不像海堂前輩呢!」越前龍馬評論道。
「不要再沉迷在這種蛇球了,要依照自己的打法去打啊,蠢蛋。」龍崎教練看著坐在場邊選手休息椅上的海堂薰,板著臉說道:「你真的弱到要用這種靠運氣打出的蛇球才能贏嗎?海堂啊,你究竟打的是什麼網球?」
「這種樣子……這種樣子不是我的風格!」聽到龍崎教練的話,海堂薰握緊了球拍。
比賽再度開始,海堂薰開始急起直追,比數從二比四變成四比五。
「40-30!」海堂薰又漏了一球。
「啊啊,到賽末點了!」堀尾聰史擔心的叫嚷:「上半局輸掉一個發球局是海堂學長的致命傷!」
「再丟一分,海堂學長就輸了!」水野勝雄跟著嚷嚷。
「海堂學長,加油啊!」加藤勝郎喊道。
幸好,海堂薰成功反擊,與對方平手。
接下來的幾次攻防,雙方都一直處於平手狀態。
「不動峰的人快要不行了。」璃音說道。
相較於不動峰選手氣喘吁吁的模樣,海堂薰卻是氣息平穩,看不出一絲疲憊。
「每天早上慢跑十公里,社團活動後慢跑十公里,晚上又慢跑十公里。」拿著筆記本,乾貞治緩緩說出海堂薰的鍛鍊狀況。
「折返跑三次,每次來回五十下,一百五十次伏地挺身……」
「這、這是他的訓練量?」大石秀一郎驚呼。
「正常訓練的三倍。」手塚國光唇角微微上揚。
「他果然很喜歡網球呢!」璃音感嘆著。
為了提昇網球實力,每天艱苦訓練,這種苦行僧似的鍛鍊,也只有海堂薰才能堅持的了。
最後,在海堂薰頑強的毅力堅持下,他贏了對方。
看著站在場中央,仰望天際的他,璃音深受感動。
即使渾身泥濘不堪,即使耗費了大量的體力、累得半死,海堂薰仍然沒有放棄,死命的咬牙堅持著。
儘管不善言詞,海堂薰還是將他熱愛網球的心意與熱情準確傳達了。
分類:運動

輕小說作者。喜歡輕鬆、歡快的故事和天馬行空的幻想。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