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穿越到網王的世界20

「你不是報社記者嗎?難道不能說得詳細一點?」一名正在講電話的中年男子從旁走過。
「咦?那不是井上前輩嗎?他也來看決賽啊?」記者芝沙織認出對方。
前輩?所以說這個人也是一名記者?璃音打量著那名叫做井上的人,看起來似乎比芝沙織可靠多了。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想知道發生在不動峰那次事件的具體細節,就是致使你離開學校的那件……咦?喂?喂喂?」
通話的對方掛了電話。
不動峰事件?本來是想來丟垃圾的璃音,因這句話楞了一下。
就在此時,璃音先前見過的那名髮夾少女走到井上身旁。
「叔叔,你是不是網球雜誌的記者?」少女笑問。
「是的,妳怎麼知道?」
「你剛才說你是網球月刊的井上。」髮夾少女笑著,「你在調查不動峰,是嗎?」
「妳知道什麼嗎?」井上有些激動。
「現在的不動峰,很強喔!」她笑容燦爛的道,順手搖了搖手上的蘋果汽水。「現在的不動峰就像這瓶蘋果汽水,從外表上看不出什麼,但是在內卻蘊含強大的力量,他們真的就是這麼強大喔!」
少女將蘋果汽水遞給井上,隨後轉身離開。
「等等,妳叫什麼名字?」
「杏,我叫做杏。」女孩說出自己的名字。
聽了這麼久,結果連一點有用的消息都沒有啊……
璃音無奈的撇嘴,從飲料販賣機裡買了幾瓶運動飲料後,她轉身走回比賽場地。
比賽場上,青學的第二雙打組合是不二周助與河村隆,不動峰則是石田鐵與櫻井雅也。
雙方你來我往的打得相當激烈,水準相當。
「30-15!」裁判說道。
「好強……」
「這麼強的隊伍竟然不是種子球隊?」龍套三人組詫異的道。
「極具威力的上旋球。」手塚國光評論著。
「這個隊伍很強啊。」龍崎教練讚嘆道。
坐在長椅上越前龍馬,因為前一場被禁賽,現在正躍躍欲試的等待上場。
看著眾人全神貫注、盯著球場情況的緊張模樣,璃音將飲料放在椅子上,隨後便安靜的坐在邊角處。
就在比賽進行當中,不動峰的隊長橘桔平突然站起身,往場外走去。
「他不是部長嗎?這時候應該要坐在椅子上好好觀看比賽吧?」菊丸英二納悶的道。
「啊,真是令人吃驚。」大石褓姆同感不解。
「這麼有自信,連比賽都不用看了?」乾貞治不以為然的道。
「你被無視了啊,手塚。」龍崎教練惡質的揶揄著。
「……」冰山的冷氣維持恆溫,沒有反應。
「40-15!」裁判喊話了。
不二與河村這對搭檔趨於劣勢。
挑了挑眉,璃音眼睛一轉,也跟著跑了出去。
「啊,璃音也跑了。」菊丸英二喊道。
「雖然璃音不用上場比賽,可是她是我們的經理啊,怎麼可以跑掉呢?不,璃音不是這種不負責任的人,或許是肚子痛吧?也可能是口渴了……」大石褓姆開始碎碎唸。
「看樣子璃音也覺得比賽很無趣呢,手塚?」龍崎教練繼續戳他。
「……」冰山冷氣增強。
璃音四下找尋了一會,這才在水池邊找到橘桔平,而他的身邊正坐著剛才的井上記者。
「……你因為毆打了你的導師,導致你去年不得不退出比賽,這就是我知道的大概狀況。」井上說道:「但這並不是我所關心的,我只對網球有興趣。有位小女生給了我這個。」他拿出杏給他的蘋果汽水,「她說,現在的不動峰就像這瓶汽水,從外表上看不出什麼,但內在卻蘊含強大的力量,我對於你們的力量來源很好奇,是因為去年的事件嗎?」
沉默了一會,橘桔平這才開口,「井上先生,你能保證不會將這件事情報導出去嗎?」
「可以。」
「我來當證人!」璃音從角落跑了出來。
「妳是?」坐在水池邊的兩人被她嚇了一大跳。
「喔,忘了自我介紹,我叫做安倍璃音,青學男網部的經理。」她燦爛的笑著,「抱歉,我並不是有意要聽你們的對話,我本來只是想找他打一場球。」她指著橘桔平。
「妳要找我打球?」橘桔平頗感意外的看著她。
「反正你閒著也是閒著,我剛好也沒事,所以……」她聳肩笑笑。「誰知道我才剛跑到這邊,卻聽到你們在談……嗯,好像是秘密的話題,沒辦法,既然我都聽到了,那就只能跑出來自首了。」她一臉的無辜。
「……」
兩人楞楞地看著她,一時之間還反應不過來,最後還是在璃音的催促下,橘桔平才開始講述半年前的那件事。
其實這件事情說穿了也沒什麼,就只是一名不負責任的教師,不斷打壓一年級新人的事件罷了。
明明跟一年級的新生約定了,只要他們能在球場上打贏學長,就能參加新人競賽,但當新生們遵守並且實現承諾後,教師又反悔了,還說出「你們一年級的新生就只配去撿球」這種狗屁發言。
這時,二年級的橘桔平正好加入網球部,跟這群對網球抱有熱情的一年級新生結為朋友。
然而,在那名教師的壓迫下,這些認真打球的新生只能在場邊撿球,沒辦法上場比賽,而那些二、三年級的學長根本就不在乎網球,每次的部團活動就只是聚在場邊嬉鬧聊天。
甚至,在得知深司等人跑去找教練這件事情時,那些學長們也開始欺負他們,假借要教導新生們規矩的名義,不斷刁難深司他們這幾個熱愛網球的新人。
橘桔平因為看不慣那些學長的作為,挺身而出,與他們對抗,甚至成立了新的網球部。
得知這些消息,擔任教練的那名導師出現了,他幫著那群學長欺負這些新生,明明是學長們出手揍人,他們為了能夠出場比賽,壓抑自己,沒有還手,但那位教師卻說是新生主動挑釁。
橘桔平終於忍耐不住,出手揍了導師,這件事情也因此上報……
後來,橘桔平等人又重新申請了網球部,並以全國大賽為目標,努力奮鬥著。
說完故事,橘桔平起身向兩人告別,朝比賽場地走去。
「真是熱血啊……」璃音嘆了一聲,也追了上去。
「欸,你真的不想打嗎?反正現在也還沒輪到你嘛!你是單打一,排在最後呢!」
「……」對方沒有回應。
「你該不會是認為,我的水準太差,不想跟我打?」璃音挑眉望著他,「我可是青學的陪練選手呦!不二他們老是追著我,要跟我比賽呢!」
「妳是陪練?」橘桔平詫異的看著她。
「不信就算了。」璃音也懶得解釋,她也只是閒著無聊,才會臨時冒出這個想法。
見到比賽場地就在眼前,璃音加快腳步進入會場,跑到原先的位置坐下。
「啊,璃音回來了,他們的部長也回來了。」大石望著不動峰的場地說道。
「嗯喵~璃音剛才跑去哪裡了?」菊丸英二撲到她身上。
「去聽故事。」璃音朝他眨眼笑笑。「不動峰是一個很棒的隊伍呢!」
「啊?」菊丸英二納悶的望著她。
「那傢伙是故意的。」越前龍馬突然說道。
「故意?」
「這是一種心理戰術。」乾貞治說道:「在重要的比賽中,部長突然離開,這會增加部員的壓力,激發他們的潛能。」
「唔?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他乾脆都不要回來就好啊,幹嘛還跑回來?」璃音不解。
「……」乾貞治無言了。
「笨蛋。」越前龍馬白了她一眼。
就在此時,場上的不二周助使出了他的絕招──飛燕還巢。
被他擊回對方場地的球,觸及地面後沒有彈起,而是貼著地面行走。
「這招式真的很麻煩吶……」璃音可以理解對方的頭疼處,當初她跟不二對打時,也為了這個絕招頭疼了很久。
還好,後來她還是順利破解了,不過不二周助也因此連盯了她好幾天。
分類:運動

輕小說作者。喜歡輕鬆、歡快的故事和天馬行空的幻想。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