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試閱」《黃泉之狩》II第五集 第二章 傭兵任務(2)

惡獸是一種群居的低階魔獸,外型像狗,分佈範圍甚廣,季薰等人很快就遇上了一批。
這種低等魔物根本用不著三人出手,旱魃一個人就綽綽有餘。
只見旱魃身形如影,如風一般在惡獸之間穿梭,凡是他掃蕩過的地方,絕無活口留存。
從遇上惡獸到牠們整批倒下的時間,花不到十分鐘。
「辛苦啦!」魈笑嘻嘻的走上前,取出一張比撲克牌還大上一倍,弄不清是什麼材質的任務牌。
將任務牌往惡獸的屍首上一碰,惡獸的屍體瞬間灰飛煙滅,而任務排上則是出現一個數字,代表著消失的惡獸。
「這種東西還真方便。」旱魃看著魈的舉動,頗感興趣的說道。
接任務之前,他原以為他們需要從惡獸身上取下部份殘塊回覆任務,後來櫃台處的辦事人員給他們任務牌,並告知任務牌的使用方法與用途時,他還有些無法置信,直到現在,他才真正信服。
「佐.司魂院也有類似的東西,抓鬼怪用的。」季薰回道。
佐.司魂院的任務,大部分都是追緝逃亡的亡魂,或是獵殺破壞秩序的鬼怪,他們有一種名為「拘緝令」的木牌,當他們抓到鬼怪時,將拘緝令往對方身上一拍,就可以將鬼怪收入拘緝令內。
「任何一種鬼怪都行?」旱魃微微瞇起雙眼,瞳孔發出隱晦的霞光。
「你別亂來。」看到他的表情,季薰微感不妙。
依照旱魃的性格,季薰猜想,他大概是想搶一塊拘緝令,至於到手後的用途,季薰大概能猜想到兩點。
一是用它來多抓一些獵物、將那些鬼怪作為備用糧食,二是他想親自測試,看看那塊拘緝令是否真的能困住所有妖怪。
「我只是好奇。」他眨著金色大眼,一臉的純真無辜貌。
「不准。」季薰直接否決了。不管他是有哪方面的好奇,她都不會讓他亂來。
不是怕他亂用拘緝令,而是擔心他在搶奪時惹出風波,要知道,他早在幾百年前闖鬼門時,就被閻王殿盯上了,據季薰瞭解,閻王殿對他的搜索告示還沒撤銷,佐.司魂院自然也有得到這份命令,旱魃要是出手搶拘捕令,那不是等於自己送上門去嗎?
季薰可沒有把握,在閻王殿與佐.司魂院的追捕下,她能護得了他。
「一共二十七隻。」惡獸全數消失後,魈朝他們晃了晃手上的任務牌,展示著上頭的數字。
「兩百七十魔幣,我們的勞動力還真廉價。」他自嘲的笑笑。
「積少成多。」季薰聳肩回道。
「等賺夠接任務的手續費後,我們換別的任務吧!」魈提議道。
像獵捕惡獸這種低等級的任務,接任務時不需要額外付手續費,但若是想接等級高一點、傭金多一點的任務,依照任務的難度與酬勞,接任務的傭兵需要預先支付一筆費用,這筆費用通常是酬勞的百分之二或千分之一。
這筆費用類似保證金,保證任務會如期完成,任務成功後,這筆錢會退回,要是任務失敗,這筆錢就沒了。
在旱魃高超的搜尋技巧下,進入獸狹山的第一天,季薰他們就獵殺了五百多隻惡獸。
原本他們的收穫可以更多,但因為獸狹山的異變,皇室發佈了大量的任務,導致獸狹山的外層區聚集了許多傭兵,儘管任務目標不一定相同,但還會有兩三團人搶同一批獵物的情況發生。
在不想引人注目的情況下,季薰他們刻意避開人潮多的區域,要是發現有其他人也在追同一批獵物,他們也會立刻轉移目標,然而,儘管這樣,還是有一些性格惡劣的團隊,刻意仗著人數眾多,中途攔截他們的獵物。
「滾,不然就殺了你們!」旱魃冷眼瞪著眼前的一群人,殺氣沸騰。
這已經是他們第三次碰到「搶劫」,前兩次在魈與季薰的攔阻下,旱魃忍了下來,但,事不過三,悶了一肚子氣的旱魃,在見到第一次出手搶劫他們的人,現在竟然再度出現了!
新仇加上舊恨,他說什麼也不想再忍耐了。
他可是旱魃大妖,從來只有他獵殺別人、搶奪別人的獵物,敢對他出手的人早就被他一口吃掉了,更何況這批人還是搶了他兩次!
身為大妖,他有他的尊嚴、有他的傲氣,眼前這群不長眼傢伙,他決不放過!
「你、你以為眼睛瞪得大,我們就會怕你嗎?」雖然被旱魃冰冷的殺氣嚇得膽顫,但一想到這三人先前的退讓,為首的一人又壯起膽子。
「要是你們識相,就快點走,不然……哼哼!」對方朝脖子比劃了一下,語氣充滿威脅。
「不過是卑微的螻蟻,還真當本妖怕了你們?」旱魃往前邁出一步,卻被季薰拉住了。
「怎麼?以為虛張聲勢我們就會怕了你?」見到季薰制止了旱魃,對方底氣更足了,「我數到三,要是你們再不走,就別怪我們不客氣!」
「喔?難不成你真想殺了我們?殺人可是犯法的。」魈笑臉盈盈的問,紅眸裡卻無絲毫笑意。
「犯法?哈!這裡可是獸狹山,死在這裡的傭兵不計其數,你們真以為會有人追查嗎?」
「原來如此,我瞭解了。」魈點點頭,對這種說詞頗為同意,「這麼說來,這裡還真是一個殺人搶劫的好地方。」
「知道就好,不想死的話,就快點離開!」對方趾高氣昂的催促。
「小弟,給他們一點教訓就好,別殺死了。」魈笑嘻嘻的說道,而季薰早在魈提問時,就已經鬆開拉住旱魃的手,並往後退了一步。
不再受到阻攔,旱魃墨綠色指甲瞬間尖長幾吋,凌厲的威壓鋪天蓋地的衝向對方。
在這強大的力量之下,幾個魔力較弱的人瞬間面無人色,雙腿發顫。
「怎、怎麼可能?」為首的那人因這股魔力波動震驚不已,這麼強大的力量別說是打傷他們,就算是滅了他們全團的人也是輕而易舉。
「別、別過來!」他慌張的退後幾步,發出近乎尖叫的叫聲,「我、我錯了,請、請不要殺我們!我這就離開、馬上離開!」
「遲了。」旱魃冷哼一聲,一個箭步衝上前,對方還沒來得及看清楚他的行動,就被他給打趴在地,吐了幾口血。
在第一人倒下後,其他人也成了旱魃的沙包,原本還算寧靜的地方頓時哀號聲此起彼落,試圖逃走的人沒走多遠就被旱魃拋回原地,一群人東倒西歪的疊成一團。
鼻青臉腫、犄角被折斷、鱗片、毛髮被扯下這些都算是小傷,還有人斷手斷腳、腹部被刺出一個血洞、筋骨被挑斷……幾乎讓人慘不忍睹。
「小弟,你很有刑求的天賦。」魈半帶感嘆的說道。
「旱魃,我說過不能殺人。」季薰陰沉著臉,開始煩惱該怎麼善後。
「他們沒死。」旱魃回道。
「你將他們打成這樣,你以為他們還活的成嗎?」季薰惱怒的瞪他一眼。
「死不了。」旱魃回的很篤定,「我沒有傷及要害。」
「真的?」季薰好奇的打量堆成一堆的人。
她只跟一位魔族交過手,依照那次的打鬥經驗,魔族的確是一個生命力頑強的種族,只是眼前這堆人跟那位魔族比起來,實力相差太多,她記得獠摩曾經跟她說過,魔族的恢復力跟魔力強弱有關。
「你們還好嗎?」季薰客氣的詢問。
「回話。」旱魃踢了地上的人一腳,語氣強勢的命令。
「沒、沒事。」對方氣息奄奄的抬起頭,一張臉被打的看不出原貌,「這、這只是小傷,治療一下,休養一段時間就好了。」
要換成人界的普通人,受了這麼重的傷幾乎都是當場喪命,也只有像他們這樣的魔族,才會說是小傷。
「既然沒事,那我們來算算帳吧!」魈一臉和善的看著他們,「先前被你們搶走一批獵物,又被你們出言污辱了兩次,加上剛才我家小弟動手的活動費,打架時還要小心力道,避開要害所花費的心思,以及我們三個被你們浪費掉的時間……加一加、算一算,我就收你們五萬魔幣吧!」
「五、五萬!」對方驚愕的叫了出來,「我們哪有那麼多錢!」
「你根本是在搶劫!」
他們要是有五萬魔幣,才不會來這裡獵惡獸!
「呵呵,你們以為我現在是在跟你們商量嗎?」魈依舊笑容燦爛,語氣卻帶上了威脅,「討價還價是建立在對等的基礎上,你們……有這個資格嗎?」
被魈釋放出的刺骨殺氣凍了一下,一群人立刻嚇得噤聲。
「要是換成其他人,這種藉口我還會相信,而你們……」魈冷冷的哼了一聲,「仗著人數眾多到處行搶打劫,這麼『優秀的賺錢手段』怎麼可能會沒錢?」
「我、我們也不是經常這麼做。」對方尷尬的解釋,「很多傭兵都跑來獸狹山,我們一直找不到獵物,所以才會……」
「你們搶了幾次?」季薰冷不防的提問。
「兩次。」
「三……」
「七……」
聽到不同的回答,魈臉上的笑容越發燦爛了。
「需不需要給你們幾分鐘討論,讓你們統一一下答案?」
「是七次。」為首的一人沮喪的回道。
「七次,收穫真是不錯。」季薰皮笑肉不笑的說道。
「……」一群人互望一眼,完全不敢說話。
「算了,看在你們還算合作的情況下,我吃一點虧。」魈收斂了冷意,淡淡地道:「只要將你們的任務牌跟身上的錢交出來,這件事就這麼算了。」
聽到這樣的要求,他們也不敢多做反駁,連忙將魈要的東西取出。
惡獸數量總計一千多隻,魔幣有五千多。
有了這些人的「贊助」,魈他們立刻下山,前往星風鎮的傭兵公會回覆任務,並且接了數個獵殺中層區魔獸的任務,甚至還有一個無序地帶的任務,在獸狹山的任務裡,這項任務被列為最高危險級。
在星風鎮稍作歇息、採購了足以在山上生活一個月的補給品後,三人再度回到獸狹山,只不過這一次他們沒有一同行動,而是分散開來,各自找尋各自的獵物。
分散行動這一點,是季薰提議的。
雖然三人一同行動可以免去大半的風險,然而,這種方式卻也大大減少了他們的收穫,要知道,他們三個不管是誰,都有獨立殲滅魔獸的力量。
就算面對數量上百的中級魔獸,他們也只需要動員兩人就能完全應付。
如此一來,這種結伴同行的方式,就顯得浪費時間與人力了。
為了在最短時間達到最大收益,季薰堅決要分散行動。
季薰的提議,魈沒有多做反對,但旱魃卻持反對意見,一臉堅決地不肯跟季薰分開,誓言保護她。
但在季薰以「這裡沒有魔獸能傷得了我」的說詞下,他也只能被迫同意了。
「好了,別這麼鬱悶,反正你們都能感應到我的位置,要是不放心,你可以選擇在我附近找獵物啊!」看著一臉鬱悶的旱魃,季薰好笑的安撫道。
魈與季薰之間有血契的聯繫,而重生後的旱魃與她之間,也莫名生出了一股奇特的感應力,不管季薰移動到哪裡,兩人都能探查到她的方位,相反地,季薰也同樣清楚他們的下落,有了這份聯繫,一些風險也就跟著大幅降低。
分類:親子

輕小說作者。喜歡輕鬆、歡快的故事和天馬行空的幻想。

評論
上一篇
  • 2月份買的書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