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試閱」《黃泉之狩》II第五集 第一章 邊境巡邏隊(1)

季薰等人在克朗家一住,就是十多天過去。
在這段期間裡,他們受到克朗一家以及村民們的熱情款待,甚少有外地人出現的牛特爾村,對季薰等人非常好奇,小孩子們成天圍繞在他們身邊打轉,大人們則是在農忙空閒時前來找他們攀談,憑藉著魈的交際手腕,他們三人在牛特爾村混得風生水起。
經過一段時日的相處,季薰等人發現這些村民就跟克朗一樣,憨厚而熱情,今天這家宴請他們晚餐、隔天另一家找他們烤肉,時不時還有人贈送自己種植的作物,或是在森林裡獵到的獵物,簡直就將他們當成自家人看待。
季薰他們甚至懷疑,要是他們開口說想要留下,這些村民說不定會笑嘻嘻的點頭答應,然後為他們建造定居的屋舍。
透過這些樸實、善良的村民,季薰等人也約略知曉魔界的情況,這裡的魔族跟人間所知道、理解的惡魔不同。
說簡單一些,魔族與惡魔是兩個不同的種族。
魔族人等級分明、守秩序,崇尚強大的力量,他們崇拜且敬畏強者,而強者也不會亂用力量欺壓弱小,整體說來,魔界是一個和樂而知足的地方……
當然,這一切都是這些老實村民們的認定,實際的情況還有待商榷。
而惡魔則是魔族的敵人,據說他們自「闇邪裂縫」滋生,所以又被稱為闇邪惡魔。闇邪惡魔的外形跟魔族差不多,但大多都是魔獸型態,無法化身成人,所有生物都被他們視為食物,不少魔族人命喪在這些闇邪惡魔口中。
由於牛特爾村附近就有一道闇邪裂縫,克朗他們口中的闇邪惡魔,季薰他們也遇見過幾次,要不是他們出現的及時,一些村民跟無辜的孩童就要成為惡魔腹中的糧食了。
「再過兩天,裂縫就不會再產出闇邪惡魔了。有了你們的幫忙,這趟任務變得輕鬆很多。」邊界巡邏隊隊長─阿木虜笑道。
「我們只是幫了一點小忙,算不上什麼。」魈不在意的笑道。
闇邪惡魔從裂縫中出現的時間有一定的規律,每到惡魔即將出現的時候,邊境巡邏隊就會來到裂縫附近守衛,一來是為了除去這些惡魔,二來是為了保護這些偏遠區域的百姓安危。
當季薰三人暫住在牛特爾村的時期,正好遇上了闇邪惡魔產出的時間,自然也碰上了邊境巡防隊。
一開始見到這群身著輕甲的軍人出現時,季薰他們其實想過要避開這些人,畢竟他們不是經由正統途徑進入,用人界的說法來說,他們算是「偷渡客」,這種身份一旦被識破,那肯定就是直接抓進監牢。
然而,正當他們找到機會準備偷溜時,才剛離開村子不久,他們就聽到孩子們的哭聲、求救聲。
發現情況不對,季薰等人立刻尋聲追去,這才發現孩子們被一群惡魔困住,還有一兩個孩子被惡魔抓在手裡,正要被吃掉。
一怒之下,三人清光了那群惡魔,將孩子們解救出來,而這一幕正好被隨後趕來的邊境巡邏隊看見。
對於他們的見義勇為,隊長阿木虜十分欣賞,當下就跟他們幾個結交,成了朋友。
後來聽到克朗等村民轉述,季薰三人是被人拐騙到這偏遠區域,因為身上毫無分文,無法回去主城時,隨即開口允諾,等這次惡魔產出的時間過去,他會帶他們一起回主城去。
對季薰他們來說,這無疑是一項最好的消息,自然便欣然允諾了。
待在村子裡的這段期間,他們不是不想早點離開,只是不管他們用什麼方式,全都無法聯繫上其他人,無可奈何之下,只好退而求其次,先想辦法離開這個村子,前往主城,再從那邊想辦法離開。
經由阿木虜口中,他們得知主城那裡有前往人界的通道,只要有通行證,每個人都能夠使用,他自己也去過幾趟人界旅行,對於人界的食物至今還是念念不忘。
「你們的身手這麼好,要不要去參加皇家戰士的考試?」阿木虜問道。
「皇家戰士?」魈等人互望一眼。
「是啊,通過測試之後,就可以成為戰士,一開始是士兵階級,要是表現良好就可以往上升官。」阿木虜爽朗的笑道:「憑你們三個的身手,要通過考試絕對沒有問題!」
「這個……再看看吧!目前我們只想到主城參觀。」魈沒有一口回絕,只是給了模糊的答覆。
「不用擔心,就算不是純粹的魔族人,一樣可以應試。」阿木虜上下打量了他們幾眼,「你們應該是從人界來的吧?」
來歷突然被人揭穿,季薰三人楞了一下,而後很快的恢復神色。
「阿木虜大哥,你怎麼會突然這麼說?」魈沒有予以否認。
雖然他還沒辦法百分之百摸清楚阿木虜的為人,但從他說話的口氣與神色看來,似乎也不在意他們的來歷與身份,既然沒有立即的危機,魈自然也就沒有太大的動作。
「破綻太多了。」阿木虜得意的挑眉,「那套說詞用來騙騙這些單純的村民還可以,要是到了主城,就連三歲小娃也能拆穿你們。」
阿木虜可是巡邏隊隊長,見多識廣,當他初次見到季薰等人時,立刻就發現他們不是純粹的魔族人,儘管魈他們已經很注意言談措辭,但還是被他察覺到不少漏動與異常。
身為邊境巡防隊隊長,他自然對他們有所警惕,但在深入接觸後,發現季薰等人並沒有懷有不當心思,對待村民們的態度也十分真誠,自然也就鬆下了那份警戒。
「我還以為我掩飾的很完美。」魈尷尬的撓撓臉。
跟L組織交手了這麼久,他還以為他胡扯瞎說的功力已經爐火純青了,沒想到竟然連魔族小孩也拐騙不了,這還真是很沒面子。
「咳!其實也不是那麼糟糕啦!」見到魈一臉受到打擊的模樣,阿木虜好心的安慰,「你們最大的破綻是魔力波動。每一個魔族分支都有他特殊的魔力調性,你們身上的魔力波動很明顯跟我知道的種族不同。」
探查魔力波動的能力幾乎每個魔族人都有,修煉的程度越高,探查能力越強,阿木虜早在遇見季薰等人的時候,就對他們進行過一番探查,這也才確定他們的身份。
「這樣看來,我們去主城似乎有點凶多吉少?」魈一臉無奈的苦笑。
「魈,你這就說錯了。」季薰朝他搖搖手指,「阿木虜大哥既然說要帶我們進城,他肯定有辦法幫我們,對吧,大哥?」她朝阿木虜眨眨眼,笑得狡詐。
「這有什麼好幫的?不過就是混血種,又不是什麼大事,像你們這種身份的人多的很!」阿木虜不以為然的回道。
混血?季薰等人互望一眼,心照不宣的沉默了。
也難怪阿木虜會有這種誤解,季薰他們三個也真的不太算是人類。
一個是妖丹被毀、而後又被莫名改造過的旱魃,一個是簽訂式神契約重生、體內還藏有另一股詭異力量的季薰,另一個則是被L組織當成實驗品,從小被追捕到大,還被各式各樣藥物與實驗改造的魈……
在七除八扣、加加減減之下,就連他們自己也不清楚自己體內還有多少屬於「人」的特質,更何況是不知道他們底細的阿木虜?
「像我們這樣的人真的很多?」魈確認性的再次追問。
「其實也不算很多。」阿木虜摸著下巴,一臉認真地打量他們好幾回。「雖然說有些混血種會發生魔力變異的情況,不過像你們力量這麼強、這麼複雜的混血還真是少見,就算跟純血魔族相比,你們也絲毫不遜色,嘖嘖!真是羨慕你們的父母,竟然能生出這麼好的體質。」
阿木虜的前一句讓季薰他們有些不安,但後續的說詞卻讓他們哭笑不得。
「不是我要說,你們的家長也真的太不負責了。」不等季薰他們回話,阿木虜接著數落道:「既然讓你們回來魔界,怎麼不跟你們說一下這裡的情況?還讓你們被人拐來這荒郊野外,真是有夠蠢!」
「呃,也不是他們不想說,只是他們去世的早,很多事情來不及告訴我們。」魈從善如流的接口,開始假造起身世來。
他說,他們三人的母親是魔族,愛上了人族的父親,生下了他們三人,魈是大哥、季薰排行老二、旱魃最小。
母親很少跟他們提起魔界的事情,他們只知道母親在魔界沒有其他家人,其餘的就不清楚了,不過他們的母親也說過,等他們成年後,她會帶他們回到魔界,只是還沒等到他們成年,他們的父親去世了,而母親因為傷心過度,健康狀況每況愈下,沒幾年也跟著走了。
母親去世之前,曾經握著魈的手說,他們兄妹體內畢竟有一半魔族的血源,要是有機會,要他們兄妹幾個回一趟魔界,去看看他們另一個故鄉……
整篇故事說下來,倒也可圈可點、找不到什麼破綻,阿木虜自然也就信以為真。
「……為了回到魔界,你們肯定很辛苦吧?」阿木虜感嘆的道:「我那個最小的兒子不過比你年長幾歲,但那傢伙就只會給我惹事……」
魔族的年紀比人類還要多個幾倍,平常人可以活個兩三百年,而有經過修煉的戰士則可以活的更久。
當魈他們跟阿木虜混熟後,在一次交談中,無意間得知阿木虜竟然已經七十多歲,而且育有三子一女,年紀最小的小兒子還比魈年長三歲,這可讓季薰他們大吃一驚,畢竟阿木虜的外表看起來不過三十出頭。
順帶一提,魈當初自報的年紀是二十六歲,這數字讓季薰翻了好幾回白眼。
外表看起來,魈的確差不多是這樣的歲數,但他的靈魂年齡可遠遠不只吶!
「要是想在這裡定居,最快的方法就是去參加皇家考試,通過之後就可以取得牌卡,喔,牌卡就是你們人間說的身份證。」阿木虜拿起桌上的酒杯一口喝盡。「雖然魔界不限制外人參觀,不過主城可不比其他地方,那裡是國家重地,很多地方要是沒有牌卡是沒辦法通行的。」
直到這時,季薰他們才知道,阿木虜這是在為他們往後的生活著想,雖然話說的雲淡風輕,就像平時的閒聊,但話裡的關心、為他們諸多設想的心意他們還是感受到了。
三人神情複雜的互望一眼,一時無話。
「喔,對了,你們到了城裡有地方住嗎?沒有的話就住我那裡吧!」
聽到有人願意供自己吃住,三人當然是點頭答應了。
幾個人在牛特爾村又留了幾天,在阿木虜確定不會再有惡魔從裂縫中產出後,一行人分成兩批,一批乘坐飛行坐騎,直接往主城飛去,另一批則是前往附近城鎮,向走獸商人租用他們的飛行坐騎回城。
這一來一繞,自然就多拖延了幾天時間。
身為隊長,阿木虜自然要先行回城回報任務,而季薰等人則是在另外兩名隊員的陪伴下,成了第二批回城的人員。
皇家主城的正規名稱叫做「塔斯歐帕多奈拉」,是以最初的開國君主的名字命名,當地百姓習慣簡稱主城為「塔斯帕」。
在阿木虜抵達塔斯帕城的四天後,季薰他們也終於抵達了主城的外圍。
皇家律法明文規定,除了皇家的飛行坐騎以外,私人坐騎一律不准直接飛進塔斯帕城,只能停在距離主城一公里外的臨停站點。
下了坐騎,季薰等人改乘馬車進城。
一般百姓入城是需要收取入城費的,只不過季薰他們有巡邏隊隊員陪伴,這費用自然也就省去了。
在臨時站與主城之間往返的馬車,是由皇室設置的,免費運送,但也僅僅送到城門口,一入了城,幾個人就必須下車步行。
「這裡還真熱鬧。」季薰好奇的四下張望。
要不是經過身邊的人大多不成人樣,三頭六臂、尖嘴猴腮,犄角或尾巴一條一隻、兩雙、三對的冒出,她絕對會產生一種走在台北的西門町或東區街上的錯覺。
「那當然,這裡可是皇家主城!全國最繁華的地方!」巡邏隊隊員之一,東卡司一臉得意的抬高下巴。
「其實塔斯帕最繁華的地方是在中城區。」巡邏隊隊員之二,魚浬接著道:「這邊是下城區,就只是人多、東西便宜,真想要好好逛逛,我比較建議去中城區,那裡的商品貴是貴了一點,不過品質倒是不錯……」
一分錢一分貨,這個道理不只是人界適用,就連魔界也奉行著這條準則。
早在來這裡的路上,季薰他們就已經將主城的情況摸清楚了。
塔斯帕城分為上、中、下三個城區,下城區是外地人以及較貧窮的百姓居住的地方,上城區則是貴族、大臣以及富商的居住地,中城區則是介於兩者之間。
要換成社會地位與收入水準來比喻的話,下城區百姓大概就是勞工、農民這樣的階級,中城區差不多是上班族這類,上城區自然就是名門之類的上流人士了。
對於這種分級制度,季薰他們沒有任何感想。
人界的制度在表面上雖然是人人平等,可在現實層面上,這樣的分級可是相當明顯。
「隊長他家住在中城區。」東卡司走在前頭領路,笑嘻嘻的說道:「等一下到了那裡,看到一堆穿制服、輕甲的戰士別太過訝異,皇家派給我們的宿舍就在中城區,其他人就算搬出宿舍,買了房子,也都是選在宿舍附近。」
他們這些人就等於是公務員,剛任職的新人會被安排住進皇家配給的宿舍,等到有了幾年年資、存了一筆錢之後,就可以申請購買屋舍,而也因為公務員的這層身份,他們買的樓房都可以有好的折扣。
如此一來,這些公務員自然不會想買下城區的房子,上城區的買不起,但,中城區的房價他們倒是還能負擔,頂多再跟一些朋友借點錢,補上不足的部份。
經過幾天的奔波,季薰等人也沒有停下腳步、參觀店舖的想法,反正他們肯定要在這裡待上一段時日,往後有的是時間到處參觀。
東卡司與魚浬看出他們的想法,便也加快行走得速度,帶著他們在巷子裡東轉西繞的走捷徑。
儘管如此,他們還是花了半個多小時才通過下城區,進入了中城區。
跟下城區比起來,這裡的屋舍明顯漂亮、堅固許多,商店的數量也比下城區多出不少,當然,商品的價格也是往上抬了許多。
看起來造型差不多的茶杯,在下城區只要十五魔幣,而中城區則要三十五魔幣。
根據魚浬他們的說法,這是因為兩者的工藝、材質不同,就跟便宜沒好貨的道理一樣。
下城區的茶杯經不起劇烈的碰撞,用上一兩個月就缺角了,而中城區的茶杯較耐摔,足夠用上一年半載。
「前面那間有藍色圍籬的房子就是隊長他家了。」東卡司指著街角的一棟兩層樓式的房屋說道。
這一區的房子看起來大同小異,兩層樓式的建築風格,屋前有一個小花園,最外圍圍著一圈木造籬笆,圍牆的顏色各家都不一樣,紅橙黃綠藍靛紫、黑白灰,粉色、淺色或深色……任何想得到的顏色都有,似乎這是各家各戶私下商定,用來區別彼此屋宅的方式。 
分類:心靈

輕小說作者。喜歡輕鬆、歡快的故事和天馬行空的幻想。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黃泉之狩》II 第五集,台中GJ場首賣,網路書店的預購網頁已經出現囉!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