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風色試閱」第一章 偶兵(2)

在巨石守衛緊迫逼人的危機解除後,眾人這才有餘裕打量聖殿內的佈置。
牆面以浮雕手法刻著各種圖樣,罕見的動物、飛鳥、植物、奇異的花紋等等,上方位置內嵌菱形的發光石,如同火炬般照亮著各處。
「你們看!柱子裡面有鑲寶石!」阿奇爾雙眼發亮的繞著圓柱打轉,臉幾乎要整個貼上去。
「嘖嘖!這些都是質量非常好的紅寶石跟藍寶石呢!」蓋特威以指尖輕敲寶石,笑嘻嘻地讚嘆道。
「發財了、發財了!」瓦爾特的眼睛已經冒出金幣符號。「這下老子可以將颶風號來個大修改,將那些舊零件全部換掉,船身重新烤漆、換上新的纜繩、鏈條!」
見到寶石的瞬間,他已經規劃好該怎麼使用這筆錢了。
「粗略估計,這些寶石的單顆市價大約在二十五萬到四十萬左右。」達倫在腦中迅速進行計算,「如果能保持寶石的完整性,將它們全部挖出來,絕對足夠支付颶風號的改造費。」
他緩步繞著柱子行走,腦中不斷盤算,該從哪個角度下手挖掘,才能不破壞這些寶石。
「這邊還有綠寶石跟黃寶石!」安卓指著柱子的下方位置尖叫,「天啊!建造這個聖殿的人未免也太奢侈了吧?」
「不、不、不,妳誤會了,這不是奢侈。」日傑夫笑著解釋,「那個時代的交易方式是採用『以物易物』,沒有金錢、珠寶這些東西,在他們看來,這不過就是一些顏色漂亮的石頭罷了。」
跟其他人不同,日傑夫的紅眸清澈、神情平淡,沒有因這些寶石的價值而激動。
「如果毀了這兩根柱子,聖殿應該不至於坍方吧?」蓋特威上上下下地打量著建築物結構。
「也許會、也許不會。」日傑夫兩手一攤,給了個模糊的回答:「這畢竟是很古老的建築物,表面上看起來很牢固,但,歷經這麼長久的歲月,說不定它的內壁早就被掏空了。」
「呿!說了等於沒說。」阿奇爾不以為然的撇他一眼。
「咦?我不是已經說得很清楚了嗎?」日傑夫一臉的無辜,「要是現在毀了這兩根石柱,或許我們會被活埋……當然,也有可能不會,一切都只是我的猜測。」他呵呵地笑著。
「先進去,回程再來挖寶石。」瓦爾特當機立斷,直接往內部走去。
緊接著,他們來到一處像是大廳的地方。
大廳中央飄著一顆巨大的多角水晶,水晶發出溫暖的澄橘色彩光,兩道淺藍色扁形環狀體,呈交叉狀地繞著水晶旋轉。
抬頭仰望,映入眾人眼簾的不是天花板,而是呈現漩渦狀的銀河夜空。
「好美……」安卓讚嘆的說道。
「美?不過就是星空而已。」阿奇爾頗不以為然。
長年在飛空船上生活,他看到的星空遠比眼前這片小銀河遼闊。
「這裡是聖殿的前廳。」日傑夫解說的聲音傳來,「每年的祭祀日,這個民族的皇室會領著族人來這裡舉行祭祀儀式。」
「你怎麼知道?」安卓困惑的反問。
「石碑上面寫的。」他指著立在角落的一塊灰色石碑。
「繼續走吧!」阿奇爾對前廳裡的東西不感興趣。
與前廳相連接的,是一條寬敞的通道。
通道兩旁立著龍捲風造型的奇怪雕像,高度約莫一公尺,數量一共六個。
「這是風精靈,這個遠古民族的信仰之一。」日傑夫充當起解說員的工作,向眾人介紹道。
這裡的牆面雕刻與前面不同,大多是一些風與雲朵的圖樣,與風精靈的雕像互相呼應。
「啪!剝、剝、剝、剝……」
在他們來到通道的中央處時,風精靈雕像突然傳出碎裂聲,裂縫射出耀眼的藍色閃光。
這異像讓眾人紛紛停下腳步,面朝風精靈警戒著。
藍光閃爍幾次後,雕像突然爆裂開來,原地出現六隻與雕像模樣相同的風精靈。
「咦?怎麼石像變成風精靈了?」安卓詫異的驚呼。
「碰、碰、碰!」瓦爾特迅速朝它們開了幾槍,然而,打出去的子彈卻直接穿透過風精靈,打在另一頭的牆面上。
阿奇爾試圖揮刀砍擊,但,前一刻他才將風精靈劈成兩半,下一秒它就還原如初。
與前者相同,達倫的電極、蓋特威的鋼繩也同樣對風精靈無效。
「現在該怎麼辦?」安卓緊張的握住槍,不安的發問。
「不知道。」阿奇爾也毫無頭緒。
他們還是第一次遇見傳說中的風精靈,根本不曉得該怎麼應付。
原本平靜無風的通道,在風精靈出現後刮起了一陣又一陣的涼風,風流忽上忽下、忽左忽右地亂吹,沒有規律的定向。
承受阿奇爾等人的攻擊後,風精靈朝他們施放半月形的風刃回擊。
「危險!」阿奇爾護在安卓身前,橫刀一攔,銳利的風刃被盡數擋下。
風精靈緩緩地逼近眾人,在攻擊無效的情況下,他們只能不斷後退。
最後,六隻風精靈繞成一個圓圈,將所有人包圍在通道中央。
「該死!」阿奇爾挫敗的咒罵。
跟這種沒有實體的敵人交手,所有攻擊全都無法發揮作用。
「日傑夫,你有沒有解決的辦法?」安卓問著現場唯一的一位魔法師。
「這個嘛~~其實我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東西。」他眨了眨紅眸,聳肩回道:「這些風精靈跟一般常見的風元素不同,算是這裡的特殊產物。」
言下之意,他也沒有合適的方法能夠應付。
「你是說……這些風精靈跟前面的石像一樣,都是被製作出來的?」阿奇爾從日傑夫的話聯想到另一點。
「所以說,它們身上也有能量晶石。」達倫會意的接口。
「是的。」日傑夫點頭。
「嘖!這可真是不好找。」阿奇爾瞇起眼睛,專注地找尋。
眼前的風精靈呈現乳白色的旋風狀,實在很難從中找出同樣色系的晶石。
「我看到了。」蓋特威第一個發現能量晶石的位置。
他將手上的溜溜球一甩,黑鋼繩在風精靈身上轉了幾圈,回手一扯,鋼繩的圈圈穿透過風精靈的表體,在它的內部迅速收緊。
「啪!」一聲碎裂聲響傳出,那隻風精靈瞬間消散。
指尖一勾,溜溜球順著力道飛回,黑色鋼繩上纏著一顆已經裂開的能量晶石。
「這樣你也能找到位置?你的眼力真好。」安卓詫異的讚許道。
「承蒙誇獎。」蓋特威抬了抬帽子,以示回禮,「我是瓦爾特空賊團的專屬駕駛員,視力好是必要條件。」他的嘴角上揚幾度,勾起一抹自豪的笑靨。
「嘿!我也發現了!」阿奇爾興奮的高喊一聲,手裡的大刀快速砍出,同樣解決了一隻風精靈。
掌握到訣竅後,剩下的風精靈很快就被毀滅。
「咦?這些上面的圖案跟之前的好像不一樣。」看著風精靈的能量晶石,安卓意外發現了這一點。
「是嗎?」阿奇爾拿出他先前收起的晶石比對。
除了描繪的圖案不同之外,兩者的顏色也不一樣。
石像守衛的能量晶石是土黃色花紋,而風精靈則是黑色花紋。
一一拾起能量晶石,安卓將它們收入胸前的藍色空間飾品中。
繼續往前前進,眾人繞過一個轉角,解決了幾隻巡邏中的風精靈,走下幾個階梯後,他們見到一處寬敞的庭院。
這個庭院的地勢比其他地方都要來的低,面積比前廳還要大上一倍,庭院四周圍繞著階梯,從上方往下俯視,這個區域的建築是呈現「回」字型的架構設計。
在庭院的最深處,有一個方形水池,水池約莫是可以停靠一艘飛空船的大小。
一顆巨大的藍色菱形水晶立於水池中心,被幾道水柱托起,漂浮在半空,距離水池底部大約有一公尺左右。
五隻淡藍色的水精靈,沿著水池來回活動。
水精靈的模樣跟風精靈有些類似,只是下身是像魚尾般,在身軀的三分之一處收起,而後在底部散開,宛如魚尾裙裝一般。
兩、三顆拳頭大的水球,在呈現波浪狀的下擺處,上上下下地繞圈滾動。
察覺到阿奇爾等人,水精靈冷不防地朝他們丟出水球。
「啪!」
第一顆水球砸在阿奇爾腳下的階梯旁,看似殺傷力不大的水球,竟然發出一聲極大的響聲,聽起來力道十足。
「啊啊!痛痛痛痛……」阿奇爾抱著腳直跳。
距離最靠近的他,僅僅只是被迸裂開的水花擊中,那力道卻像是有人在他腿部踢了一腳。
「哎呀、哎呀,看起來很痛呢!」站在阿奇爾身旁的日傑夫,早在水球拋來之前,就已經替自己加上一層防護屏障。
「廢話!不信你被打打看!」阿奇爾惱怒的朝他大吼。
「別吵了,它們過來了。」安卓朝水精靈們開了幾槍,試圖遏止它們。
乘水滑行的水精靈們,在水面上劃出一道道波紋,激出滾滾白色浪花。
見狀,阿奇爾等人連忙後退,拉開對峙距離。
而水精靈們似乎受到水域的限制,移動的動作在水池邊緣停止了。
「它們似乎沒辦法離開水域。」達倫猜測道。
「這樣的話,我們可以走上面繞過去。」阿奇爾指著圍繞水池建立的回形階梯。
然而,水精靈下一刻的行動,打散了阿奇爾的盤算。
一顆又一顆的水球砸向阿奇爾等人,將他們轟得慘叫連連、四處逃竄。
迫不得已,他們只好退回走廊,藏在門邊。
「嘖!這些精靈真麻煩。」瓦爾特藉由門牆作為掩護,朝庭院的水精靈進行射擊。
「這種距離我們沒辦法戰鬥,只能靠你們了,加油!」阿奇爾拍拍安卓的肩膀,很乾脆地讓出門邊的位置。
水精靈的身體呈現半透明狀,置於體內的能量晶石十分明顯,在安卓與瓦爾特精湛的槍法之下,水精靈們很快就被一一擊毀。
正當所有人都以為警報已經解除時,水池中央處的菱形水晶突然發出藍光。
一道道藍色光束投射到池水上,在光芒的照耀下,新一批水精靈再度成型。
兩位槍手對視一眼,很快又投入新一輪的射擊。
然而,當他們再次將水精靈擊殺完畢時,同樣的事情再度發生了。
「搞什麼鬼!這樣根本就殺不完!」阿奇爾惱怒的咒罵。
「看來要先解決那顆大晶石。」達倫開始思考著計策。
瓦爾特調轉槍口,朝大晶石「碰碰碰」地連開數槍。
「不行。」他無奈地搖頭,子彈根本無法對菱形晶石造成任何損傷。
「火力不夠嗎?」蓋特威從口袋中掏出黏土炸彈。
瞄準了菱形水晶的位置,他振臂一揮,用力拋出。
「啪搭!」黏土炸彈順利地黏附在菱形晶石上頭。
「三、二、一!」
在蓋特威倒數完畢後,炸彈引爆,發出轟然巨響。
池水的水花被炸得有一層樓高,繞在水池邊活動的水精靈遭受波及,倒了幾隻。
「哇喔~~這炸彈的威力真強。」日傑夫嘖嘖誇讚道。
「竟然完全沒有損壞?」阿奇爾驚訝的瞪大眼,面前的水晶依舊完好無缺,連一點裂縫都沒有。
「麻煩啊,真是一個大麻煩……」蓋特威摸著下巴苦思。
「魔法師先生有解決辦法嗎?」達倫問著站在一旁看戲的日傑夫。
「這個嘛~~」日傑夫的視線飄向了阿奇爾。
「是達倫問你問題,你看我做什麼?」阿奇爾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剛才你們進行攻擊時,我察覺到那顆大水晶產生了能量波動,我猜,那應該是一種自我保護的機制。」日傑夫緩緩道出他的想法,「光憑你們目前的手段,是無法破壞它的,不過……」
「不過什麼?」見他說話只說一半,安卓心急的追問。
「如果用阿奇爾手上的那把大刀,或許會有七成的勝算。」
「用我的刀?」阿奇爾困惑的看著自己的武器。
「是的。」日傑夫篤定的點頭,「最初見到你的時候,我就注意到這把刀了,它真是一件十分罕見的武器呢!」
「唔?罕見?」安卓好奇的探頭打量。「除了造型特別之外,它還有什麼奇特的地方嗎?」
「材質,它的材質很特殊。」日傑夫探手上前,纖細修長的指尖在刀身輕輕滑過,「雖然不清楚它是用什麼材料製成,但是我可以感覺到,這把刀隱隱發散出一股能量波動。」
「咦?真的嗎?」安卓對這把武器更好奇了。
「以前我們也遇過幾位魔法師,他們可不覺得這把刀有什麼稀奇。」雖然對日傑夫的說詞感到高興,但阿奇爾還是心存疑慮。
「呵呵呵,那只能說他們的程度還不夠。」日傑夫揚笑回道,語氣中明顯透出對自己的自豪,「這股魔力很隱晦,除非是魔力高強的魔法師,要不然絕對探測不到。」
「……你這是在拐著彎誇讚自己?」阿奇爾鄙視的回嘴。
「哎呀呀,你怎麼會這麼想呢?」日傑夫扶了扶寬大的巫師帽帽簷,露出得意的微笑,「這種事情怎麼需要我自己開口?只要眼睛功能正常,都可以看出我是一個十、分、特、別的魔法師呀~~」
「……」阿奇爾無言了,他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厚臉皮的傢伙。
「咳!魔法師先生,你還沒講到重點。」達倫示意日傑夫繼續進行解說,不要浪費時間在廢話上。
「重點就是……根據我這段時間的觀察,這把刀應該是魔法武器,而阿奇爾拿著它,真是暴殄天物。」日傑夫一臉惋惜的搖頭,巫師帽尖頂上的圓球隨之晃動,「要不是它已經認定阿奇爾是它的主人,我還真想將它奪過來。唔……要是我殺了阿奇爾,不曉得這把刀會不會承認我是它的主人呢?」微偏著頭,他神情認真的思考著。
「……這種事情不應該在當事者面前說吧?」安卓額冒黑線的看著他。
「啊啦?我的話讓你們緊張了嗎?」日傑夫眨著紅眸,神情純真的笑了,「不要在意、不要在意,我現在還沒有殺人搶劫的想法,請各位不用擔心。」
現在還沒有?這句話的隱含意思是……以後很有可能會這麼做嗎?眾人不約而同有了這樣的猜想。
分類:心靈

輕小說作者。喜歡輕鬆、歡快的故事和天馬行空的幻想。

評論
上一篇
  • 風色幻想XX~晴空的約定出版資訊更新(10/8)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