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風色試閱」第一章 偶兵(1)

「碰!碰!碰!碰……」
巨石像沉重的步伐,讓地面一次又一次的震盪,聖殿裡長年累積的沙塵,被震得紛紛落下。
霎時間,塵土飛揚、沙煙瀰漫,彷彿一層灰白色薄紗鋪蓋而下,遮住眾人的眼簾。
「咳、咳咳咳!哈啾、哈啾……」一邊逃亡、阿奇爾一邊灰頭土臉的咳著,連帶還打了幾個噴嚏。
「該死的混蛋魔法師,竟然拿我當誘餌!」揉揉鼻子,他恨恨的咒罵一聲。
要不是他的反應夠快,落地後立刻往聖殿內部衝,他恐怕早就被石像守衛打死了!
那石像的拳頭可是比他的頭還大,別說是正面被擊中了,就算是擦著身體打過,也絕對會讓他斷了好幾根骨頭!
才這麼想著,石像的拳頭隨即再度揮來。
「哇啊!」感受到衝擊而來的氣壓,阿奇爾連忙頭一低、偏過身子跳開。
「碰磅!」
石像的拳頭落在聖殿的牆面上,再度激起了一陣灰塵,卡在牆面雕刻縫隙裡的細沙,此時就像小瀑布般「沙沙沙」地流淌而下。
「咳咳咳……」阿奇爾捂著口鼻,又是一陣咳嗽。
「臭小子,夠了,別再跑了!」後頭傳來瓦爾特的叫喚,「在這裡解決掉它們!」
「臭老頭,我等你這句話等很久了!」
阿奇爾迅速轉身,抽起背上的大刀,恰好迎上石像守衛揮來的拳頭。
「鏘!」
大刀穩穩地擋住了揮落的石拳,但在石像巨人強大的勁道下,阿奇爾還是硬生生往後滑行了幾步。
同一時間,另一名巨石守衛也高舉手臂,準備給阿奇爾一記重拳。
糟糕!阿奇爾暗叫不妙。
長刀還在跟另一隻石像守衛的拳頭抗衡,他根本沒辦法退避。
黑影籠罩視線,碩大的拳頭即將落下。
「該死!」
暗咒一聲,他使勁地將刀往旁一揮,身子朝反方向跳開,順利逃脫被牽制的窘境。
在地上滾了幾圈後,他敏捷的起身,警戒地握刀等著下一波攻擊。
然而,在他做完這一系列動作後,那兩隻石像守衛卻奇異地毫無動靜。
阿奇爾定眼一瞧,這才發現那兩隻石像守衛被制住了。
奇怪的綠色藤蔓自地板縫隙鑽出,纏繞住它們腰部以下的軀幹。
才剛結束咒語詠唱的日傑夫,身邊還殘留著魔法的波動。
除此之外,原先握拳要揍阿奇爾的石像巨人,高舉的手臂被兩條黑色鋼繩纏住,完全動彈不得。
鋼繩的末端連著兩顆特製溜溜球,那是蓋特威的專屬武器。
「哎哎,這傢伙的力氣還真大,我的手都要被它扯斷了。」嘴上雖是這麼埋怨,蓋特威卻還是帶著一貫的淺笑。
不管石像守衛怎麼掙扎、拉扯,他依舊牢牢壓制住對方的行動,力量大的驚人。
「碰碰碰……」舉著長槍,瓦爾特朝兩隻石像守衛連連射擊。
站在他身旁的安卓,也拿出短槍,不停的朝石像怪開槍。
霎時間,空曠的聖殿內只聽見接連不斷的槍聲與回音。
子彈在石像守衛身上留下幾個凹洞,打落一些石塊,讓它們的軀體表面不再那麼平整。
但,也僅僅只是這樣。
槍擊並沒有對它們造成太大的傷害,也沒有讓它們停止掙扎動作。
很快的,被藤蔓纏住的石像守衛脫困了。
在蓋特威準備將溜溜球抽回時,一直沒有出手的達倫終於有了動作。
抓在他手裡的大扳手凝聚出強烈電光,閃爍的藍色光芒如同火炬般明亮。
達倫如同牛仔揮動套繩一樣的轉著扳手,匯集在扳手頂端的電流隨著他的動作,形成一條電光長鞭。
手一揮,他朝被蓋特威綁住的石像怪一鞭子打去,電光長鞭在空中劃出一道藍色拋物線,挾帶著「滋滋」作響的聲音,直擊巨像守衛。
「碰、轟──」
電流一接觸到黑鋼繩,立刻引發一聲爆炸巨響。
比炸彈還要強大的威力,把石像巨人炸去了一隻手臂與三分之一的身體,碎裂的手臂與身體軀塊砸落地面,發出一連串撞擊重響。
「要是你再慢一點,我就綁不住它了。」蓋特威頗有微詞的埋怨,但從他那慵懶的語氣聽來,實在聽不出來他有多少不滿。
爆炸時,被蓋特威一扯而回的溜溜球,此時正握在他的掌心裡。
捲著黑鋼繩的夾層中,淺白色煙霧泛出,淡淡的煙硝味隨著煙霧在空氣中擴散。
「唔,我猜……鋼繩上應該沾有炸藥粉末,然後你們再利用雷電引發爆炸,對吧?你們這個構想真是有趣。」日傑夫欣賞而好奇地看著兩人的武器。
「就理論上,這個計畫是可行的,但是實際上卻有很大的危險跟難度,兩位是怎麼辦到的呢?」
「那是秘、密呦~~」蓋特威朝他眨眨眼睛,食指抵在唇上作封口狀。
「兩位,現在不是聊天的時候吧?」安卓不滿的抗議。「再不解決這兩隻守衛,我們就要被打成肉餅了!」
為了阻止兩隻巨石像的靠近,她跟瓦爾特已經用完了兩盒子彈。
受到攻擊,被炸去一邊身子的巨石像,邁著粗壯的雙腿,逐漸逼近他們,而另一隻身體完好的石像守衛,則是被阿奇爾攔住。
為了解決這兩隻難纏的石像守衛,他們決定採用各個擊破的手段。
眾人齊力對付殘缺的石像守衛,而阿奇爾則是負責將另一隻引開。
在火力全開的猛烈轟炸下,石像守衛的左腳被打殘了,身體各部位也千瘡百孔,然而這種程度還是沒有辦法讓它停止活動。
「真是令人頭痛啊……」達倫苦惱的皺眉。
「臭小子,你那邊可要好好撐住啊!」發現石像巨人這麼棘手,瓦爾特不免擔憂起自家兒子來。
「阿奇爾,加油!別被你的石頭朋友給壓倒了喔!」蓋特威將略為歪斜的灰色帽子調正,半開玩笑的喊道。
「壓個頭!」阿奇爾怒瞪對方一眼。
就在他分心之際,石像守衛一記重拳橫掃而過,阿奇爾連忙彎身避開。
「好險,頭差點被打爆。」阿奇爾心驚的拍拍胸口。
那記拳頭擊中牆面,打壞了聖殿石牆上的雕花,破裂的碎石雕花掉了一地。
雖然石像守衛的動作不算敏捷,但它的力量可是極為驚人,揮來的拳頭挾帶著風壓,阿奇爾在被拳風震退的同時,肌膚也被刮得發疼。
「該死的大石頭,不給點反擊,你還真的以為我怕了你?」雙手握刀,阿奇爾擺出作戰姿勢。
像是在回應他的話,石像守衛雙手握拳,一左一右地朝他砸下。
沉喝一聲,阿奇爾連擋幾記攻擊,而後縱身一跳,避開一記下垂拳。
「碰!」拳頭將地面擊出一個凹洞,地磚因此碎裂。
趁著石像守衛還未收拳的時機,阿奇爾跳上它的拳頭,沿著手臂往上直衝。
對準巨石像的頭部,他連連揮刀砍擊。
刀刃與石頭的高速摩擦,激綻出不少火花。
石像守衛握拳反擊,只是它的動作比不上阿奇爾靈敏,揮出的拳頭非但沒有傷到阿奇爾半分,反而打中了自己。
「嘿嘿,反應遲鈍的笨蛋!」阿奇爾在它的肩上跳來跳去,挑釁的嘲笑,「打不到、你就是打不到~~」
察覺拳頭攻擊無效,石像守衛乾脆用力搖晃身體,將阿奇爾給甩飛。
在空中俐落的一個空翻,阿奇爾穩穩地落地。
「嘖!這顆大石頭還真硬!竟然砍不倒。」阿奇爾皺了皺眉。
他每一次的揮砍,都能在石像身上刻劃下刀痕,只是這些刀痕全是傷在表面,根本造不成什麼大傷害。
「難道要整個炸碎,它才會停止攻擊?」一邊閃躲石像巨人的拳頭,他一邊困惑的猜想。
要是真的要做到那種地步,那可真是讓人傷腦筋了。
「喂!你們還要多久?」一把抹去額上的汗水,阿奇爾頭也不回的問著。
「依照目前的進度,大約需要三十七分鐘才能完全摧毀。」達倫根據目前眾人的破壞進展,精準的估算道。
「三十七分?」阿奇爾無法置信的提高音量,「這段時間我都可以帶它繞這裡跑一圈了!」
「那你就帶它跑一圈吧!」安卓隨口敷衍,手上快速裝填子彈,而後舉槍朝石像守衛進行新一輪的射擊。
「不不不~~千萬別亂來。」日傑夫並不贊同這項提議,「這聖殿裡可是危機重重,你千萬別亂跑,要是不小心觸發機關陷阱,你大概、可能、恐怕會死、在、這、裡呦~~」
說到最後幾個字,他的聲音一字一轉音,語調緩慢,如同在吟詠咒語,又彷彿在朗誦詩詞。
「你給我閉嘴!」聽到他用奇怪的腔調說話,阿奇爾不由得起了雞皮疙瘩。
一個沒留神,閃避石像守衛攻擊的他,腳下被碎落的石塊絆倒。
身體一晃,他直接仰摔在地。
「痛死了……」他的手臂被地面的碎石割傷,殷紅的鮮血順著手臂淌落。
沒給阿奇爾多餘的休息時間,追著他跑的石像守衛高高提起腳,對著他踩下。
見狀,他連忙往旁一滾,避開了那隻腳。
「碰!」踩空了的石像守衛,這一腳直接落在地面上,連帶引發一陣不小的地震。
「好險有躲開,不然我就直接變成肉餅了。」他慶幸的呼出一口氣。
正當石像守衛還想追擊時,地面竄出無數條粗大藤蔓,將它的雙腿緊緊纏住。
「還好還來得及,你沒事吧?」日傑夫笑嘻嘻的問道。
「謝了。」阿奇爾爬起身,隨手拍去身上的灰塵。
「呵呵,藤蔓大概只能纏住它一分鐘,你最好退遠一點。」日傑夫好心的提醒。
一聽到還要繼續跟石像守衛玩「你追我跑」的遊戲,阿奇爾的臉又垮了下來。
「不能一直放藤蔓纏著它嗎?」他問。
「可以呀!只是這樣我會很累,不想這麼做呢~~」日傑夫漫不經心的回道,他摘下戴著的綠色尖頂魔法帽,拍去上頭沾染的沙塵。
「你這個……」沒料到會是這樣的答案,阿奇爾真是恨不得痛揍對方一頓。
「年輕人要多運動。」日傑夫眨了眨緋紅色雙眸,「再說,你不是跟它玩得很愉快嗎?看起來很高興呢!」
「誰跟它在玩啊!我是在戰鬥、戰鬥!」阿奇爾咬牙切齒的反駁。
就在他瞪向日傑夫的時候,眼角餘光意外捕捉到一個閃光體。
安卓等人正在圍攻的石像守衛,後頸處有一個閃閃發亮的東西。
咦?,那個發光體是什麼?瞇起雙眼,他想看個仔細,但,就在此時,被藤蔓困住的石像守衛掙脫了。
於是,新一輪的「你追我跑遊戲」再度開始。
那個該不會是……腦中的靈光一閃而過,阿奇爾有了一種臆測。
沒有多做猶豫,他當下隨即轉過身,快步朝那隻殘缺的石像守衛跑去。
「阿奇爾,你跑過來做什麼?」安卓第一個察覺到他的舉動。
「魔法師,擋住我後面這隻!」阿奇爾朝日傑夫放聲喊道。
「哎呀呀,要我幫忙也該給我一些準備時間啊……」嘴上不滿的埋怨,但日傑夫施法的動作可不慢。
戴著白手套的雙手快速結印,手套上的星形印記發出點點彩光。
「錮!」隨著這句短咒,粗壯的綠色藤蔓破土鑽出,將追逐阿奇爾的石像守衛牢牢纏住。
後方的威脅一除,阿奇爾迅速逼近殘缺的石像守衛背後。
藉著跑步的衝勢,他踩著石像守衛的身軀向上攀爬,而後縱身一跳,躍升至比石像守衛還要高的半空。
發出一聲沉喝,他雙手握刀,刀尖對準石像的後頸發光處猛力一刺。
「鏘!」清脆的響音在聖殿裡頭迴響。
下一秒,原本還在揮拳跺腳的石像守衛,動作突兀地僵住,宛如缺少潤滑油的機械,它的身軀吃力地移動幾下……
「磅!」石像的頭部突然掉落,砸到地面後裂成數塊。
緊接著是另一隻完整的手臂掉落,然後是胸部、腰部、臀……
伴隨著一聲又一聲的落地悶響,由大大小小岩石組成的石像守衛,脆弱的崩毀瓦解了。
「果然!」臆測得到證實,阿奇爾轉身跑向被藤蔓束縛的石像巨人。
避開掃來的拳頭,阿奇爾迅速繞過它的身側,朝著它的後頸又是一刀刺去。
進行完這一連串動作,阿奇爾鬆了口氣跌坐在地,汗水順著他的髮梢滴落,在地面印出幾滴深色水印。
「為什麼它們突然瓦解了?」安卓困惑的發問,她跟其他人完全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
「我想……應該是這個。」日傑夫彎下身,從碎石堆裡撿出一顆已經碎裂的白色晶石。
「這個遠古民族據說擁有一種製作『偶兵』的手法,這些偶兵以各種材質製成,而驅使它們行動的東西,就是這個。」他晃了晃手裡的白色晶石。「古書上稱這個東西為『能量晶石』,據說是將某種晶石再經過獨特的加工手法所製成。」
能量晶石約莫一顆雞蛋的大小,通體螢白,湊近細瞧,還可以發現上面以極細的線條,描繪著土黃色的奇特花紋。
「只可惜書上並沒有記載它的材質、製作方式以及構成原理……」
介紹完畢,他順手將能量晶石遞給一旁的安卓。
「這個很漂亮呢!」安卓愛不釋手的把玩。
女生對於閃閃發亮、裝飾漂亮的東西總是特別喜愛。
阿奇爾從身旁的碎石推裡翻找出另一顆能量晶石,翻來轉去的打量。
「那個找我們出任務的雇主會想收藏這種東西嗎?」
他想到的就只是這東西能不能變成錢,思考方向十分實際。
「有七成的機率,雇主會額外出錢購買。」達倫計算著往後的交易。
「很好。」阿奇爾咧嘴一笑,隨手將東西收進口袋,迅速從地上起身。
「繼續前進吧!」領著眾人,他首先邁步往聖殿內部走去。 
分類:心靈

輕小說作者。喜歡輕鬆、歡快的故事和天馬行空的幻想。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