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第九章 終結 (2)

「這邊、這邊,這個要吊在這裡。」
「那個挪開一點,對,就是那樣。花放到這邊來,飲料擺那邊。」
「喂,你幹嘛在她身上灑一堆花。」
「將她扮成睡美人啊。」
「拜託!現在是在進行過年佈置,你以為是COSPLAY喔!」
為什麼……會這麼吵?緩緩睜開眼睛,眼前白花花一片,用力的眨眨眼,花了好一會時間,季薰這才恢復視覺。
天花板掛著一盞極其華麗的水晶燈,風格不太搭調的大紅布幔裝飾在牆邊,食物與花卉的香氣在鼻尖飄送。
我……死了嗎?這裡是靈魂死後的世界?她狐疑的想。
「咦?」一張臉突然放大在她眼前。
這是誰啊?季薰愣愣的看著對方,由於距離過於接近,她能見到的只有對方的眉眼。
「她、她她她、她醒了!」對方興奮的爆出吼叫,同時緊緊抱住了她。
好像是正義的聲音?難道說我沒死?季薰嘗試挪動手腳,卻覺得沉重無比。
「真的嗎?季薰醒了?」
「真的醒了?」
一瞬間,一大群人聚集在她身旁。
尚漓、夏契爾、湘玉、尚恩……原來我在咖啡館?季薰這才理解,為什麼她會覺得那盞水晶燈很眼熟了。
「薰!太好了,妳終於醒了!」擠開正義,尚漓哭著抱緊她。
「我……沒死?」她發出乾澀的嗓音詢問。
「對啊!妳被救活了!」尚漓點頭如搗蒜的道。
「為什麼?」她不解。魈的刀明明砍下了啊。
「魈殺了妳之後,那個討厭的天使突然出現,」尚漓向她說明著,「我們以為他要來找碴,結果他在你身上倒了解藥,還幫妳治療。」
「伊格爾?」
「對,就是他。」
「為什麼?」季薰的疑問更大了。他不是想至她於死地嗎?
「我們也有問他這句話,他說那是烤肉的回禮。」說到這裡,尚漓同樣滿臉困惑,「薰,妳有請他吃烤肉嗎?」
「沒。」她搖頭皺眉,隨後又想起了他們唯一的一次用餐。
「命子……」她若有所思的低下頭。
難道命子早就知道了?所以她才故意這樣安排?
「對了,影子大叔要妳保重身體。」尚漓轉達著他的話。
「對喔,大叔、大叔他呢?」季薰想要找尋他的蹤影。
「確定妳沒事之後,大叔就離開了。」尚漓回道。
「這樣啊……」季薰心底湧現失落。
那麼久不見,她還以為在他見到她受傷時,會留在她身邊守護。
「季薰姐姐!」小彌與景泱衝到她身邊。
「妳終於醒了!太好了。」景泱激動的叫著。
「姐姐……」才開口叫喚,小彌的眼淚就像斷了線的珍珠,不斷掉落。
「好了,沒事了。」季薰抬手擦去她的淚水。
「笨蛋小季,妳還真是會挑時間。」魈出現在她眼前,如同平常般的損道:「竟然選在除夕當天醒來,我可沒有準備妳的紅包。」
「你真是最沒良心、最刻薄的老闆。」季薰笑著回嘴,「就算不給紅包,至少給一下年終獎金吧。」
「切!只會給我找麻煩,還敢跟我要年終獎金?」魈狀似輕蔑的冷哼一聲。
「既然她已經醒了,那我們也該走了。」夏契爾催促著。
「組長,拜託、拜託!」尚漓雙手合十的要求。「今天是除夕夜,我們就放假一天吧。」
「是代理組長。」夏契爾再一次糾正。「你這幾天放的假還不夠多嗎?」
「你們不會這一天還要工作吧?」旁人詫異的發問。
「因為死神殿那邊沒有在過這種中國年。」嘟著嘴,尚漓的表情滿是委屈,「農曆年是團圓圍爐的大日子,難得薰醒來,我們又那麼久沒見面,結果今天竟然還要工作。」
「組長,不要這麼不近人情啦。」
「組長,入境要隨俗,過年期間當然也要放假。」旁人紛紛替尚漓求情。
「是代理……」夏契爾額冒黑線。
為什麼這些人總愛省略前面兩個字?他極為不解。
「夏契爾,你就順從民意吧。」魈拍拍他的肩膀,笑道:「要不然尚漓又要跟之前一樣,哭的唏哩嘩啦,還將你的衣服當成手帕擦。」
「那、那是因為薰被你殺了啊!」尚漓尷尬的解釋,「誰像你啊,殺了人連一滴眼淚都沒掉,冷血!」
「喂,我現在是在為你求情,你卻反過來酸我?」魈滿臉無奈的搖頭,「算了、算了,你還是去工作吧!少在這邊礙眼。」
「我、我不要!我要跟薰在一起吃團圓飯!」尚漓緊抓著季薰的手,不肯放開。
「……知道了,今天放假一天。」見他泫然欲泣的模樣,夏契爾只好妥協。
讓這麼一個愛哭鬼加入DA,到底是不是正確的決定?他開始思考這個問題。
「太棒了!」尚漓開心的抱住他。「夏契爾是大好人!最棒、最棒的組長!」
「明天記得準時上班。」淡漠的推開他,夏契爾準備離開。
「你要去哪裡?」抓住他的衣角,尚漓困惑的問:「不是說好要留下來過年了嗎?」
「我?」
「對啊。」尚漓一臉認真的點頭。「今天是除夕,你剛才不是答應要一起團圓?」
「啊?」夏契爾以為,那是尚漓自己想留下來,不包括他。
「我可以當證人。」季薰附和道:「你有答應了,我有聽到。」
「沒錯、沒錯。」
「我們也都有聽到。」
「在場的人都是證人!」
「那是……」夏契爾還想解釋,卻被正義打斷了話。
「各位,在你們繼續聊天之前,要不要先讓季薰換個位置啊?」他面露尷尬的苦笑,「畢竟大過年的,還是不要躺這種……感覺會觸霉頭。」
「躺這種?」無法動彈的季薰,只能不解的望著他們。
也就在眾人將她扶起,移到附近的沙發坐下後,她才發現自己之前被安置在一個水晶棺內,裡頭還鋪滿了鮮花。
「你們……難道以為我醒不過來了?」季薰滿臉黑線的問。
「不、不是啦!」尚漓尷尬的搖手,「是水色說,這個東西買了都沒用過,剛好有這個機會,所以……」
「這樣有什麼不好?」話題中的主角現身,「這個可是我花了幾百萬買下的珍品,裡面還鋪了高級絲絨,一般人想躺都沒機會。」介紹產品時,水色面露驕傲神色。
話不是這麼說吧?季薰頭疼的扶額。
「佈置都完成了嗎?」獠摩沉聲詢問。
「差不多了,現在就等大廚上菜。」湘玉回道。
「客人呢?」
「命子她還在店裡忙,晚點才會過來。」朱姐現身門口,身後尾隨著婉清。
「小薰,我聽說妳的事情了,還好嗎?有沒有哪裡不舒服?」婉清擔憂的上前詢問。
「還好。」季薰回以微笑。「大概是躺太久了,身體活動上有點困難。」
「就算獲得解藥與治療,妳的靈體遭到重創,還是需要時間調養。」朱姐拿出一個白繭遞給她,「這是療養用的補藥,每日早上服用一顆。」
「謝謝。」
「嘖嘖!竟然還有補藥可以吃。」魈羨慕的說道:「我也是渾身是傷,怎麼就沒人送我補藥呢?」
「你又沒有傷的比我重。」季薰回給他一記白眼,「我還被你拿刀砍耶!」
「是是是,我是殺人兇手,我是壞人。」魈沒好氣的搖頭,「真是的,也不想想是誰在那邊哭著要我殺了她?」
「不管怎麼說,你都算是加害者。」朱姐完全站在季薰這一方。
「哎哎,看來這個年頭不能當好人,當好人的都很慘。」魈感嘆的搖頭,「不是被污陷,就是被威脅,我還真是可憐啊,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
「對,都是你的錯。」季薰得寸進尺的說道:「所以你要包紅包給我。」
「不好意思,大叔我很窮,沒有紅包。」魈嘻皮笑臉的道:「不過我可以為妳獻唱一首歌,當作賠罪。」
轉過身,魈走向擺在一旁牆角,咖啡館營業用的白色鋼琴前。
翻開琴蓋,魈在黑白鍵上彈奏了起來,用低沉的嗓音唱出一首老歌。
No more champagne 香檳已經見底
And the fireworks are through 煙火已經消逝
Here we are, me and you 只剩下我倆,我和你
Feeling lost and feeling blue 感到失落與憂傷
「啊!這首歌我聽過,是ABBA合唱團的『Happy new year』。」婉清訝異的輕呼。
「嗯,好像過年時經常會撥這首歌。」季薰也對這首歌曲有印象。
雖然是一首過年的節慶歌曲,但是相較於其他純粹描述過年時的狂歡歌謠,這首歌曲其實有些沉重,它描寫著現實中,在一夜狂歡後,接下來要面對的明天,帶著淡淡的感傷意味。
Happy new year happy new year 新年快樂,新年快樂
May we all have our hopes, our will to try 願我們都擁有希望與意志去努力
If we don't we might as well lay down and die 如果不能,我們不如坐以待斃
You and I 你我皆然 
聽著歌曲,季薰突然有點明白魈選這首的用意。
他們捲入這些紛爭,往後一定會遇見更加艱辛的難關,若沒有堅定的意志與對未來抱持希望,最後只會陷入茫然與困惑,卻不曉得自己已經迷失吧……
※  ※  ※  ※
居酒屋內。
「……其實妳早就知道了,對吧?」坐在包廂內,伊格爾直視著命子。
「知道什麼?」命子為他在杯裡倒了酒。
「一切。」
面對這樣的說法,命子嘴角勾起淡笑。「你太高估我了。」
「妳改變了她的命運。」伊格爾篤定的說道。
「不。」命子溫婉的搖頭笑笑,語氣卻是十分堅定,「沒有人可以改變別人的命運,除非當事者試圖扭轉。」
「原本她會死。」伊格爾強調著。他的確看到季薰出現死亡印記。
「你救了她。」
「不是我,是妳。」伊格爾予以否認。
在他決定放棄人類,拋棄了天使的身分時,他就已經不再救人,就算那些生病、重傷的人在他面前哀號慘死,他也不為所動。
紛爭、貪婪、慾念、悲傷……這塵世有太多太多的苦難,人們每天向他祈求,希冀得到平安喜樂,但是,在渴求幸福的同時,他們卻也製造著災難地獄。
明明生命如同夏蟬般短暫,卻渴求著恆星般的慾望,這就是凡人,矛盾而且愚蠢的凡人。
「救人是一件好事,為什麼你要否認?」微側著頭,命子語透不解。
「我沒有。」伊格爾添了幾分怒氣。「如果不是妳拐彎抹角的安排,我不會給她解藥,絕對不會。」
「你是依照你的心性行動,不是因為我。」輕抽了一口煙,命子語氣淡定的說道:「難道捨棄天使的身分時,你連對自己的信任也拋棄了嗎?」
「……」伊格爾頓時語塞。
「在人世間待了這麼久,你應該知道宇宙運行有它的規則,這種力量又被稱為『命運』,就算用盡力氣,有些事情也無法改變。」命子不疾不徐的說道:「即使知道未來的劫難,處心積慮想改善、想避免,大多時候卻也還是無力回天……」
他當然知道,正是因為這樣,正是因為他見到太多太多的失望與絕望,他才會選擇走上這一途,決定與特倫斯合作,以他的力量動搖這個世界的「規則」。
「季薰這個孩子,雖然做事莽撞、個性衝動,總是執著於一些莫名奇妙的事情,但是她卻擁有扭轉的力量。」命子的目光對上他,「你不也是因為被她感動,所以才動搖心意,改變了她的未來?」
彷彿被說中了心思,伊格爾臉色一沉。
「下次,要是她再擋住我的路,我會毫不猶豫將她剷除。」他厲聲警告道。
「也好。」不怒反笑,命子的轉為悠遠,「對那孩子來說……死亡,或許是比較好的安排。」
「……」這番莫名的發言,讓伊格爾不解的沉默了。
「時間不早了,我跟他們約了除夕聚會,要一起來嗎?季薰應該醒了。」站起身,命子向他提出邀約。
「不。」伊格爾沉默的喝著酒,情緒複雜。
※  ※  ※  ※
Seems to me now 現在對我來說
That the dreams we had before are all dead 從前擁有的夢想都已逝去
Nothing more than confetti on the floor 像地板上的五彩碎紙
It's the end of a decade 十年即將結束
In another ten years time 在下一個十年
Who can say what we'll find 誰能預言
What lies waiting down the line 在遠方等待我們的會是什麼 
「那個可惡的天使,下次再遇見,我一定要將他打飛!」尚漓氣憤難平的說道。
「你有辦法嗎?」季薰失笑的搖頭,「我跟他打的時候,連他的頭髮都碰不到。」
「……其實天使他也是很可憐。」帶點遲疑,小彌開口了。
「可憐?他可憐的話,全世界就沒有壞人了。」尚漓嗤之以鼻。
「他、他以前不是那樣。」小彌尷尬的替他解釋。「以前的天使是個很溫柔的人。」
「妳又知道他是好人了?」尚漓斜睨了她一眼,「妳跟他很熟嗎?」
「我、我有看到……」低下頭,小彌囁嚅的回道。
正是因為看到了伊格爾悲傷的過往,小彌才會對他深感同情。
「看到?看到什麼了?」尚漓狐疑的追問。
「我……」
「阿漓,要準備上菜了,你去幫忙端菜。」不想讓小彌為難,季薰特意將他支開。
「我是客人耶,怎麼……」
「不然你不要吃。」季薰以不容反駁的語氣回道。
「……知道了啦,我去幫忙。」
待尚漓走遠,季薰輕撫小彌的頭髮。「別想太多,我並不討厭他。」
儘管他們曾經打過一場,那也只是因為立場不同而對立,跟個人情感無關。
「季薰姐姐,天使他真的是很好的天使。」鼓起勇氣,小彌說出接續的話,「他是因為被人傷害,他們傷了他的心讓他很難過,所以他才會絕望,才會不當天使,他……」
「好了。」季薰制止的搖頭笑笑。「我對伊格爾的過去沒興趣,每個人都會有他的傷痛,都會有他不想說的事情,妳也不要再想了,那又不是愉快的情緒,要是妳又像上次那樣暈倒該怎麼辦?」她打趣的說道。
「姐姐。」知道季薰是在為她著想,小彌瞬間紅了眼眶,「妳……妳會討厭我嗎?」
「為什麼我要討厭妳?」季薰為她抹去淚水,滿是疑惑。
「因為、因為我可以看到別人的秘密。」她抽抽噎噎的回道。
「妳又不是故意的。」季薰拍拍她的背安撫。
「可、可是,秘密是不希望別人知道的事情。」以手背胡亂抹去淚水,小彌的眼眶跟鼻頭泛紅。「自己不想說的事情被知道了,會很生氣吧。」
「那要看情況吧。」季薰可不這麼認為,「大多數的人,心底所謂的秘密,其實都是悲傷往事,因為不想再次心痛,所以選擇隱藏,時間久了,感情淡了,也就能一笑置之,坦然面對。」
「真的嗎?」小彌眼泛淚光的發問:「他們會原諒我嗎?」
「他們?」
「我爸爸、媽媽、爺爺、伯伯阿姨他們……」如同做錯事的小孩,小彌眼中蒙上悲傷。
「我以前不會控制,經常看到他們的秘密,他們很生氣,說我是恐怖的人,他們不要我,不想跟我住在一起。」
「怎麼會……」季薰從沒想過,竟然會有人因為這種事情遺棄自己的孩子。
「其實沒有跟他們住在一起也沒關係,但是我好想奶奶,她很疼我、對我很好,我好想回去看她……」
「……有時間,我陪妳回家一趟。」喉嚨乾啞,想不出安慰的季薰,只能回應這句話。
那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家庭?為什麼會捨得拋棄小彌?這樣的困惑,不斷在季薰心底盤繞。
分類:心靈

輕小說作者。喜歡輕鬆、歡快的故事和天馬行空的幻想。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