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第九章 終結 (1)

不過是個弱小的凡人,當真以為自己有回天之力?真是可笑!伊格爾手上再度出現一根羽毛。
「我倒要看看,妖化後妳是否還會嘴硬。」
「……」瞪大眼,季薰自然明白那根羽毛的作用。
「薰!快逃!快點逃跑!」尚漓激動的大叫。
「你還真是可笑。」魈來到牢籠邊,冷聲嘲諷道:「欺負小鬼很愉快嗎?要不要挑個實力相當的比一比?」
先前高漲的殺氣已被魈收起,取而代之的是低迷且冷峻的氣氛,紅瞳中有著無法窺探的深沉。
「這個提議很有趣,不過……」伊格爾突然發動攻擊,將羽毛射向季薰,後者試圖閃避,身子卻像是灌了鉛般動彈不得。
羽毛直接命中心口。
「比起跟你對打,我反而比較想看到你們廝殺。」伊格爾說出後續的話,「變身成妖異的她,是否還能存有理智,或者,她會乖乖聽從命令,出手殺了你們?」
很快地,羽毛融入她的靈體,在黑氣中掀起波瀾,「磅」的一聲,水色所施加的鎖鏈斷裂開來,少了束縛,黑氣在瞬間壯大、反噬,頃刻間便將季薰完全吞沒。
「好戲上場。」往後退了幾步,伊格爾好整以暇的看著。
黑氣混入季薰的靈體,與她合成一體,季薰的外型因此發生變化,成了長角、紅眼,散發出濃烈邪氣的怪物。
「小季,妳變形之後還真醜。」魈惡劣的批評,絲毫不在意對方是否能夠聽見。
「唔唔、嘎啊……」似乎還在掙扎,季薰抱著頭,痛苦的蹲在地上。
「變身完成。」事情如同他所預料的發展,伊格爾唇角浮現微笑,「接下來,你們該怎麼辦呢?」
「能怎麼辦?」魈兩手一攤,話說的淡然。「如果她真的失去理智,我會親手殺了她。」
「是嗎?你下的了手?」
「當然,用人的身分死去,總比變成你們的怪物手下好。」
「不行!」尚漓糾住魈的領口,激動的吼:「那是薰,是季薰!她不是妖怪!不是!我絕對不准你這麼做,聽到沒有!」
「這麼激動做什麼?」魈掏掏耳朵,「夏契爾,管管你的手下。」
「尚漓。」夏契爾出手將他拉退,「他說的是假定情況。」
「沒錯,我說的是『如果』,聽話請聽清楚。」魈隨手整整自己的衣服,轉身望向季薰。
「喂,小季,不想被我殺死的話,就快點站起來,不要倒在地上裝死。」
「咯咯咯,你們以為這樣的喊話就有用嗎?」特倫斯輕蔑的嘲笑。「一旦妖化,別說理智了,我恐怕她連你們都不認得。」
「我可是她的債權人,是她的衣食父母。」魈打哈哈的笑道:「要是她連我這個老闆都不認得,那真該吊起來打屁屁了。」
「吵死了。」季薰的聲音幽幽傳來。
「……」她沒有被吞噬?伊格爾錯愕的回頭,正巧見到一抹黑影朝自己襲來。
來不及反應,伊格爾被對方的拳頭打倒,重摔在地,在對方第二波攻勢襲來之前,他迅速起身,避開。
「原來意識還在?」抹去嘴角的血漬,伊格爾笑著。
「廢話,我說過……我要打倒你。」喘著氣,季薰頑強的抗爭身體自主權。
「咯咯咯,真有趣,妳可是第一個妖化後意識還存在的人。」特倫斯興致高昂的笑道:「不過就算死命反抗,沒有解藥,妳又能抵擋多久呢?」
「……誰知道。」拖著沉重的步伐,季薰死命不讓意志遭受操控。
她不知道自己還能撐多久,但……至少要救他們出去!
轉過身,她發動身上僅存的力氣,打算以命相搏,破壞結界。
「薰?薰妳在做什麼?」察覺到情況似乎不太對勁,尚漓的心口頓時揪起。
「真是個笨蛋。」明白她的用意,伊格爾並沒有阻止,像是看戲般的站在一旁。
「是啊,她的確是個笨蛋。」附和著伊格爾的話,魈開始結手印,準備一同施展法術。
「既然助手要做蠢事,身為老闆,我也只好幫忙收尾了。」
「一起吧。」夏契爾也跟著發動力量。
當雙方的力量擴張到極限,結界牢籠終於支撐不住,在轟然巨響中炸毀,四散的能量激起狂風,將在場所有人全數擊倒。
牆壁、地面、天花板被轟出數個大洞,灰白色粉塵瀰漫空中,室內照明全數炸裂,就連監視器也一併炸毀,磁磚、水泥塊與玻璃碎片散落一地。
「可惡!到底在搞什麼!」特倫斯緊急使用備用監視器監看,卻發現現場人去樓空,只剩下伊格爾一人立足於廢墟似的場地中。
「人呢?伊格爾,那些傢伙跑到哪裡去了?」
「被救走了。」回話的語氣沒有情緒波動。
「什麼?該死!真該死!」一邊破口大罵,特倫斯一邊調派人馬,希望能夠追捕。
「伊格爾,他們往哪個方向逃了?……伊格爾?」回過頭,螢幕上不見伊格爾蹤影。
※  ※  ※  ※
「抱歉,我來晚了。」穿梭在網路空間中,尚恩帶著眾人加速返回咖啡館。
若不是水色非要他將網路修好才准走,他可以更早抵達,或許,事情就不會演變至此……
看著已經妖異化的季薰,尚恩心底出現感嘆。
「抱歉。」這一句是對季薰的歉然。
「不、不會,你的時間剛剛好。」尚漓搖頭苦笑。
「回去看看水色有沒有辦法處理吧。」魈只能將希望放在水色身上了。
「呃、呃,啊啊……」像是再也控制不住,季薰出現痛苦的掙扎。
「再忍一下,快到了。」尚恩提醒著。
然而,就在他們接近目的地時,季薰的性情突然轉為狂暴,甚至出手攻擊他們。
「薰!妳不能被操控!妳要振作!」尚漓慌張的大喊。
「吼嘎嘎嘎──」
「不行了,先出去。」
為了不讓眾人在網路中四散,尚恩就近找了缺口,帶他們回到現實世界。
說巧不巧,眾人竟然落在佐˙司魂院的庭院中。
「吼、吼嘎啊啊啊──」眼神已經失去理性,季薰開始對他們張牙五爪。
「薰、薰!」尚漓想要靠近,卻被夏契爾制止。
「別接近。」夏契爾開口警告,「她的心志已經被奪走了。」
「不,不可能!薰不可能!」尚漓完全不想相信。
「季、季薰姐姐?」小彌與景泱現身一旁,錯愕的看著。
「有妖怪!有妖怪入侵!」負責防守的鬼差迅速聚集,朝季薰兵刃相向。
「她不是妖怪!她是季薰姐姐!」小彌著急的大喊。
「全部住手!你們先看清楚狀況!」景泱上前攔住他們。
「季、她是季薰?」
「她怎麼會、怎麼會變成這樣?」跟季薰有交情的鬼差,全都滿臉錯愕。
「這裡是怎麼回事?」玹澄楓與納羅聽聞騷動趕來。
「那是……阿薰?」納羅認出了她。
「……變成妖異了嗎?」臉色一沉,玹澄楓立即發出指令,「快將妖怪抓起來!」
「不行!」衝上前,小彌張開雙臂護在季薰前方,「不要傷害姐姐!不可以傷害姐姐!」
「吼──」
「小彌!危險!」發現季薰要對小彌發動攻擊,景泱連忙衝上前保護。
在他將小彌帶開時,冷不防捱了季薰一爪,手臂出現血痕。
「景、景泱!」小彌淚眼看著衝來的季薰,「季薰姐姐,妳不認得我們了嗎?他是景泱、我是小彌!是我們啊!」
沒有因為小彌的喊話停頓,季薰撂倒附近的鬼差,張著利爪朝兩人發動攻擊。
「鏘!」魈以鐮刀抵住她的爪子,讓景泱能趁隙將小彌帶開。
「快!大家快上!」鬼差們一窩蜂衝上前。
「嘖!竟然搞成這副德性。」縱使不樂見這樣的情形,身為護衛官,納羅還是有維護安危的職責。
納羅先上前與季薰交戰,魈趁此時機拋出符咒將她的行動制住,本想藉此拖延,季薰卻不顧符紙的力量,狂暴的將符紙撕下反抗,手上出現被符紙灼傷的燒焦痕跡。
「笨小季,就算變成妖怪,也還是這麼暴力啊。」
沒有手下留情,魈就像是對待尋常妖怪一樣的攻擊她,出手沒有絲毫遲疑,加上納羅、夏契爾與其他鬼差協助,季薰很快就被制服了。
冷眼看著伏地的季薰,鎌刀抵上她的頸子。
「魈,你、你不會吧?」尚漓臉色發白的看著他。「你真的要殺了季薰?」
「我說過,若是她失去心志,我會殺了她。」魈沉重的回道。
「魈大哥!你怎麼可以這樣?她是季薰姐姐,不是妖怪!」小彌激動的控訴,並抓住玹澄楓的手。
「澄楓大哥,拜託妳,求你救救季薰姐姐,拜託……」
「小彌,她已經失去心志,不是一般妖怪。」玹澄楓語氣和緩的安撫。
「求他有什麼用?」魈的紅眸中透出寒意,「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魈可以斷定,在最初季薰發病時,玹澄楓就已經察覺到某些狀況,但,他卻隻字未提,甚至將季薰當成實驗品,假借醫治之名,讓她進行多場實驗,為的就是想要掌握更多此種病毒的線索。
「發生這樣的事情,我跟你同感遺憾。」玹澄楓歉然回道。
「所謂的『遺憾、抱歉』這種外交辭令,對我來說不管用。」魈笑著,眼中帶有沉重的哀傷,「我說過會跟你好好算這筆帳,你還記得吧?等我結束這件事,就是算帳的時機。」
「雖然她犧牲了,但……」
「不要跟我說什麼『犧牲小我、完成大我』,那些都是狗屁。」緋紅色的雙瞳掠過冰冷,儘管時間不到一秒,還是讓在場幾個人明顯感受到了。
舉起鐮刀,魈準備結束季薰的性命。
「不要!」就在其他人試圖制止時,一抹黑影閃過,擋下了魈的鐮刀。
「影子……大叔?」尚漓意外的看著那抹人形。
「讓開。」魈的眼中透出濃烈悲淒,「你不希望她連人類的自尊都失去吧。」
「……」沒有退讓,影子堅決的擋在兩人之間。
「吼、吼嘎嘎──」原本被制服的季薰,奮力掙脫束縛。
「糟糕了!」附近的鬼差嚴陣以待,預防季薰脫逃或者是攻擊他人。
然而,情況卻出乎他們預料,沒有大肆廝殺,季薰只是全身顫抖的伏在地上
「殺……」嘶啞的聲音從她嘴裡出現,透著絕望。「殺了……我。」
好不容易,在見到影子大叔出現,季薰勉強奪回心志,只不過,她無法保證自己能堅持到什麼時候,趁著清醒,她向他們提出哀求。
「……」凝視著她,魈近乎無力握緊鐮刀。
「快……一點。」她費盡力氣的祈求,「我、我快撐……不住……了。」
笨蛋。雖然理智上明白自己應該這麼做,但身體卻違背了意志,手上緊握著武器,卻無法動彈。
「魈。」抬起頭,淚水模糊了她的視線,「拜託……」
至少,讓我以人的身分死去吧,求求你……
緩緩的,影子大叔移開步伐,不再攔阻。
「……對不起。」輕吐出這三個字,魈帶著深沉的歉意執行。
手起刀落,墨黑色的血自傷處湧出,快速在地面拓展開來。
沒有痛楚,在閉眼之前,蔚藍的天空是她最後看到的畫面。
終於,結束了……
『薰,對不起,爸爸媽媽沒辦法保護妳……』
在意識模糊前,父母親的聲音隱隱傳入她的腦海。
爸爸、媽媽,我們能夠遇見嗎?
除了靈魂所在的陰間,應該還有一個靈魂以外的世界吧?
我好想、好想你們……
分類:娛樂

輕小說作者。喜歡輕鬆、歡快的故事和天馬行空的幻想。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