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第八章 困獸之鬥 (2)

『……只要妳跟我合作,我就給妳解藥。』
伊格爾的聲音回盪在無垠的黑暗中。
『要是決定好了,就呼喚我吧。』
「呼你個頭!」季薰憤怒的爆出怒吼:「誰要跟你合作!你這個死傢伙給我閃邊去!」
「呃……薰,妳作惡夢了嗎?」尚漓詫異的看著她。
那是夢嗎?醒來的季薰,納悶的抓抓臉。
如果是夢境,那也未免太過真實了。
「咦?妳手上怎麼會有一根羽毛?」尚漓不解的望著。
……不是夢。手心的羽毛,是剛才伊格爾給她的。
「去死!爛人、豬頭、笨蛋,爛天使!」將羽毛丟在地上,季薰發洩似的奮力踩踏。
「把我當成什麼了?合作?合個屁!本小姐就算用搶的,也絕對會將解藥搶到手!」
「薰?妳沒事吧?」看著她莫名的怒氣與舉動,尚漓開始有些擔心。
「沒事。」停腳,季薰氣喘吁吁的回道。
「發生什麼事了嗎?」發覺情況不尋常,夏契爾追問道。
「剛才伊格爾找我。」
「伊格爾?他是誰?」尚漓不解的追問。
「剛才站在特倫斯旁邊的天使,穿米白色外套的那個。」
「他是那個變態科學家的同夥?他找妳做什麼?他、他現在在哪裡?」尚漓警戒的四下張望。
「尚漓,季薰指的應該是精神上的會面。」夏契爾解釋道。
「我是不知道他用什麼方法啦,總之,他要我跟他合作,加入他們。」一想到這點,季薰就一肚子氣。
「什麼?薰,不可以!妳絕對不可以?」尚漓著急的制止。
「廢話!我又不是頭殼壞去!誰會想要跟他們合作啊!」季薰氣得牙癢癢,「該死的傢伙,要是讓我看到他,非揍他一頓不可!」
將她當成什麼了?隨隨便便就會倒戈陣營的人嗎?
那傢伙真不應該是天使,他如果當惡魔,應該會很適合!季薰在心底暗暗咒罵。
「走吧!我們去搶解藥!」季薰催促道。
她非要從那傢伙手中搶到解藥,讓那個自以為是的天使嚐嚐挫敗滋味!
「那個……薰,魈要我們在這裡等他。」尚漓吞吞吐吐的制止。
「魈?」經由尚漓這麼一說,季薰才注意到少了一個人,「他去哪裡?」
「他回去那邊找解藥。」
「他一個人去?」尾音微微提高,她的語氣透出質疑。
「因為魈說,不確定特倫斯手上有沒有解藥,我們一群人去太冒險,所以他──」
「他去很久了嗎?」
「兩小時又十三分。」夏契爾精準回答出時間。
「……我睡了這麼久?」季薰愕然。
她還以為她跟伊格爾只是說了幾句話。
「魈一個人應該不會有事吧?」她起了擔憂。
「應該吧。」尚漓也不是很確信。
「不行,我要去找他。」季薰準備往外走。
「薰。」尚漓拉住她的手。「我們還是在這邊等他吧。」
「等就會有解藥嗎?」她可不這麼認為,「特倫斯的手下那麼多,身邊還有保鏢跟那隻天使,就算大叔他的身手再好,憑他一個人,你覺得他可以全身而退?」
「我、我……」
「就算妳現在趕去了又如何?」夏契爾語氣淡漠的開口:「在人力明顯不足、地形地物全不熟悉的狀況下,妳有什麼把握能跟魈會合,並且找出解藥?」
「不試試怎麼知道?」季薰自尚漓的手中抽回手,轉身往外跑去。
「薰、薰!」本想追上去,但,一旁的夏契爾沒有動作,這讓尚漓陷入兩難。
「那個,薰她跑了……」
「嗯。」
「……」
視線在季薰的背影與夏契爾之間遊走,猶豫幾秒,尚漓最後把心一橫。
「組長,對不起。」
丟下這句話,尚漓追了出去。
「……是代理組長,要我糾正幾次?」夏契爾無奈的揉著額角,收了這麼一個「呆直」的成員,到底是對還是錯?
這個問題,今天終於出現在夏契爾腦中。
※  ※  ※  ※ 
藏身於建築物的牆角邊,季薰小心翼翼的觀察四周動靜。
等那組巡邏的經過再行動好了……季薰往後縮了縮身子,謹慎的防備被對方察覺。
「薰!妳、妳跑好快,我差點追不上。」尚漓上氣不接下氣的出現在她身後。
「噓!笨阿漓,你聲音太大了啦。」季薰手腳飛快的摀住他嘴巴,只可惜騷動聲已經傳入巡邏守衛耳中。
「誰?是誰在那邊?」對方厲聲質問。
嘖,只好打了!就在季薰衝出藏身地準備迎戰時,卻意外發現巡邏者已經被夏契爾解決了。
「咦?組、組、組、組長,你怎麼會……」尚漓錯愕的張大口,指著應該不會出現的他。
「是代理組長。」夏契爾面露不悅。
「太好了!有組長也一起行動,我就安心了。」季薰鬆了口氣的笑道。
儘管剛才她不顧一切的衝了過來,真要她單獨面對這些事情,她還是十分不安啊。
「是代理……算了。」夏契爾索性放棄。
與其花時間跟他們糾正這些,還不如抓緊時間行動。
「現在要先找到魈,跟他會合。」夏契爾四下搜尋魈的氣息。
「在那邊,那棟白色建築物。」季薰指著前方不遠處。
「確定?」夏契爾確認的追問。
就算現在季薰指出魈的位置,夏契爾依舊沒有搜索到他的氣息。
「確定。」季薰篤定的點頭。
「走吧。」
夏契爾擔任先鋒,帶領他們朝目的地前進。
原以為沿途會碰上許多麻煩,但,出乎意料的,在他們進入建築物的一路上,並沒有遇到什麼阻礙。
「真奇怪,那些怪物都到哪裡去了?」尚漓不解的發問。
「大概是去追捕魈了吧。」季薰猜測著。
「走吧。」
在夏契爾準備走上樓梯時,季薰上前制止。
「往下走,魈在下面。」
「……」狐疑的看了季薰一眼,夏契爾感到不解。
從進入建築物至今,依舊沒有探索到魈的氣息,會想要往上搜索也只是憑藉以往的經驗反應,為什麼她會如此肯定?
「薰,妳確定嗎?怎麼我都感覺不到?」尚漓提出相同的疑問。
「真的啦,他附近還有很多怪物,大概是被怪物包圍了。」季薰率先往地下室的階梯衝去。
最後,他們在地下二樓遇見魈,如同季薰所說,他被怪物群團團包圍,儘管他已經奮力抵抗,卻還是顯得有些寡不敵眾,身上的衣服髒亂、傷口遍佈,模樣狼狽不堪。
「魈!」季薰亮出長刀,火速前往救援。
真是驚人的搜查力。望著季薰的背影,夏契爾感到詫異不已。
「你們怎麼會知道我在這裡?」魈對他們的出現感到意外。
「追著你的氣息過來的啊。」季薰回的理所當然。
「……妳可以查探我的氣息?」魈訝異著。
在他進入這裡搜索時,原本提高了警覺,留神怪物的氣息,然而,在被怪物群包圍後,他才發現這裡設有某種結界,專門用來防止外人窺探內部、進行氣息追蹤。
但,這樣的功能卻對季薰產生不了作用?
到底是為什麼?他感到納悶不已。
「全員到齊了是嗎?」特倫斯的聲音透過廣播器傳來。
正當眾人豎起警覺時,四周突然傳出巨大聲響,還沒來得及弄清楚狀況,如同雷射般的線形光束射出,線段交織成一個牢籠,將他們幾個給困在裡面。
當他們被困住之後,原先包圍住他們的怪物全數散去,形成一個寬敞的空間。
「哎呀,被一網打盡了。」魈輕笑著,「你困我困了那麼久,就是在等這個時機?」
「咯咯咯,我說過我會再次抓到你。」特倫斯開心的笑著。
「這是什麼鬼東西啊,怎麼都砍不斷?」季薰抓著長刀用力揮砍,卻始終傷不了牢籠半分。
「該不會是結界吧?」抓著光束,尚漓試圖進行結界解除,卻沒有成功。
「碰、碰碰碰碰……」夏契爾舉槍往四周開槍射擊,試圖找出光束的原點。
「不用白費力氣了,這個結界是特倫斯最得意的發明,很難破壞。」收起鐮刀,魈直接躺在地上休息。
「喂!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有心情睡覺?」季薰氣呼呼的朝他大吼。
「都被抓住了,當然就趁這機會休息啊。」魈回的理所當然,「不然妳要我做什麼?像馬戲團的動物一樣,表演特技讓人欣賞嗎?」
「……」收起槍,夏契爾也跟著坐在地上。
「喂,怎麼連你也……」
「被抓住了嗎?」伊格爾現身牢籠外。「比我預期中還快。」
「你來做什麼?」抓著圍困他們的光束,季薰恨不得能衝出去揍伊格爾一頓。
「來要答案。」伊格爾回的乾脆,「就算妳現在是階下囚,我提的合作案還是有效。」
「拒絕!」季薰毫不考慮的回道:「我就算死,也不要跟你這種傢伙合作!」
「這種愚蠢的說法我不知道聽過幾萬遍。」伊格爾淡笑著,「嘴上說的慷慨激昂,其實不過是將死亡當成逃避,『反正死了就解脫了』,妳的心態大概也就是這樣吧?」
「與其說是為了尊嚴與榮耀,不如說是無力的吠叫。反正什麼也做不了,那不如就放棄,最終的路途不過就是死。」
「誰說我什麼都做不了?」季薰怒聲吼道:「你要不要把我放出去試試?我保證打的你滿地找牙!」
「喔?是嗎?」金棕色瞳孔充滿輕視,「特倫斯,麻煩你放她出來,我想跟她玩個小遊戲。」
「咯咯咯,好啊。」
原本抓在手上的光束突然消失,重心一傾,季薰冷不防的往前跌了幾步,在她離開牢籠後,光束隨即恢復,將其他人再度困住。
「這一瓶就是解藥。」伊格爾向她展示一個拇指大小的玻璃瓶,「如果妳真能擊敗我,我就將解藥給妳。」
「沒問題。」亮出長刀,季薰臉上揚起自信的笑。
「薰,加油!狠狠揍他一頓!」尚漓充當啦啦隊,為她加油打氣。
相較於尚漓的激動,另外兩人則是顯得沉默異常。
握緊刀,季薰快步朝伊格爾攻去,面對劈來的刀鋒,伊格爾閃也沒閃,僅以食指與中指夾住刀尖。
「……」發現對方僅憑兩根手指就讓自己揮不下刀,季薰試圖加重力道。
「這種程度就想碰到我?」稍一用力,伊格爾就將季薰連人帶刀給甩了出去。
季薰摔飛數步遠,地面因她的撞擊發出碰撞聲響。
「可惡,這麼瞧不起人!」重新拾起刀,季薰再度發動攻勢。
在她揮刀砍下時,伊格爾鑽了空隙,往她的腹部擊出一拳。
儘管出拳的力道看似不大,但卻讓季薰往後摔退數公尺,倒在地上,她難過的吐出酸水,腹部的疼痛差點讓她無法呼吸。
「真可憐,在我面前,妳不過就像螻蟻一樣。」伊格爾面無表情的說道。
「煩……煩死了。」短暫歇息,季薰再次撐起身體。
這一次,她吟詠著咒語,打算使用法術進攻。
「在我面前,凡人只能安靜與服從。」
就這麼簡單的一句,季薰竟然像是被封口一樣,說不出咒語。
……該死!她咒罵著。
既然沒辦法使用其他輔佐,季薰只好用最原始的方式與他對戰。
然而,不管進行幾次攻擊,她永遠只有捱打的份,一次又一次的倒下,一次又一次的重新站起。
身上的傷口越積越多,手上的長刀幾乎快拿不穩,只要一挪動手腳,就會全身疼痛。
見到她這副模樣,原先還在大聲吆喝的尚漓,逐漸變得沉默,緊抓住光束的手,指節泛白。
「再問一次,妳要不要改變心意,跟我合作?」伊格爾再度詢問。
「死也不要!」季薰顫抖著身體,用盡力氣大吼。
「口口聲聲將死掛在嘴邊,妳真的有面對死的覺悟嗎?」伊格爾挑眉笑笑。
修長的手指一轉,一根潔白的羽毛出現在他手上,如同射飛鏢一般,指尖一彈,羽毛射中了季薰心口,迅速沒入她體內。
「呃啊啊啊啊啊──」
原本還能勉強站立的季薰,瞬間倒地不起,身子就像被人澆上滾燙熱油一般,冒出了大量煙霧,劇烈的痛處重擊她每根神經,痛得她臉色發白,就連慘叫聲也快要發不出。
「你、你對薰作了什麼?」尚漓緊張的質問。
「也沒什麼,不過就是加速藥劑的作用,縮短她跟死亡的距離。」伊格爾冷若冰霜的回道。
「你這個傢伙!」尚漓激動的拉扯光束,試圖衝出牢籠。
「碰!」一聲轟然巨響出現,靠近魈身側的牢籠光束冒出煙霧,產生不規矩的振動。
原本躺著休息的魈,此時眼神冰冷的站立,手裡的鎌刀泛出濃烈殺氣,強大的氣場讓牢籠的光束往外凸彎、變形。
「咯咯咯,還好我又改良了牢籠,將強度提升一倍,不然不就被你給毀了嗎?」觀戰的特倫斯,得意的笑著。
「這麼激動做什麼?」伊格爾雲淡風輕的道:「她的下場不過是成為實驗品,我們的妖怪手下,死不了。」
「休、休想,我絕對、絕對不會變成你們的手下……」季薰顫抖的聲音傳來。
「原來妳還保持著意識?真是不簡單。」伊格爾詫異的望向她。
「咯咯咯,她肯定可以成為我最棒的實驗品。」特倫斯已經等不及看到她妖化的狀態了。
「勸妳不要輕舉妄動。」發現季薰再度站起,伊格爾好心的提醒,「妳行動的越劇烈,妖化的速度也會加快。」
「那又怎樣?」季薰重新握起長刀,倔強的笑著,「只要在我妖化之前打倒你,拿到解藥不就好了。」
「真是愚蠢。」伊格爾起手一揮,一陣狂風掃向季薰,將她再度擊倒在地。
撐著微弱的殘餘力氣,季薰花了好一番功夫再度爬起。
「薰、薰,不要打了!」心疼的尚漓,淚眼朝她吼道:「妳不要再打了!求求妳,不要再打了……」
「是啊,與其跟我浪費時間,妳還不如用剩下的時間向他們道別。」伊格爾附和的開口。
「我……沒事。」季薰再一次衝向伊格爾,同樣在還沒傷到對方半分的情況下,被擊倒在地。
「薰……妳、妳加入他們吧!」尚漓朝倒地的她喊著:「加入他們,好好的活下去,我會回來救妳,我一定會回來!」
「你在……說什麼蠢話?」季薰想要撐起身體,卻已經沒了力氣。
「阿漓,你是個死神,怎、怎麼可以……向壞人低頭?」她斷斷續續的說道:「組、組長,你們……回去之後,記得要懲罰這個笨蛋。」
「如果換成是我,我才不會答應,可是、可是我想要妳活下去啊!」尚漓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哭喊:「只要妳活著,要活下去,不要變成妖怪!」
「笨蛋,就算、就算真的變成妖怪,我也不會讓他們操縱我。」
「那種事情誰會知道啊!妳可以保證嗎?」尚漓一把抹去淚水,朝她大叫:「要是真的不行呢?要是妳真的被控制了呢?」
「那、那就……殺了我。」
「笨蛋!要是妳死了,妳的爸媽他們該怎麼辦?妳不是要調查他們的死因嗎?不是想要找出兇手嗎?」
……恐怕沒辦法了吧。季薰默默的想著。
「阿漓,如果我死了,你……就忘了那件事情,不要追查。」
儘管感到遺憾,但她也不希望將這件事情當成遺願,最後害得尚漓陷入危險。
「為、為什麼?」
「……」沒有回答,季薰重新從地上爬起,準備再次戰鬥。
「為什麼妳要繼續戰鬥?」伊格爾沉聲問道。
「為什麼?」季薰笑了,彷彿他問出一個奇怪的問題。
「明知道沒有勝算,為什麼還要不斷拼命?」伊格爾對這點感到不解。
頑強的凡人他看多了,大多數都是在瀕死的一刻倒戈求饒,要不然就是以死作為解脫,只不過……
「妳應該知道妳的結局,絕對不是死亡這麼輕鬆吧。」他提醒著。
「我當然知道。」季薰相當清楚迎接自己的結局。「我只是……不想放棄,不想在最後一刻後悔。」
不想放棄?看著季薰的強烈鬥志、不服輸的眼神,伊格爾的心中湧現反感。
分類:心靈

輕小說作者。喜歡輕鬆、歡快的故事和天馬行空的幻想。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