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第九章 釐清真相 (1)

「夏契爾好厲害!咻咻咻的揮個幾刀,就將好幾隻殭屍給解決了!」
「尚漓也是,他會用很特別的法術將怪物困住!」
「我們走到一半被怪物偷襲,結果伊恩一拳就把他打飛了!好帥!」
一進入總部,他們就見到其他成員聚在一起,口沫橫飛的討論著。
「我們回來了!」阿乖展示著搜刮來的物品,「你們看!我們這次大豐收!」
「嘩!你們去哪邊拿到這麼多東西啊?」
見到我們拿回的「戰利品」,所有成員雙眼登時發亮。
「帥呆了!有了這些武器,我們鐵定可以衝出去!」
「太好了、太好了,終於可以離開這個鬼地方了!」
「大家剛才跑了一趟,應該有點累了吧。」陳逸安將找到的麵包與水發給所有人,「先吃點東西填飽肚子,休息一下之後大家一起衝出去。」
「好!」
一群人開開心心的席地而坐,熱鬧的氣氛就像是在露營野餐一樣。
「吃了這麼久的麵包配白開水,終於可以脫離這種生活啦!我好想念熱騰騰的牛肉麵!」
「這樣吧!出去以後大家一起去吃東西?」阿振提議道。
「好啊好啊!我們去吃挫冰?」
「你神經啊,寒流來了耶!這麼冷的天氣吃什麼挫冰?」馨慧笑著打了對方一拳,「應該是去吃火鍋吧!」
「是喔?外面已經有那麼冷了啊?我被吸進來的那一天,氣溫將近三十度,熱死了!」
眾人嘻嘻哈哈的聊了一會,在吃飽喝足、充分休息後,所有人開始裝備武器,準備為生存與逃生而戰。
「大家都好了嗎?」陳逸安確認的詢問。
「好了!」所有人齊聲回應。
「目標,醫院後門,大家衝吧!」
陳逸安率先衝出門口,緊接在他之後的是季薰與魈,伊恩與夏契爾殿後,尚漓等人則是安排在中間以便保護其他人。
越是接近醫院後門,出現的怪物與殭屍也就越多,他們前進的速度逐漸被減緩,陷入跟怪物們纏鬥的苦戰。
「真麻煩,竟然出現這麼多怪物。」季薰試圖清出一條通道讓隊員行走,然而,情況卻十分棘手。
「別心急,出口又不會跑掉。」魈的神色自若,一如往常的笑著。
他連連放出術法,準確無誤的擊倒敵人,怪物群一個又一個在他們面前倒下。
「走開!不要妨礙我們!」
「滾開!」
阿振等人拼命對殭屍與鬼怪發動攻擊,炸彈爆破聲、機關槍與手槍的射擊聲完全沒有停歇。
「救、救命!救救我……」
一名成員被女鬼掐住脖子,帶至高空。
舉槍瞄準女鬼,尚漓一連射出三、四發子彈,才順利將她消滅。
「啊──我被抓住頭髮!救命!」馨慧反手拉住自己的頭髮,跟繃帶人互相拉扯。
就在她奮力掙扎時,身後的影子突然拉長扭曲,黑影具體形成另一個人型,影子的手化成利刃,朝繃帶人揮下,瞬間就將對方給剖成兩半。
「咦?」撞見這一幕的尚漓,愕然的一愣,「影子……叔叔?」
「不是。」季薰篤定的否決,「那是魈的『闇影』,他也會使用影子的役使法術,但是他不是叔叔。」
當魈在她面前役使闇影時,季薰也曾產生誤解,以為魈就是他們熟悉的影子大叔,然而,當她仔細觀察後,她發現魈的闇影與影子大叔的氣息不同,而且魈的闇影會說話,有時候魈會利用闇影跟其他人傳話溝通。
一行人周圍的鬼怪越聚越多,儘管有夏契爾等人的保護,隊伍之中還是有人受了傷。
「大家撐著點!就快到門口了!」走在前頭的陳逸安朝眾人喊道。
這句話無疑是給疲憊的他們一劑強心針,他們重新振作精神,努力衝向出口。
「出來了!我們自由了!」隊員們開心的又叫又跳,有些人還掉下眼淚來。
「終於、終於可以回家了……」
「不,我們還在遊戲裡。」尚恩潑了眾人一桶冷水。
「什、什麼?」
「不會吧?我們沒有成功?」
在一片錯愕驚訝聲中,眾人環顧周遭環境,這才發現他們其實只是轉移場景,來到一處西部小鎮。
「為什麼會這樣?」有人無力的跪在地上。
「我們永遠都出不去了嗎?」
「為什麼?不是只要衝過出口就成功嗎?遊戲明明是這樣啊!」
「我不要、我不要一輩子都待在這裡,我不要!」
悲傷與沮喪的情緒包圍住玩家們,他們有人掩面痛哭、有人猛捶地面發洩。
「大家不要沮喪,我們可以想別的辦法出去。」尚漓好言安慰。
「還有什麼辦法?繼續找出口?要是下一個出口又將我們帶到其他地方呢?」
「我們死定了,不是死在怪物手裡,就是活活餓死、嚇死!」
「尚恩,你沒辦法帶我們離開這裡嗎?」將他拉到角落,季薰刻意壓低音量。
「可以啊。」尚恩笑嘻嘻的回道:「我隨時都可以開門送你們出去。」
「那你就快點……」
「不想抓人了嗎?」尚恩打斷她的話,「你們的目的不就是要抓犯人嗎?」
「你的意思是說那個人在這個遊戲裡面?」
「更正確的說法是──那個人就混在這群人之中。」尚恩望向面前的一群人,細細的打量。
「剛才經過那扇門時,我在人群中發現對方的氣息,但是通過門之後,他就將氣息給隱藏了,我想他應該是在開門時,發動能力將我們搬到這裡來,如果能再讓他發動一次力量,我就能抓到他。」
「如果我們能找到出口,就可以讓他再發動一次能力了。」季薰興奮的說道。
「只恐怕這一次他連出口也不會讓我們找到。」尚恩猜測著對方的想法,「對方一定早就察覺到我們闖入他的世界,我們會出現在這裡,說不定就是他的安排。」
「如果是這樣,為什麼他要讓我們跟這群玩家會合?」季薰提出疑問:「他不怕我們將他們救出去嗎?」
「或許他是想先測試我們的能力,然後再將我們一一消滅。」尚恩說出他的臆測。
「要不,我去跟夏契爾他們說一下,請他們留意這些人的行動,說不定可以找到比較可疑的人?」季薰提出另一個建議。
「我剛才已經跟他們說了。」尚恩笑笑的回道:「等一下行動的時候,妳留意一下他們的情況,就算氣息藏的再隱密,也總會有失誤露餡的時候。」
「嗯,我知道了。」
「各位,我們先撤退到安全的地方吧。」尚漓勸著他們,「再繼續待下去,怪物就會出現了。」
話才剛說完,成群的怪物便出現在眾人面前。
「出來了!怪物出現了!」馨慧緊張的大喊。
與先前醫院的殭屍不同,這裡的怪物群是行動較為快速的食人鬼,還沒反應過來時,有人已經被怪物抓住了。
「救我!救、啊啊啊啊──」
話還沒喊完,那個人就被四、五隻食人鬼給咬斷喉嚨、扯斷手腳,鮮血順著傷口流下,染紅了沙地。
「啊──」尖叫聲不斷傳出,眾人驚恐的四處逃竄。
「不要分散!」季薰著急的喊:「大家不要分散!」
為了保護這些玩家,夏契爾等人分頭追上前保護,試圖讓死傷減到最低。
「快走吧!一會再來找人!」混亂之中,有人拉住季薰的手,往附近的建築物衝去。
一陣東躲西藏後,騷動總算暫歇,季薰這才稍稍放鬆情緒。
「只剩我們三個?」往四周張望了一下,季薰發現身邊只有陳逸安與阿乖兩人。
「走散了,等怪物走遠,我們再出去找人。」陳逸安回道。
「好恐怖、好恐怖……」阿乖的身子不斷抖動,面色蒼白。「我們會死嗎?會跟威仔一樣,被怪物撕開吃掉嗎?」
「不要再說了。」陳逸安皺眉斥責:「我們不會有事,一定可以平安出去。」
「放心吧,我一定會保護你們。」季薰向兩人保證道。
「我突然開始懷念起醫院了。」陳逸安輕笑道:「至少那邊比這裡安全多了。」
「我懷念我家。」阿乖哭喪著臉。「早知道我就不要碰那個遊戲了,這樣我就不會被抓到這邊來,設計那個網頁的人一定是個變態!」
「這種事情誰會知道?」陳逸安無奈的苦笑,「玩一玩,電腦螢幕還有房間突然扭曲了,我還以為我是玩過頭、眼花了,然候光束出現,『咻──』人就被進來了。」
「……」聽著他們的對話,季薰心頭突然掠過一種突兀感。
「季薰,妳怎麼了?」見她沉默不語,陳逸安關心的詢問。
「沒,沒事。」她朝他搖頭笑笑,並再一次安慰兩人,「不用擔心,我們一定可以出去。」
「外面好像安靜了耶。」阿乖注意到外面的騷動暫歇。
「怪物不知道走了沒有?」透過木板牆壁的縫隙,陳逸安試圖看清楚外面的動向。
就在他們凝神觀察時,屋頂上突然傳出一陣細微的聲響,像是腳步聲,又像是某樣東西在木板上拖行前進的聲音。
因為隔著天花板,他們看不見上端的動靜,只能警戒的望向聲音來源,握緊手上的武器準備應戰。
「你們退到我後面。」季薰結起手印,做出戰鬥準備。
「啪、啪啪啪碰!碰碰碰碰……」
聲音突兀的轉為強烈,彷彿有人正在上面進行戰鬥,乒乒乓乓的碰撞聲不時出現,有時候還會有物體重摔的聲音,隨著屋頂的碰撞響聲,天花板上的灰塵也被震得漫天飛舞,糢糊了他們的視線。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三人因為這些沙塵起了劇烈的咳嗽。
「乓乓、碰!」對面的木造牆壁突然被擊出一個大洞,如霧般的沙塵中有一個身影站立。
「小季,原來你們躲在這裡啊?」對方拍去身上的灰塵,嘴裡連帶埋怨著,「天啊,這個地方還真不是普通的髒。」
「魈?」看清楚來人的樣貌後,季薰的緊張情緒這才稍微鬆下。
「笨小季,要躲怎麼不找一個可以藏身的地方躲?」魈的視線往四周掃了一圈,「這裡連牆壁都沒有,這麼大的一個洞,從外面一下子就可以看到你們了。」
「……那個洞是你打出來的。」季薰冷下臉說道,原先見到熟人的喜悅頓失。
「走吧,我跟其他人在另一間房子。」魈刻意忽略季薰的指責,指向另一個方向。
在魈的帶領下,季薰與其他人重新會合。
「大家沒事吧?」陳逸安關心的詢問。
「還好,大家只有受到輕傷。」阿振回答道。
「不知道會不會變成殭屍。」其中一人擔心的看著傷口。
「應該不會吧,那些怪物是食人妖,又不是殭屍。」尚漓臆測的回道。
「魈大哥,我們一定能逃出去吧?」馨慧哭喪著臉問道:「我的生日快要到了,我不要在這邊過生日。」
「妳的生日是十八日對吧?」魈接口回道。
「對啊,我都已經跟餐廳訂好位置了。」馨慧一臉無奈的回道。
「我想我們今天應該出不去,恐怕妳要在這邊慶生了。」陳逸安朝她苦笑著。
「咦?今天就是十八日嗎?」馨慧更顯沮喪了,「怎麼會這樣,為什麼我要在這種爛地方過生日啊!」
「真有趣。」魈將馨慧拉退幾步,笑望著陳逸安,「為什麼你會知道今天的日期?」。
「這種事情只要算一下就會知道吧。」陳逸安不解的回道。
「不可能。」尚恩跟著上前幾步,盯著陳逸安打量,「進入遊戲之後,因為這裡沒有日期、沒有天氣變化,就連時間也是靜止不動,只要待上幾分鐘,一定會搞不清楚現在的時間,失去時間感。」
「應該不是每個人都會這樣吧?」陳逸安尷尬的笑著,「我本來就對時間比較敏銳,所以……」
「錯了。」尚恩朝他搖搖手,「你會說出正確回答的原因只有一個,『你』就是這起事件的始作俑者。因為你並沒有跟外界脫序,所以你很清楚現在的時間與日期。」
「咦?逸安他就是把我們抓進來的人?」
「不會吧?應該不可能吧,我們都是他救的耶!」
馨慧等人無法置信的反駁。
「他們根本是在胡說。」陳逸安反駁道:「如果我就是那個壞人,為什麼我抓你們進來之後,還要去救你們?」
「如果你不是……」季薰緩緩開口,「為什麼你會清楚知道進入遊戲的過程?」
她終於明白剛才心中產生的突兀感了,陳逸安的說詞跟其他人有明顯的不同──他太過清楚那段過程。
「每個人在描述過程時,都只記得他們正在玩遊戲,沒有人知道他們是怎麼被拉入遊戲中,而你卻知道空間產生扭曲,知道螢幕裡頭會出現光束。」
亮出靈刀,季薰將刀鋒抵在他的脖子上。
「你到底是誰?真正的陳逸安在哪裡?」
「我就是陳逸安本人。」他笑著舉起雙手,作出投降姿勢。「需要我拿身分證給妳看嗎?」
「胡扯!你怎麼可能──」
「一個沒有力量的平凡人類,怎麼可能突然擁有創造世界的能力,妳想要問的是這個嗎?」陳逸安接下季薰的話,「簡單來說,我在網路上認識了一個人,他給我一種很特別的藥,吃了之後我就擁有能力了。」
「你說的那個人該不會叫做特倫斯吧?」儘管是問句,但魈已經有九成篤定。
「你也認識他?」陳逸安咧嘴笑著。
「沒辦法,他逼著我一定要認識他。」魈無奈的聳肩笑笑,神情寫滿無奈。 
分類:心靈

輕小說作者。喜歡輕鬆、歡快的故事和天馬行空的幻想。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